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异能 大唐孽子笔趣-第862章 不講武德的楊本滿讀書

大唐孽子
小說推薦大唐孽子大唐孽子
今天来味之素参加宴席的人超过了三百人,其中大部分都是过来凑热闹的。
但是,当王富贵扔出经典语录的时候,情况就有些变化了。
“曾经有一份独家广告摆在我面前,但是我没有珍惜,等到失去了我才后悔莫及,尘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
这话,韦宝听起来简直伤心的连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大唐日报》上面的第一份独家广告,本来不是给到金太打铁作坊的。
为了让大家充分的见识到广告的厉害,当时李宽让王富贵联系了一批长安城的大作坊、大铺子,根本就没有想过让楚王府自己的产业去首先打广告。
结果,居然没有人愿意出这笔广告费。
最终没有办法,只要以广告免费,但是收提成的形式跟金太打铁作坊合作了,嗯,准确的说那时候还是叫做金太打铁铺子。
结果就不用说了,金太打铁铺子一跃而起,实力立马上了两个台阶。
当初韦宝拒绝王富贵是以为对方别有用心,后面反思之后才意识到那是楚王府有意在千金买马骨呢。
结果……
自己没有珍惜,错过了才后悔莫及啊。
要是没有错过,指不定城南马车行的规模就不是今天这个局面了。
“你姐夫也真是的,明明是搞个竞价活动,自己不来就算了,偏偏还让王富贵搞出这么一副煽情的话出来。”
有感触的不仅是韦宝,顾盼盼也差不多。
只是她的感触不是自己错过了当初的独家广告,那个时候还没有她什么事情呢。
她只是觉得这段话让自己想到了最初认识那个“武郎君”的场景。
就连站在杨本满身边的杨东也忍不住抹了抹眼角。
他想到了当年那个跟自己一起陪在杨本满身边的婢女,当初自己想着自己也只是一个书童,没有什么资格谈什么情情爱爱的,结果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婢女嫁给了其他人。
现在想起来,杨东是追悔莫及啊。
如果上天可以给他再来一次的机会,他会对那个婢女说三个字:“我爱你!”
如果非要在这份爱前加一个期限的话,他希望是一万年。
生化危机 雷少爷的剑
可惜,人生没有那么多如果啊!
“王掌柜,你就少在那里卖关子了,有什么话就直接跟大家说吧!”
韦思仁觉得在场的气氛已经完全被王富贵给掌控了,立马插了一句话打破了那短暂的宁静。
不过王富贵这次却是介意韦思仁的打断,反而顺着他的话把这次的主题给说了出来。
“在报纸上第一次打广告的机会错过了也没有关系,现在有另外一个更好的机会,一个前无古人并且短时间内也是后无来者的机会再次的摆在了大家面前。你们能不能抓住这个机会,就要看你们自己的决定了。”
伴随着王富贵的这话,众人都将眼神聚集在了他的身上,期待着他继续往下说。
偏偏这个时候王富贵居然拿起了桌上的茶杯,喝了口香茶。
爱已成殇:倾城世子妃
“不愧是楚王殿下的商业代言人啊,一个掌柜的讲话水平已经这么高深了。”
巢元是仁心堂的掌柜,今天也受到了邀请。
毕竟,仁心堂的美颜霜,如今是大唐销量最好的几款化妆品之一。
“是啊,徒儿原本觉得经营一家铺子是很简单的事情,现在才发现没有那么简单啊。”
张昌坐在巢元旁边,也是一脸崇拜的看着王富贵。
别看张昌的医术还远远不如巢元,但是仁心堂的日常管理却是基本上都由他在负责。
“听说观狮山书院商学院那里准备面向长安城商家开设一个特别的班级用来传授商业技巧,学费特别的高昂,原本我还纠结到时候要不要给你报个名,现在看来这钱还是不能省啊。”
观狮山书院起家的六个学院是大家都比较熟悉的,成果也比较显著。
但是商学院却是知名度比较低,再加上商学院是单独建设在作坊城那边,搞得很多人都没能把它与观狮山书院联系在一起。
也就是长安城的商家对商学院的事情比较关注。
“如果他们的商学院能够请到王掌柜或者楚王殿下去授课的话,那么不管是学费多贵,也是值得的。就是不知道到时候人家愿意不愿意倾囊相授。”
知识和技巧的传承,在这个时代是非常严肃的事情。
所谓的传男不传女,在很多地方都不是一句口号,而是被严格执行的明规则。
至于各家的独门秘籍,更是不会轻易的告诉普罗大众。
哪怕是一些师父教徒弟也会留一手,生怕出现教会了徒弟,饿死了师父的事情发生。
所以张昌有这个担心也是非常正常的。
“不管会讲授什么,不管讲授多少内容,只要王掌柜和楚王殿下愿意去讲课,对我们来说就已经是个重大收获了!”
此时此刻,巢元心中显然是有了决断。
……
“广告的好处大家已经非常清楚,我就不多加赘述了。今天要给大家展示的一个独家广告就是眼在天边、近在眼前的大唐第一高楼!谁出的广告费高,就能获得大唐第一高楼的冠名权,时间限制是三年!记住,这个三年是独此一次,以后就没有这个机会了,都会一年一变!”
轰隆!
王富贵说话的声音不算多么的大,但是却是像一声巨雷在众人头顶上炸响。
大唐第一高楼的命名权,居然可以当做广告拿出来售卖?
这个方式……
还真是前无古人,后没后来者不知道的事情啊。
要是在大唐第一高楼修建之前,有人说要转让一栋楼的命名权,估计没有人会当回事。
但是现在大家所在的地方不一样,这是高度超过一百米的大唐第一高楼啊。
整个长安城,上至八十岁的老人,下到三岁,额,三岁夸张了点,下到六岁小孩,有几个没有听说过大唐第一高楼的?
无数外地来的客商,都要去这栋楼里顶层的如家客栈住上一次,哪怕只是住上一天也行。
这栋楼也成为了长安城新的一大景观,每天都有人到楼下来参观。
甚至在洛阳等附件州县的商家士字,还有专门慕名而来的。
要是能够拿下这栋楼的命名权,那妥妥的是一个活广告,效果好的不得了啊。
顾盼盼感受着众人的眼光从漠视变成热烈,心中开始升起了一股慌乱。
啥情况?
这帮人的商业嗅觉怎么变敏感了?
一定是他们还不知道这个广告费有多贵,要不然就不会那么期待了。
顾盼盼如此安慰着自己。
毕竟,不是谁都跟自己一样愿意出一千贯钱的嘛。
不过,似乎自己之前提出的是出一千贯钱获得大唐第一高楼的命名权,没有提过这个命名权只有三年啊。
怎么听王富贵的意思,他还想不断地挣这个命名权的钱呢。
果然是奸商!
楚王府的人都太奸猾了!
“王掌柜,这大唐第一高楼的命名权,是怎么个参与方法?有什么条件呢?”
人群之中,金太像是托一样的问出了大家都想问的话。
vul3gji
是啊,这命名权是怎么转让的,王富贵还没有说呢?
自己是不是也有机会呢?
“很简单,一会我组织一个竞拍会,给出一个竞拍的底价,所有人都可以在这个底价的基础上加价,加价的规则是每次不少于一百贯钱;最终价格最高的人可以获得大唐第一高楼的命名权。至于条件……没有条件,诸位既然被邀请了,说明你们都可以参与到这个竞拍会之中,我只看一个结果,那就是谁出的价格高,就给到谁!当然,最终这个名字,你不能乱取,只能是跟你作坊或者铺子,亦或是产品名称相关的名字来作为大唐第一高楼的名字。”
这个年头,讲究诚信为本,王富贵也不担心有人故意拍一个高价格,然后不要的情况出现。
所以保证金之类的东西,那是完全没有必要的。
至于约束一下名字,那也是很正常的。
总不能到时候再搞出一个“妖言惑众杨本满”之类的名字出来吧?
那可就不是广告,而是笑话了。
“东家,搞了半天,王掌柜不会就是让大家来参加这么一个竞拍会吧?只不过是改了一个名字而已,有必要这么大张旗鼓的吗?”
杨东嘀咕着跟杨本满说着话。
在他看来,大唐第一高楼的命名权虽然可以起到一定的广告作用,但是应该比较有限。
至少在他看来是比较有限。
“不,你不能小看这个命名权的变化。这些年,百姓们买东西越来越关注这个东西是哪家作坊生产的,已经渐渐的有了品牌意识。对,就是品牌意识,观狮山书院商学院的《财经》杂志上面还还专门解释了‘品牌’这个词语的意思。如果能够让大唐第一高楼改名成为杨氏绿茶,那么肯定能够提高我们的茶叶的品牌影响力,也就能够提高销量和让价格更加稳定,甚至涨价。”
杨本满的眼光,自然不是杨东可以比的。
要不然他也不会成为长安城投资圈的一个风向标。
“东家,就是简单的改一个名字而已,有这么大的影响力吗?”
杨东将信将疑的问了一句。
“酒香也怕巷子深啊。如今炒茶不仅在大唐各个州县都有销售,哪怕是周边的胡人部落,也已经习惯了购买茶砖;听说在倭国和南洋各国,他们也都跟长安城一样,开始喜欢上了喝茶。与此同时,大唐各地生产茶叶的作坊也越来越多了,各家的茶叶良莠不齐,价格也是五花八门;越是这个时候,就越是需要让大家认识到我们杨氏茶叶的不一样。”
杨本满看似是在给杨东解释,实际上也是在进行思考。
很显然,不可能只有自己一个人对大唐第一高楼的命名权感兴趣,到时候应该怎么出价,最终自己可以接受多少的价格,这都需要心中有个数。
要不然等会可能就会错失良机。
他可不想成为刚刚王富贵那段话里的有一个经典案例呢。
……
“郎君,虽然不知道这个命名权的广告效应有多大,但是如果可以改为城南马车大厦的话,对我们的马车售卖应该还是有一点好处的。等会我们要不要考虑参与竞价呢?”
韦宝听了王富贵的话,收起了看热闹的心态,觉得似乎需要重新评估一下这个所谓的竞价会的影响。
“用肯定是有用的,但是用处有多大,到底值多少钱,这是个问题。一会如果开价不高的话,也不是不可以考虑参与一下。”
这个时候回,韦思仁也不装了。
如果花费一点点钱就能让楚王府重金修建的大唐第一高楼改名为城南马车大厦,他自然乐意去做。
毕竟,这是占楚王府便宜的事情啊。
“嗯,不过我看不少人都有点蠢蠢欲动,估计这个价格不会很便宜呢。”
韦宝扫视了一圈,心中没有什么信心。
“真要是价格很高的话,我们自然不会去做那个傻子,乖乖的给楚王府送钱。如果这个命名权的广告效果非常好,可以有力的促进产品的售卖,那么楚王府那么多作坊,他们为什么不把这栋楼改名为龙井香茶大厦,怎么不改成奔驰四轮马车大厦,或者是珍宝阁大厦之类的?”
韦思仁的这个顾虑,是很多人都在考虑的。
竞价会是个新鲜玩意,对象还是一个大家从来没有玩过的命名权。
这新东西的价格,又不是新罗婢,没有人玩过就价值更高。
“说的也是。”
对于自家郎君的顾虑,韦宝无从反驳。
不过,王富贵也没有给大家太多的思考时间,只是简单的停顿了几分钟,让众人稍微消化了一下,就开始竞价了。
“起拍价五百贯,每次至少加价一百贯!价高者得!”
伴随着王富贵的话,下面立马有人动了起来。
韦宝:“六百贯!”
顾盼盼立马也跟着开价:“七百贯!”
杨本满:“两千贯!”
角落里的杨本满,直接把价格拔高了一个等级!
顾盼盼觉得有点头晕,怎么就两千贯了?
不是说好了每次加价一百贯吗?
这人不讲武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