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小說 我的師門有點強 ptt-400. 魔將推薦

我的師門有點強
小說推薦我的師門有點強我的师门有点强
安然?
哪个安然?
什么安然?
石破天和泰迪两人,脸上不由得都露出了茫然的神色,显然还没有反应过来。
而与这两人的表情不同,宋珏的脸上就满是喜悦的神色了。
苏安然看着正在和自己挥手的宋珏,有些感慨对方的心大,但也还是开口打了一声招呼,然后才把目光转移到了那名止步于沟壑前一毫米位置的中年男子。
“这就是魔将?”
“嗯。”东方玉点了点头。
不过他脸上原本凝重无比的神色,倒是略微放松了几分:“还好,只是刚进化,还没苏醒小世界。”
死在魔域的人,并不是真正的死亡,至少对于玄界的修士而言,不能算是解脱。
寻常凡人死在魔域里,会被魔气侵蚀成为魔傀儡。
这类魔物,体能会因为受到魔气侵蚀的缘故而有所强化,主要表现在于力量、敏捷、耐力等体能方面,而且也畏惧寻常的攻击伤害,身体上也几乎不存在“要害”的概念,大概实力便等同于是五脏六腑都得到淬炼强化的通窍境修士,只是不具备通窍境修士能偶施展一些特殊手段的能力而已。
而修士死亡——不管是聚气境的修士,还是凝魂境的修士,只要在魔域里死亡——则会成为魔人。
所谓魔人,最早的称呼起因是“入魔之人”,但后来不知怎么的,就逐渐变成了丧失人性的魔物,再往后就变成了某一类特指,也就是专门指被魔气侵蚀而死的修士。
魔人与魔傀儡最大的区别,便在于魔傀儡只是肉身比较强悍而已。但魔人,却是能够施展一些生前的术法或武技,尤其是在得到魔气的强化后,魔人的杀伤力就会变得更加可怕起来。毕竟,魔傀儡得到魔气的强化后,肉身都能够像淬炼强化过五脏六腑的通窍境修士那般强大,那么更不用说魔人了。
但魔人,显然并非魔物的成长极限。
只是在玄界的入魔之地,几乎不会有比魔人更强的存在。
究其根本原因,便在于玄界的大道法则会对非此界之物进行排斥。
所以在玄界的魔域,几乎不可能见到比魔人更强大的魔物。
但众所周知,凡是用了“几乎”这两个字的,便有可能会出现各种各样的意外。
因此在葬天阁这里,见到一具魔将,便也不是什么值得震惊的事情——好吧,或许宋珏等人还是感到相当震惊的。
尤其是宋珏。
出身于真元宗的她,可不像石破天和泰迪这般什么都不懂。
魔将是比魔人更强的存在,这不仅仅是因为魔将的各方面能力都要比魔人更强,还在于魔将是已经诞生了自我思维的魔物——不管是魔傀儡还是魔人,实际上都是没有自我思维的魔物,它们只是保持了某种欲念:例如对活物的憎恨和攻击欲。
但魔将不同。
它,或者说他,已经具备了自我的独立思维和人格,所以魔将能够压制或者说克制住自己内心的欲望,所以魔将懂得如何趋吉避凶,自然也就懂得要如何击破对手。甚至因为不同的性格原因,魔将也会诞生出不同的生存和战斗倾向:如睿智型的、如勇猛型的,如阴险型的,如暴虐型的,等等等等,不一而足。
而魔将拥有自我思维便已经足够难缠了,更不用说魔将还懂得如何自我增强,甚至在自我增强到一定程度后,便能够激活自身体内的小世界,并且开始利用小世界的力量来进行战斗,最终接触并掌握规则,晋升为魔帅。
是的。
魔将,其真正的实力便相当于人族的地仙境。
再往上的魔帅,则相当于人族的道基境。
魔物不渡苦海,所以没有至尊的称呼方式,但倘若有能够突破道基境的魔物,那称一声魔帝也不无不可,毕竟这等魔物也的的确确相当于道门真仙、人族人皇、鬼族鬼帝、儒家圣人、佛门佛陀了。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东方玉此时言语中的庆幸,便是在向苏安然提醒,这只魔将还没有强到无法应对的程度。
当然,这并非说他们就一定能够将这只魔将斩杀。
因为哪怕这只魔将刚进化完毕,还没有催生出小世界的力量,他在体魄方面的强度也绝对不若于宝体大成的武修。
而宝体大成的武道修士有多难缠,苏安然再清楚不过了:太一谷里就有两位走武道路线的师姐已经将自身的宝体修炼到大成阶段,基本上玄界里能够威胁到她们两人的手段已经不多了。
“夫君?”
神海里,石乐志的声音再度响起。
“我知道。”苏安然心声回应。
刚才出手逼停这名魔将的那道剑气,自然不可能是苏安然施展出来的。
虽说一样是剑气,但苏安然走的是核平使者的路线,他的剑气不管是威力还是杀伤力都相当巨大,但却绝不可能控制成束,一旦出手必然就是一个大坑,越处于坑中心所要承受的杀伤便越多;而石乐志的剑气则是相当凝练,只要出手的剑气没有被耗尽,那么威力都会被集中起来,宛如一道集束攻击那样。
苏安然放弃自身的控制权,任由石乐志接替。
“空灵,你和东方玉先带宋珏他们离开这里,等我逼退对方后就来找你们。”
“你一个人行吗?”东方玉挑了挑眉头,“你可别逞强。”
“如果只是逼退它的话,没问题。”苏安然想了一下石乐志的实力,然后才以一种肯定的语气说道,“它宝体大成,寻常攻击几乎伤不到它,而且如果它一心想跑的话,我也是阻止不了。”
东方玉望了一眼宋珏等人,暗骂了一声废物,但也没有再说什么。
他很清楚,以宋珏、泰迪、石破天三人的情况,已经彻底失去战斗力了,所以留下来也根本没办法发挥任何作用,反倒是有可能会给苏安然添乱,因此撤离这里才是最好的选择。
“我明白了。”东方玉点了点头,然后便迅速的朝着宋珏等人跑去。
在这一瞬间,原本处于彼此互相对峙状态的魔将,在看东方玉有所动作的时间,他也猛然动了起来。
他所站立的地方,地面陡然破碎、塌陷,巨大的裂痕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向着远处扩散出去。
養 鬼 為 禍
很明显,是这具魔将在这瞬间爆发的力量太大了,以至于地面都无法承受住这股冲击力。
而直到大地都开始塌陷之后,空气里才传来一声音爆巨响。
若是想要根据声音反馈再来出手的话,恐怕在场的人里有一个算一个,早就全部都被这只魔将给杀了。
所以几乎是在魔将消失的那一瞬间。
苏安然便也已经出手了——准确点说,是石乐志操纵着苏安然的身体出手了。
巨大的沟壑之中,不断飘逸而出的凌厉剑气,陡然间化作了金色的实质剑光,然后纷纷朝着天空攒射而出。
那密密麻麻的一幕,就像是有人在倒带“天空下起了金色暴雨”的一幕。
而当魔将爆发力十足的音爆声响起的同时,一连串打铁一般的叮叮响声也开始在半空中此起彼伏着——魔将试图横穿过那道沟壑的身影,被金色的剑气给打得显出了原形,甚至还被逼得只能直直的摔落在最开始石乐志逼停魔将的那道巨大沟壑的正中,直接将地面砸出了一个凹坑。
但从沟壑里爆发而出的金色剑气,也并没有放过魔将。
他身上的黑色明光铠,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破破烂烂起来。
不过这一幕,东方玉并未看到。
他已经来到了宋珏的身边,然后从身上摸出一个瓷瓶,倒了三颗丹药出来:“吞下,能够缓解你们的伤势,然后立即跟我离开这里。”
宋珏等人都没有迟疑。
纷纷接过东方玉递过来的丹药,吞服之后,便立即运转心法,加速丹药的效果发挥,等身体略微感受到几分暖意和缓解了疲惫后,他们便立即起身跟在东方玉的身后,远离了这片战场。
“苏安然他……”
泰迪终于想起了“安然”这个名字所代表的含义。
“他比你想象中要强得多了。”东方玉冷冷的说道,“现在的你们留下来就是添乱,先离开这里,之后的事等苏安然逼退了魔将后再说。”
三人没有开口,只是默默的走人。
但在经过许毅已经彻底变成青黑色的尸体时,东方玉却是突然拿出一个瓷瓶,然后将里面的药粉全部都倒在了许毅的尸身上,顿时便听到一阵“滋滋”的异响,而且还有大量的白烟冒起,许毅的尸身更是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融,化作一摊散发着恶臭气味的黑水。
“这是……”
丧尸清除计划 八个大鸡蛋
“黄泉水,连神魂都能够彻底销毁的化尸药。”东方玉缓缓说道,“葬天阁的情况发生了突变,这里的魔傀儡和魔人本来就杀之不尽,不能再让这里多添一具魔人了。”
宋珏等人虽心有不忍,但闻言还是闭嘴了。
因为他们太清楚不过在这里被那些无穷无尽的魔傀儡和魔人围堵的下场了。
这一个月来,他们根本就没有得到充足的休息,否则的话也不至于被一个魔将打成这样了。
也是直到此时,他们三人才猛然意识到,苏安然和东方玉三人身上一点也不狼狈,更是没有经历无穷苦战后的模样,看起来他们似乎根本就没有受到任何围攻。
“不用怀疑,就是你们想的那样。”东方玉淡淡的说道,“一开始或许手忙脚乱了一点,但我作为道门术修子弟,葬天阁这里的情况我又不是不知道,所以在发现这里的规则得到改变后,我肯定会有应对的方法。”
“道门术修……”石破天叹了口气,然后幽幽的望了一眼宋珏。
泰迪的目光也同样落在宋珏的身上。
“你是道宗弟子?”东方玉看到这两人的神色,就已经有所了然,“不会吧?你居然什么准备都没有就敢来葬天阁?不知道这里的情况有多么特殊和危险吗?”
宋珏脸色微红,但却没有开口辩解。
她虽是真元宗出身,但她是真的不擅长术修的那一套,否则的话她也不至于那么痴迷太刀武技了。
东方玉、宋珏、泰迪、石破天等四人这边发生的小小插曲,苏安然自然也是不知道的,正如东方玉没有看到那名魔将在金色剑光的穿刺轰击下,身上的黑色明光铠居然开始出现了大片的破损一样。
但东方玉没看到,此时还没有离开的空灵却是看得相当清楚。
而且作为“妖魔鬼怪”里的妖,本质上与魔有几分共同性质的空灵,更是能够清楚的看到,每一道金色剑光在对魔将造成攻击的同时,还会从他身上带出一缕黑色的烟雾。
虽然只有一缕,看似并不明显的样子,但奈何数量实在是太过庞大了,以至于在空灵的眼中,看起来就像是这只魔将每时每刻,浑身上下都有大量的魔气正在流失一样。
“先天庚金剑气?”
凶灵主播 原路返回
“是。”石乐志瞥了一眼还没有离开的空灵,然后才开口回答道,“对付妖魔鬼怪,五行之中以金、火为最。但丁火、辛金属阴,反而会助长魔气鬼气,唯有丙火和庚金才有效果。……只是丙火不像庚金,可以通过修炼特殊的功法将自身的剑气转换,而是需要采集阳火淬炼,用一丝少一丝,非常麻烦。”
“但你这是……先天庚金气……”
空灵一脸的迷茫。
五行之说,分先天和后天。
先天自然不是能够通过修炼而获取的,而是需要进行“采集”。
空灵自然是知道“庚金剑气”之说,也懂得“丙火”与“庚金”的区别,但她却也清楚,哪怕她修炼庚金剑气,在需要的时候可以将体内的剑气转换为庚金剑气出手伤敌,但那也是后天形成的,而非先天。
后天庚金剑气,只是保留了庚金的锐利,真要说能够对魔物造成什么杀伤力,那就未必了。
“呵,你对力量一无所知。”石乐志不屑的笑了笑。
她操纵着苏安然突然右手一扬,漫天金色剑光便在半空中凝聚出了一柄巨剑。
剑身上,先天庚金之气更盛!
空灵眼眸一亮,根本不管此处是否危险,当即躬身一拜:“请苏先生赐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