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小說 留裏克的崛起-第543章 留裏克需要特權相伴

留裏克的崛起
小說推薦留裏克的崛起留里克的崛起
一个清冷的早晨,一个紧张的开始。
虽是打算休息,留里克并非只是和诺伦一起躺着什么事都不做。
三十名建勇划着长船直奔梅拉伦湖内部而去,他们清晨出发全力划桨赶路,竭力保证在傍晚时分抵达古尔德岛报信。
多达折合一万磅的麦子被从阿芙洛拉号卸下,休息舒坦的留里克突击摆出卖粮榷场,仅针对罗斯人消瘦。
墓碑岛的驻守者们,甚至是那些新晋的斯拉夫移民。他们拿着或多或少的银币甚至是铜币,将麦子买了个干干净净。
即便他们是族人,留里克还没有自大到可以广撒福利的地步。
福利?现在,最大的福利就是保证族人在一个没有外部战争威胁、没有自然灾害的环境下生存发展。
能让他们定期买到粮食已然是莫大福利,他们有钱就买,没钱就想办法去搞,或是默默捞鱼度日。
计划销售的粮食售罄,人们都很快乐。
这一幕看傻了仍滞留岛上的梅拉伦商贩,他们萌生了从留里克手里买粮食再带回梅拉伦销售的二道贩子的想法。然而他们毫无资格,只能在跳脚暗骂的同时,称赞罗斯的首领是个大好人。
不过,突破口可以针对岛上的罗斯人。自己再提高一点收购价,他们应该就会私下交易。事后再带着麦子放到明年春天的播种季,高价卖给那些缺乏种粮的农夫。
小商贩的小九九留里克无心去管,甚至是可能冒出来的粮食交易黑市,他更无心也无力去杜绝。
留里克的脑子满是冲进梅拉伦湖,在见到古尔德、检查物资情况之后,亲自去和新首领比约恩聊聊。
另一方面,那艘一路直奔古尔德岛的长船,一船的建勇壮士怀揣着留里克大人给的一点劳务费,以及为大人办事的自傲,他们几乎划桨整个白天。太阳刚刚落下,他们筋疲力尽抵达古尔德岛,立即向驻守这里即将返程的古尔德本人汇报留里克大人凯旋而归的大好事。
留里克远征的细节信使也不知道,他们简单说明了大人与丹麦人战斗、顺利抵达巴尔默克、迎娶当地首领之女,以及率领巴尔默克人远征不列颠带着大量货物凯旋的事。
“这简直是梦幻。难道任何人在他手下都能变成猛熊,变成狼群?这小子可真是个男人,怕不是帮人打仗是因为看上了人家首领的女儿?”
古尔德心里有杆秤,留里克在他心中的分量更重了。
乘坐大船耀武扬威停靠古尔德岛,阿芙洛拉号与古尔多特号,两艘大船同时出现就是在秀肌肉。
就像是强壮的战士把镶满宝石的宝剑挂在皮带,它有着充分的威慑意义,不过在将剑拔出来之前,剑无法证明自己的锋利。
信使传递了真正重要的消息。
留里克大人要亲自拜访新首领比约恩?
本着自己金主的了解,古尔德估计留里克又要在之前密约的基础上,再向这些得势的大家族们讨要更多利益。
古尔德也立即组织信使,权衡一番后他索性计划亲自登陆梅拉伦集市。
哦不,时代确实变了。
“梅拉伦集市”这一称呼仅仅是约定俗成,随着比约恩被推举为首领,为了消弭旧势力的影响,集市已经更名为“比尔卡”,意为“首领比约恩的港湾”。
又是全新的一天,留里克再登阿芙洛拉号。
他站在栈桥上,认真审视一番那船艏撞角与龙骨上的道道划痕。航行之际这些伤痕无人察觉,现在看来,留里克觉得再让她横冲直撞,怕是很快就得全面大修。
大船扬起三角帆直奔梅拉伦湖而去,她高高飘扬罗斯的旗帜,在经历几乎大半个白天的跋涉,她高傲地进入湖区。
另一方面,古尔德带着高傲登上比尔卡集市。
事到如今卡尔被杀,乱军狂欢般细节了其全部的财富。为了斩草除根,造反的大家族势力不仅杀死了卡尔的全部子嗣,还将他的妻妾尽数杀死。
旧王奥列金万万没想到,他死后仅仅一个冬季,自己呕心沥血的家族势力就被同部族的兄弟们推翻。
各路大家族当然有痛下杀手的理由,所谓一个给部族带来重大人口、财富损失的家族如何有资格继续把持权力?
比约恩成了带头者,他与伙计们做了约定,随在事成之后,淋着染血的战斧瓜分了卡尔的全部家族财富。
田产、粮仓库存、农奴、船只、金银器皿,以及酿麦酒作坊和比尔卡唯一的酒肆,都被这群家伙商议后有了新的归属。
最为最直接的行动策划,比约恩的家族得到了最多的战利品。
农奴和田产基本是平分,比约恩额外得到了酒肆与酿酒作坊和附属的农奴。
之前卡尔的家族针对商人、农夫施行的收税政策,比约恩不但继承了这些,但他做出了重大调整。针对一起起事的多达二十个大家族,不但全部免税,收取的税负也是经由商议进行分享。
一个王被刺,等于部族首领的权势被二十个家族分享,比约恩成了权势被削减的新首领。
这样的权力格局下,比约恩自称瑞典王,同盟的部族是没有一个承认。
平静的梅拉伦湖之下暗流涌动,那些部族首领们的态度实在微妙。卡尔死了,他们不支持也不反对,甚至什么表态都没有。
但比勇尼以瑞典王的名义召集同盟部族会盟,破天荒的是一个人都没来。商业贸易仍是继续,同盟部族的首领们简直就是无声的反对!
古尔德能估计到留里克一旦获悉梅拉伦的巨变,一定会做出一些新决策。他按照自己的理解,带着任务直奔比约恩的宅邸。
罗斯的大商人来了!居然有要事相商。
比约恩急匆匆热情款待这位贵客,无任何客套之语,便迫不及待的采取拉拢之术。
“我要见到你们的首领,我要和罗斯公爵对话。现在我已经成功,罗斯公爵当按密约办事。古尔德,你可要把我的话,原原本本带回罗斯。”
古尔德故意扣扣自己肥大的耳朵,故作不悦,“几个月以来你一直重复这些话。你希望我们罗斯人支持你,我只是一个商人,我可有资格做主?”
“当然。你要为我报信,事成之后,我会给予罗斯更多的利益。”
“利益?是指赠送一些奴隶?此事我仍旧无力做主。”
比约恩轻叹一声,突然想到这位古尔德才是不请自来的客,他有什么要求吗?
“好吧。你所来是何事?”
“就如你希望的那样,我的主人留里克即将抵达你的比尔卡。留里克才是真正的罗斯公爵,他与你签订过密约。我来就是告诉你,他将亲自拜访你!”
“哇!真是大好事。”比约恩激动得站起身,“他!会根据约定支持我。”
“也许吧。大人,我不知道。不过,你知道的,也许你该付出一些代价。”
“代价?”比约恩想了想,“我把我的女儿送给他做妻妾?”
“这就算了吧。他不缺女人。”古尔德摇摇头。
“哦,也许他并不喜欢。”
古尔德知道比约恩的小女儿,那就是个小孩,也注定无法成为美人。就是作为政治婚姻,如今的梅拉伦何德何能?
古尔德的内心实在鄙夷现在的梅拉伦,就是这个比约恩,为了得到支持简直不择手段,竟然允许了那件事……
但这个老家伙信仰的只是财富,比尔卡集市出现一个新的神祇一个新的信仰,也许那些战士们会恼怒,他是无所谓的。
留里克喜欢得到什么?当然是人口!弄到大量粮食的最终目的,就是让罗斯的人口爆发。
“我给你一个建议。”古尔德平静地说。
“朋友,你说吧。”
“你从卡尔家弄到了一批农奴,把这些奴隶作为礼物,全部送给留里克。”
“啊这……”比约恩一脸的舍不得。
古尔德不慌不忙,他现在的所作所为分明就是一位外加大臣。为罗斯捞取利益,正是给自己的家族捞取利益。
古尔德故意保持沉默,突然低沉着嗓音缓缓说:“接受我提出的条件,留里克大人来,他提出的条件你也尽量支持。那些起事的大家族算什么?你们干掉了卡尔,你就不怕自己步入后尘。”
此话说得,突然间比约恩觉得如芒在背浑身发凉。
“难道,你就不想做瑞典真正的王?”
依旧紧张又谨慎的比约恩,再看古尔德这老野猪一般都脸,态度也暧昧起来。
不错,自己一旦得到罗斯公爵本人的支持,一切都稳了!为了得到这个,支付短期的利益,从而得到长期的利益,这笔买卖很合算!
比约恩送走了古尔德,他开始联想。“我该拿出哪些东西买到那小子的支持呢?难道一百个或是二百个农奴就够了?”
古尔德洋洋洒洒离开,回到自己的岛上等着金主大驾光临。
傍晚时分,一艘全新的大船闯入梅拉伦平静的湖面,渔民们看傻了眼,眼睁睁地看着罗斯人控制的古尔德岛赫然停泊两艘大船。
此时的古尔德岛的泊位已经停满了有待远航的货船,若不是仍有很多货物没有运抵岛上的物流仓库,古尔德早就领着船队回家了。
抵达这座小岛就如同回家一样!留里克带着自己的兄弟们攀着绳梯下船,那些来自巴尔默克的新晋佣兵,他们站在道中巨大的木堡中,感受到自己的渺小,乃至金主大人的实力。
古尔德一身盛装,在二十多名身披蓝纹白袍的武士簇拥下,热情接待自己的主人。
他看到留里克身边还跟着一位漂亮的少女,这就是信使所谓的巴尔默克人的“公主”。
一番客套的寒暄,古尔德将之迎回内堂。
温暖的堂社里,古尔德以烤羊招待自己的大人。
他故意等留里克啃得半饱,自己端着玻璃杯小酌半杯葡萄酒,说起自己知道的事……
“好了!”留里克已经听得七七八八,他打断话,说道:“看来墓碑岛的流言基本都是真的。想不到卡尔居然就这么死了。”
“你意外了?”古尔德舔着肥猪般的脸问道。
火爆妖夫
“意外。也不意外。一个战败的家族还想称王,何德何能?奥丁不再支持他,卡尔要么宣布退出权力核心,要么自杀谢罪。”
“你来做瑞典的王?”古尔德又试探着问:“现在的情况你也知道,比约恩自称大王,没有任何一个首领支持他。咱们罗斯已经今非昔比,你年轻有为充满无限可能,你带着兄弟们征服了整个哥特兰岛,你向所有部族证明了实力。”
“我就必须做瑞典王么?”留里克的反问闹得古尔德一时语噎。
“为什么?这是一个重大机会。”
“呸!区区瑞典王算什么,我可是要做奥古斯都的男人。”
“那么,比约恩称王这件事,你……”
“当然是支持他!”留里克回答的倒是痛快,不出五秒钟,他又沉下头来嘟囔:“比约恩终于动手了。我两年前有意支持他,至于现在是否继续支持。他需要再支付一些代价。”
“代价?钱?奴隶?还是……”
“是特权。”
“特权?什么特权?”
“比如说,上岸开设店铺永不缴税,开辟荒地也不缴税。总之,咱们罗斯人在梅拉伦湖活动,不会给予任何势力一枚铜币。如若我们的人犯了罪行,也该交给我来处置。我们的活动必须是绝对自由的。只有得到这种无限自由,我才支持比约恩。否则,我也不支持他的王位!”
留里克已经清楚自己要讨要什么,即治外法权、经济特权和免税权。有了这些特权,罗斯人就能肆无忌惮的在梅拉伦湖地区倾销商品,能肆意“忽悠”走本地民众,以新罗斯人的身份去遥远地方拓荒。
他这便说得精神抖擞斗志昂扬,古尔德这便可是听得一知半解。
似乎都是很多关键的特权吧,古尔德只得陪着笑脸,提及:“我实话实话。你抵达大湖的事,我已经知会比约恩了。”
梦俞
“哦?那个男人是何态度?”
“他!如果说你急着找他讨要更多好处。那个家伙可是急不可待的希望见到罗斯公爵谈谈承认他做大王的事,他特别提到了和你的密约,盼望着你能落实呢!对了,他还给你准备了一百个农奴作为礼物。这些本是属于卡尔家的奴隶,正好充当咱们新罗斯堡拓荒的人手。”
“给我奴隶?我倒是想从梅拉伦部族弄走五百人来给我拓荒。比约恩很务实嘛,我喜欢。”
比约恩竟是这样迫切的态度?既然双方一拍即合,留里克估计自己定能讨要全新的利益。他实在不想也无力费时费力亲自统治瑞典,这片已经政治生态非常成熟的区域,罗斯想要直接稳固统治,就必须摧毁所有的实权贵族,直接统治全部小民。
摧毁全部贵族并非不可能,代价必是罗斯被折腾成重伤,这就得不偿失了。
不能直接统治就继续和地主贵族妥协,代价自然是地基不稳,所谓瑞典王,也不过是名义上的王。
也许针对这片地域,最聪明的手段就是经济掌控。
几年的运作,经济掌控的局面已经成熟,它不会因为一个“至尊者”的暴毙而终结。
“我要明天去见比约恩。听着,古尔德,我要乘坐阿芙洛拉号前往,古尔多特号随行,我们两艘大船停播集市的海边。哦,现在那地方叫比尔卡了?有意思。也好!似乎比约恩有些自大,我们正好炫耀一下罗斯的武力。”
“遵命,我会一同前往。”
留里克点点头,“现在,再给我说说你在梅拉伦办事的情况。告诉我,你全年贸易的收支,计划运走各类物资的总量。还有,告诉我卡尔家族被捣毁的全部细节,家族产业的后续被何人瓜分。还有那些拒绝承认比约恩为王的公爵们的态度。”
“是。你觉得舟车劳顿没不碍事,我就汇报。”
“说吧!这对明天的事很重要。我……”留里克拍拍胸膛,“奥列金死了,卡尔继承的家业崩溃。我至少得瓜分到一些利益,肥肉不能都让那些贪婪的大家族吃掉。”
异灵传
留里克这番不过是建设性的言论,古尔德听者有意:“大人!那个!如果可以,请你夺回来。”
“那是什么?”
“那个酒馆,它的归属权在比约恩手里。我们把它拿过来,你可以委托我来经营。这样,咱们可以在集市里最繁华的地段,销售咱们的好酒。这可是暴利。”
“就是它了!”留里克猛地拍打大腿,不仅望向天花板垂下来的一圈蜡烛,看着火苗联想起一幅幅美妙的画面。
是啊,这个时代严重缺乏饮料,普通的麦酒就是佳酿,加入啤酒花的麦酒就是极品佳酿,至于极端的蒸馏白酒“燃烧的罗斯伏特加”,那就是阿斯加德才有的仙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