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紅樓大貴族》-第691章 鳳辣子到賬

紅樓大貴族
小說推薦紅樓大貴族红楼大贵族
“老太太,秋婆子和刘婆子带来了。”
贾政走后,周瑞家的来回道。
贾母看了贾宝玉一眼,贾宝玉道:“先关起来吧。”
说完,贾宝玉继续道:“老祖宗,今儿时辰已晚,前头正堂里还有客人,不如叫琏二哥明儿之后再来议和离之事,免得再惊扰。”
贾母点头,知道贾宝玉是想要给王熙凤一日的收拾时间,因此吩咐鸳鸯:“你去二门上叫个婆子,让琏儿明儿晌午之后再来。”
“是……”
鸳鸯一走,厅里就只剩贾宝玉、王熙凤主仆二人。
贾母看着神情木然的王熙凤,不免伤感道:“凤丫头,你也别怪老祖宗狠心,依着老祖宗的心思,是想要等你亲自为我送终的,可是,你与琏儿闹成了这般模样,老祖宗实在也没有办法,只能放你离去了……”
见贾母如此,王熙凤心头多少慰藉一些,只是一向嘴快的她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只能掉下泪来。
贾宝玉则笑道:“老祖宗这话说的没谱了,休说老祖宗还年轻着呢,就算凤姐姐运气好,能够熬到那一日,她不也还是孙儿的嫡亲表姐,也是您的晚辈,难道到时候她敢不来给老祖宗磕头?
就算她不来,孙儿也要派人把她绑来,她这辈子啊,活该活在老祖宗的阴影之下呢!”
一如往昔的语调,顿时坏了贾母的情绪,让她没忍住笑了起来。
连王熙凤都没好气的看了贾宝玉一眼,然后终于转圜了些情绪,上前来给贾母磕了一个头,道:“孙媳妇不孝,枉费了老太太这些年来的疼爱。这可能也是孙媳妇最后一次以这样的身份给您磕头了,待我走了之后,老太太莫要记挂,好好将养身子才是……”
一向嬉笑怒骂的王熙凤突然煽情起来,令贾母根本招架不住,扶着她两个人又开始抹起了眼泪。
见他们如此,便是贾宝玉心头也禁不住一叹。
若非必要,其实他也不愿意拆散这一对老少CP。只是世间多少事,总得有个结果不是。
贾政王夫人养育他多年,临走之前,他总得替他们将家里尴尬的局面彻底解除。
所以,若是王熙凤和贾琏不分开,他就不方便处置贾琏。
贾琏存在一日,贾政夫妇二人住在荣禧堂,就永远不会那么的名正言顺。
因此上前扶过王熙凤,又对贾母道:“老祖宗若是还有精神,就先去陪陪外客吧,我送凤姐姐回去。
对了,老祖宗还得派人再将太太叫过来一下,孙儿今晚还有两件喜事要宣布……”
贾母本来正有出去陪客的打算,听得贾宝玉的话,不由好奇:“喜事,两件?”
贾母心想,若是喜事,大概就是贾宝玉和宝钗的事,这件事王夫人一个多月之前就告诉她了。
另一件是啥?
“老祖宗放心,反正是大喜事,一会儿老祖宗就知道了。”
贾宝玉特意卖了个关子,然后与王熙凤主仆二人出屋来。
看见陆诗雨还安安静静的侍立在外头,贾宝玉也像是不知道怜香惜玉似的,对她吩咐道:“你出去一趟,让姜寸派人,将东跨院看起来,除了贾琏之外,所有人不许出入东跨院半步。”
陆诗雨抱拳一礼,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
这般令行禁止的态度,令旁边的王熙凤看了不由撇嘴道:“也不知道你从哪找了个这么听话的丫头,还道你是个怜香惜玉的,竟让人家姑娘家做起了男人的差事!”
贾宝玉摇摇头并不与其多言,笑着让走。
“走这边吧。”
王熙凤看了一眼往后花厅的道路,然后就径直往那边去了。她是很好面子的人,这个时候不愿意见到前头那些人。
而且,她还有话要质问贾宝玉。
所以刚刚走上后院,一见周围没别人了,她便住下脚步,化身林黛玉,顿时哭啼啼的道:“你是不是嫌我碍着你了?你个没良心的,要不是为了你,人家能够与琏二闹的那么僵么?你倒好,玩了两次新鲜感一没了就要把我一脚踢开……”
女人多少都有些记吃不记打的属性,现在的王熙凤早就忘了她之前的绝望,她只觉得,以贾宝玉的权威,要慑服贾琏那是轻而易举,而他却没有全力帮她,还是把她赶出贾家了!
由此,她自然有理由怀疑贾宝玉是不是就像一般男人那样,吃到嘴的东西,就不在意了,反而怕她坏他名声。
“奶奶……”平儿扶着她,似乎想劝她莫急躁。
王熙凤不理,继续哭啼啼的道:“不就是对男人服软么,谁不会啊?但我不是想着你是个霸道的人,所以不但我自己,就连平儿从那之后都再没有让贾琏沾过一星半点,我们两个这般掏心掏肺的巴望着你,你就这么对我们?
烈焰焚情:冷枭的挂名娇妻 千影季节
我父母早就没了,哥哥也是个没情意的人,你叫我现在出去投靠谁去?没良心的,你要是嫌我们,一早就说了,我也好给自己留条后路,也不至于沦落到现在这个地步,呜唔~!”
贾宝玉原本还眉头微挑,觉得王熙凤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不识抬举,然后听她后面的话,替她想一想,也着实觉得她也不容易。
说一千道一万,虽然王熙凤性格本来强势,但是让她敢这么一点也不甩贾琏,其实主要还是因为他的存在。
王熙凤或许觉得,有他和贾母等人护着,贾琏就拿她一点办法没有。
如今真走到这一步,她才想起自己早就连娘家都没有了。
贾宝玉既然让王熙凤与贾琏和离,便是已经筹划好将来怎么安置她了。
他原本确实想着先让王熙凤回她哥哥家暂住一阵儿,因为在他的印象中,王仁虽是个混账,但是他们兄妹二人的关系尚可,却不知道王熙凤与王仁的关系如何变差了。
不过不管如何,若是这样的话,就不好再送她去王仁那里。
他的女人,自然不能去受一些无枉小人之气。
“你说话啊!”
王熙凤可不知道贾宝玉在想什么,见他闷着头不说话,竟跑过来踢他一脚。
她是索性放开了,反正要是贾宝玉不管她,她将来的日子定然昏暗,难道还不许她最后嚣张一回?
贾宝玉心头有点不爽了。
臭女人敢对他动脚?
但是看她一脸无所畏惧,踢完人之后就仰着脖子盯着他,一副任凭处置,绝不皱一下眉头的样子,贾宝玉又释然一些。
罢了,臭女人就是臭女人,真要让她像宝钗那样知书达礼,温良恭顺,那也就不是王熙凤了。
而且,他也没想过给她像宝黛二人那样的尊宠,又如何以自己的要求来要求她?
于是扯住她的胳膊拉过来,弯腰在其丰臀上打了一巴掌,然后就势将其像扛麻袋一样就扛起来。
这一下换成王熙凤吃惊了,她八爪鱼一样手打脚踢,一边骂道:“你做什么,你疯啦?万一要是被人看见,你还要不要你的名声了?我现在可是不怕的了……”
贾宝玉再狠狠的叩了其一巴掌,待其老实下来后才道:“你都不怕我怕什么?真要有人看见,把她灭口了便是。”
“噗通~”
贾宝玉话音刚落下,冷不防迎面就出现一个丫鬟的身影,对方满面震惊、彷徨,一下子跪在地上,很明显觉得自己已经来日无多。
贾宝玉照常上了台阶,看了她一眼,道:“本王方才的话是认真的。”
说完一点也不理会一下子就被吓哭的丫鬟,仍旧扛着麻袋走了。
原地,小丫鬟感觉世界都在打转转,只恨自己为什么不换条路走,一不小心就把自己的小命给葬送了。因此哭的那叫一个哗啦啦啊。
平儿走在后头,见其如此,才上前将其拉起来。
“平儿,姐姐……”
小丫鬟仍旧抹着眼泪,伤心欲绝。
平儿替她擦了擦,“好了,王爷是逗你玩的呢,瞧瞧你,都哭的什么样了。”
“啊?”
小丫头不明白,王爷那样的人物不都是一言九鼎的吗,况且,她还看见了不该看的,怎么就是逗她的呢?王爷亲口说了,他认真的啊?
平儿叹了叹,以贾宝玉现在的地位,别说王熙凤马上就要和贾琏和离了,便是没有,其他人又能拿他如何呢?还不是只能知道装作不知道。
再说贾宝玉又非穷凶极恶之人,如何会因为这么一点小事就伤人性命的呢?
熟悉他的人谁不知道了,他对丫鬟们最是亲善了。
心中既感慨贾宝玉童心未泯,都是王爷了还吓唬小丫鬟,又不想这丫鬟真的不懂事而坏了贾宝玉的名声,因此低声与她嘱咐道:“王爷是个和善的人,只要你别把刚才的事情说出去,王爷便不会怎么着你的,你记住了么?”
小丫鬟如同绝境逢生,连忙点头:“平儿姐姐你放心,我定然一个字都不会乱说的,我要是乱说,就让我舌头长钉,日后不得好死!”
小丫鬟作为贾母屋里的丫鬟,也是看过戏的,这发起誓来还真像那么一回事。
平儿点点头,“记住你说的话,去吧。”
小丫鬟又瞅了平儿两眼,确定平儿应该没骗她,才略微放心的去了。
平儿则原地站了一会才看向贾宝玉和王熙凤离去的方向,心里暗道,也不知道他会如何安置我和我们奶奶……不,是如何安置奶奶,奶奶去哪,我自然也是去哪的。
平儿坚定了一下自己的内心,这才抬脚往前走。
王熙凤院子离荣庆堂并不远,没几步就到了。
或许是因为之前林之孝家的带人来过的原因,王熙凤院里的人还有些张惶。
王熙凤问了几句,听说林之孝家的才刚开始动手就被鸳鸯给叫走了,王熙凤才松了口气。
让丫鬟婆子们尽散,然后她就拉着贾宝玉进屋,刚坐下便道:“我没有下毒害那娼妇,是他们王八**一条藤,合谋害我,你帮我把这件事查清,还我清白!”
路上的时候,贾宝玉几招“擒拿手”,就抓散了王熙凤怨气,所以这个时候她看起来正常了一些,开始想要给自己平反。
贾宝玉瞅着她,笑道:“如此说来,大老爷私库那件事是真的了?”
王熙凤神色一窒,随即又满不在乎的道:“是又如何,就许你在外头发大财,难道还不许我好运,发笔小财?”
“小财?多少?”
王熙凤狐疑的看了他一眼,道:“怎么,连这笔银子你也要跟我分?告诉你,总共也没多少,就两万,还被我使了。”
贾宝玉摇头一笑,这市侩的模样,真是不知道跟谁学的。
王熙凤他是知道的,就在贾母和姐妹们身上偶尔还肯花一点银子讨好,在其他人面前,可是向来只进不出,铁公鸡一个。
两个月时间花了两万?怕不是学贾琏去嫖了……
“当真两万?你可想清楚,我明儿开始就要查这两件事,你要是瞒我,到时候出了差错,我可帮不了你。”
虽然只是个过场,贾宝玉还是要查一下,给贾母等人一个比较合理的交代。
王熙凤犹豫了一下,到底老实道:“两个包裹,现银子、金票银票一共两三万,其他还有些金银器皿,总共折算起来,也不到五万的样子,只这么多。”
贾宝玉点头,以贾赦的败家能力,只剩这么点棺材本倒也合理。
“现成的金子银子你便留下吧,其他的东西在你手里也不好出手,索性还给贾琏,也算是平息一下他对你的怨气,毕竟你们也是夫妻一场。”
贾宝玉从来不会装什么圣人、好人,在他看来,贾赦的棺材本,王熙凤确实有资格分一半,所以她拿走那些“现金”也是合理的。
见王熙凤一脸不情愿,贾宝玉拍拍她的脸蛋,笑道:“放心,以后我不会短了你的银子使的,你这么贪财做什么?”
从来没有人敢对她做这般轻浮的动作,令王熙凤一下子脸红起来。
而且,从贾宝玉的话中,她总算听出来了,贾宝玉没有不管她的意思。
心里答应了,口中还嘴硬道:“这个谁知道呢,出了今儿的事,我算是看明白了,不管是什么亲,最终还是银子最亲,它们可不会对我落井下石。”
想到王夫人,王熙凤心头还是不服气的很。
贾宝玉听了也只是笑笑,然后道:“你院里的人,只要你想要的,都可以带走,东西也是一样,你先收拾一下,明日之前,我一定给你找好落脚之地。”
王熙凤阴测测的道:“那就多谢王爷厚爱了。”
贾宝玉并不在意她的态度,刚离婚的女人,本来就神经病。
“还有,再晚些时候家里的姐妹们应该会来瞧你,你可不许乱耍脾气。”
“呵呵呵……”
王熙凤笑了,道:“知道那些都是你的心肝宝贝,我这破落户如何敢怠慢她们?就算我再落魄伤心,她们来了,也必须得好茶好水的招待着,你放心了吧?”
贾宝玉点点头,起身便要出去。
王熙凤忽然又拉住他,沉默了一下,以低沉的声音道:“巧姐我是看在你的行下才留下来的,她要是在府里受了半点委屈,我可都要找你。你必须把她照顾好了,要是照顾不好,就派人把她送还给我!”
说到真正关心的事,王熙凤总算正常起来,似乎怕贾宝玉不尽心,她仰头道:“你要是做得到,不但你上次对我做的事情一笔勾销,我还……”
王熙凤是个心里转得快,风月事上面皮却薄的人,话到嘴边又说不出来,脸都憋红了。
贾宝玉却是一点就通。
犹记得离府之前的那夜,就是在这院里的另一个房间,就差不多是这样的姿势,王熙凤第一次用别样的方式服侍他。他还动了粗。
“你还怎么样?”
贾宝玉装作不懂的问了一句。
王熙凤白了他一眼,道:“什么也不怎么样,你要是做不到,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贾宝玉撇撇嘴,“等你想好了怎么说再来与我谈条件。”
说完,一挥衣袖绝尘而去。
“呸,色坯子!”
王熙凤差点被绊倒在地,忍不住红着脸骂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