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小說 四重分裂 ptt-第九百九十章:批評教育相伴

四重分裂
小說推薦四重分裂四重分裂
游戏时间PM19:03
学园都市中环区,学园都市执法大院总院1F,客用休息室
“嗯,大概就是这么个情况,这事儿我肯定是办不了了,而且不只是我,就算那两位大师来了应该也很难给你俩捞出去,内个叫福斯特的会长说了,最好是有其它受邀势力的人派人给你俩保释,否则……”
科尔多瓦吸溜了一口茶水,摇着头咂嘴道:“难啊。”
坐在对面的墨檀揉了揉额角,强打起精神点了点头,拿起茶壶给科尔多瓦的杯里蓄满了热水:“谢谢,总而言之辛苦你了。”
“辛苦倒是不辛苦,就是有点儿蛋疼。”
科尔多瓦扯了扯嘴角,然后环顾了一圈周围的环境,笑道:“不过你们被关的地方看起来还挺不错的啊,一开始接到消息的时候我还以为你和夜歌被人给关进大狱里了呢,结果下来一看,好家伙,连茶具都有。”
墨檀也笑了起来,摇头道:“其实你猜的也不算错,最开始我俩其实是被关在地下来着,环境……嗯,确实说不上好,不过那位福斯特队长下去跟我们聊完之后就让人带我们来这里呆着了,感觉他似乎相信我们并不是故意的。”
“嗯,他之前在楼上也是这么跟我说的。”
科尔多瓦微微颔首,坏笑道:“你说,是不是因为夜歌她长得太好看了,那位队长大人一个春心萌动,被色情冲昏了头脑……”
“我猜不是。”
墨檀打断了科尔多瓦的话,正色道:“恰恰相反,虽然我只跟那位福斯特队长见过一面,但就感觉上来说,我觉得他非但不是那种情绪化的人,甚至可以说是冷静到不能再冷静的类型。”
科尔多瓦打了个哈欠,艰难地翘了个二郎腿(腿太短),枕着胳膊往椅背上一靠:“行,你觉得是那就是吧,不过现在怎么办?我在这儿人生地不熟的,去哪儿找其它有影响力的代表团保释你们啊?”
墨檀目光低垂,苦笑道:“这确实是个问题,你让我想想……”
“那位福斯特队长刚才可是跟我交底了,人家说要是没人过来保释的话,你们至少得被关上三天,这还是在人家成功运作的情况下,悲观一点的话这个时间甚至会翻倍,再悲观一点的话,你们或许还要面临数额不小的赔偿。”
科尔多瓦沉着他那张狗脸,无奈地摊手道:“不过用他的话说,让你们赔钱的可能性并不大,毕竟咱们好歹也算是客人,工匠镇也不能说是没有牌面,就算那个南苑烹饪学院想深究,也得考虑一下会不会被人摸黑把学院炸了。”
墨檀轻叹了一口气:“话是这么说,但这次的主要责任仍然在我们,不管是有心还是无心,主办方受到了不小的伤害是事实。”
“嗨,不是没死人嘛。”
科尔多瓦无所谓地摆了摆手,哼道:“古娜大婶之前还炸平过自家校区呢,最后不是也没赔一毛钱,我可是听说了,这类事件学园都市可是每次都会给予补助的,洗个胃能花多少钱啊。”
墨檀笑了笑,没有多说些什么,只是随口转移话题道:“这样吧,科尔多瓦你辛苦一下,回咱们住的地方找趟贾德卡,人要是没在的话就等他回去,然后把这边的事跟他说一下,运气好的话,他应该会有办法的。”
“找老贾?”
科尔多瓦眨了眨眼,纳闷儿道:“他能有啥办法?”
“卡塞洛草原最大的势力,贾德卡出身的迪塞尔家族这次据说也会参加学园都市交流会。”
墨檀莞尔一笑,轻声道:“反正我们回不去这件事大家早晚得知道,就算我们不想麻烦贾德卡,等他弄明白情况后估计也会去找家族的人帮忙,所以还不如干脆一点直接求助呢。”
科尔多瓦一听这话,也就没再犹豫,当即便点头道:“行,那我这就回去找老贾,看看他能不能想办法让家里人给你们捞出来。”
“嗯,去吧。”
傲骨女王之撒娇女王
墨檀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诚恳地说道:“这次很是麻烦你了,实在是……”
“行了行了,别跟我整这些没用的,咱不是好哥们儿嘛,就甭提那些虚的了,更何况我和夜歌现实里还认识,我不帮你们谁帮你们。”
科尔多瓦大大咧咧地摆了摆手,将目光投向从刚才开始就一直蹲在角落里,耷拉着翅膀背对两人的季晓鸽,犹豫了好一会儿才压低声音小心翼翼地向墨檀问道:“那啥,她没事吧?”
“被打击到了。”
墨檀叹了口气,用同样低的音量说道:“从我俩进来开始就一直这样了。”
“嗯,确实挺伤自尊的,不过要我说这姑娘也是的,明知道自己的手艺正常人消受不起,还非得凑热闹跟人家……唉,不说了不说了。”
科尔多瓦拍了拍自己的脑门,瞥了一眼旁边苦笑不已的墨檀:“我先回去找老贾了,你好好安抚她一下。”
“嗯。”
“回见,有啥事发消息。”
“好。”
“我走了啊,晓鸽同学。”
科尔多瓦站起身来,冲蹲在墙角的有翼美少女叫了一嗓子,然后便倒腾着他那双小短腿匆匆离开了,不得不说,虽然这家伙平时都是一副少根筋的脱线德行,但本质上还是个热情善良的好人。
五分钟后
恶魔霸道吻:丫头戏痞少
“喂~”
蹲在墙角的季晓鸽闷闷地叫了一声。
“嗯?”
坐在椅子上喝茶的墨檀转过头去,好奇道:“怎么了?”
少女轻咬着薄薄的下唇,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豁然起身,扑棱着翅膀飞到墨檀面前,轻哼道:“科尔多瓦不是让你好好安抚一下我吗!”
墨檀笑了笑,莞尔道:“你听见了啊。”
“我听力可好了!进游戏里之后就更好了!”
季晓鸽嘟了嘟嘴,叉腰道:“所以说啊!你为什么不安抚我啊!我不说话你也不说话啊!”
“事实上,我其实一直在思考怎么安抚你这件事,这才刚想出了一点头绪,结果语言还没组织好呢你就坐不住了。”
墨檀摊开双手,苦笑道:“对不住啦。”
季晓鸽虚起自己微微泛红的双眼,凶巴巴地瞪着墨檀:“哄女孩子需要想这么久吗!?”
“这个要分情况,毕竟咱们并不是无辜的,无论是你还是我都有责任,尤其是你,夜歌。”
墨檀注视着少女那张可怜巴巴、委委屈屈的小脸,声音平静而柔和,但吐出的话语却罕见地带有一丝锋锐:“你要负主要责任。”
季晓鸽面色一白,下意识地攥紧了拳头,却又在几分钟后无力地松开了,然后整个人松松垮垮地坐在墨檀旁边,并没有蛮不讲理地发脾气,而是趴在桌子上嘟囔道:“嗯,我知道……”
“要是后知后觉的话其实都还好,但其实你早从一开始就知道吧,你做的那些料理不是普通人能够消受得了的。”
墨檀转头看着趴在自己身边的少女,目光在后者通红的耳朵上停驻了半秒,继续道:“虽然我很不想这么说,但事实上,夜歌你的料理确实非常特殊,而且很遗憾地并非那种具有正面意义的特殊。”
季晓鸽没有否认或反驳,只是把头埋在臂弯里闷闷地说道:“喂,你真的是在安抚我么?”
“我有这个打算,但现在不是,现在是铺垫。”
墨檀摇了摇头,诚实地说道:“我觉得自己有必要先强调一下你的问题,并在确定你完全理解之后再说好听的,这样效果或许会更好,就算不会更好,至少你的心情也会更好。”
季晓鸽歪过头,露出半张俏脸瞪了眼墨檀:“难道就没有不强调我的问题,直接安慰我这种选项吗?我觉得这样的无论是效果还是我的心情都会更好。”
“嗯,也可以。”
结果墨檀竟然很是痛快地点了点头,然后微笑道:“那么,我就直接跳略过针对你自身问题的部分,直接说好听的哄你开心咯?”
“不,你还是该怎么说就怎么说吧。”
季晓鸽抬起脑袋,然后给了桌面一个不轻不重的头槌,生无可恋地说道:“我想听……不,其实我不想听,而且我自己也都懂,根本不用你说,但你还是说吧。”
“好的,那我就直说了,喜欢料理是好事,想成为一个好厨师也是好事,有梦想并愿意为之付出热情和努力更是好事,我一直都坚持认为,如果不会影响自己的生活质量,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是绝无理由被旁人指责的,这无关于天赋或才能。”
墨檀清了清嗓子,先扬了一下,紧接着就开始抑:“但是,如果自己的爱好会给旁人造成困扰与……抱歉,困扰与伤害的话,那么我们是否应该稍微注意一些呢?”
“呜,我知道……”
少女发出了悲叹,坦率地承认道:“我知道我做饭很难吃。”
墨檀同样也发出了一声悲叹,摇头道:“很遗憾,你的料理其实已经超出了‘难吃’或‘好吃’的范畴了,尽管我不知道具体过程,但在你的才华之下,那些原本能够妥善存在于当前世界观下的食材往往会跳出常识……这并不是一个典型的问题,所以我之前也没想好该怎么跟你说。”
季晓鸽又给了桌面一记头槌,并在短暂地犹豫后直起身子给了墨檀一记头槌,哭丧着小脸说道:“你知道自己刚才那番话对我的少女心造成多少伤害吗?”
“但是我已经尽可能委婉了。”
墨檀苦笑着躲避着季晓鸽弹向自己额头的食指,耸肩道:“所以说,你知道我想要表达什么意思吧?”
季晓鸽用力在墨檀肩膀上锤了一下,扁着嘴哼道:“就是有热情可以,但是别让自己做的那些跳出常识的东西祸害一方呗。”
“大概没错,但是也不尽然。”
墨檀摇了摇食指,仰倒在椅子上盯着天花板笑道:“其实你现在已经比之前进步很多了,我这半年没少试吃过,就近两个月而言,几乎很少有生命值掉到百分之六十以下的情况下了,而想要真正取得进步的话,试吃者的建议是必不可少的,毕竟游戏外姑且不论,游戏里你那个【自产自销】的天赋会严重影响你对自己料理的判断。”
季晓鸽皱了皱鼻子:“所以呢?”
“所以你还是优先祸害自己身边的人吧,最好是承受能力极强或者就算出现最坏情况也不会有问题的玩家,比如科尔多瓦、比如安东尼·达布斯,比如……”
“比如你?”
季晓鸽笑嘻嘻地打断了墨檀,扑灵扑灵地眨着大眼睛,目光灼灼地盯着他。
“对,比如我。”
墨檀叹了口气,并没有直视少女的双眼,而是移开视线耸肩道:“但是除了我们这些人之外,以后除非是那些十拿九稳的料理,否则你就不要凭借着满腔热血挑战极限了,虽然这话有点伤人,但风险确实太大了。”
季晓鸽嘟了嘟嘴,垂下眸子低声道:“那我要是控制不住怎么办……就像今天这样,一碰到这种事就很兴奋,一兴奋起来就……”
“如果我在的话,我会尽可能地阻止你的。”
墨檀笑了笑,挑眉道:“我刚才已经反省过了,尽管对那些评委造成直接伤害的是你,但纵容你甚至最终还帮忙打下手的我也有责任,以后不会再这样了,只要你别记仇就行,还有……”
季晓鸽好奇地歪了歪脑袋,疑惑道:“还有什么?”
“还有就是,为了让我能顺利地拒绝你……”
墨檀深吸了一口气,板起脸干声道:“请不要像刚才那样,在拜托我去陪你做一件很不合理的事时摘下头部装备,在【一顾倾人城】的状态下撒娇!”
季晓鸽先是一愣,然后露出了促狭的笑容,用手肘捅了捅墨檀的胳膊:“嘿嘿,所以科尔多瓦之前说的‘被色情冲昏头脑’的人里,其实也有默你一份咯?”
“……”
“不对?啊!难道是‘被爱情冲昏头脑’吗!哎呀讨厌,默你这样的话人家会害羞啦!”
“不……不是……”
“诶?那是什么?正面回答我别说谎哦!我知道你有那个诚实天赋的!”
“好吧,只是你在那个状态下杀伤力真的很大,很……漂亮。”
“嘁,这种话我都听别人过不知道多少遍了,耳朵都长茧子啦!”
“那就好。”
“不过还是很开心哦,嘻嘻~”
“呃……”
“你这是什么表情啊!还不是因为你平时都没怎么夸过人家长得好看!”
“这种显而易见的事还用强调吗?”
“喂……”
“怎么?”
“你这种人,真的很有可能会孤单一辈子哦!”
护花状元都市游 我拉仇恨值
第九百九十章: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