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 愛下-第一百零五章 思維定式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
小說推薦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大秦之开局截胡易小川
下朝之后,其他大臣们离开了,楚阳却跟着扶苏来到了太子府这边。
刚一进屋,楚阳就觉得屋里的气氛有些诡异。
看到周围那一个个太子属臣警惕戒备的神色,楚阳只觉得一阵好笑。
这是有敌意啊!
扶苏看了一眼众人,不由皱起了眉头。
“其他人呢,怎么就只有你们几个在?”
平日里,与他一起议事的少说也有二三十人,现如今却只剩下不到十个。
“回……回禀殿下,黄舍人,与几位中庶子说是家中有事,今日请了病假,其他几人也说是有些急事需要处理,所以……”
一个身子单薄的年轻人眼神躲闪地说道,而其他几人则是偷偷朝楚阳这边瞄了过来。
到了这个时候,傻子都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楚阳心里一凛,看来大家都对自己这个空降而来的太子冼马不服气啊,这是在给他下马威呢。
扶苏无奈地叹了口气,似乎对于这些权贵子弟早已习惯,略带歉意地看向楚阳。
“看来父皇交代下来的作业,只能改日再烦请楚冼马为大家解惑了。”
在外面称呼官职,这是楚阳对扶苏主动提出的,原本扶苏可是坚持要称呼楚阳为先生的。
看着众人一副看好戏的模样,楚阳嘴角微翘道:
“这倒不必……”
“正所谓医不扣门,道不轻传,从来都是学生求着老师,哪里有老师等着学生的道理。”
说着,他看向周围神色各异的众人,淡淡道:
“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读书迟。”
“哗!”
他话音刚落,之前还窃窃私语的人们,立刻安静了下来。
这几句话,用的是世间最浅白的语言,却给他们带来了极强的冲击感。
简单四句诗,便讲述了读书做学问,只争朝夕的道理。
于是乎,他们看向楚阳的目光,有些不一样了。
眼见楚阳轻描淡写地就镇住了全场,扶苏嘴角也有了一丝笑容。
“既然如此,那就请楚冼马开始给大家伙讲讲今日朝堂之事吧。”
楚阳点了点头,招呼众人坐了下来。
“关于六国贵族聚众闹事的事情,总的来说,两个问题,如果放之不管,自然会败坏法纪,引得大秦的老百姓不满,如果看管过度的话,又会被天下人说陛下无容人之心,攻击诽谤,不知诸位是否认同这个说法?”
众人纷纷点头。
事实上,这件事情确实已经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否则李斯和李信也不会在朝廷上争论个你死我活。
“楚冼马,此事可否用你上次讲过的推恩令来解决呢?”
早在朝堂上,扶苏就有提出这个想法的冲动,只是那个时候被楚阳给打断了。
此时,他心里的念头又火热起来。
如果这个办法真能行得通的话,那父皇一定会对他刮目相看吧。
然而,令他有些意外的是,楚阳却摇了摇头。
“当初微臣提出这个想法的前提是建立在,这些各地王族,全是同出一脉的情况下,以陛下为族长,便有足够的权力与威信促成此事,可眼下这六国王族本就不是一家,强行推出的话,恐怕还没等旨意走出咸阳,天下就已经大乱了。”
推恩令这玩意,原本是主父偃给汉武帝出的主意。
效果虽然不错,但以大秦眼下的条件却根本无法施行。
“啊,没想到此事影响如此之大,幸亏我今日没有自作聪明禀报父皇,否则一顿臭骂肯定是免不了的。”扶苏有些后怕地想到。
21 世紀 的 死 靈 法師
看到众人一筹莫展的模样,楚阳轻轻点了点桌子。
“怎么,这点事情就把你们难住了?你们以后可是要辅佐殿下,治理天下的左膀右臂,凡事都等着殿下出主意,你们光鼓掌怎么行?”
下面的人面面相觑,脸上都写着一个大大的不服。
漂亮话谁不会说,有本事你倒是想出个办法啊!
看出众人的神情,楚阳淡淡一笑道:
“你们这是陷入定式思维了呀……”
“这件事情,你们总是站在自己的角度,觉得兹事体大,左右为难,可你们为何不站在陛下的角度想想呢?”
“什么!站在陛下角度!”
听到这话,其他人一脸懵逼地看向楚阳,脸上带着浓浓的震惊之色。
这人莫不是疯了?
试问这天下之中,除了太子或许偶尔才有资格站在陛下的角度考虑问题之外,谁还敢生出这个念头?
你这是想拉着大家一起死啊!
众人纷纷坐立不安地看向太子,希望他能说声几句,然而却看到扶苏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这时,蔡荣从厨房端来一些吃食,正准备送进去,可刚到门口,就看到了一个高大威武的身影。
“陛……陛下……您……”
蔡荣正准备行礼,却被嬴政用眼神硬生生逼退了。
嬴政从食盒里拿了一份点心,咬了一口,又指了指身后,蔡荣连忙心领神会地藏了起来。
两人就这么站在门口,听着里面的谈话。
与此同时,屋子里楚阳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
“你们觉得陛下真的将那些六国贵族放在眼里么?”
“还是你们觉得陛下真的在乎所谓的天下舆论么?”
楚阳看着众人,轻笑道:
“你们连陛下心中所想都不知道,那又凭什么觉得自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这……”
听到这话,在场众人脸上都露出了深思之色。
确实,这件事情出来之后,陛下的态度似乎一点也不着急,从头到尾都像在看戏一般。
尤其让他们惊讶的是,陛下居然把如此重要的事情只当成了一次太子的家庭作业。
这未免也太儿戏了吧?
可现在听完楚阳的话,众人这才回过味来。
难道说陛下压根就没把这些人放在眼里?
可如果是这样的话,直接下令将那些闹事的依法处置就好了,又何必还要让大家讨论呢?
到了这个时候,他们看向楚阳的目光可就完全不一样了。
难怪人家年纪轻轻就获得陛下青睐,亲自赐婚!
难怪太子殿下会与这样的人秉烛夜谈,不眠不休!
这才是真正的大神啊!
他们目光炙热地看着这位年轻的太子冼马,犹如莘莘学子渴求解惑一般。
所有人齐齐站了起来,恭敬地朝楚阳鞠了一躬,道:
“烦请楚大人,为我等解惑!”
望着众人的模样,扶苏心里早已经乐开了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