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6cay言情小說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第251章 劊子手與妖僧的對決(下)分享-is92h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小說推薦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捡回了自己的大薙刀后,一纯所做的第一件事情是——将掉在一边的阿町的铁炮给一脚踩烂。
枪管处遭到一纯的踩踏,弯成了不可思议的角度。
破坏了阿町的铁炮后,一纯才缓步朝正捂着自己的右臂、挣扎着起身的阿町走去。
“给我滚开!”
在朝阿町走去的同时,一纯顺手将又重新复活过来的那2只食人鬼给扫飞到一边。
因右手臂摔折、左脚踝摔伤的缘故,阿町现在连正常地站稳都做不到。
“你这混账……真是小瞧你了啊。”
一纯的语调非常冰冷。
“先是击伤我的左肩,现在又弄伤了我的右臂,你是第一个把我弄伤到这种程度的人。”
说罢,一纯缓缓地将手中的大薙刀举高。
“我已经不会再给你任何活命的机会了。”
“给我直接变成两半吧!”
望着一纯手中的那高高扬起的大薙刀,阿町的脸上开始渐渐浮现出绝望的色彩。
将力气传递到双脚,想要躲开一纯这即将到来的攻击。
但左脚踝处源源不断传来的疼痛感,令阿町连站稳都做不到。
连站都站不稳,又怎么可能躲得开一纯的攻击呢?
脸上的绝望之色越发浓郁的阿町,紧紧地将双眼闭起来,等待着一纯的这势大力沉、绝对足以将她一刀两半的斩击到来……
即使已经死死忍住,但身体还是下意识地因恐惧而开始了微微的发抖……
呼!
一纯将手中的大薙刀提到最高点后,终于猛地挥下。
阿町已经听到了刀刃割开空气的那锐利、刺耳、令人感到头皮发麻的破风声。
听着这破风声,阿町像将本就已经紧闭的双目闭得更紧了些。
这副模样,就像是不忍心去看自己待会那凄惨的死状一般……
……
……
铛!!
……
……
阿町突然感到有一阵疾风自耳边掠过。
随着这阵疾风的刮动,一声巨大的金铁碰撞声在她的身前炸响。
这声巨响像是具有着什么魔力一般,随着它的响起,大薙刀割破空气的那刺耳破风声陡然停止。
——发生……什么了……
阿町一边在心中这般暗道着,一边缓缓睁开了双目。
睁开双目后,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抹掺杂了不少血色的浅葱色。
一纯一脸错愕。
至于阿町——她脸上的错愕之色其实一点也不比一纯要淡。
“阿逸……”阿町的嘴唇与舌头像是不受阿町自己控制了一般,自己动了起来,轻声唤出了此时正立于她身前之人的名字。
站于阿町身前的绪方,此时已经拔出了他的双刀,将双刀交叉立于头顶,替阿町挡住了一纯的斩击。
“阿町……真是千钧一发啊……”绪方苦笑着,用半开玩笑的语调说道,“真的是差一点点,我就看到2截阿町了……”
说罢,绪方双臂使劲,向上一振,将一纯的大薙刀给震开。
一纯无意于绪方角力,在绪方将他的大薙刀震开后,一纯也顺势朝后跳了数步。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看文基地】,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拉开自己与绪方、阿町之间的距离。
“……阿町。”
绪方将提着双刀的双手缓缓地放下,自然地垂放在身体的两侧。
即使现在正在和阿町说话,目光也死死地定格在一纯的身上,不让自己的目光有从一纯的身上挪开——哪怕只有一瞬。
“如果身体还能动的话,就快点离开这里。”
“离这儿越远越好。”
“接下来的战斗,我不敢保证绝对不会把你牵连进来。”
“嗯……”阿町轻轻地点了点头,将身体的重心换到了自己那没有受伤的右脚后,一瘸一拐地缓步从绪方的身边离开。
受了伤的她,留在这里也只会碍手碍脚——阿町知晓这一点,所以乖乖地听从了绪方的话,没对绪方刚才的这番让她快点这儿的话做任何的辩驳。
重生之正室手册
不过——在缓步离开的时候,阿町轻声朝绪方说了一句“谢谢”。
君心堅韌如城
对于阿町的这声感谢,绪方没有做任何言语上的回应。
只轻轻地点了点头。
……
……
确认了身后的阿町已经远离后,绪方轻声朝身前的一纯说道:
“你这家伙应该就是那个什么‘妖僧’一纯了吧?和传闻中所说的一样呢,你的体型真是有够巨大的。”
“多谢夸奖。”一纯的语调不咸也不淡,“不过很可惜——你认得我,而我却并不认得你。”
“不认得我也无所谓。”绪方缓缓将原本自然垂在身体两侧的双刀提起,“反正——将死之人不需要花时间来记这么多东西。”
“我现在的心情非常地不好。”一纯也将他的大薙刀缓缓从肩头上放下,“给我集中精神吧。我绝不给你任何的生路。”
就在这时,那2只不断复活、一直锲而不舍地朝一纯攻来的食人鬼,此时重新站了起来,并再次朝一纯扑来。
“给我滚!滚到外面去!”
一纯的脸上、声音中,愤怒与不耐之色满到近乎要溢出来。
挥舞着手中的大薙刀,对准这2只食人鬼使出了一记犀利的横斩。
那2只食人鬼此时刚好站在一扇窗户的不远处。
注意到了这扇窗户的存在的一纯,特地瞄准了这扇窗户,将这2只食人鬼朝这扇窗户的所在扫去。
刀刃砍中这2只食人鬼,大量鲜血自这2只食人鬼的身上喷溅而出,撒到了地板上、洒到了天花板上,撒到了一纯的大薙刀刀刃与刀杆上。
随着一阵木头、纸张的碎裂声的响起,这2只被一纯砍飞的食人鬼直直地撞上了这扇窗户,然后从这扇窗户飞出,落到宅邸的外面。
总算是成功让这2只食人鬼没法再来骚扰自己后,一抹满意的笑容在一纯的脸上浮现。
然而,一纯的这抹笑意刚一浮现,他就再也笑不出来了。
因为他眼角的余光捕捉到——一抹浅葱色朝他这儿激射而来!
一纯正分出精力与注意力去对付食人鬼——绪方并没有放过这难得的战机。
惡魔前夫認栽吧 格格烏
在一纯刚挥动大薙刀,将那2只食人鬼砍飞后,绪方就立即动了起来。
绪方的动作很快,仅仅只是弹指之间,绪方与一纯之间的距离便已是咫尺之间。
然而——面对以极快的速度突然朝他这儿冲来的绪方,惊愕之色仅仅只在一纯闪了一瞬而已。
一纯从从容容地将刚把食人鬼砍飞到宅邸之外的大薙刀调转了个方向,然后朝绪方猛地劈去!
望着奔他腰部而来的大薙刀刀刃,绪方的脸色一沉。
如果不做闪避或是格挡的话,这大薙刀定能直接将他给腰斩。
绪方之所以会脸色一沉,并不是在为一纯的反应迅速而感到错愕。
而是对二人的攻击距离的差距感到懊恼。
一纯的大薙刀已经能够砍到他了,而他的刀——连碰都碰不到一纯。
自知自己此次的攻击已经失败了的绪方将双足一顿,停下了前冲的步伐,然后朝后一跳,躲开了一纯的刀。
在一击未中后,一纯没有做任何的停留,单臂舞动着手中的大薙刀,对身前的绪方展开了连绵不绝的攻击。
面对一纯的这一系列犀利猛攻,绪方使用着垫步一一躲掉。
七年之后
在躲不掉时,便直接用刃反硬接一纯的刀。
绪方并没有亲眼看到阿町和一纯的战斗,但他能从现场的状况中看到阿町的战绩斐然。
陛下,奴婢替你打江山
一纯的左肩、右臂统统受了不小的伤。
现在的一纯左臂不能用,右臂因伤势的缘故,力道也大大下滑,其“怪力”的优势已成功被阿町削弱到最低,令现在体力已经损耗了不少的绪方,也仍旧能勉强接住一纯的攻击。
只不过——即便如此,一纯的力量仍旧大得让绪方感到错愕。
每次硬接一纯的刀时,绪方都会感到自己的双手被震得发麻。
在一只手不能用、另一只手受伤的情况下还能有如此力道——绪方都有些不敢想象全盛状态下的一纯,其力量到底将会有多么夸张了。
——啧……
依靠着垫步与刃反,绪方将一纯的攻击一一躲开或架开,绪方在心中沉声暗道着。
无间越狱
——攻击距离差太多了啊……
在化解一纯的每一道攻击的同时,绪方一直都有在寻找着反击的机会。
然而——因彼此之间的攻击距离差距过大的缘故,绪方直到现在,都没能对一纯展开一次成功的反击。
每次闪开或架开了一纯的攻击,打算冲上去对一纯展开反击时,一纯都能不紧不慢地赶在绪方冲到他跟前来时,将自己的那大薙刀收回来,对绪方展开新的攻击。
远在绪方之上的攻击距离,令一纯能一直从容躲在绪方砍不到他的安全地区之中,并对绪方展开连绵不息的进攻。
而绪方只能一直疲于应付一纯的所有攻击,而自己连反击都做不到。
这是绪方生平第一次恨自己的手为什么这么短……
又一次挥刀逼迫着绪方远离自己后,一纯嘴一咧:
“你还挺有本事的嘛。”
“你算是我遇到的所有对手中,最有本事的那批人之一了。”
“我刚才的每一招每一式都没有留手,而你竟然都能一一闪过或架开。”
“而且你架刀的手法也非常地精妙,你那样的驾刀手法,能令刀刃所受到的损害降到最低。”
“但是啊——你这种架刀手法虽然能令刀所受到的伤害降到最低,但也就只是降低而已,不代表你的刀就完全不会受损伤了。”
说罢,一纯将手中的大薙刀举向了自己的右上方。
“我倒要看看你手中的这2柄破刀能够撑多久。”
呼!
一纯的话音落下,其掌中的大薙刀裹挟着巨大的威能、刮起刺耳的破风声朝绪方斩来。
迅速判断出一纯的这记横斩难以避开后,绪方提起手中的双刀,准备硬接一纯的这攻击。
铛!
随着金铁相击声的落下,绪方顺利地挡住了一纯的这一刀。
然而——一纯的攻击却并没有完。
当手中的大薙刀被绪方的双刀给挡住,大薙刀因反作用力而弹起时,一纯突然一个转身,抡着大薙刀在空中挥舞一圈,像刚才那样将力道顺着腿传到腰部,再从腰部传到手臂,刮起比刚才要响上一些的破风声,挥刀再一次朝绪方砍去。
没料到一纯竟然能使出这么快速的二连击的绪方,咬了咬牙,将双刀再次提起,朝一纯的刀迎去。
铛!
又是一声巨响炸起。
一纯这一次的斩击,不论是速度还是力量,都在刚才的第一击之上。
一纯的攻击仍然没完。
在第二击被绪方挡住后,一纯像刚才那样,大薙刀因被绪方挡住而高高地反弹而起时,在大薙刀弹起即将到最高点的那一瞬间,一纯扭动着双脚与腰部,用身体带动大薙刀盘旋一周,再次朝绪方砍去。
绪方的脸此时已经沉了下来。
因为他看出来了一纯这一招的精妙所在——一纯在不停地借力使力。
利用了大薙刀与他的刀碰撞所产生的反弹力。
通过动作上的配合,将这反弹力化为自己下一击的力量,最大程度的避免了反弹力对自身的伤害,并反将把这股力量化为了持续的打击。
异类雇佣兵
一纯与他的大薙刀现在就像一架巨大的风车。
不断地转动着,挥舞着他那可以夺人性命的“扇叶”——大薙刀,对绪方展开着连绵不断的猛烈攻击。
而这一连串的攻击中,因一纯不断地借力使力的缘故,每一道的攻击,其力量、速度都在上一道攻击之上。
因为一纯的这连斩一刀快过一刀的缘故,绪方现在要躲已经躲不开,只能不断地硬接一纯的刀。
在硬接了一纯的第5道斩击后,绪方的双臂已经酸胀地快要抬不起来了。
但绪方还是咬紧了牙关,努力支撑着。
无风的世界 小丑街头
一纯的这“大风车”足足转动了8圈,对绪方展开了8次连斩后,才终于停了下来。
“如何?”一纯用嘲讽的口吻说道,“这就是我的独门绝技兼杀招——‘陀螺’。”
“我的‘陀螺’现在最高能使用13连斩。”
“直到现在为止,都还从未有人能硬接下使出了全部13连斩的‘陀螺’呢。”
“你能接下8刀,已经算是不错的了。”
说罢,一纯瞥了一眼绪方手中的刀。
无敌保镖
其脸上的嘲讽之色变得更加浓郁了起来。
“虽然你小子还一副犹有余力的样子,但你的刀似乎快要不行了啊。”
在硬接下一纯的这8连斩后,绪方手中的双刀——不论是打刀还是胁差,此时都已密布或深或浅的豁口。
绪方垂眸望了一眼手中的这2把已经残破不堪的刀,本来就不算是好看的脸色,此时变得更加难看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