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小说 蓋世 txt-第一千九十九章 打響神戰閲讀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盖世
“毁灭堡垒”中的虞渊,神色逐渐平静,眸中的异彩辉芒,也悄然隐没。
内窥识海小天地,他分明看到,本该从主魂中复苏的另外一个自我,那渐渐形成的巨大虚魂,也随着辉芒消去而重新隐匿起来。
似乎,从来就没展现过什么异常。
“死亡巢穴”的黑暗上空,在那辆巨大的黄金战车旁,斩龙台被修罗王萨博尼斯的力量压制着,再一次缓缓沉落。
没人能阻挡,那块斩龙台进入黑暗深处,也没人能接近修罗王。
可在这一刻,虞渊留意到鬼王天藏的嘴角,逸出一个奇异的笑容。
虞渊愣了愣,心中不自禁地,有了一个揣测。
天藏带来的那句话,令他的记忆光烁炸开,差点导致主魂中,另一个自我觉醒……
不论另外一个自我,有没有因此而觉醒,传话者的目的,其实都已达到。
因他魂魄的异动,因他无意识地呢喃自语,造成了斩龙台的动荡,使得连接暗域的甬道堵塞封闭,令先一步涌入的修罗成为了孤军。
辛顿,和那些白金修罗,无法阻止斩龙台的离开。
一旦斩龙台离去,甬道炸裂开来,想要挽回都没可能了。
这也导致真身在暗域,默默看着事态衍变的修罗王,被迫以提前降临。
萨博尼斯以十级血脉的力量,抓住了离去的斩龙台,并击杀虚空灵魅的费雪,以其鲜血为引子,将失控的局面拨回正途,继续以原来的轨道行进。
“黎会长,如果早早祭出那座黄金王座,似乎能阻止黑暗的蔓延。”
从恐绝之地而来的初灵鬼王,鬼气森森的眼眸深处,冒着智慧的幽火,他轻哼了一声,“在修罗王萨博尼斯真身降临,落入那辆闻名星河的战车以后,他都能阻止黑暗扩散,何况是早前?”
虞渊,安梓晴和罗玥等人,因他这句话,而身形微震。
没错!
既然黎会长现在可以,之前萨博尼斯没亲临前,只要黎会长释放出由浩漭第一金铁神山炼化的黄金王座,篡改千鸟界的规则大道,该是也有能力终止黑暗的弥漫,可他却没有那么做。
为何?
“他在请君入瓮,在等萨博尼斯的降临。”陈青凰在自己的堡垒内,以一贯漠然又充满威严的声音说道:“不仅要请萨博尼斯,可能还包括大魔神格雷克,甚至是界外徘徊的溟沌鲲。”
此言一出,“毁灭堡垒”中所有人,顿时沉默了。
大家都意识到,神魂宗和通天商会的真正谋划,现在才刚刚浮出水面。
“换我来吧。”
商会第一客卿君宸,一闪后,落在了钟离大磐身前。
他那无比孤傲的背影,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慢慢地膨胀起来。
一颗颗耀眼的星辰,似乎从他的周身穴窍内点亮,他逐渐现出了千丈法相,体内有几十个穴窍,变成磨盘般硕大的星团。
大雪满弓刀 柳残阳
被大魔神格雷克偷袭,受了不轻伤势的钟离大磐,恢复常态的躯身,和此刻君宸的法相相比,小如米粒。
钟离大磐仰着头,看着如神明般的君宸,显得有些诧异。
迟疑了一下,他才轻轻点头,道:“你小心一点,格雷克的力量,随手能从外界注入。你现在面对的,只是三分之一的他。但兴许下一秒,你就要承受他全部的力量轰击。”
修罗王萨博尼斯,掌控的千鸟界界壁,当然不会拦截格雷克的气血浇灌。
格雷克放在界外的力量,的确能够一息间,注入这具附体的巨灵魔怪,将他巅峰的战力尽情展现。
钟离大磐是担心君宸,低估这位大魔神,让他留个心眼。
“我知道。”
君宸轻轻点头,他现出的千丈法相,让九星贤者贝鲁,让拥有一座“生命祭坛”的利奥,还有众多残存的星族族人,都叹为观止。
因为,君宸法相上的一个个硕大星团,赫然对应着,湮灭星域的众多域界星辰!
“原来,这位通天商会的第一客卿,最核心的灵诀秘术,居然是来自于星宗。”罗玥满脸的惊骇,“而且,湮灭星域的许多域界天地,已被他秘密炼化。众多星辰的星核,被他给剥离出来,注入到自己的穴窍,布下了一座旷世奇阵。”
“炼化诸天繁星!”安梓晴心头大震。
虞渊也深吸一口气。
在这一刻,他想起了赤阳帝国的杨楚河,七神宗的新宗主。
那位攫取帝国境内三条江河大渎的水运,凝入筋脉,从而迅速破境,战力超群。
导致的后果,便是赤阳帝国后面的几十年,甚至是百年内,大地会常年干涸。
许多村落城镇的庄稼,会颗粒无收,会有很多人饿死。
杨楚河的行径,也被视为大恶,他的灵诀秘法,也是邪术。
而现在,白衣吹笛人君宸,显然是更进一步!
他是在冲离外域星河之后,炼化一个域界的星辰晶核,融入到自己的穴窍,化作某种星宿阵列。
他自己就是阵法中心,就是阵眼!
至于湮灭星域的,那一个个的域界星辰,会不会爆裂,会不会化作无数陨石炸开,他显然不在意。
从这方面来看,君宸才是异类邪修,难怪星月宗从未对外说过。
而君宸自己,真正核心的秘法灵诀,也极少对外展现,更不说他和星宗的关系。
天藏微笑,“没有这样的手段和力量,他岂敢和大魔神格雷克,去正面叫板?”
“星动。”
星河战队
君宸的千丈法相,轻吐两字,胸腔的一个个硕大星团,缓慢变化方位。
界外的湮灭星河,有不少的域界星辰,陆地,则是无声无息地飞逝起来。
比星河古舰,比神兵利刃,甚至比神王的破空,都要快的多。
一股震荡星河的异能,因此而加持在君宸的法相,且没有经过千鸟界的界壁。
“通天商会,有你们两位坐镇,难怪能得到神魂宗的认可。”
附体巨灵魔怪的格雷克,咧开嘴嘿嘿大笑,边笑边点头,赞叹不已:“浩漭天地果真是人杰辈出,参悟了诸天星辰之力,比传道的星族族人,都精湛,都玄奥莫测的异类,我不得不刮目相看啊。”
这话一出,贝鲁,利奥,还有众多星族族人,脸上的表情都不自然了。
外域星河的异族强者,都知道星月宗,星宗一脉的秘法灵诀,衍生自星族。
是星族,当年想帮助人族崛起,去制衡龙族而传播过去的。
结果,现在有了君宸这样的异类,自己参透了星河大道,炼诸天星核为己用。
如君宸般偏执邪人,若是一步步强大进阶为元神,不知道外域星河,多少的繁星因其而毁灭,沦为死寂枯败之地。
君宸,根本就是一个披着人身的,吞噬域界天地的星空巨兽啊!
他的道,他的所作所为,看着和浑沌虚无年代的星空巨兽,一般无二!
难怪,那只“死亡之鹤”在他的面前,就只是一个坐骑,对他畏惧且忠心。
“他们是真不怕,打穿千鸟界,令湮灭星域彻底毁去啊。”
初灵鬼王摇头轻叹,智慧之火幽幽的眼瞳,望向背对着大家的陈青凰,似乎觉得这位神秘的女皇陛下,应该也怀有自己的目的,有着偏向自己的谋划和算计。
“那就要看神魂宗和通天商会怎么想了。”陈青凰冷漠道。
呼!呼呼!
撼天大帝,天魔青魇,还有黑浔这三位依附神魂宗的强者,从不同的方位,聚涌在“毁灭堡垒”附近,和天藏挨着。
这时,跪伏了许久的虞依依,默不作声地站了起来。
“没事吧?”
虞渊的心念,以两人独有的频率传递。
“没,没事,先前我有了一种恍惚幻觉。”虞依依重新落入大鼎,她讲话时,神色显得有些拘谨,不再像之前那么洒脱随意。
待到撼天大帝,黑浔,朝她看来时,她竟然直接缩入鼎内世界。
“主人,你……不必太在意寒妃。区区一位至强煞魔而已,不值得你过于操心。还有,她在斩龙台附近,那个叫蔺竹筠的女子,恐怕没有能力炼化她,以她为阳神的载体。”虞依依在鼎内继续传讯。
虞渊感觉出,这个炼化了身躯的鼎魂,变得有点古里古怪。
以前,鼎魂异常重视每个煞魔,何况是已蜕变到终极,记忆逐渐回归的寒妃?
听她话里现在的意思,寒妃,还有别的什么煞魔,都变得无足轻重了。
“不够,这还不够,远远不够。”
修罗王萨博尼斯摇着头,眼看斩龙台沉没黑暗深处,感受着自己的力量,已压制住那块神石,没了后顾之忧的他,乘着黄金战车一步步登天,瞬间就和黎会长的黄金王座齐平了,不再依赖下方黑暗。
“只是你俩的话,你们一点胜算的希望都没。不管你持有什么,做出了多少布置,只要你没有踏入到元神境界,你在面对我的时候,永远都只是死路一条。”
萨博尼斯一手指天。
千鸟界的大地中,黑暗内,亿万道金光,银电,黑铁之精,化作道道洪流,钢铁神柱,开始撞击黎会长的黄金王座。
“在我脚下,你所构筑的世界规则,就是一个笑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