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玄幻小說 神遊諸天虛海 古月居士-第672章邀請閲讀

神遊諸天虛海
小說推薦神遊諸天虛海神游诸天虚海
得元始天尊邀请,得以以更浩大姿态挤进一世·多元世界的“林青”的那道朦胧身影不语不动,
淡漠的眸光自无穷高处落下,骇的张远山瑟瑟发抖,不敢说话。
在张远山眼中,那是一道何等伟岸可怖的身影!
朦朦深邃如幽渊,邈邈高伟似太浩!
如此恢宏至伟的身影,根本无人胆敢直接目视,即使是隐约地间接地注视,也是足以让每一尊法身仙佛的法眼燃毁殆尽,道躯万劫不复!
即便是得到了林青认可庇佑,可在这座真武殿中自由的张远山,面对这尊由天外而降临的朦朦身影,也是亡魂大冒,差一点就生生被其存在感碾爆元神,生死不知!
只见那朦朦胧胧的身影从天外混沌深处生生挤了进来,朝己微微一笑,眨眼就与正高坐自己之前,一手不断撸着自己那只每次都跟自己达成一团,一点都不甘心当坐骑的黑白滚滚的“林青”重合在一起。
“吒!”
两个林青轻轻一动,意志如阴阳婉转合一,刹那间似乎又已分裂出了无数。
重重叠叠的人影皆是“林青”,与此同时,混沌凸现,四周的太空虚无宛若是镜面般被割裂,千奇百怪的倒影折射出了一个个光怪陆离的空间,虚无之外荡漾出了一抹抹涟漪裂缝,似乎是每一抹涟漪的背后都通往一个未知的次元。
每一个时空裂缝之中,都有一位“林青”自己将意志沿着时空裂缝的涟漪溯源而上。
隐约之间,张远山的视线仿徨地穿透一层又一层的混沌壁垒,瞬间蔓延向了视界的尽头,如一卷黑白交错混淆的太极图般展示着相生相灭的循环!
映入其眼帘的正是在林青身后上千上万,万亿兆兆个不同的时空轴、宇宙线。神话传说;童话故事;鬼怪灵异;个人噩梦;超越幻想……无数泡影一般的超维世界在层层的展露,一齐暴露在“林青”的身后。
那是多元晶壁的投影,是无尽瑰丽世界的传奇,也是与此世平行的世界宙光碎片,更是超越时光大河之上,颠倒幻想,梦幻迷离般的过去,未来。
惊鸿一瞥,张远山就已看到有超能英雄纵横,衣着各种奇装异服,无数紧身衣满天飞,明明是形如西荒中的白蛮蛮畜,却又妄尊自大,在无数平行世界里自诩世界捕快,又爱欲横流的怪诞多元;
有太古神话时代从来未曾截断,蔓延交错中人道群雄逐鹿,皇道诸霸争雄,祖夏,貴商,天周,仙秦,神汉,圣唐,道宋,魔元,烈明,妖清……一个个人道国度交相辉应,群星璀璨的圣道纪元;
也有神灵创造历史,历史编织神话,神话束缚神灵,一代代不从之神超脱神话,又有一位位弑神之人交替将其送回。诞生与讨伐,塑造与崩毁,地母神与钢之英雄的争锋,远古精灵与神话传说交织……的绚烂时空。
…………
区区一瞬,在林青的身后有太多太多的多元未元之界在张远山的眼前展现,走马观花,让他目不暇接。
可是这一切世界群,仅不过是林青背后如幽渊般包容所有的虚海中的一粟一子。
或者说,林青的视线远比他所想象的更远更远,远到甚至是已经超越了自己所在这一方多元的范围距离之外!
在一方古老混沌中,有一尊伟岸巨人自壳中苏醒,一展如旗如幡的巨斧,撕裂三千魔神,破开鸿蒙,撕裂混沌。清气绵延大千而不朽,浊气横亘宇宙而不升,四九斧光交织着起始与终结,定住了地水火风,从混沌的虚无中开辟出真实。
…………
无垠广大的宏翰世界之中,有横跨时空,无边无际无数劫数的清净琉璃净土。
无数佛陀、菩萨、罗汉宛若恒河沙数,齐齐端坐在一尊须弥山王般大虚空大无量的佛祖神躯之上,诸天众生内外明澈,净无瑕秽,清净自生,解脱庄严,不染尘埃。
…………
深邃枯寂的漆黑宇宙根源,犹如塚墓般的群星深渊深处,那为混乱所支配、有形之物根本无法触及的时光彼岸。一场浩瀚的舞会不知已经开始的多久,混沌且混乱的至高者置身于舞台的中央,敲响巨鼓,吹起长笛。
一位位旧日古神,混沌外神,维度支配者载歌载舞,似乎直到永恒的尽头。
…………
名为奥林匹斯的神山之外,执掌永恒与时光的原始超越之神,手握双蛇缠绕的的至高权杖神意漠然的坐在一切帷幕之外。高耸如云的神殿,其中是五代神王的恩怨情仇,其外是是众神的战场。
雷霆与天空,大海与冥府在猛烈颤动,似乎动摇世界的基石。
…………
世界树支撑的九大国度,每一根枝条,每一片树叶,每一丝纹理上都有摩天庄严的神国。金鸡在树端警惕着每一分危险,松鼠在树杈搜集露水,树根一只狰狞毒龙疯狂地啃咬,而这一切都被庄严华丽的金宫之中,那位手持古拙长枪的独目的诸神之王冷漠环视。
绝世 剑 神
…………
只是一瞬间而已,无数的宇宙与生命在诞生之后所演化的一切,贯穿了起始与终结的恢弘浩瀚,就这样清楚的展示在张远山的面前。
太多太多的世界一闪而没,饶是以张远山在林青这里的权柄份额,在这样恐怖的信息洪流的冲刷下,也是直看得元神蠢蠢欲炸!
但张远山心中深知,莫要看此刻自己危险至极,比在一个普通人在悬崖峭壁上走钢丝更加危险千倍万倍。
但其实这就是天尊交于自己的一份机缘!是比一尊彼岸亲自彰演自我彼岸之道,更进一步的绝世机缘!
不论如何,就算下一瞬自己就元神撑破灰飞烟灭,这一瞬他也要把这里所有都映入眼帘。
“朝闻道,夕死矣。”身为一位武者,不论是哪个时代,张远山他都已经做好如此准备。
不过林青呵呵一笑,并未在意张远山此刻的危机。
若真想当一个天帝,如果没有身经万劫万灾,没有横压三界六道,崩塌十方法界的力量,就算身有后台也支不起来。
就算是张百忍,那也是修炼了十一万七千五百劫数才修持正果的啊,这才哪到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