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小說 《穿越從無敵開始》-第七百七十六章 安心鑒賞

穿越從無敵開始
小說推薦穿越從無敵開始穿越从无敌开始
李一然直起腰,伸了伸有些酸的双腿,摇晃颈部道:“事情越来越有趣了,没想到还和大长老你的儿子有关,我猜猜,他对上代大长老女儿早就一见钟情,于是跑去劫狱,谁知道倒霉碰到秉公执法的你,杀的杀罚的罚,对不对?”
“不对,你所说的一见钟情,就算在你们人类当中也是很罕见的,至于一见钟情到为对方赴汤蹈火不顾一切,那就更罕见了,事情的真相是,我那儿子和她早就互相认识,不过只算是普通朋友,男女之情以前没有,不过在知道我和她父亲安排的婚事后,他们两个才有了一点被动的,嗯单说她被关后……”
“等下,”李一然打断道,“知道这故事这么久,我还不知道她叫什么,方便透露吗?”
“不方便,已经说了怕你打扰死者。”
“知道名字也没什么吧。”
全職 法師 線上 看
校花 之 貼身 高手
“别人无妨,你,不行,你的占卜部我可是有打过交道的,继续说,她被关押后,我那儿子好面子,虽说不同意婚事不过总也是沾了关系,就找到了我,也没说释放,只问我如何处置,刚才也说了没死什么要紧的,关押几天等事情平息下来就没什么大事了,只不过,他想给自己冲动的女儿一个教训,于是和我商量好,公事公办,……,我和他以前关系也是一般,他在我那碰了钉子,少年心性,当晚就跑去找了事主!”
“事主,你说那个被打的,嗯过大寿的那个?”
“对,他的名字你想知道吗……”
重生之股动人生 李家大儿
沁心眷恋
“免了,男的记不住,我再猜猜,你儿子去,是想让他不再追究闹事的,对吧。”
“对。”
“那过大寿的肯定没同意!”
“哦!何以见得。”
李一然笑道:“你都说了你儿子少年心性,肯定大张旗鼓跑他府上,让息事宁人不再追究,过大寿的再怎么也是个有头有脸的,你去说还好,你儿子去说,他身上带着伤还在气头上,面子肯定过不去,答应了传扬出去,被揍那么惨不敢报仇也就罢了,小孩跑来随便一说自己就成了缩头乌龟……”
“注意用词,嗯,和你说的差不多,儿子被轰了出来,想要找其它路子,不过被我叫回去,说了一顿,然后关在了她的隔壁。”
“她?哦!你这做父亲挺会来事啊,孤男寡女关一块……”
“再次提醒你,注意用词,他们是分开两处,不过能互相说话交流,我的本意是让他们多认识,而且有他陪着聊天,她不至于胡思乱想,毕竟当时离奇暴毙的那位,死因还未查出。”
“呃,你和上代大长老那样的都查不出死因?扯淡吧。”
“死因中毒,是谁下毒,出于何种目的,一时之间没有线索,无从查起,直到最后也算是未解的疑惑,你的想法比较独特,分析下?”
“这有什么好分析的,肯定是嫉妒你们的,暗中使绊,激化矛盾,你们得罪的太多没查出来也是常理。”
“……,算是个理由,说回他们,关了一夜,第二天天刚亮,他们两个越狱了,跑到关押那些养料的地方,不知何故,她大肆杀戮……”
“哪个她?是你儿子还是上代大长老女儿?”
“自然不是我儿子,要不然他不会活到现在,总之我赶到时,她几乎杀尽,连同库存一起,一两个几十个还好,关键是,嗯,影响到后续的,所以上代大长老大义灭亲,当场,飞灰烟灭。”
… …
短暂沉默之后,李一然说道:“你事后没问出你儿子原因?”
“没有,要不然封印他双腿让他悔过至今,逝者已矣,你的好奇心满足没有?”
“满足满足了,嗯,坐了这么些会,也该入正题了,叫我来,是让我交出真身吗!”
“是也不是,其实我一直在找寻折中方法……”
“少来,别捡好听的说,要不是怕我鱼死网破,你都不屑于和我说这么多话,你们这些老家伙,嘴上说得多好听,骨子里对我们人类可是仇视鄙夷的很,我说的对不对?”
“对也不对,别急着反驳,此刻激怒我,对你和你这位手下,可是不利的,……,今天邀你们过来,主要为说一件事,明天,我会让赤焰和花落雨一起,带你们二位,去一处参观。”
“哪里?”
“至尊复活准备的场所!”
李一然心中一惊,随口试探道:“不怕我去了捣乱。”
“自然是怕的,所以才派他们两个跟随,你一直把他们当作好朋友……”
“哪来的他们,我可和花落雨不熟。”李一然表面淡定,心中还是莫名的一紧,和花落雨的那次谈话还是太冒失了,在圣城范围,太不妥当了。
“既然和赤焰相熟,为免他受责罚,希望你到时别太过就行,嗯,至于邀请你们过去参观,你知道为何吗?”
“我哪知道,总不至于让我给你们提意见,看怎么更有效吧,呃,你笑什么?”
“这个,三长老曾和我提过,说你也是喜爱钻研之辈,让你去参观,说不定能提出好的意见,这是他的想法,我的想法很简单,安心,安你的心,知道复活流程和进度后,你能够安下心来,不再胡乱捣乱,我的目的就达到了。”
回不去 不淡定的疯子
“……,你这想法够奇葩的,反正我都要死,提前知道我什么时候死,对我有意义?能安我的心?”
“呵呵,去了你自然知晓,总之最后一句话,至尊挑选你,不是没有原因的!”
… …
不久后,经由大长老传送回住所,李一然快步回到自己房间,摸了摸桌上茶壶,居然还是热的,摇头笑了笑,坐下,倒满,小口喝了起来。
“老大,”老金跟随进屋,坐在旁边,担忧问道,“这算是图穷匕见了,你是不是要提前准备了?”
“早就准备好了,分魂之术,明白不。”
“啊!那个老大你不是说太危险,说,说怕新的你把旧的你吃了,所以一直不愿……”
“我知道,不过谁让走投无路,嗯也怪我自己。”
“呃,怪自己?”
“对啊,我的个性问题,太多疑而且不喜欢谁太知晓自己,就算是自己也不行,所以呢,分魂的那个一旦‘成熟’,必定想独大,一山不容二虎,哎,像你多好,分身再多,也只会去祸害姑娘不会祸害自己。”
“哈哈,老大你说的蛮有道理的,……,艹!老大,你提醒我了,要真有穿越的我,那他是不是会去那些地方,老大你派人多留意那些地方,不是一查一个准!”
李一然翻了个白眼,说道:“你知道光圣城外城烟花之地就有多少,你又没有固定相好,派人监视,成一会所有人都不够,还有,一般你那种都带有目的性的,专为回来享乐,有病不是。”
“呃,好像有点道理,……,咳咳,老大,那万一我有固定相好?”
“谁?!”
“呃,你!”
“滚!”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