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這是我的星球笔趣-第二百二十二章 父神與祭司分享

這是我的星球
小說推薦這是我的星球这是我的星球
关于自己在这种会具现出来睡妹子的天道之下修行成长这件事,至今商照夜都还有些迷茫。
其实商照夜初见夏归玄时,还没有这种悲剧感受。
那时候的父神冷漠,强大,玩弄时空,追溯过往,无所不能。当初自己在他的指掌之间无法挣脱,商照夜虽然惊惧,其实内心倒是有几分“父神正当如此”的感觉:
自己继承先王之志,有撕天之愿,找人伪装父神,毫无敬畏,亵渎天道,若是死在父神之手甚至该算死得其所。父神之怒,理所当然。
她相信当初魂渊也是这么觉得的。魂渊为己私欲,欺瞒父神,哄骗天道,在父神一抓之下九头拧成一个头,教训虽痛,心中反倒是服的,既敬且惧。
共识就是,父神本当如此,这才是我们既敬畏又想挣脱的天。
所以当时商照夜还曾试图洗刷一下父神的恶感,特意去帮他对付暗魔,希望能有所赎罪。那时候的骑乘,其实在商照夜心中还真不算什么特殊接触,人马嘛……正常。
结果现在父神变这样了……一天到晚和妹子啪啪啪,那还是他体系之下成长的小狐狸,简直算是嗯了自己的后裔。
如果是这样属性的父神,当时自己让他骑……那算啥?
他还并不掩饰很想继续骑……那又算啥?
商照夜欲哭无泪。
这些日子她做事大多稀里糊涂,也算是和这种乱七八糟的心态有关,那简直是信仰崩塌的真迷茫,整个神裔的迷茫都差不多可以算是被她这个领袖影响的。这一点殷筱如没看出来,还以为都是什么客观的大环境影响呢……
天知道领袖心态对民众的影响有多重。
里面的声音不知道何时又慢慢停歇了,商照夜抱着膝盖蹲在墙角,都软得不会动了。
眼前模模糊糊出现了夏归玄的身影,正好奇地蹲在她面前打量,还伸出巴掌在她面前摇了摇:“喂。”
商照夜迷茫地看着他,无神的眼眸渐渐回归正常,勉强道:“父神。”
看得出来硬生生把下一句“爽完了吗?”吞回了肚子里,转而道:“陛下呢?”
夏归玄笑道:“你魂海里的陛下昏过去了。”
商照夜切齿:“我说的是新陛下。”
“她在化妆。”
邪神炎史
“……”
“准备开更详细的试行办法研讨会,你要参加么?”
商照夜勉强来了点精神:“当然要。”
“其实我觉得你并不要。”夏归玄道:“曾经我以为你是一位领袖,天道教布局、假冒父神聚旗什么的,颇有几分枭雄之意。后来才知道,天道教的事情你只是在承续胧幽的计划,假冒父神压根就是向雨荨的馊主意,都不是你主持的谋划。”
商照夜扶着门慢慢站起:“不错,我从来都觉得自己需要一位王,并未想过自立。”
“你是一个很好的执行者,不是谋划者。”夏归玄摸着下巴打量着她,忽然笑道:“回归你的纯粹,确实更好些。”
商照夜平静地道:“我如今不是已经回复了辅弼之职么?”
“现在的神裔面对的是一种制度上和思想上的改变,而你只是一个纯粹的战士,这种事根本不需要你,你只需要执行。”
商照夜默然。
“是不是有一种被时代抛弃的感觉?”夏归玄道:“我相信早年你们看见人类降临的时候,也有过这种感觉,最终选择了割裂。”
商照夜忽然大声起来:“我们守的,是你的道啊!”
夏归玄微微一笑:“们?指谁?胧幽算吗?她大约是对你影响最深的人。”
商照夜道:“无数以问道为目标的修士们……陛下当然也在其中。”
“但你的陛下,却连泽尔特的模式都接受得毫无障碍并且乐在其中,无论是原能研究还是血肉脑控,和我之道有一文铜板的关系么?”
商照夜瞪大了眼睛:“你在说什么?陛下一直在我魂海,已经越发弱……小了,和泽尔特有什么关系?”
夏归玄觉得她的“弱”字后面本来想跟的是“智”,憋得可真不容易。
善恶两分,恶念为执,主体占据太严重,这个魂海中的善念残魂当初自己判定缺失了很多东西,要么会成疯子要么会是弱智,虽然原因没往那想,诊断是没错。
他有些同情,说来这次所谓要惩罚瞎搞的商照夜,也没什么好罚的,这事怪不了她们。要怪也是怪商照夜愚忠,可愚忠是错么?对于心中想着要收坐骑的夏归玄来说,愚忠好事啊……别改了。
这些话终究没直说,只是道:“若说以问道为目标的修士,我本人就是。什么是问道?认知宇宙的本质真义,超脱宇宙,掌握根源,而在此途中的一切,都只是通向这个终点的其中一条路而已。你坚守的只是我曾经走过的旧路,而不是我之道。”
商照夜怔了怔,达到无相的她确实能够理会这意思所在。
“我自己出关,为何不来神裔这边,而是住在人类那里,我似乎也和你说过。连我尚且求新求变求知,何况于你?”夏归玄笑笑:“当你知道探寻本身才是道,你也就超脱出窠臼了……事分两面,退一步叫守旧,进一步叫坚持,我一直认为,有坚持的人才有成就,如果苍龙星有下一个太清……应当是你。”
商照夜有些迟疑地道:“父神还是如当初在筱如家中一样,在指点我吗?”
“是,你喊我父神一天,我就指点你一天,这是理所当然。”夏归玄道:“你的迷茫无措,久之可能导致道心崩颓,我不忍见。”
商照夜道:“父神难道不想惩罚我之前偷袭人类的胡作非为?”
夏归玄奇道:“我为什么要为人类惩罚你?”
商照夜嘀咕:“总感觉你卖好是不怀好意,就是想骑……”
“我是想骑你。”夏归玄毫不掩饰:“但不是现在。”
商照夜木然:“这还分时间的?要等晚上是吧……”
夏归玄:“……”
商照夜:“……”
两人面面相觑地看了一阵子,夏归玄才叹了口气:“感觉我在你心中的形象变得很奇怪。”
商照夜板着脸道:“父神自己抹黑的。”
夏归玄淡淡道:“我现在只是不拒绝那种事,将其纳入随心的一环,而不是在追求那种事……当然你怎么看我无所谓。我说不是现在的意思是,我在等你亲手击破你的心魔的那一天,那才是脱去了旧日的缰绳。”
商照夜奇道:“父神指的是……”
夏归玄淡淡道:“踏破泽尔特圣殿的那一天,商照夜才是商照夜,而不是胧幽的影子。”
商照夜默然不语。
“陛下,陛下!”有卫兵从外跑来,看见商照夜,忙道:“啊,商祭司,人类使者来了,说是恭贺我们新王登基。”
商照夜眯起眼睛:“人类消息倒快……是哪位使者?”
“说是三军副帅焱无月。”卫兵递过文书:“这是正式文书。”
“哐啷!”正在宫中号称打扮、其实在偷听夏归玄和商照夜谈话的殷筱如大开宫门,一路狂奔而出:“焱姐姐!焱……”
宫门外,殷筱如紧急刹车,一步一步倒退进来:“这位粉嫩的妹妹,您哪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