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小说 一人得道笔趣-第二百一十五章 水浪如潮,顯化日月星辰推薦

一人得道
小說推薦一人得道一人得道
随便在强烈吸摄之力的带动下,甚至带动了一阵疾风!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灵崖和灵梅一阵错愕,可等二人看清出手之人的身份,反而没有多少惊讶和意外,各自长舒了一口气。
看到了陈错的身影,她们也就安心了。
方才还凶悍绝伦的怪物,转瞬间就成了一片碎片,跟着连渣都不剩半点,反差之剧烈,足以说明势力差距,若是在以前,知晓了陈错身份之后,灵崖的心里不知会泛起多少念头和心思,但现在,她却只感到了浓浓的安全感。
疾风很快平息,念兽踪影全无,陈错低头感悟,那梦泽之中,那第三道化身的雏形,又得添砖加瓦,整个的气势又攀升了不少,但依旧不见稳固,更无成型迹象。
那灵崖姐妹两人见局面平息下来,匆匆上前致谢。
刚才与众人分开,与念兽激战,二人情绪大起大落,此时站在陈错身边,才重新镇定下来。
而后,灵崖想起一事,就指着身后灰暗冰窟,道:“那昆仑的典云子正在恶战,局面已有不利迹象,其他几人,也在深处,不知情况如何了,咱们与他们几人固然立场不同,但这种时候,还是有联手的基础的。”
陈错就道:“正要过去,我此番出手,就是为了将这些个怪异驱逐干净。”说着,他朝自己的身后指了指,“你们去找个宽敞、明亮的地方待着,不用担心再碰上念兽残了。”
“多谢公子!”灵崖暗暗吃惊,她如何听不出来这话的背后含义?
等陈错告别两人,深入冰窟,灵崖便忍不住感慨道:“念兽何等诡异,咱们联手,底牌尽出,尚且不是对手,但在这位陈家公子的手上,居然不是一合之将!”
灵梅也是赞不绝口,跟着又有些犹豫,道:“我正想说着呢,与找个地方躲着,不如跟着这位陈师叔一起,不是更安全?”
一听“师叔”两字,灵崖的脸色就阴沉下来,很是不快。
灵梅心有所感,赶紧改口道:“错了,错了,是陈家公子,咱们不是太华山的,本就该各论各的。”
灵崖的脸色这才好转,道:“陈公子既说了,让你我前往方才的地方,这就说明,他过来的这一路上的念怪,都已被消灭殆尽了!”
灵梅瞪大了眼睛,长大了小嘴,好一会才惊道:“不愧是星罗榜第一!实至名归!这般人物,怎么就是那人……”说到后来,她忽然叹了口气
灵崖就道:“你既也知道,那咱们就赶紧动身,既然陈公子让咱们去躲了,那咱们就该去躲,不然他怕是要觉得你我泼辣,留下不好的印象了。”
灵梅一听,看了一眼自家师姐,眼珠子一转,正要说什么。
但灵崖神色忽变,对她摇了摇头,转头朝着冰窟深处看去。
轻微的脚步声从中传出,让姐妹两人警惕起来。
但等看清来人,她们又松了一口气。
典云子提着长剑,自阴影中走出。
“见过……”
“不用客套。”典云子摆摆手,直接打断,随后游目四望,目光中精芒闪烁。
姐妹两人被那余光扫到,便感一阵心慌。
“该是昆仑的探查之法!”灵崖暗道。
果然,待典云子收回目光,就道:“扶摇子师兄当真是干练果决,这一路的念兽,没有能逃出他手掌的,此处还残留着不少的余韵,一样是湮灭的干净利落!”
说到这里,他轻轻摇头,叹息道:“不知他是如何做到的,我是差了太多了,日后总要继续积累,追赶其脚步。”
灵崖见他模样,担心典云子因此受到打击,心境起落之下,会引来念兽之类的怪异,甚至其他什么东西。
毕竟此处太过诡异,不知何时横生枝节,不可不防。
“无须担心,”典云子看出了灵崖的心思,笑道:“我已是受过一次打击,被造化道的聂峥嵘击破了道心,正是重建道心之时,哪里还能再被破坏?此乃不破不立。”
“聂峥嵘?”
灵崖与灵梅对视了一眼。
她们曾在普渡寺待过,知道典云子败于造化道的消息,但对这个名字,还是有几分陌生的。
“这人也不简单,仙门年轻一辈的修士中,能与这人相提并论的,不会超过一手之数!”
“这么厉害!”
听着典云子对那人评价这般之高,想到造化妖道中还有何等人物,灵崖和灵梅本能的不安起来。
典云子却回头看向深处,道:“当然,和扶摇子师兄比起来,聂峥嵘也欠缺不少。”
两女这才放下心来。
灵崖点头道:“陈家公子自然是厉害的。”
灵梅则道:“我等曾被扶摇子师……君子救过一次,当时只觉他道行高深,经历了这水宫之事,才知道他竟是厉害至此!似乎连长生之境,都能挑战!”
“不错,”典云子点点头,“若是他愿意,该是随时都能踏足长生的!”
灵梅一听,既惊且喜,就道:“那太好了,这就是底牌,真要是到了不利局面,陈家君子也能踏足长生,救下我等!”
“胡闹!”灵崖却有几分愠色,“陈家公子深谋远虑,如何踏足长生,肯定心里有数,他是有远大前途之人,岂能因为咱们就贸然乱了步骤?再者说来,他为转世之仙,还有神藏大事,贸然长生,是要坏大事的!”
灵梅被训斥一番,心里委屈,忍不住道:“那你怎么对咱们门中那位转世仙,那般不服气,到了她兄长这里,就处处皆有道理了……”这话说到后来,她心里一阵警兆,赶紧停下话来。
典云子看着有趣,本没有打断,但忽然念头一动,新生警兆与不安,又朝着深处看去一眼,随即正色道:“情况有些古怪,咱们速速离去,省得给师兄添乱。”
灵崖点头称是。
三人立刻结伴朝着陈错来时路上走去。
待得走远了,典云子心中不安消退,他低语道:“这该是吉凶法生出预兆,我有门中保命秘术,除非能打破这秘术根本,否则不该这般心血来潮……”
这么一想,他不由思量着,洞中到底存着何等凶险。
若是之前,或许典云子已经拔尖前往,但现在回想着陈错的吩咐,只是摇摇头,领着两女找了个地方,掐动印诀,护住三人。
哗哗哗……
护罩方成,忽有水声从冰窟深处传来!

而这声音一入三人耳中,立刻就有幻象在眼前浮现,仿佛有日月星辰聚散……
“这……”
灵梅眼睛一瞪。
“日月星辰之浪潮?难道是水行至宝三光重水?”
一时之间,三人尽数对视。
豪门厚爱,老公太深情
“陈家公子不会真遇到危险吧……”灵崖也不免担心起来。
典云子却道:“无论什么凶险,若连他都应付不了,我等便是去了,也只是白白送命,还要牵扯他的精力。”
两女一听,也点头承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