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言情 柯學驗屍官 起點-第426章 又見意外讀書

柯學驗屍官
小說推薦柯學驗屍官柯学验尸官
浅井、佐藤、高木一行三人进入小巷。
这小巷既是命案现场,又是火灾现场。
小巷左右两侧都是那种不带院子的屌丝版一户建小楼,楼与楼之间间隔相对比起密集。
大火从小巷一侧的小楼里燃起,很快就烧出了李梅烧烤的架势。
幸亏消防人员火速赶到,及时扑灭了大火,才没让这火势蔓延至附近整片居民区。
而这具尸体因为是倒在小巷中央,倒是没有被火势波及。
但他倒地的位置,正好就是在那栋起火的小楼前面,离起火点的位置仅有数米之遥。
这就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他的死会不会跟纵火的犯人有关。
“所以,已经确定这是人为纵火了是吗?”
佐藤美和子有些不放心地问着在场警察。
他们都是附近派出所的警员,在火灾刚发生不久的时候,就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
“没错,佐藤警官。”
当地警员给了肯定的回答:
“我们在火场旁边找到了凶手留下的空汽油桶,这显然是人为纵火。”
“而且作案方式与最近那个闹得东京鸡犬不宁的连续纵火犯相同,所以我们推测,这很有可能就是那家伙干的,是他的第4次作案。”
“嗯。”佐藤美和子点了点头,又将目光投向地上的那具尸体:
“那这位死者呢?”
“他是怎么死的,当时的情形有目击者看到吗?”
“这个…”一位当地警员站了出来:
“火灾发生的时候,我正好在附近巡逻,看到这边有黑烟冒出来,就第一时间赶了过来。”
“等我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现在这个样子,一具倒在血泊里的尸体。”
“当时这巷子里倒是已经聚来了几个路过的市民。”
“我向他们询问当时的情况,但他们都说自己也是在着火后刚刚赶到,没有看到当时发生了什么。”
听到这里,佐藤美和子和高木涉的表情都有些凝重:
“也就是说,这个案子没有目击者,也没人知道那位先生是怎么死的?”
“可以这么说。”
那位当地警员点了点头:
斜阳外 意千重
“我没能从那些现场市民嘴里问出什么。”
“但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把那几位市民留了下来,没让他们离开。”
说着,他指了指一旁被警察们小心看护着留在现场的几个市民:
“佐藤警官,如果你有什么疑问的话,可以再去问问他们。”
“谢谢。”佐藤美和子赞许地点了点头。
这位派出所警员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现场,又及时把围观市民尽皆控制在了现场,没有让他们随意离开。
这对办案会很有帮助。
佐藤美和子对这位警员的专业素质表示赞扬,但与此同时,她却也没急着去问那些什么都没目击到的现场目击者。
她只是神情专注地继续往下问道:
“那死者的身份确定了吗?”
“确定了。”当地派出所警员们的回答没让人失望:
“死者名为饭田瞬,28岁,曾经是米花警署刑警,现在在私人安保公司工作。”
“他单身,独居,平时这时候应该还在公司上班。”
“但今天他晚上跟人有约会,才提前从公司下班回家,再然后…就被人发现倒在了这里。”
“这…”一旁默默记笔记的高木涉停下笔触,按捺不住地问了一句:
“案发到现在才半个多小时吧?”
“你们怎么把死者的身份查得这么清楚?”
“很简单。”
“因为死者饭田先生的家就在这里。”
“我们赶到现场之后,很快就从他邻居口中问出了他的身份,又想办法联系上了他的公司同事。”
说着,当地警员指了指旁边的一户建小楼。
这幢小楼就在火场对面,离起火点就隔着条巷子。
而正是因为这条巷子的阻隔,才让这幢小楼完整地保存了下来,没有被火灾波及。
“这就是饭田先生的家。”
“他是死在自己家门口的。”
派出所警员们说出了他们掌握的情报。
紧接着,他们又说出了自己的推测:
“饭田先生是当过警察的人,正义感肯定比较强。”
“邻居们也都说他性格热情直爽,喜好替人打抱不平。”
“再加上这次纵火犯还就是在他家对面放火,火势同样会威胁到饭田先生自己。”
“所以,佐藤警官,我们认为:”
“他应该是在下班回家的时候正好撞见凶手在纵火行凶,于是便见义勇为冲上去与之搏斗,想要阻止凶手。”
“结果…”
看看旁边那具倒在血泊里的尸体,其结果不言而喻。
而听到这个猜测,佐藤美和子与高木涉也连连点头:
的确,饭田先生正好死在火场前面。
而大火燃起后没过多久,附近就有围观市民赶来,看到了饭田先生的尸体。
这时候纵火犯肯定也才刚刚离开。
而饭田先生正好死在这个时候,就让人很难不去把他的死,联系到那个纵火犯身上。
见义勇为这个说法,完全可以解释一切。
“不过…还是不能这么轻松地下结论。”
佐藤美和子依旧没有放松警惕。
在先前被林新一教训过之后,她更加深刻地认识到:
警察办案不能先入为主,更不能为了省事,就拿那个看起来像的结论来敷衍了事。
“浅井,你怎么看?”
佐藤美和子将目光投向了浅井成实。
在她和高木向当地警员们问询情况的时候,浅井成实作为验尸官,早就忙着给那具尸体做起了尸表检查。
佐藤美和子想听听这位验尸官的意见,再去判断这到底是不是一起见义勇为引起的意外。
“目前来看,死者在生前的确跟什么人搏斗过。”
浅井成实的回答十分谨慎。
他没有给出什么推测,只是简单地陈述自己的发现:
“首先,其右手手腕上有一道较深的抓伤,这可能是与人搏斗时,被对方强行约束手腕而形成的。”
“其枕部后脑勺有条形挫裂创,创腔内组织间桥较多,创口跺开不明显,且出血量较少。”
“这应该是以木质类棍棒打击形成的。”
“也就是说,他被人用木棒一类的东西,从后面袭击过后脑勺。”
“但这应该没将其置之死地。”
“因为真正的致命伤,我不说大家应该也能看出来。”
死者是趴着倒在血泊里的。
他胸前插着一把匕首,那匕首还留在尸体上,让死因显得一目了然。
“那…”
佐藤美和子还是没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那这会是见义勇为引起的意外死亡吗?”
“我不知道。”
浅井成实的口风还是那么谨慎:
“但目前来看,有点像。”
“因为这个出血量就已经告诉我们,死者饭田先生,的确是在这里,在这条小巷里死去的。”
尸体下方的那滩血泊面积很大。
这说明他就是在这里中刀,在濒死时血液大量涌出,才会形成这样的血泊。
而如果是什么人在其他地方把他捅死了,再把尸体运过来。
那人都已经死了,是不可能流这么多血,形成面积这么大的血泊的。
“也就是说,这里就是饭田先生的死亡现场。”
“再联系上正好在几乎同一时间,发生在这里的纵火案件。”
“见义勇为这个推测,可能性的确很大。”
浅井成实给出了自己的看法。
佐藤美和子和高木涉总算放下心来:
“这么看来,饭田先生应该就是被那个纵火犯给害死的了。”
凶手确定了,剩下的问题就是要怎么从东京的茫茫人海里找到他。
这才是真正的难题。
“不,先不急去考虑抓纵火犯的事情…”
浅井成实语气平静地说出了令人心惊的话。
“这个案子说不定还有另一种可能。”
“嗯?”佐藤美和子微微一愣:
“浅井,你的意思是…这可能不是意外?”
“不。”浅井成实并没拿出什么有说服力的证据。
他只是一本正经地说道:
“我的尸检还没做完。”
“在尸检完成之前,不,是案件结案之前,永远都可能存在另一种可能。”
说着,浅井成实又埋头继续查验尸体。
他耐心地按照程序一寸一寸地检查下去。
旁边佐藤和高木也耐着性子等着。
终于…
浅井成实微微一愣。
“有发现了?”
佐藤美和子好奇问道。
浅井成实没有回答,只是匆匆转身从勘察箱里取出酒精。
他将酒精涂抹到了死者的背上。
原本只是隐隐有道浅淡印痕的皮肤上,顿时浮现出一条相对醒目的红色伤痕。
“这个案子..”
“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