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玄幻小說 三國之超級培育系統 線上看-第一千六十三章 程良魏延

三國之超級培育系統
小說推薦三國之超級培育系統三国之超级培育系统
这些猛虎本就被刻意训练得保持了野性,再加上它们长期随军厮杀,在战场上,总难免要啃食敌军战马,甚至敌军士兵的尸首,程良的秉性而论,对这种事只会大加赞赏,甚至鼓励,久而久之,便让这些猛虎凶性甚至超越了野外的猛虎。
一百零一头这样的恶虎,加上一百零一个沾染的鲜血比那些恶虎还要多出十倍百倍的将士,骤然杀出关来,单单这迎面而来的杀气,便让城门口附近的荆州士兵忍不住向后退却。
“都不准后退,对方不过一百人而已,怕什么?”
曹洪迅速狂奔而来,一刀砍杀了一名后退最快的士兵,这便瞬间止住了荆州兵的退却之心。
“曹洪匹夫,躲在后面算什么好汉,来与你爷爷大战三百回合!”
程良左右扑杀,对着曹洪大声挑衅着。
曹洪一脸不屑:“哼哼,我受主公重托,岂能与你这莽夫纠缠?”
说罢,他一拨战马,便快速向后退去,把程良气得哇哇直叫。
这时,一个让他更加愤怒的声音传了过来:“嘁……还当是什么,原来不过是程良这厮带着百来个人出关送死来了。”
程良一听,立时火冒三丈,四下张望,便发现了不远处的一员荆州将领。
“黄祖小儿,看看你我谁要送死。”
他一拍胯下猛虎,这猛虎嘶吼一声,纵身向前一扑,便将一名荆州士兵扑倒在地,不用程良动手,这猛虎便一口咬在了对方的脖子上。
“吼……”满脸鲜血的猛虎一阵怒吼,吓得周围的敌军士兵,纷纷避让。
“哈哈,一群怂货。”程良得意无比,驾驭猛虎,朝黄祖扑去。
元气甜心:撒旦校草别碰我 颜萌尘
这下黄祖脸色大变,他自己有几分武艺,自己最清楚不过,在军中虽然也算是个好手,可面对程良,还是远远不够看,哪怕传闻中程良的武艺在他们结义五兄弟中是最差的。
短距离的冲刺速度,战马必然是不如猛虎的,这是他们彼此食物链关系决定的,作为伏击之后骤然冲刺扑杀猎物的猛兽,这种运动本身就是它们的强项,所谓“猛虎扑食”便是这个道理。
更不用说这猛虎正是酒足饭饱,而那战马已经驮着黄祖这具略微有几分养尊处优而发胖的身躯,奔跑了不短的时间,力气消耗了不少。
在这样的差距之下,无论黄祖如何着急忙慌地逃跑,还是被猛虎几个纵扑,便追了上来。
功夫球皇 功夫球皇
“拿头来!”程良那恶狠狠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吓得黄祖顿时浑身冷汗直冒。
不过他终究也是久经沙场的老将,知道背对敌将那是自寻死路,不但必死,而且死得极其窝囊,与其如此,倒不如正面一搏,反正这程良守城时,厮杀半日,身上也有了一些伤势,想必武艺也有所减弱。
抱着这样的侥幸念头,黄祖爆喝一声,算是给自己壮壮胆气,随后手中长枪紧紧一握,陡然向后刺去。
“哼,回马枪?使得如此破绽百出。”
程良轻蔑一笑,追魂戟不紧不慢地向前一探,非常轻松地便扣住了黄祖的枪头。
“呵……”任凭黄祖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也根本难以将长枪动摇分毫,仿佛这枪头是刺入了大山之中一般。
欢喜田园,彪悍小娘子 恬静舒心
眼见实力差距如此悬殊,黄祖心中那仅存的一点侥幸,也瞬间灰飞烟灭,此刻哪里还顾得上什么策略战术,将长枪一甩,拨马便逃。
“哈,想跑?”程良拍虎追上,甩开了被扣住的长枪,驾驭猛虎纵身一跃,还在凌空之时,追魂戟便悍然挥去。
“噗……”一道血柱冲天而起,黄祖的首级,落到地上,滚了一段路,撞到了一名荆州士兵的脚,这才停了下来。
“黄祖……”蔡瑁等荆州诸将,恨意滔天,睚眦欲裂。
程良扫视了他们一圈,大感畅快。
“还有谁?谁来与我决一死战?”
魏延看他这嚣张的气焰,不由勃然大怒:“好贼子,轻看我荆州将士,且吃某一刀。”
他一拍战马,挥舞大刀,朝程良杀奔而去。
程良大喜:“哈哈,来得好,今日某家就将你们这些跳梁小丑,砍个精光,看你们还敢挑衅朝廷的威严。”
远处的蔡瑁、张允等人,一脸不屑。
“这个魏延,向来这么爱出风头,程良这厮眼下气势正盛,理当以士卒人海战术,使其疲乏之后,再去斗他,魏延不知天高地厚,倘若再次战死,岂不是让我荆州将士丢尽颜面?”
一个虬髯莽汉远远朝魏延的背影啐了一口。
“诶,道容,都是荆州同袍手足,何必如此苛刻?文长也算是我荆州数一数二的猛将,那程良虽然不错,武艺却也并非顶尖,想来当可一战。”
蔡瑁做出一副和事老的样子,可看他那神色,分明对魏延也带着几分嘲讽和恼怒。
邢道荣闻言却是大怒:“魏延算得什么?我邢道荣才是荆州第一猛将,哼哼,若不是主公听信他人谗言,如今侍奉主公身侧的荆州武将代表,该当是我,而不是那个糟老头子。”
提起这事,邢道荣显得忿忿不平,蔡瑁斜视了他一眼,说道:“是是是,待那不知好歹的魏延战败之后,再由将军上前,斩了程良,岂不正好扬名立万?”
邢道荣脸色这才得意起来:“哼哼,但愿那程良别这么不经打才是。”
张允来到蔡瑁身边,压低声音说道:“这魏延野心不小,主公又早有分裂我荆州将士之心,倘若此战再让他立功,只怕又要脱离我荆州一派,成为黄忠第二了,将军不可不防。”
蔡瑁冷笑一声:“哼,黄忠年迈,膝下只有一子,又是个病秧子,本将军拉拢不得,虽然人在荆州,却称得上是个孤臣。魏延却是不同,他的家族之中,与我荆州各个家族,多有姻亲关系,虽说此人脾气不好,不讨人欢喜,因此在军中也有孤立之意,可主公绝不会如相信黄忠那般相信他的。”
张允微微点头:“这倒也是。上次他与曹昂等人一战,便欲借机扬名,从而脱离荆州一派,在主公面前献宝,可最后还不是险些身死,反倒为主公所不喜,嘿嘿……”
蔡瑁看了魏延一眼:“如今主公对我等多有提防之心,越是如此,我等越不可内讧,至少表面上总要维系这一团和气,不可给了夏侯惇、曹仁等辈可趁之机,将我等一一分化,否则到时候我等众人,在荆州也好,在主公麾下也罢,便要再无立足之地了。”
“这是自然。”张允语气坚定:“诸夏侯曹等将领,个个都不把咱们外姓武将放在眼中,简直可恨。”
两人正说话时,魏延与程良,已然厮杀到了一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