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老祖宗在天有靈》-第914章 大家都是親戚,永恆的放逐展示

老祖宗在天有靈
小說推薦老祖宗在天有靈老祖宗在天有灵
神柳中突然复苏的气息,让重楼老祖惊喜激动。
因为那就是老祖宗柳长生的气息。
可是,身后的一群人竟然在大口喝神柳的生命之源,还给自己灌了一大口,重楼老祖气的晕了过去。
一群人急忙唤醒重楼老祖。
重楼老祖粗气怒斥道:“你们这群不孝子啊,等着被老祖宗扒皮吧!”
说着话,向着神柳下跪,磕头。
无天分身等人也急忙跟着磕头,心中震惊至极,柳长生就在这株神柳之中?!
就在这时。
“轰”
一声巨响。
神柳的树根部,腾起了一大片蘑菇云,虚空爆炸,法则和秩序湮灭。
接着。
一道紫金色神光冲天而起,在虚空变成了一头身高三千丈的大野牛怪,通体紫金色鳞片,燃烧着紫金色火焰。
无比的威武霸气,煞气在虚空成风。
是杨守安脱困了。
重楼老祖用乾坤古殿撞击神柳的时候,他操控柳叶神器,轰击封困他的禁制之力,终于脱困而出。
“哞——”
他兴奋的扬天长啸,星耀级天门的气息释放,席卷狂风。
变化成牛的这一段时间,他习惯了牛叫,觉得这声音更霸气,凶悍,可以大幅度的释放他太古史前牛魔的无上威严。
重楼老祖瞳孔剧缩。
“这头牛,竟然是星耀级的怪物!”
远处。
婚内寻欢·老公大人,诚实一点
青鳞部落的族人们,脸色大变。
“不好!那头牛,出来了!”
“快!沟通神柳之力,将他镇压了!”
青苏和几个老一辈的族人,急忙沟通神柳。
神柳之中,孕育的那个神秘生灵的气息,猛然暴增。
乾坤古殿里。
重楼老祖兴奋的浑身颤抖,已经在高呼:“恭迎老祖宗出关。”
虚空中。
杨守安四蹄腾空,脚底流转紫金色神光,血月之眸盯着神柳,察觉到神柳中孕育的那神秘生灵的气息暴增,他不敢耽搁,先下手为强。
“咻!”
柳叶神器化为万丈神刀,漆黑如墨,划破苍穹,一战而落,带着惊天黑色刀芒,劈落向神柳。
这一刀落下,虚空无声息的化为了黑洞,黑洞中,刀芒与黑洞融为一体,无尽邪恶与诡异的气息在黑洞中旋转。
无尽恐怖。
重楼老祖等人都一阵惊悚,浑身战栗,同时愤怒又焦急,大吼道:“死牛,休要伤我们老祖宗!”
他正要点燃神灯,激活无面神将的绝世杀伐之力。
可就在这时。
神柳上,白光一闪。
一道朦胧的人影出现了,风华绝代,气质超凡,让日月失色。
这人影看不清面貌,甚至看不清是男是女。
浑身笼罩在白光中,如一团仙雾,缥缈而神圣。
重楼老祖看到了这人影,激动的哭了,匍匐再低,嚎啕道:“老祖宗啊,真的是您啊!子孙终于找到您了…….”
无天分身惊呆。
“柳长生这厮,竟然藏在这里,本尊爸爸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啊!”
“得想办法赶紧通知本尊,让他来毁灭这株神柳。”
无天分身心中念头转动。
神柳上。
那人影悬浮在神柳的树身上,似乎与神柳融为了一体,虚空黑洞与柳叶邪器轰击下来,这人影抬起了手掌,轻飘飘一掌击出。
“轰”
天地大爆炸,虚空归于原始,黑洞都破灭了。
一掌之威,恐怖如斯。
什么都看不见了,规则与秩序湮灭,感知混乱。
待天地平静,虚空归于祥和,众人抬头看去,发现神柳上,那人影依旧悬浮,只是身形更加朦胧,似乎随时都要散去似的。
而虚空中,已经看不到那头牛了。
众人欢呼。
尤其是青鳞部落的族人,欢呼声震天。
他们望着神柳上的那道朦胧人影,激动又哭又嚎,趴了一地,用力的磕头,高呼:“老祖宗!”
这一幕,被重楼老祖等人看到了,不由瞪眼。
“这群人,啥意思?!和我们抢老祖宗?”柳长寿怪异道。
无天分身摇头,迟疑道:“看样子他们似乎比我们还激动,莫非他们是老祖宗的在这个世界的后人?”
此言,提醒了众人,大家都不由心头一动。
重楼老祖没有理会他们,他站在乾坤古殿的门口,向着神柳上的人影磕头行礼,恭敬的高呼道:“老祖宗,老祖宗,子孙重楼,当年您最爱摸头的小楼,来看您来了!”
“老祖宗啊,子孙沉睡近百万年,苟活至今,只为有朝一日能再次见到您。”
“今天,终于看到了老祖宗,求老祖宗回归家族,带领我们重整家族声威!”
“老祖宗!老祖宗!老祖宗…….”
重楼老祖一声接着一声,呼唤神柳上的人影。
远处,青鳞部落的族人也在嘶声高呼。
然而。
神柳上的人影,身形朦胧,如一团仙雾凝聚,仿佛没有神智与灵魂。
充耳不闻众人的呼喊,只是呆呆的凝望着无尽苍穹,不知道在看什么。
过了许久,那人影忽然一声轻叹。
霎时间。
天空寂静,风轻云淡,这声叹息言出法随,道法自然,让一切都归于祥和。
接着,一道缥缈的声音响起,不辨男女……
“九碑重归日,天…….”
重楼老祖等人,还有青鳞部落的族人,都在竖着耳朵认真的聆听。
可就在这时,话还没说完。
“轰!”
一道黑色的柳叶邪器,忽然从虚空斩出。
太突然了。
带着无尽黑芒,让虚空一下子如泼墨一样,变成了黑夜。
邪恶诡异的气息,充斥天地间。
“轰”
刀芒落在了神柳上的那人影身上,结结实实的一击。
重楼老祖等人,目眦欲裂,惊恐的怒吼:“死牛!!”
他直接点燃了神灯,祭出了乾坤古殿,无面神将神像抬手,一掌拍出。
恐怖的神光,打破了虚空,打得杨守安在虚空翻滚,身上十色神光闪烁。
显然,老祖宗的护体神术又救了他一命。
与此同时。
神柳上。
那人影暴怒回击,一指点出,抽动百万里虚空气流,勾动时空长河,打出了鸿蒙太虚神光,无比恐怖。
这一击,比乾坤古殿打出的攻击,强大了无数倍,不可想象。
“啊——”
杨守安惊悚大叫一声,柳叶神刀被打飞了回来,连带他本人一起,被打入了时空长河,消失远去。
这是永恒的放逐!
重楼老祖眼见此招,兴奋的叫到:“这是老祖宗的放逐神术!”
“此招可以让敌人重回娘胎,死于腹中,流产而亡!”
“有生之年,还能看到老祖宗施展这招,我死都能瞑目了,那头死牛,这次肯定彻彻底底的死了!”
无天分身羡慕,杀敌于娘胎中,这样的神术,他好想要啊。
然而。
神柳树上。
那人影打出了这一击,损耗巨大,身形更加朦胧,模糊,而后一阵虚幻,彻底隐入了神柳之中。
“老祖宗!老祖宗!……..”
重楼老祖焦急呼喊。
可是,那人影隐入了神柳后,气息收拢,仿佛陷入了沉睡一样,再也感知不到丝毫。
神柳摇晃,漫天黄叶簌簌而落。
重楼老祖扬天悲呼。
他不知道老祖宗为何会附身这棵神柳,但老祖宗的状态似乎极为不妙,而且神智不清。
此刻被那该死的大野牛怪偷袭,耗损了本源,如今再次陷入沉睡。
地面上。
青鳞部落的族人们也在悲恸大哭,哭的更伤心。
…….
许久后。
青鳞部落的一个石屋中,青苏和几个老一辈的族人,招待了重楼老祖,并且互相介绍了自己的身份。
这次,双方都没有隐瞒,非常认真。
而且进行了印证。
“你们的老祖宗,也是柳长生?”重楼老祖问道。
“没错,人祖柳长生,就是我们的老祖宗!”青苏昂首答道,神色自豪。
重楼老祖眼中精光一闪,问道:“可你们的血脉,和我们的血脉并不一样。”
青苏道:“人祖柳长生当年征伐囚笼世界,麾下有十大神将,是人祖柳长生的义子,我们青鳞部落的先祖青鳞神将就是其一。”
“我们青鳞部落是青鳞神将的后人,自然也是人祖柳长生的子孙。”
原来是干子孙。
重楼老祖恍然,然后又问了几个关于柳长生的问题,青苏等青鳞部落的族人,都能答得上来。
重楼老祖这才确认,他们的确是老祖宗柳长生的子孙。
而青鳞神将,重楼老祖也知道此人,是和无面神将一样的高手。
“既然如此,那咱们算是亲戚了?!”
“对!亲戚。”
一群人都哗然,有些莫名的兴奋,也有些古怪。
无天分身等人也一阵无语,他没想到远古柳家在这个世界还有亲戚。
青鳞部落其他的族人,也都有些意外的望着重楼老祖等一行柳家族人,他们很好奇这群来自长生界的亲戚,上下打量。
青苏吩咐族人,准备了丰盛的宴席,款待重楼老祖等人。
几杯大荒里特有的奶酒下肚,众人的关系都亲近了许多,互相有说有笑。
重楼老祖和青鳞部落的几个老一辈交流。
而无天分身,则和青苏对饮。
“无天小表弟,你这修为有些低啊,才半步长生天,这在大荒里行走,可是危险的很呀。”青苏勾搭着无天分身的肩膀,一幅关心的模样。
无天分身心中不舒服,第一次被人称作小表弟。
他想做大表哥啊!
听到了青苏的话,他装出一副难过的表情,叹息道:“我本来是一位史诗级老祖,在祖地沉睡,可被这群不肖子孙给挖了出来。”
“哎!挖的早了,我修为都没突破!”
旁边不远处。
柳长寿,柳长贵,还有几个长老和七杰,都惭愧的低下了头。
因为当初就是他们把无天老祖挖出来的。
青苏沉吟了片刻,道:“我看你们修为都在半步长生天,但根基极为扎实,如果有对应的神药相助,定可晋级长生天,说不定还能直接打开肉身天门。”
无天分身急忙给青苏添了一杯酒,激动的道:“大表哥慧眼如炬啊,你说的太对了!”
“我们这些人,天赋出众,只要有神药相助,就能一飞冲天!”
“求大表哥赐药,日后我们飞黄腾达了,定不忘大表哥的大恩大德。”
这就是无天分身,他在本尊那里练就了一幅厚脸皮。
柳长寿等人都不好意思了,觉得无天老祖太直接了,也不知道含蓄点。
但无天分身转头,踢了他们一脚,给他们疯狂打眼色。
柳长寿等人便也拱手,齐声道:“求大表哥赐药!”
青苏也不由一愣。
看着无天等人眼巴巴的表情,他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
太特么嘴贱了!
这可怎么办?!
青苏一个兔子跳,急忙起身,将一个部落族老拉到远处。
“族老,我好像又没管好自己的嘴,给部落惹麻烦了…….”
当即将刚才发生的事,给这位族老说了。
族老闻言,气的眼睛都冒火了。
“青苏啊青苏,你是实诚呢还是傻啊!”
“我们青鳞部落那么穷,神药自己都不够用,哪里还有闲余给这群亲戚用。”
“再说,这亲戚也不太亲啊,隔着两个世界呢,几百万年老死不相往来,今天完全是瞎猫碰到死耗子,撞上了。”
“哎,哎,哎!”
族老一连三叹息,恨铁不成钢的瞪眼青苏。
青苏委屈的垂头,不敢直视族老。
村口的老祖宗作证,他真的只是随口一说啊!
可那该死的无天小表弟,竟然打蛇随棍上,太无耻,太不要脸了。
“记住,他们是亲戚,可和咱们不亲!”族老严厉的叮嘱道。
“还有,那个无天,一看就不是好东西,眼珠子一直在滴溜溜的乱转,你别往跟前凑,别哪一天被人家卖了,你还帮人数钱呢。”
青苏急忙点头,又问道:“那这神药……”
族老叹息:“你今天不是出去采摘了不少神药吗?”
“挑一些劣质的,快过期的,用最炫酷的秘法熬炼,熬炼的时候,尽量让异象多一些,就说是大药神液,给他们喝就行了。”
“至于修为能不能突破,那就是他们资质的问题了。”
青苏闻言,眼睛一亮,赞道:“姜还是老的辣,族老你是这个!”
他向族老竖起了大拇指,朝天一顶。
族老一愣,这是什么动作,他怎么以前没见青苏用过。
青苏低声道:“无天小表弟教的,嘿嘿嘿……”
“滚!”
族老气的扬起了拐杖。
很快。
青鳞部落的广场上,熬炼了一锅大药神液。
青苏等人用最炫酷的手印,操控大锅熬炼。
金牌狂妃:邪王宠妻无度 纳兰欢欢
这是非常非常古老的引药之法,重楼老祖等人都没见过,看到入迷。
无天分身好奇道:“老祖宗没有给我们传下这门炼药之法吗?”
重楼老祖点头道:“没有,我猜,可能是老祖宗来到了这个世界后,才领悟的炼药之法。”
说着话,他忽然想起自己收藏的一些神药,这一路上自己采集的药材,捕杀的一些怪物,当即挥手丢了出来。
霎时间,地上的神药扑鼻,有好几株都接近了镇族级神药。
“把这些也加进去,要熬炼,就熬炼好药、大药。”重楼老祖说道,霸气如天。
“等熬炼好了,大家一起喝!”
青苏等人看了地上的神药一眼,不由暗暗吃惊。
再听到重楼老祖这话,心中一阵惭愧。
柳长寿,柳长贵等长老,还有七杰,也拿出了各自珍藏的神药。
无天分身将从生命禁区带回的神药拿了出来。
这是他向老祖宗献药的时候,自己截留的那部分。
至于老祖宗赏赐给他的那株镇族级神药,他没有拿出。
“那是本尊爸爸赏给我的,只能我一个人独享!哼!”
无天分身心中暗暗想到。
地上神药虽多,但加起来还不如镇族级神药的一半药效。
炼药的石锅,是一口备用的锅,之前的锅熬炼杨守安的时候被打碎了。
但青鳞部落掌握有玄奥的炼药之法,很快熬炼出了一锅大药神液,虽不是那么惊人,但也很非凡了。
“来,一人一碗,刚刚好!”
青苏分配药液。
无天分身也得到了一碗。
药香弥漫,盛在碗里,神霞缥缈,隐约有法则道音弥漫。
“那边有密室,大家可以自行前去喝药闭关!”青鳞部落的那个族老笑呵呵的说道,满脸热情与欢喜。
因为这次熬炼神药,他们占了大便宜。
神药,基本都是重楼老祖等这群亲戚出的,他们只用了一些劣质快过期的药材。
无天分身端着碗,急忙跑进了一个密室。
他没有用密室里的禁制,自己布置了禁制大阵,屏蔽一切气息。
然后,一口喝干了碗里的药液,接着拿出了老祖宗赐予的镇族级神药,一口吞下。
“无天啊无天,能不能起飞,就看这次了!”
他心中暗暗给自己打气,开始运功修炼起来……
…….
时空长河之中,一头大野牛怪沉沉浮浮,被一股恐怖的神力席卷着着,向无尽远处而去。
那里。
是时空长河的上游,也是来时的路。
每个人都有过去,顺着时空长河逆流而上,就可以回到自己的过去。
但回到过去,就会失去所有。
“哞——”
杨守安咆哮,挣扎,巨大的身形让时空长河震动。
但是,他的体外,被一股白色神力包裹着,这是放逐神术。
要将他放逐回到娘胎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