jycq8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第181章 被利用了讀書-21pch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倪月杉恼怒的打开房门,朝着雨幕下的刺客,怒道:“刺杀人,专挑这个地,你们是不是觉得都有九条命!”
刀刃被踢飞的刺客,还想着在门上将刀刃拿走呢,谁知大门突然打开,就听到倪月杉一声怒吼……
他愣怔只是一瞬,面露了凶相,一把抓住插在门上的长刀,朝倪月杉砍来。
倪月杉赶紧躲开,这个刺客有点胆子啊!连她都要杀?
“快,去叫兵来!”倪月杉朝身旁的下人叮嘱了一句。
下人没犹豫赶紧跑开了。
倪月杉步步后退,入了二皇子府内,刺客不敢再往前,眉头一蹙,朝着府外的邹阳曜攻击而去。
倪月杉站在门口的房檐下,双手环胸:“诸位还是赶紧逃了吧,待会府中来人了,一个都逃不掉!”
倪月杉当着刺客的面,还这么气定神闲,这是对刺客最大的蔑视。
邹阳曜抽空瞄了倪月杉一眼,这么气定神闲,打算冷眼旁观,看着他被刺死吗?
邹阳曜差点没被倪月杉气的吐血。
刺客们对邹阳曜下手愈发凶狠起来,五六个刺客将赤手空拳的邹阳曜逼到墙边,手中利刃高高举起,朝着他的身上招呼而去。
与此同时在府内,传出一声怒吼,“快,救人!”
府内侍卫冲出,刺客见状,神色一变,飞快逃跑……
侍卫们朝着刺客追赶上去,邹阳曜快步上前,抓住一个落后刺客,趁机扯下他的面罩,刺客神色一变,一刀挥出,邹阳曜快速后退闪躲。
漆黑的雨幕下,他看清楚了对方长相,让他诧异。
竟然是他!
刺客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邹阳曜,赶紧抬步飞身,逃跑。
邹阳曜没有再动,他捂着受伤的手臂,倪月杉站在屋檐下,看着他,嘴角扬起一抹笑来。
“邹将军,刚刚你看清楚了那人长相?你绘画绘画?”
邹阳曜皱着眉,没吭声。
雨幕下,他手臂上的血液顺着雨水被冲刷而下,他的脸色逐渐苍白,身子有些不稳,他捂着伤口,并不想搭理倪月杉。
倪月杉自然也不想自讨没趣,只警告般的说:“这个人想杀你,还想顺便陷害二皇子,这人是谁?你为何不愿意画出他长相?将军莫不是认识刚刚那刺客?”
倪月杉的眼神这么毒辣?这就被她猜出来了?
邹阳曜紧抿着唇,依旧没搭理。
倪月杉哼了一声,转身走了。
昌照天下 縫紉師
回房间后,她将湿衣服换下,之后探了探景玉宸的额头,退烧了不少,抵抗力不错啊!
倪月杉收回了手,在旁边给他换药。
此时追刺客的侍卫回来了,有下人来禀报:“倪小姐,刺客跑了,没追上。”
“嗯,盯着门口吧,别让他们杀来第二次了。”
邹阳曜死在二皇子府门外,终究是会影响到景玉宸的。
“是!”
下人走到一半,脚步顿了顿,有些犹豫的问:“那将军受伤了,要给药吗?”
“他那么高冷不领情,让他伤着好了!”
人别死就成!
“是,奴才明白了。”
翌日,清晨,小雨停了,风也平静了,地上坑坑洼洼的地方堆积着一块块雨水。
二皇子府,房门打开,在外面,过路人围观着一个人。
混沌王冕
“这是谁啊?是不是将军?怎么一夜就倒了?”
邹阳曜全身湿透,即便身后是荆刺还是直挺挺的倒在地上,他双眼紧闭,脸色被冻的青紫,这么冷的天,又受了伤,没有温度,身体虚弱,已经高烧陷入昏迷。
倪月杉走了出去,百姓们看见是二皇子府的人走出来,赶紧让开身子。
邹阳曜他手臂的位置,衣服被划破,伤口暴露在空气中,因为一夜雨水的冲刷,皮肤泛白,深可见骨,这样的伤口一夜未曾被处理过,不知道会不会感染?
倪月杉蹲身下去,想瞧一瞧,不远处一辆马车由远及近,“都让开,让开!”
马车停在旁边,从马车内下来的人,一身淡紫色长裙,披着披风,墨黑般的柔发高高绾起,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虽然相貌平常,但她这一身装扮,无疑,身份不简单,百姓们自觉散开。
倪莹莹扑在邹阳曜的身边,担忧着急的呼唤:“将军,将军你怎么了,你,怎么成了这样?”
她满脸的着急,眼圈不过瞬间就红了。
槍·血玫瑰·necromancer
她看向了倪月杉,眼里全是愤怒:“你,你究竟对将军做了什么?”
面对她的质问,倪月杉只是轻笑一声:“他这么厉害的一个人,轮得到我对他做什么?”
倪莹莹狠狠瞪了倪月杉一眼,然后对下人命令:“快过来,把将军带回去!请大夫!”
后面的三个字,咬的极其重,好似在提示倪月杉的绝情。
看见邹阳曜伤成这样,竟然不请大夫。
邹阳曜被带走,并没有人阻拦,倪莹莹松了一口气。
邹阳曜被抬回将军府,大夫早早等候在房间内,赶紧给邹阳曜看伤势,下人去打热水,拿干净衣服。
一番忙碌,大夫向倪莹莹禀报:“目前伤口已经清理好,上了药,好好休养可以好起来的,这高热若是退了,将军也就无事了!”
倪莹莹让大夫去煎药,她给邹阳曜亲自擦身子,高热中的邹阳曜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臂,吓了倪莹莹一跳。
她抬眸看去,正撞上邹阳曜锐利的眼神。
“刺客你派的?”
他的声音沙哑,语气严厉,倪莹莹脸色发白,咬着唇,点头。
以为得到的会是一句夸赞,谁知“啪”的一声响,一巴掌扇在她的脸上。
若不是邹阳曜现在身体虚弱,她必定会因为这一巴掌被扇飞。
走进唐朝
邹阳曜虚弱的指着房门位置:“滚!”
倪莹莹委屈巴巴的看着邹阳曜:“将军,妾身也是为了你好啊!”
派出刺客伤了邹阳曜,邹阳曜就可以受伤回来养伤了,不需要在外面一直站着,受屈辱。
“滚!”又是一声怒吼,因为太动气,邹阳曜剧烈的咳嗽起来。
倪莹莹委屈的双眼盈满了泪水:“将军不要动气,妾身让其他人来。”
邹阳曜闭上眼睛,这个蠢货断然是想不到那个主意的!
而且昨天的刺客,他认识,是景承智的人!
倪莹莹偷偷摸摸与景承智勾结在一起!
倪莹莹觉得是在帮他,却也是逼他不得不成为景承智的人!
景承智打的什么主意他还不清楚?
杀的了他,景玉宸就倒霉了,杀不了他,他受了伤,可以将他接回,一样可以说,对他有恩!
倪莹莹被人利用了都不知道!
二皇子府内,倪高飞清醒了过来,要求回相府。
虽然现在不宜移动,但总是在二皇子府中养着并不合适。
倪月杉知晓他心里的顾忌,只要小心一点抬回去,是没有问题的。
倪月杉跟在后面,倪高飞趴在担架上,对倪月杉叮嘱:“走,随我一同回去。”
倪月杉心系景玉宸并不想走。
倪高飞补充:“田姨娘她的事情该落定了!”
不然不知道田悠又会请谁做救兵,阻止她去乡下。
“好。”倪月杉开口答应。
她进了房间,看了一下景玉宸,还没醒过来。
她无奈的转身离开,回了相府。
相府内,倪高飞趴在床榻上,倪月杉站在一旁,下面跪着的是田悠和倪月霜。
田悠抽泣着擦眼泪:“老爷,你还有伤在身呢,你就别操心我们后院的事情了,我们自己解决!”
倪高飞冷哼一声,后背虽然疼,但有些事情解决了心里才舒畅。
田悠做了什么,都好说。可她偏偏纵容下人,用硫磺!
若是被人举报,相府走私硫磺,可是重罪!
“自己解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田悠愕然,“老爷,妾身冤枉啊,妾身没想过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妾身只是单纯的不想让老爷你担心,养伤最重要!”
“你让下人用硫磺害人,此罪理应关押在牢房!去乡下已经是从轻发落了,难道你要让世人知道,鸿博有一个走私硫磺的小娘?”
田悠脸色苍白:“老爷,你这话就不对了,知道的人本来就不多,大家都不说,怎么会让外人知晓!老爷,你可千万别被月杉给蛊惑了啊!是她揪着这件事情不放的!”
倪高飞冷哼一声,很是气恼:“大理寺卿的人借了马犬来,相府若是不揪出幕后之人,就一定会觉得相府包庇!”
就算没罪证指证相府有罪,可猜忌与舆论,足以让相府无法洗白!
只要田悠走了,相府就能洗脱嫌疑!
婚有天意,豪门老公很淡定 一枝如画
“老爷,你要牺牲妾身?”田悠泪水逐渐泛滥,一脸委屈和不敢置信。
“你自己惹出的事情,你就应该承担后果!”倪高飞带着怒意的呵斥,扯动了伤口后,疼的闷哼。
“爹,小娘伺候你这么多年,你就忍心吗?”
倪月霜跪在地上,开口求情。
倪高飞却是根本不想听倪月霜的话,“都下去,回去收拾东西,明天就启程去乡下!”
“爹!若是让他人知晓小娘去乡下,大哥在宫中肯定会被嘲笑的啊!”
倪月霜匍匐着朝前爬近了倪高飞,满脸着急。
倪月杉居高临下的看着倪月霜:“二妹妹,如此舍不得,不如,你代替小娘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