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大唐騰飛之路 愛下-1321 夫妻夜話相伴

大唐騰飛之路
小說推薦大唐騰飛之路大唐腾飞之路
夜色渐渐降临,与众大臣又在出兵细节上商议了足足一天的李世民,终于迈着沉重的脚步来到立政殿。
立政殿是长孙皇后的寝宫。
虽然李世民有三宫六院佳丽无数,但是每当他感到心力憔悴的时候,总是会不知不觉会来到这里。
似乎在他的潜意识里,只有这儿,才能让他感到一丝心灵上的宁静。
“二郎来了?”
听到外面的声音,长孙款步从内间走出,迎面看到李世民疲惫的模样,她心里不由微微一疼,赶忙上前扶李世民到一旁的软塌躺下,又吩咐贴身侍女去里间,取她亲手熬制的粥过来。
言雀 暗影黑煞
“观音婢,不用这么麻烦,我没有什么胃口。”李世民半躺在软塌上,微闭着的眼睛,含糊说道。
长孙轻皱了皱眉,小步转到李世民的身后坐下,一边轻轻为其揉着太阳穴,一边低声在他耳边说道:“没有胃口也要吃一点,我听内侍说你今天一天,都没吃过东西了,这样身体怎么能受的了?”
李世民长叹了一口气,想说什么,却最终什么也没说,只是静静地躺在那里,享受这一片难得的宁静。
大殿里逐渐安静了下来,直到一会过后,长孙的贴身侍女才端着一盏精致的八瓣莲花小碗,从内间走了出来。
“皇后,粥……”
轻轻把粥碗端到长孙身边,侍女刚要开口说话,却被长孙以眼神拦住。
古惑仔岁月 sky林浩南
“嘘,陛下太过于劳累,已经睡着了,你把粥再端回去热一下。”
“喏~”
侍女偷偷看了眼已经闭目熟睡的皇帝,端着粥碗倒退着离去,将这座宫殿,让给眼前这对天底下最尊贵的人。
李世民有头疼的毛病,一旦发作,很难入睡!这一点,在与他亲近的几个人里都知道。
萧寒当初为此,还特意邀请孙思邈为其诊治过,结果孙思邈的诊治结果是“风疾”,药石难医,只能以针灸,配合食补缓解。
这个连老孙都难倒的“风疾”是个什么东西,萧寒不知道。
但是他却知道这个病,曾经也有一个很出名的人得过!
而那个人,叫做曹操!至于当初为曹操治病的那人,则叫做华佗!
你看看,这事就这么巧,萧寒的师傅也姓华,据说还是华佗的后代!
所以萧寒当即就兴冲冲的跑回去问师傅,想知道他祖上有没有留下治疗风疾的药方。
结果不大好。
本来在家里拿着药杵捣药的华老头一听“风疾”二字,脸色当即大变!
再听是为李世民治病,那张老脸就差没阴的滴出水来!
可恨当初萧寒还不自知,一个劲的追在华老头屁股后面问能不能治。
所以,当李世民第二天再看到萧寒的时候,他连走路,都是一瘸一拐的了。
哎,都说医者父母心,这他奶奶的一定是后妈!
那么结实的药杵朝腿就砸了过来,要不是萧寒反应快,腿断几乎是一定的!
不过,这也实在怨不得别人,谁叫他光想着华佗治过这病,没想过华佗就是治这病时死的呢。
如此这般,经过上一代神医,和这一代药神的隔空会诊。
李世民的“风疾”,最终还是没有想出办法来根治。
不过李世民与曹操不同的是,他对以利斧劈开脑袋,取出风涎的方法颇为意动,为此还特意问过萧寒可不可行。
当时的萧寒刚刚挨过华老头揍,再一听李世民这个异想天开的法子,眼珠子都差点没翻出来。
二话不说,直接把李世民领到了御膳房,让厨子劈几头牲畜给他看看开颅的下场。
可惜,头一次见到皇帝的厨子当时吓得腿都哆嗦了,菜刀拿都拿不稳!
到最后,还是李世民亲自动的刀,下的手,至于结果,自然不言而喻。
不管是圈养的猪羊牛鹿,一刀下去,就算没当场死亡,那脑壳下白白花花的一片,也让人看的头晕目眩。
在那上面,别说要割掉其中一块,就只是用木棍轻轻一搅,牲畜也是立刻倒毙,绝无例外。
见到这个结果,李世民总算是长叹一声:“原来,曹操杀华佗,还真不能算是枉杀!要是真依华佗的治法,那死的,可就是这位奸雄了。”
看李世民去了这个危险的想法,萧寒也总算松了口气,他是真怕这家伙那天疼的走火入魔,非要人砍开他的脑壳,那估计就是历史上最大的医患纠纷,且没有之一!
渐渐的,一轮月亮,爬上了夜空中间。
外面一阵风呼啸而过,睡榻上的李世民眼皮也跟着动了动。
“二郎,您醒了?”
还未来得及完全从睡梦中醒来,一个温柔的声音就从李世民耳边传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一股诱人的甜香。
“现在是什么时辰了?”慢慢的睁开眼睛,李世民从睡榻上坐起,看了一眼窗户,那里已经是漆黑一片!
“快子时了。”身旁的长孙一边轻声回答,一边取了一块湿毛巾,拧干水分,将其敷在李世民额头上。
感觉到清凉的毛巾贴在脑袋上,刹那间李世民只感觉浑身轻爽,就连原本头疼欲裂的感觉,也突然消失不见了。
“现在好些了吧?想不想吃点东西?”长孙贴心的问道。
“也好!”
李世民欣然点点头,经过长孙这么一说,他方才感觉肚子里已经是空空如也。
一碗冒着热气的银耳莲子粥很快就端了上来,也不知道这锅粥熬了多久,里面的白米已经熬成了米花,一口下去,软糯香甜。
端着碗,大口的喝了几勺粥,李世民突然想起什么一般,抬头对长孙问道:“对了,萧寒押送米粮到哪里了?”
长孙仿佛早就知道李世民会问这个,微笑着答道:“按照日程,明日就该到达洛阳了。”
“洛阳?”李世民的眉头舒展了一下,脸上也露出了笑容:“那就是很快就要到长安了!这小子一走就是足足一年,现在总算舍得回来了。”
长孙看出李世民心情大好,也跟着打趣道:“你呀,当初他可是奉你的命令前往江南做事的,怎么现在又变成了他赖在那里不走了?”
李世民几口把粥喝光,起身走到门口往洛阳的方向看去:“哎,你难道没看出来,他一直都不喜欢长安,所以才会找借口,好跑的远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