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异能 地球最後一個修真者 愛下-第五百章 風雲際會看書

地球最後一個修真者
小說推薦地球最後一個修真者地球最后一个修真者
夜鸣城中主要的战斗在午夜时分逐渐平息,但零星的抵抗一直持续到天明。
一部分妖将率部突破人类的围追堵截,逃窜进入莽莽群山。另外一部分妖将就地投降,希望能够得到体面的对待。
这一点对孙大掌门来说无可无不可。此次远征的主要作战目标斩杀郁垒歼灭北方军团的总体战略目标已经达到,剩余都是些细枝末节的小事。
如果宋兴等将领们不接受投降,希望杀了妖将泄愤,孙大掌门也不会阻止。远征军死伤不少,这么做也无可厚非。
但最终宋兴还是接受了妖将们的投降,一方面和妖族共处的理念在滨海已经深入人心,另一方面也是游巧涧童等人的说情。大家既然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很多事情就不是能一杀了之的。
最终坚持抵抗的,却是地蛮带领的残部,他们百八十妖在石墙处战斗到最后。这头黑熊妖本来被同僚们以刺客同党的原有关在地牢中,人类攻城时大家死的死逃的逃,也就没人管他了。
地蛮挣脱牢笼时,外面夜鸣城大势已去。但他并未选择逃离,而是收拾残部,战斗到最后一刻。抛开种族,这头熊妖的忠勇无可指摘。
一些不愿向人类投降的妖族聚拢在他的身旁,四个连队的数波进攻都被他们击溃。
涧童出现在前线劝降,以前在夜鸣城时,他和地蛮的关系不错。渡河战役受挫,郁垒要杀他,也是地蛮给劝下来的。
“老兄,别打了…算了算了。”这次涧童可不像在电台做节目是那么做作,他的话发自本心,“夜鸣城已经亡了!”
“叛徒,滚!”地蛮朝涧童咆哮,“老子膝盖硬,不能像你一样跪舔人类。妖族永不为奴!WAKAKAKAK!!!”
地蛮举起战斧高声呼喝,剩余的妖族山呼海应。虽然只剩数百,还都挂着不轻的伤势,妖力已所剩无几。但这些妖族无一退缩。他们骄傲的挺着胸膛,愤怒的目光瞪着人类的刺刀。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背后的石墙是巴黎公社墙呢!
地蛮是幸运的,他和他的部众们最后幸免于难。并非宋兴这边网开一面,而是一位妖族将领的适时赶到。
施云一身戎装缓步走来,杏核眼中的杀气有如实质。她的白袍在狼烟袅袅的战场中纤尘不染,有一种难言的气势。即使远征军中有很多粉丝认出了她,但此时无人敢靠近,反而是为施云及她的部众让开道路。
西南军团主帅,金刚狐施云挨地蛮面前停下。
“士兵,你已尽职!”她威严喝道,“北方军团覆灭,请你部立刻接受西南军团的收编!”
地蛮瞪眼喘着粗气,他当然认得眼前的狐妖是谁。沉默片刻,他痛苦的低下头,同时放下手中的战斧。
一场杀戮得以消弭。
在夜魔堡旁的一处侧峰,施云再度见到孙大掌门。这位爷皱眉捏着一个小酒杯,远眺渡厄山的方向。如果不是周青雪在一旁给他唱着小曲,孙大掌门这造型还像还真有那么回事一般。
“呦,这不是我们的大明星吗。”孙象友善的打了个招呼,然后话锋一转,“还是说西南军团打算参战了?”
这当然是开玩笑。如果施云的妖族西南军团打算参战,她可不会只率区区数百部前来会见孙象。
“郁垒呢?”
“死了。”
“他可没那么容易死。”
“的确。”孙大掌门深有体会的点点头,“我用一根针好不容易才把他给戳死的。”
施云非常好看的翻了翻白眼,不想说拉倒,她以为孙象在忽悠她。夜妖郁垒有多诡异她心知肚明,施云确实没想到夜鸣城会这么快陷落。
“倒是有一点我很好奇。”见施云不说话,孙大掌门转动酒杯,目光闪烁道,“虽然远征军的并没有刻意防备西南军团的方向,但你率部走到这里也不容易吧,人类中也有叛徒了吗?”
施云率部虽然只有数百妖,但从佛光镇穿越封锁线千里迢迢赶到这里,还准确的找到了孙大掌门的位置。若说这中间没有内应帮忙,孙象是不信的。
不过这一次神机妙算的孙大掌门算是猜错了。内应没有,师姐应援会倒是一大堆。从一开始,施云此行的目的就已经被沿途应援会成员知晓。大家便宜行事,让开路线,令施云以最快的速度见到了孙象。
只是施云想到沿途种种,想到一路欢迎的横幅标语,还有不时出现的鲜花和油豆腐,这位严肃的将领一阵胃痛。
“卑鄙的人类!”施云忍不住痛斥孙象。
“啊?”孙大掌门一脸懵逼,“你到底找我何事?”
想起使命,金刚狐施云平复了一下心情,郑重道:
“我妖族共主万妖尊者约见孙大掌门。”
~~~~~
两周后,亳州平原,风云际会。
孙象和妖尊这种级别的会见,不可能是找个茶楼开个包厢这么简单的事情。两者分别为人族和妖族的关键核心,两方谁都无法承担任何不测。
亳州平原这个地点的选择相当考究。其一,这里正好处于滨海城与渡厄山的中间。在人类贡献夜鸣城之后,亳州平原恰好是双方势力的分界线。在这里会谈,是一个公平的选择。
其二,亳州平原地形一览无余,道路四通八达。任何一方都很难在这样的环境中玩出埋伏或者奇兵。
其实孙大掌门本人倒是看得很开,原因很简单。万妖尊者都奈何不了的郁垒,被他一针戳死。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他比尊者牛逼啊。
冷少独占罂粟妻 雪娇儿
混沌道术果然是天下独一档,不怪孙大掌门有点膨胀。即使在上一纪元的鼎盛时期,我凭这一手也能在修真界争得一席之地吧,孙象美滋滋的想。
但是他身边的人可没他这么心大,所有人都紧张得要死。俞笑月需要镇守滨海不能亲自过来,但是她几乎把整个玄科院派过来助阵。白大褂们几乎卡着点赶到,他们把压箱底的东西全都带过来,包括一副休眠仓。
“这东西有啥用?”孙大掌门踢了踢休眠仓的外壳。
“如果你死了,我们可以立刻用液氮把你冻起来。”回答的是一位四十多岁的眼镜娘,她负责生物技术的课题,“然后我们就可以开展复活科技的研究,太棒了!”
孙大掌门非常大气,他才不会跟这位眼镜娘计较,只是鼻子冷哼一声离开。
“这又是啥?”
孙大掌门又看到了一副全金属盔甲,张牙舞爪的造型很邪典,有各种裸露的电线和齿轮裸露,背后还背着个大书包蹭蹭蹭的冒着蒸汽。几个白大褂拿着焊枪正滋滋滋的赶工,看起来还处于最后调试阶段。
“灵动力作战外骨骼实验型,配备了玄科院最新研发的灵气动力炉。”
回答他的是徐艺珊,她拍拍金属盔甲后面的大书包,感慨道,“举全体玄科院之力,我们终于把它弄出来了。但材料技术方面还没有进行更多的验证,现在的额定出力只有30象,以后还会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孙大掌门捏着下巴问道:“什么叫30象?”
“这是由你的名字定义的灵力单位。”徐艺珊小萝莉认真的回答他,“1象的定义是,在真空中一个标准风刃术型激发时产生的动能。”
“以我命名的计量单位,这样不太好吧。”孙大掌门义正言辞,但笑歪的嘴角深深的出卖了他。不过心里估计一下,30象实在不是具备战斗力的出力,还是等进一步完善工艺之后再试试吧。
“那是什么?”
孙大掌门最后看到一块巨大的白布覆盖的机械,几乎有三十多米长,难道是什么高科技重型武器。徐艺珊刚想解释,但蒋平已前来汇报。
五岳狂客
“那边的也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