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言情小說 我真沒想重生啊 線上看-1011、換!鑒賞

我真沒想重生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重生啊我真没想重生啊
在沈幼楚这边吃完晚饭后,陈汉升送着父母回到天景山小区,因为梁美娟还要整理一下行李。
正常来说,陈汉升也应该回宿舍收拾衣服,不过他并没有这样,直接前往江边公寓了,开门的萧宏伟直皱眉头:“你过来做什么?”
“爸。”
陈汉升先打了声招呼,然后诚恳的解释道:“我今晚想带着陈子衿休息,下次再见到闺女,不知道多少年以后了。”
“什么?”
老萧下意识的想阻拦,不过一时间没有很好的理由,归根到底陈汉升和陈子衿是亲生父女啊。
趁着这个时间,陈汉升已经换好拖鞋径直走向卧室。
“怎么了?”
听到外面的动静,吕玉清和萧容鱼都走了出来。
自从知道小鱼儿要去美国后,吕玉清晚上都是和闺女一起休息的。
小鱼儿不仅是陈子衿的妈妈,她同时也是别人的女儿。
“陈汉升说,他今晚想带着宝宝睡觉。”
萧宏伟把决定权交给了萧容鱼。
萧容鱼看向陈汉升,陈汉升坦然对视,半晌后小鱼儿轻声说道:“闺女半夜醒了要换纸尿裤,有时候还要吃辅食······”
“我换!我喂!”
陈汉升干脆的说道。
屠龙特种兵 烽火戏猪头
萧容鱼依然没有答应。
“最后一晚了······”
陈汉升语气里带着一点央求。
“哎!”
萧宏伟和吕玉清都是叹了口气,本来陈汉升可以大大方方睡在主卧室,左手是漂亮甜美的小鱼儿,右手是聪明可爱的陈子衿,多温馨的一家人啊。
可他偏偏要作死,所以现在才这么可怜,根本不值得同情!
“那你抱走吧。”
最终,萧容鱼还是答应了。
还是那句话,陈汉升始终是小小鱼儿的父亲。
老萧两口子都没阻拦,陈汉升抱起熟睡的陈子衿,在客卧门口还和他们道了声晚安:“爸妈,我们先睡了。”
没有人回应,不过陈汉升也根本不在意。
这个晚上“小鱼党”几乎都失眠了,吕玉清和萧容鱼半夜听到陈汉升给陈子衿换纸尿裤的动静。
陈子衿在爸爸手里似乎很开心,好几次都被逗的哈哈大笑,小奶音在家里穿梭回荡,就连吕玉清听了都不禁说道:“睡吧,陈汉升带孩子还是有一套的。”
“嗯~”
萧容鱼“嗯”了一声,不过闭上眼依然没有困意,侧过身看着窗台,又是一片濛濛的白月光。
······
4月12号早上,陈汉升起床后,默默的给陈子衿穿上了那件红色小棉袄。
从上午开始,江边公寓这边的人慢慢多了起来,不仅老陈和梁美娟过来了,还有陈岚、王梓博和边诗诗、孙壁妤老教授、聂小雨,快到中午的时候连高雯和栗娜都赶来了。
所有人都知道萧容鱼离开的原因,但是不会有人在这个时候提起,大家都眼眶红红的和萧容鱼告别。
不过陈汉升一刻都没放下闺女,就算是刷牙,他都要单手抱着陈子衿。
这是一种不舍的表现,其实这对陈汉升来说也很残忍,因为他以后可能都见不到亲生女儿了。
不过这一切都是他自作自受,果然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小陈,你不要太难过,等到小鱼儿消气以后,也许会有转机。”
王梓博在安慰着发小。
原来王梓博一直以为陈汉升有解决“修罗场”的办法,但是等到今天都没有发动,那应该是不会再有了。
因为下午萧容鱼就要离开了,难道这仅剩的几个小时,还能够扭转乾坤?
“不确定的事情就别谈了。”
陈汉升摇摇头,问了一句:“现在几点了?”
“11点半。”
王梓博看了看手机回道。
“喔。”
陈汉升点点头,他们是下午4点的航班,不过因为是私人飞机,3点半左右到达机场就行了。
王梓博觉得死党有些奇怪,当梁姨、吕姨、边诗诗和陈岚都哭得不能自已了,小陈却异常的冷静。
眼神里都是冷静!
以前读书的时候,每当陈汉升有什么鬼点子打算实施,他好像也是这个表现。
“这就是每临大事有静气吗?”
王梓博挠挠头,能有什么“大事”呢?
······
中午12点左右,保姆林阿姨做好了一大桌的饭,林阿姨也准备跟着去美国,原因有很多:
一是陈汉升给的工资很高;
二是萧容鱼一家对她很好,彼此之间都有了感情;
三是林阿姨原来在深通快递工作的女儿,被陈汉升“挖”到了果壳电子。
深通快递虽然也是个大公司,但是果壳电子的成长上限明显更高,福利待遇也涨了一大截,这么多理由综合在一起,手脚麻利的林阿姨直接就同意了。
不过大家都没什么胃口,客厅里摆着行李箱,餐桌上充斥着离别前的愁思。
当然小小鱼儿是不能饿到的,陈汉升用婴儿特制的小勺子,一点一点给闺女喂辅食。
活泼的陈子衿每吃两口,就要用胖乎乎的手指,指着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伯伯姨姨姑姑······大声“喔”了一下。
宝宝看到这么多人,心里也比较开心呀。
吃完饭刚刚下午一点,原来是准备两点出发去机场,不过这时陈汉升突然接到一个电话,因为手里抱着闺女,他索性直接打开了免提。
“喂,陈董······”
对方刚开口,聂小雨就认出来了,这是覃英。
覃英恭敬的说道:“沙特的那个客户,您还记得吗,人家临走前想和您见一面······”
因为陈汉升在谈事情,客厅里不知不觉的安静下来,所有人都听到了对话内容。
“沙特有个采购商,订购了咱们的二代手机。”
聂小雨是知道这件事的,小声和大家解释:“总价四个多亿,不过陈部长嫌这笔买卖太小了,所以一直让崔志峰接待,他自己懒得出面。”
高雯和栗娜对视一眼,四个多亿的合约都见不到陈汉升啊,当年谁能想到他会达到今天这个位置呢。
栗娜瞅了一眼萧容鱼,如果换成自己,说不定都没有勇气离开了。
“现在吗?我没有空啊。”
陈汉升依然拒绝:“你去麻烦一下静姐吧。”
“客户表示只想见你。”
覃英说道:“他们说如果二代手机的市场效果不错,等到果3发行的时候,愿意翻倍订购,并且达成相关研发合约。”
“这样啊······”
陈汉升犹豫了一下,抬起头看向萧容鱼。
萧容鱼明白什么意思,立刻说道:“你先去吧,到时直接机场汇合。”
萧容鱼一边说,一边准备抱回女儿,不过陈汉升侧了一下,摇摇头说道:“我和闺女相处的时间,过一分钟就少一分钟,我宁愿不要这笔买卖了,也要多陪陪宝宝。”
“啊······”
小鱼儿也愣了一下,那可咋办。
场面就这样僵住了,陈汉升是一脸的坚持,暗地里却在默数“1、2、3······”
他准备在数到“6”的时候,然后说出自己的计划,没想刚数到“4”,陈岚就嚷嚷道:“哥,你可以抱着陈子衿去见客户啊,总之你们一会都要登机的。”
“好妹妹,真不愧是朕的长公主!”
陈汉升心里感动的泪流满面,这个建议他自己说出来,说不定会有人觉得不妥,甚至会有猜测和怀疑;
陈岚说出来,一样会有人觉得不妥,但是阻力就要小很多了。
“这样吗?”
陈汉升马上陷入“沉思”,这当然是装出来的,然后勉强点头道:“那我就抱过去吧,让沙特客户见一下果壳的小公主。”
“哎呀!你还是把宝宝放下来吧,她一会要午休了。”
万万没想到啊,首先提出反对的,居然是亲妈梁太后。
梁美娟哪里知道儿子的计划,她也是一片好心,哪有带着孩子谈生意的。
“陈董,我觉得可能带着宝宝更好。”
一直没有挂电话的覃英,这时也出声说道:“国外和我们不太一样,他们更多把家庭放在首位,如果您带着女儿过来,更像一种朋友之间的私人会面,说不定能够促进双方关系的升温。”
这个时候就体现出覃英的灵活了,因为梁太后的横插一脚,这属于计划之外的小变故。
不过话又说回来,世界每时每刻都是发生变动的,要不怎么会有“人算不如天算”这句话,考验的就是随机应变能力。
陈汉升这项能力是满分,他曾经N次在翻车的边缘,结果靠着急中生智,最后巧妙的化险为夷了。
“我只是想和闺女多呆一会,你们一个个还故意刁难我!”
陈汉升也拿出来了“获奖演技”,神色是三分生气,三分深情,还有四分委屈,不忿的说道:“我和你们讲啊,上了飞机后闺女还是属于我的,你们谁别想抢走!”
陈汉升说完,抱着陈子衿就离开了,留下面面相觑的一群人。
半响后,梁美娟才嘀嘀咕咕的说道:“谁刁难你了,臭小子······”
老陈没有吱声,他觉得儿子的情绪有些过激了。
······
陈汉升成功出来后,稍微稳了一下心神,虽然这只是第一步,不过也是最关键的一步。
小小鱼儿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过她最喜欢下楼玩耍了,在爸爸怀里开心的耸动着小屁股。
“闺女。”
陈汉升捏了捏大女儿的脸蛋:“从明天开始,你要被另外一个妈妈照顾了,她和妈妈一样漂亮,不过性格要温柔的多,心地也超级善良,她肯定会对你很好的,就像小鱼儿最终会接受妹妹······”
“喔!”
陈子衿听不懂这些,指着到达一楼的电梯,催促着爸爸赶紧出去。
“爸爸爱你,但是你们姐妹俩要一起长大!”
陈汉升再没有一点犹豫,毅然踏出公寓楼,外面是一片灿烂而美好的春光。
······
“陈董。”
覃英已经等在楼下了,还有两辆果壳电子的商务车。
“留一辆在这边,他们一会也要去机场。”
陈汉升一边上车,一边吩咐道:“现在去白马湖那边的公寓。”
“是!”
司机是陈汉升最信任的那种中年人,除了开车稳重以外,他还有家庭需要养活。
陈子衿刚才还挺有精神,不过在车上晃荡几下逐渐有了困意,没多久就在爸爸怀里睡着了。
到了白马湖公寓的楼下后,陈汉升先联系了沈幼楚,确定她和胡林语都在金陵御庭园,然后才抱着陈子衿上去。
家里只有婆婆和冬儿,不过婆婆在午休,已经成为奶茶店总经理助理的冬儿,还没有正式履职,正在认真的熟悉账单。
陈汉升进来后,冬儿看到宝宝一脸吃惊,结结巴巴的问道:“这是······这是······”
“我大女儿。”
陈汉升没有隐瞒,小声问道:“子佩呢?”
“宝宝睡觉刚醒,正在床上发呆。”
冬儿忍不住又瞟了一眼,这就是那个传说的“陈子衿”呀。
“好!”
陈汉升微微颔首,径直走向卧室,冬儿肯定是拦不住他的,只能跟在后面一起进去。
睡醒的小小憨包不哭不闹,正在安静的吮吸自己手指,看到爸爸怀里的姐姐,黑漆漆的眼神明显亮了一下。
陈汉升把陈子衿也摆在床上,大概因为这里也有一股奶香味的原因,小小鱼儿只是蹬了蹬小短腿,继续陷入香甜的睡梦中。
“好可爱呀。”
冬儿忍不住说道。
“她们像不像?”
陈汉升虽然心里着急,不过面上仍然云淡风轻,还不紧不慢的和冬儿说话。
“嗯······胖乎乎的宝宝看起来都很像。”
冬儿老老实实的说道。
“嗬嗬~”
陈汉升笑了笑:“陈子佩春节那套棉袄呢,你找给我一下,穿上她们就更像了。”
冬儿很快就把那套衣服找出来,陈汉升帮着陈子佩穿上以后,小姐妹俩躺在一起,如果不看脸真是一模一样的。
“冬儿。”
陈汉升注视着两个女儿,温和的说道:“站在一个父亲的角度,我希望她们能够和谐相处,你理解这种想法吗?”
“我······”
冬儿顿了一下,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就算她觉得两个宝宝是无辜的,可是并没有什么用呀。
“你不用站在我这边,只要能够理解就好。”
陈汉升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然后指使冬儿去小区外面的超市,帮自己买束鲜花。
冬儿虽然不知道用意,不过还是听话的下楼了。
两分钟后陈汉升也下楼了,怀里依然抱着一个宝宝,依然是红色的小棉袄,似乎和刚才上楼时没什么区别。
“去机场!”
陈汉升上车后,淡淡的对司机说道。
前往机场高速的路上,覃英无意中看了一眼,恰好和一双漂亮的小桃花眼对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