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天阿降臨 起點-第636章 又見面了閲讀

天阿降臨
小說推薦天阿降臨天阿降临
还没等走出酒店套房的大门,罗兹已经在后台布置任务:“研究部和投行所有人员取消休假,从现在起每天只有两小时自由活动时间。我要这个人的所有拟发行债券的资料,特别是链式反应发行的那一批。”
“您是打算认购这批债券吗?打算认购多少?”
“有多少?”
“总额度10亿。”
罗兹双眉稍微舒展开来,说:“全部。”
“全部?”通讯频道另一端的人吃了一惊,说:“这好像不符合我们的风控原则。”
“去他X的原则!”
通讯频道另一端响起黛西的声音:“罗兹先生,您必须得给我解释,假如没有合理理由的话,风控原则不能取消。”
罗兹冷静了些,迅速地说:“这批债券的实际质地和市场普通预期完全不同,你明白吗?很多人,不,几乎是所有人,都认为这批债券类似于垃圾债券,他们也会这样给定价。但实际上它们的违约风险接近于0!”
“您有多大把握?”
“很大。”
“那这当中确实有很大机会。可惜额度太少。”
罗兹说:“没关系,很快就会有更多的额度。”
黛西说:“对了,您刚刚问到的那个双料名校,我已经找到他了,是哈里。不过我看了他作的报告,逻辑上似乎没什么问题。”
“逻辑没有问题,只能说明他的视野太窄,假设前提太多。如果可以无限简化,宇宙都可以变成黑白的。你告诉他,他认为的那个被钓鱼的傻瓜,恰好认识诺兰,也就是他认为为整个骗局放下了第一块基石的另一个蠢货。”罗兹的口气相当不善。
黛西明智地转移话题:“买下那批债券,没问题。不过然后呢?”
“然后我们想办法弄出更多类似的债券。”
红色海洋星港,诺兰站在大厅里,正向出口张望。片刻功夫,一个银蓝短发的女人从出口走出,诺兰立刻迎了上去,说:“你到得好快!为什么不让我直接到停机坪接你?”
“我不想让太多人知道,一切都安排好了吗?”
“都安排好了。这是资料。”
“走吧,路上说。”她越过诺兰,径自向外走。诺兰赶紧跟上。
她几乎和诺兰等高,一双大长腿高频又不失优雅地走着,速度已经相当于普通人的小跑。诺兰熟知她的作风,快步跟上。
出了星港,登上飞车,就这段短短时间她已经把所有的资料全部看完,说:“一单十几个亿的小事就把我叫过来?还一定要我来。现在我已经在这里了,你可以说明原因了。我想你应该很清楚,假如这个原因不能让我满意的话,你会是什么下场。”
傲娇上司潜规则:嘘,不许动
诺兰急忙说:“我当然知道,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这单业务本身就挺有意思的,关键是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人。”
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
“谁?”
“猜猜?和你的未婚夫有关。”
“理查德?”
“不是这个,上一个。”
“那个废物吗?”
诺兰小心挑选着词汇:“或许他没有那么没用,至少这一次,我感觉他在做一件大事。”
女人盯了他一眼:“是真的大事,还是你眼光变差了?”
诺兰认真地说:“是真的大事。如果这件事做成的话,就是一栋真正的大厦,而我,不过是为这座大厦放下第一块基石的人。”
女人盯着他,看了整整一分钟,才缓道:“看来你确实长大了,以往你撒谎的时候,顶多和我对视三秒。我想你应该还记得骗我的下场。”
“除非他们把我也骗了。”
“这倒是很有可能。”
飞车全程都以全速行驶,视交通法规如无物,转眼间停在了酒店门口。女人下车,直接向隐藏在景观里的私人电梯走去。一瞬间,两名侍者就出现在她面前,神情倨傲:“女士,我想您走错了地方,电梯在那边。”
女人拿出一张卡,只说了一个字“滚”,两个侍者连同后面的八个保安就瞬间消失。
诺兰看得目瞪口呆,道:“姐,你怎么会有这里的卡?”
女人冷笑,“你当我不知道会来这里,会来见谁吗?”
诺兰呆了一呆,女人已经走到墙壁前。看似完整一块的艺术墙壁突然向两边分开,露出里面的电梯。诺兰赶紧跟上,冲进电梯,看到女人直接按了底层,再也不敢多说一句。
电梯很快就到了底层,几乎没有运动的感觉。这是一座加装了反重力引擎的电梯,能够最大限度的中和人类所感知到的加速感。
出了电梯,面前就是三叉路口,女人想都不想直接选了中间一条,走到尽头,站在高达十米的铜制大门前,本想按门铃,想了一想,对诺兰道:“你来。”
“我?”
“你!我出现的话,会吓到小朋友。”
诺兰很不情愿,但还是按响了门铃,一分钟后,重达数十吨的大门缓缓打开,楚君归站在门口,微笑道:“诺兰先生,你怎么才来?”
诺兰没想到开场白竟然是这样,呆了一呆,才道:“啊,那个,我有点事耽误了……”
“早点晚点不要紧,来了就好。”楚君归望向诺兰身后的女人,问:“这位是……”
“诺兰先生的私人秘书。”女人道。
楚君归看看诺兰,再看看女人,意味深长地笑了笑,就带着两人进了房间,依旧在客厅的落地窗前坐下。三人面前的茶几自动打开,浮出十几杯各式各样的酒,每杯都是各自类别的顶级品牌。
诺兰正兴致勃勃地挑,就见女人拿起一杯清水。他怔了一怔,悻悻地也拿了一杯清水。楚君归则饶有兴趣地选了一杯酒。看着那杯酒,诺兰脸色就有些古怪,因为这杯是最便宜的。而楚君归却是一脸幸福,这杯热量是最高的。
女人一直安静地看着这一切,然后淡淡地道:“君归先生,你现在一切行事风格都是按着骗子的套路在走。这是在提醒我们,你不是骗子吗?”
“嗯?”楚君归有些茫然,“是这样吗?”
“反其道而行之,是王朝的一句名言。越是像骗子的人,越不是骗子;所以高明的骗子会把自己给扮成骗子,以便让自以为聪明的人觉得自己不是骗子。”
诺兰已经被绕糊涂了,问:“那他到底是不是骗子?”
女人沉吟,然后道:“不知道。”
“你们在聊什么呢?”这个时候,西诺的大嗓门响起,他一手拿着水果,一手拎着酒瓶,施施然进了客厅。
在看到女人的瞬间,西诺猛地后退一步,直接撞在了门框上,失声道:“简?”
女人微微点头:“又见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