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小說 天行緣記 txt-第兩千一百五十六章 較技看書

天行緣記
小說推薦天行緣記天行缘记
杏林门内易天悄悄潜入至‘苍维新’的洞府外,在此得到了呱呱大仙的确认。这洞府之内确实是有个高阶修士存在着,只是进入之后却是发现只有个化神期修士盘坐在内静修。
倒是呱呱大仙凭借着天赋神通察觉到此处还有大气运之人存在,估计应该是躲在了洞府深处。
易天不敢用神念查探只得依靠目光检索了下,随后顺着呱呱大仙的指引朝着洞府内部径直飞去。
这个苍维新的洞府内居然有六条岔路,如果没有呱呱大仙的引导自己都不知道该如何选择了。顺着左侧第二条通道往前探去,足足走了半刻才看到通道出口。出了通道后易天估摸着应该是来到了地下千丈深处,面前到时出现了两扇门。
呱呱大仙伸手一指右侧的门道:“我察觉到这扇门后有强大的气运存在,比你倒是弱了点。”
“那就错不了了,没想到这位‘郦霓裳’竟然如此痴情,居然会赶到毒圣手的宗门内等他回来,”易天撇撇嘴道:“那就让我来看看此人的真容吧。”
说罢走上前去伸出手来祭出道青色的灵光坚守包裹住,下一刻伸手直接破开了石门上的禁制,自己一纵身便闪了进去,那石门外的禁制微微一抖后便恢复了原状。
来到内中后易天目光掠过发现此处是间三十丈大小的石室,四周都放满了坛坛罐罐。在石室的正中盘坐着一个灵界女修,从其周身隐隐散发出来的气息可以判定此人修为至少也有合体初期那般,应该就是郦霓裳本人了。
只是让易天大跌眼镜的是这位合体期女修竟然是个腰肥臀圆的肥婆,让人百思不得解的是这些个合体期修士早就能够在化神期时重塑肉身了。现在见到的那些修士哪个不是俊男倩女模样的,而面前的这个郦霓裳实在是让自己大跌眼镜。
即便是蹲在肩膀之上呱呱大仙也是猛地瞪大了眼睛仿佛无法相信面前的事实一般。只是他从气运上分辨面前之人正是之前发现的合体期修士。
暗暗点了点头后呱呱大仙算是确认了眼前的事实,如此易天也是只能硬着头皮道说道:“郦道友躲在这里倒是好自在,可惜毒圣手道友却身在妖界被琐事拖累无瑕分身回家。”
面前的胖女人闻言面色一惊,她也算是合体期的高阶修士了。被人就这般轻易接近到近在咫尺的距离而没有发现当即警惕的站了起来,随后盯着面前的空地打量了下开口道:“什么人,藏头露尾的绝非英雄好汉。”
缓缓现出了身形后易天则是笑着走上前来至郦霓裳面前一丈开外才站定,随后打量了下对方。一看之下才发现原来这郦霓裳也是个美人胚子,虽说是胖了点可若果重塑一下体型便可以恢复大家闺秀般的模样。真不知道为何她会有如此表象,不过这也是人家的事自己也管不着。
随即淡淡的说道:“在下倒是不记得在灵界之中有你这号人物,不知你师承何处有何来历呢?”
“哼,你这般魔修莫要仗着实力强悍就吃定我了,”郦霓裳却是面色一肃道:“我身为灵界名门正派自然是不会屈服于魔修威势的。”
听罢易天才想起自己现在是以魔修本尊的样子出现在对方面前,难怪她会有此一说。不过郦霓裳既然说是出生于名门正派那也应该是灵界之中大型宗门的修士,但却不知道是出生于哪里的。
身上的魔煞原力飞速的收起后转换成了灵力,三息后易天便以灵修本尊模样现出。随即笑道:“这才是我的本来面目,不过郦道友说你是灵界名门正派出身我却是未听说过有你这号人物。”
郦霓裳见罢也是面色微微一愣,随后神念探出来来回回打量了好久才松了口气。接着她也是毫不示弱道:“我出生于灵界三派的绯雨剑宗,陆剑灵是我大师兄。想必阁下应该听到过我宗门威名吧?”
“绯雨剑宗的修士?”易天低估了下后转而打量起对方来。自己断不会听到对方提及陆剑灵的名声就会认可了。这些年扯虎皮拉大旗的事情自己也没有少做,而以自己的城府断不会被三言两语蒙到还有作进一步的确认才可。
随后伸出手来巧施一礼,稽首道:“原来是绯雨剑宗陆师兄的师妹,在下易天失敬了。”
“哼,看你的修为明显不弱,可名号确实从未有听说过,”郦霓裳质疑道:“虽说你现出灵修之身,却不知你适合来路?”
“哦,是在下唐突了,”易天闻言哑然失笑道:“在下出生于离火宫。”
“瞎说,离火宫合体期修士姬师兄和离火二老我都认识,而且门下弟子除了赤无极外也没什么人能有机会进阶合体期,”郦霓裳说道。
“郦道友说的都是老黄历的事了,”易天叹了口气道:“看来数百年前的魔灾大难你也没有参加,至于现如今灵界三派的格局也是知之甚少。”
听到自己的这番话郦霓裳则是面色微微一愣,随即反驳道:“我是有千年没回灵界了自然是对现在的情况了解不详。可你也没有能够证明身份的信物啊?”
易天伸出右手一番取出了块宗门信物轻轻隔空递了过去,郦霓裳见罢神念探出来回扫了几次,瞬间面色大变道:“这是离火宗宗主的信物,怎么会在你这里?”
伸手一晃将信物收回后易天却是叹了口气道:“姬师兄已然仙逝了,同样曾师兄也陨落在了魔灾大战之中,现如今离火宫是我当家,宗门上下只有我和韩师兄两个合体期修士了。”
“什么连他们两位都陨落了,那我绯雨剑宗呢?”郦霓裳急忙追问道。
看她的样子好像不似作假,易天便将这些年来魔灾大战之中发生的事情都简要的说了下。当说到绯雨剑宗内也陨落了一名合体期修士时也是刻意留心郦霓裳的反应。只见她面色凝重,眼中不经意间闪过一丝晶莹。
待到自己悉数说完后郦霓裳才面露忧伤之色道:“没想到一场魔灾大战竟然陨落了如此多的合体期修士。”
倾世佳颜绝宠七小姐 暮雪轻萌
“我的身份已经亮明了,还请郦道友表面自己的身份才是,”易天说道。
郦霓裳则是先稽首回礼,而后取出了块古朴的玉牌隔空送了过来道:“易宗主见谅,这是贫道的宗门身份玉牌,还请查证。”
易天神念扫过后果然发现玉牌上记载的内容的的确确正是绯雨剑宗内的身份信息,眼前的这位郦霓裳正是盛庄雄的师妹。可她为何会时这般模样,易天目光扫了下百思不得其解。
倒是郦霓裳发觉了自己目光之中的疑惑,随后解释道:“贫道因为修炼宗门秘术所以才会如此,易道友不会以貌取人吧?”
轻声咳过掩饰了下脸上的尴尬易天则是话锋一转道:“我与盛庄雄也算是老相识彼此之间有过不少交集,对于绯雨剑宗的宗门秘术也有研习,今日得见郦道友还想请教一番。”
郦霓裳眼皮子一抖即刻面色紧张起来,她是发觉面前之人实力犹在陆剑灵之上,别说是讨教,指教还差不多呢。明显对方是还没有全信还需要做进一步的认证。
来不及多想郦霓裳便察觉到身前有道青色的灵光急速聚起,只见易天取出了太渊木剑后在空中祭起化作万千细丝后又聚成一团剑丝光球。
这是绯雨剑宗内宗门弟子切磋剑术的常用手段,双方将剑招使出后凝聚在三尺空间范围内。随后以剑丝凝实后互相交手印证的独特法门。
说起来易天也是心中没底,只有手底下见过真章才能验证对方的真实身份。记得自己曾经在绯雨剑宗拜山过后特地与盛庄雄畅聊过一阵,同时展露了自己修炼的剑术后与盛庄雄切磋过数次。
眼前的郦霓裳见罢则是眼中瞳孔一凝,嘴里道了声:“灵耀化千,凝实化虚。没想到易宗主身为离火宫的传人竟然能够将我绯雨剑宗的神通秘术炼至如斯境界真是难能可贵。”
“郦道友客气了,在下得无凌师伯指点过一二,又和盛师兄交好互相印证多时自然是对灵耀化千术有自己的一番心得,”易天笑道:“何况灵界三派本就是一家,我有幸得两位师伯首肯才能修炼三家之所长。”
听到这郦霓裳也是面色动容,刚才易天的话中已经透露出不少猛料了。她是绯雨剑宗的弟子自然对于这话中提及的人物异常熟悉。随后面色一正说道:“还请易师弟赐教。”
说罢郦霓裳也是伸出手来祭出一颗剑丸,那金色的光点从额头泥丸宫中飞出后化作拳头大小模样,随即在她身边晃了下后划破虚空发出丝丝声响。
易天发现郦霓裳面前的空间在剑丸划过后似乎是被划开成几个独立的空间绝域来。瞬间那剑丸分解开来后变成万千剑丝随后又合为一体变成了把凝实的巨阙剑模样。
鬼校凶灵 天地知我心二
果然是绯雨剑宗的不传之秘,易天自然是认出对方所施展的神通法术和自己同出源流。如此也不需再分辨下去,能够有幸练成此神通的郦霓裳正是绯雨剑宗的嫡脉弟子。
随后只听她道了声:“易师弟小心,我来了。”
话刚落下郦霓裳面前的巨厥剑再次收拢凝聚成球形模样后朝着自己这边缓缓飞来。
同门切磋留力不留技,这点易天早就知道。虽然自己的修为高她两阶,可今次是剑术切磋易天也不愿意在修为上占她便宜,所以出手之时也将神通威力强度压制在合体初期那般。
一青一金两个剑球在半尺空间内碰上后激烈的顶撞在一起。之间抨击过后时不时有金色的剑丝泛出击中四周石壁之上,而青色的剑丝却是没有一丝遗漏出来。但从控制力上来看易天这边已经是占了上风。
只是神通相交之后易天发现自己的青色剑球明显在气势上弱了一筹。互相交错之下好似被对方缓缓推回了五寸才侃侃稳住。稍后易天手中印法再变,指着那青丝剑球道了声:“转。”
原本青色的光球急速旋转了起来将对面的剑丝光球直接推了过去。
郦霓裳见罢也是面色微微一愣,口中却是道了句:“易道友还真是别出心裁,竟然能够将神通秘术运用到如此境界,果然是实力惊人。如此我也效仿一下吧。”
说完她也是手上结起印法操控着手中的剑丝光球旋转了起来,少倾只见空中一青一金两个飞速旋转的光球抨击在了一起将四周的灵力都抽取了过去。
易天一见如此知道再这么下去必定会将此地搅得天翻地覆,如此也不是自己想要看到的结果。只是二人较技之下一时之间难以分出胜负来,略一思索后腾出右手来飞快的结起印法随后照着四周掠过。
在二人上方的空间内突然裂开了道口子,一息间那道口子迅速扩大后将这洞府内的空间都吞噬了去。易天和郦霓裳还有交手的两个光球则是被这道口子之中的漆黑空间都覆盖了下去。
稍迟那空间豁口再次合上后便没了二人的踪影,好似此地从未有人来过得一样,四周的灵压波动也恢复成正常状态。
过了足足有十息后空中再次裂开了道口子,一青一黄两道灵光从中飞出来落在地上。遁光褪去后露出了二人的身形来,此时只见郦霓裳面色不改眼中却是露出震惊之色,收起灵剑后又重新正色稽首道:“易宗主果然厉害,竟然能够身兼三派之所长,霓裳佩服之至。估计你的实力远在姬师兄之上吧。”
“郦师姐谬赞了,单论对剑术一道的研习我较师姐还是有相当的差距,”易天也是笑着回道,正所谓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而且郦霓裳已经表明态度了接下来自己便可以查问下究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