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k5hy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公子實在太正義了笔趣-第四百章   四海之內皆比鄰【5000字,求月票!】看書-u66jp

公子實在太正義了
小說推薦公子實在太正義了
那个男人回来了!
生命长河中,凝聚出了生命母神的模样,她希冀的眺望着远方,看着悠远之处,脸上带着几分兴奋之色。
從奧特曼開始 天宇技師
她的脑海中浮现出了十万年前的画面。
那个男人于夕阳之下,端坐在长河之畔,旁若无人的与她诉说,她从长河中凝聚出身形,而那男人只是看着她笑。
他说,他要出一趟远门,走一趟三界之外,探索天道之意的秘密,探索三界的秘密。
让她等他归来,帮助她解开封禁,重获自由。
那时候,她一开始是不相信的,可是她感受到了他话语中的真挚,所以,她选择了相信。
一直在等,等了一万年,又一万年,连续十个一万年,等到了沧海桑田,等到了三界变迁……
而他始终未曾归来。
生命母神都开始疯狂了,她不愿再去相信这个男人,但是,直到一个甜言蜜语,号称他的弟子的小罗出现,满口喊着她师娘,生命母神才明白,那个男人还在努力的往回赶,对方应该从未忘记过她。
而如今,她终于等到了。
她兴奋的想要长啸。
整个天界,所有的生命长河都在翻起了波涛和涟漪。
……
而此时此刻,在人皇顺着初代夫子所开辟的星空之门,回到三界之中的时候。
整个三界的所有强者都有所感应。
原本封闭起来的神,仙,妖,佛四族祖地中ꓹ 皆是有恐怖的气息弥漫而出,犹如光柱冲入云霄。
四尊强大的天王破开封禁ꓹ 悬空而立,他们的虚影,映照在天界之上。
四方强者互相眺望对视ꓹ 皆是可以看到彼此眼眸中的凝重。
他们作为顶级强者,眼力自然是不弱的ꓹ 因而都清晰的看到了虚空中那些人皇所弥留的规则,原本这些规则ꓹ 都在机械化的运转ꓹ 可是,此时此刻,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一般,变得无比的有序和强大!
这说明了什么?
愛上小偷總裁
说明了规则的主人回归了!
“规则的主人……难道是上古人皇回归了?”
“上古人皇吗?他消失了十万年,难道还未陨落?未曾会在这个时代回归?”
“三界出了两个人皇?一个当世人皇就搞的我等封闭祖地,如今,上古人皇亦是回归ꓹ 这该怎么整?”
一位位强者都是面露难看之色。
虽然他们之前口口声声都说上古人皇方是正统。
但是,实际上ꓹ 他们哪里愿意看到上古人皇的回归?
上古人皇回归ꓹ 对他们而言ꓹ 可并不是什么好消息!
他们宁愿人皇未曾回归ꓹ 上古人皇……也并不是什么好易与之辈。
甚至,上古人皇更强!
比之罗鸿强大了太多。
罗鸿不过是个至尊ꓹ 但是上古人皇……那可是真皇级别的强者!
能够驱逐五族真皇的三界至强者!
所以ꓹ 对于人皇的归来ꓹ 天界的强者还是很惶恐。
“封闭祖地!继续封闭!”
“以天王强者为根基,布置封闭大阵!”
“彻底封闭ꓹ 谁都不许出去!”
四族之中,有轰鸣声响。
那是来自各族祖地中的伪皇的话语声。
他们的声音中带着激动,带着兴奋,带着难以置信!
他们出动了最高级的封闭方式,以天王强者为阵基,布置大阵!
哪怕是各族的天王都是震惊不已,毕竟,经历了罗鸿的一轮坑杀,如今的天王强者数量以及稀少了许多。
因而,伪皇强者们的这个说法一出现,天王强者们心生不满。
但是,很快,伪皇强者们各自给各族的天王传音,使得天王强者们的不满烟消云散。
不满?
还要什么不满?!
天王强者们甚至也都流露出了狂喜之色,继续封闭各族祖地!
他们宛若在蛰伏,似是在等待一个爆发的时机!
若是人皇于此,看到他们的举措,自然会明白着些强者在欣喜什么。
因为,在星空之中,人皇屠杀了五族被天道之意所控制的五族真皇!
而天界之中的五族伪皇,这么多年都无法前进一步成就真皇,就是因为他们族中的真皇未曾陨落,一族只会出现一位真皇,这是天地诞生之初,亘古不变的规则。
所以,在人皇杀死了五族真皇之后,四族中的伪皇都有所感应,他们自然是狂喜,因为这意味着,他们的机缘来了!
封闭祖地,参悟规则,冲击真皇!
……
黑暗禁区。
零号和一号没有去理会出现奇怪状态的罗鸿。
因为,他们发现,随着人皇从星空之门回归,罗鸿似乎也状态恢复过来!
罗鸿对于规则的吸收,也逐渐趋于圆满,彻底稳固住了王境修为。
因而,他们没有再去关注罗鸿。
没死就问题不大。
而从星空之门后回归的人皇,却是问题很大。
他们作为三界的至强者,自然能够感应到此时此刻人皇身上的气息的不太对劲。
他的气息,在逸散,似乎要崩灭,生机在泯灭崩塌,濒临死亡。
人皇的洞天都消弭了,大道也崩碎尽了。
这已经是无可救药。
甚至,可以说,人皇只剩下一缕意志在坚持着。
若非如此,人皇或许连从星空之门后回归都做不到。
轰!
黑暗之海的海水在微微起伏,波浪涛涛。
人皇走出,一身金袍沾染满了鲜血,他的脸色苍白,他的气息萎靡。
他看着黑暗禁区中熟悉的一切,不由笑了笑。
黑暗席卷而来,欲要腐蚀他的身躯。
零号扫了一眼,抬起手,屈指一弹。
无数的黑暗顿时从人皇的周身散去。
“十万年了,你终于回来了,可惜……”
零号惋惜道。
这个人皇,零号其实也是颇为欣赏的。
“前辈教诲的是,可惜,岁月匆匆而过,已然没有回头路……”
人皇笑了笑。
“其实若是能请动前辈出山相助,结果或许必然不会是如此。”
零号却是淡淡道:“你未能帮祇恢复自由,怪不得祇。”
人皇笑道:“当然与前辈无关,是晚辈学艺不精。”
“走出三界十万年,时间匆匆,如今能够回归,晚辈已然知足。”
人皇轻笑着说道,语气中带着几分庆幸。
一号吞天蜗所化的身形,则是眯起了眼界,看着人皇:“你走出了三界之外,发现了什么?”
“十万年不回归,应该也是有原因的吧?你发现了什么秘密?”
“这些封印祇等的力量,真的是天道之意?”
人皇步履蹒跚的走出了黑暗之海,踏足了黑暗禁区的土地。
他徐徐而行,不急不缓。
他没有立刻回答一号吞天蜗的问题。
他抬起头,看向了天穹,可以看到一条黑暗禁区的上空被撕裂开来,而在禁区的上空,则是有时空长河在滚滚轰鸣。
而时空长河断为两截,在那长河中,罗鸿白衣白发的身形在起伏着。
“是罗鸿啊……”
人皇感慨。
这才多久,感觉才转眼间,之前不过是个半尊的罗鸿,如今已经达到了王境。
这是什么修行速度?
太快了……
而撕裂时空长河,以时空长河中的规则之力为养分,这手笔,或许也唯有黑暗禁区中的零号邪神方能做到。
看来,罗鸿很得零号的欣赏。
人皇倒是有些羡慕,但是,也只是羡慕罢了。
他身为人皇也有属于自己的骄傲,黑暗禁区中的零号邪神,真的非常强大,甚至可以说强大的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那是混沌初开时候所诞生的混沌蝎祖,至强无敌!
就算是皇境,就算是真皇又能如何?
混沌蝎祖身上其实也蕴含着大秘密,只不过,这个秘密……人皇没有得到认可,并没有资格知晓。
落翼天使 瀟湘玥
“罗鸿也是我人族,这小子既然得到了前辈的认可,希望……能够真的改变一些什么。”
人皇笑道。
零号点了点头。
猩红的眼眸中,带着几许淡淡的精芒。
尔后,人皇看向了一号,二号,三号等诸多邪神。
“解封未必是什么好事……”
“诸位若是在黑暗禁区中好好的做序列邪神,或许更好。”
人皇饶有深意的说了一句。
若是解封,天道之意或许会尝试掌控这些邪神。
如今,三界的真皇死亡太多了,而异星空战场,那至强者尚未陨落。
天道之意必定还会从三界召唤和控制强者前往去与那至强者战斗。
而禁区中的邪神,必然是天道之意的首要目标。
零号,一号的眼眸皆是一凝。
人皇饶有深意的话语,让他们不禁陷入了沉思。
“很多事,看破,不能说破……”
“吾虽然知晓一些秘辛,但是,俗话说,天机不可泄露,有些事,只能点到为止。”
人皇潇洒的大笑起来。
他倒不是为了报复黑暗禁区中的邪神不相助于他。
事实上,人皇原本也是带着收服禁区邪神的目的而来,他的目的本就不单纯,邪神们不帮助他也情理可原。
但是,人皇之所以不说,是因为到了他们这种层次,可以说是言出法随。
说出的话语,天可听之,万一被天道之意窥听,那带来的影响可就巨大了。
寵物系統 煙雨風滿西樓
人皇染血衣袍飞扬,他大踏步走出了黑暗禁区。
黑暗驱散,开辟出一片光明。
时空长河中。
罗鸿睁开眼。
四洞天合一的他,规则如洪流在洞天之内奔腾。
他的眼眸深邃,看向了走出黑暗禁区的人皇。
罗鸿周身的气息开始飞速的收敛。
人皇和初代夫子可能并不知道,他们在星空中所经历的轰轰烈烈的战斗,其实并不是谁都不知晓。
至少,罗鸿“看”到了。
洞天隐匿。
罗鸿气息回归,一步踏出,瞬间横跨大千,走出了时空长河,降落天界。
他落在了人皇的身侧。
刚走出黑暗禁区的人皇,不由看向了罗鸿。
上古人皇与当世人皇,便以这样的方式,第一次正式的碰面。
然而,两人相顾无言。
许久之后,人皇蹒跚的走到罗鸿的身边,抬起手,轻轻的拍了拍。
没有什么惊天伟力,仿佛一位长者在轻轻拍着有为的年轻后辈一般。
“不错。”
人皇笑了起来。
虽然他第一次见到罗鸿,但是,罗鸿能够得到他的传承,还能得到初代夫子孔修的赞誉,还有之前在黑暗禁区中的表现。
人皇“不错”二字的夸赞,罗鸿当的起。
“带吾走一走,看一看。”
“吾想回人间,看一看这人间这么多年,有什么变化。”
人皇笑道。
罗鸿闻言,眼眸中也没有浮现出什么诧异之色。
豪門強寵ⅱ,小妻太誘人
人皇快死了。
这个要求,不过分。
“好。”
罗鸿回答的言简意赅。
抬起手,三龙邪君辇顿时浮现而出。
随着罗鸿的修为跨入王境,三头邪龙也瞬间气息飙升,跨入了天王级别,他们越发的高傲,龙鼻孔都要扎穿穹天似的。
人皇一脸怪异。
嚣龙一族?
“别……别这么高调……”
人皇摆了摆手。
“吾愿以普通人的身份,看一看着天,这地,这人间……”
罗鸿顿时笑了笑,收起了三龙邪君辇。
心神一动。
顿时,有规则力量入纤纤细流,在人皇的脚底下蔓延开来。
“不先去生命禁区?不去看看生命母神?”
罗鸿问道。
人皇摇了摇头:“吾欺骗了她,吾无法帮她解开封禁了……”
“吾愿用生命最后的时光来赎罪,在此之前,吾只愿……回家看看。”
回家。
朴素的话语,带着几分颤抖的语气,和怀缅的情感。
而人间,便是人皇的家。
“好。”
罗鸿笑了起来。
白发飞扬间,瞬间撕裂了空间。
……
人间。
安平县。
人来人往,熙熙攘攘。
人皇换了一身衣衫,面容苍老,但是身躯依旧挺拔。
他在街道上行走着,热闹的气氛,冲击着人皇,在黑暗死寂的星空中呆了十万年,人皇恍如隔世。
人间的烟火气,真的是让人怀念。
人皇脸上带着灿烂的笑,丝毫不像是一个即将要陨落的强者。
他拉着罗鸿,就像是爷爷拉着孙儿。
罗鸿也改变了模样,化作了一位翩翩公子的模样。
人皇拉着罗鸿,来到了安平县的一个巷子前的馄饨小摊。
“老板,来碗馄饨。”
人皇笑着喊道。
老板顿时高声应了一句“哎”!
尔后,就开始忙活。
人皇则是带着罗鸿坐在方桌之前,长条椅子上。
罗鸿有些不解,他没有想到人皇回到人间,不曾看壮丽山河,不曾看天地规则,不曾巡游稷下学宫……
却是来到了一处小小的馄饨摊前。
难道人皇还是个吃货?
不过,一碗普通的馄饨有什么好吃的?
不一会儿,老板的馄饨盛了上来。
神醫小萌妃:王爺,榻上跪
罗鸿和人皇没有过多的言语,二人开吃,人皇吃的缓慢,而罗鸿吃了一碗又找老板喊了一碗。
还别说,好多年没有吃馄饨了,还真有点好吃。
那是一种……平凡的味道。
“老板,味道不错。”
人皇笑着说道。
老板则是笑呵呵的抹了下额头上的汗,继续忙活。
“吾独坐星空的时候,曾想过,回到人间,会去做些什么,或许会徒步走遍名山大川,或许会踏遍所有人族城池,会赏尽天下美景,吃尽天下有名的美食……”
“可最终,吾发现,真的回到人间,吾所希冀的,唯有持一碗普普通通,热热乎乎的馄饨,那是心中的真实所想。”
“修行亦是如此,坚持心中所想,明悟本心,方为正道。”
人皇笑着与罗鸿说道。
尔后,他捧起了馄饨的碗,一口将热乎的汤汁全部喝尽。
人皇抹了把脸,脸上涌现几许红润的光。
“一碗馄饨,便可看出如今的人间,繁荣昌盛,正当盛世。”
“有此盛世,吾无憾矣。”
人皇笑道。
罗鸿亦是抹了一下嘴,身边的碗叠了厚厚的一大叠,看去,大概有七八碗。
相比于人皇,罗鸿还是胃口好。
罗鸿吐出一口舒爽的热气,笑道:“老爷子,还有去哪里走走?”
人皇摇了摇头,扫了一眼熙熙攘攘的街道,笑靥如花。
“满足了。”
“吾等征战三界,征战四方,本就只是为了让人族百姓安居乐业,让凡人能够平安一生?”
“孔修那老匹夫说,举目眺望皆茫然,这个时代不属于他,在吾看来,这就是那老东西矫情!”
“何来四顾皆茫然,若是心怀天下,四海之内皆比邻。”
人皇说完,不由大笑起来。
他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了一粒碎银子,放在了桌上。
“老板,结账,不用找了。”
“哎哟,客官这可太多了,您若觉得好吃,下回再来就行。”
“哈哈,老板实在人,不用找了,老夫下回再来,定然吃个痛快。”
“那也行,下回客官在来,俺给客官多加几粒馄饨!”
人皇聊的开心,哈哈大笑起来。
尔后,与罗鸿一同转身离开。
罗鸿若有所思,正如他所说,时代不对,怪不了,若是你心入凡尘,四海之内皆比邻……
重要的不是时代不对,而是你需要融入时代!
这不是人皇迟暮,而是人皇的一场告别。
人皇接下来哪里都没有去,而是让罗鸿带着他,回归天界。
直奔生命长河。
他的时间无多了。
每了却一个念想,生命就枯竭几分。
罗鸿没有多说,直接从天门长驱直入,直奔生命长河。
一道流光飞速闪过,撕裂穹天。
生命长河或许是有所感应,奔腾而躁动!
罗鸿落下,搀扶着老迈的人皇。
生命长河河畔。
罗鸿松开了搀扶着老人的手,老人笑了笑,朝着他点了点头,尔后徐徐前行。
一步一步,步履蹒跚,但是却坚实无比。
似有一阵微风徐徐而来。
生命长河波澜渐起。
河水起伏,缓缓得凝聚出一道人影。
曼妙的人影,安静的看着那步履蹒跚而来的老人。
夕阳扬洒,碎光扬波。
生命母神带着几分惶恐不定,惶恐中又带着几分欣喜。
步履从缓慢,到急促,最后……到飞奔!
PS:求月票,求新鲜出炉的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