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系統逼我當男神-第695章、那一天,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自己閲讀

系統逼我當男神
小說推薦系統逼我當男神系统逼我当男神
受到动画片和影视剧的影响,苏盛晨小时候曾经以为霓虹的鱼都是生吃的,或者切成薄薄的鱼片蘸调料吃。
后来长大了才知道,关于吃这种东西,每一个地方都能从不同的角度将其开发到极致。
目光鱼。
底下是一片宽大的叶子,难为这家店在年初还能找到这样的绿叶,上面是十多条炸制的目光鱼,整整齐齐的排着。
这是这一家店的招牌菜,虽然是这种鱼是白肉,但是里面的脂肪却丝毫不逊色于其他鱼类,吃起来更是有着特殊的清香味。
这样的美食,再搭配上一碗白饭,对于喜爱海鲜的人来说,就是一种至高的享受。
“苏总,您确定不来一条?”袁谷谦让苏盛晨,苏盛晨笑着摇摇头,让他自己先吃。
他也没多说什么,现在已经这么饿了,美食当前却不抓紧享受,简直就是一种折磨。
咔嚓。
轻微的脆响,目光鱼的表皮被咬开,咸香味在口腔中爆开,而里面鲜嫩的鱼肉反而清淡了不少,很好的中和了咸味。
袁谷眼睛亮了。
当年来这里的时候,自己还是一个不会日语的年轻人————当然现在依然不会,吃东西都是随随便便用盒饭对付了,哪有机会享用这样的美食?
再吞下一大口白饭,微烫,他喘了好几下气才将它咽下去。
“看上去很好吃啊。”
苏盛晨的川俣斗鸡也端上来了,看着一脸幸福的袁谷,自己的脸上也忍不住露出笑容。
“苏总,见笑了。”
袁谷这才反应过来,这里可不是在家里,对面还坐着自己的大金主,一想到刚才自己竟然露出那种痴汉的表情,他简直要把头塞到桌子底下了。
苏盛晨也有点饿了,他打量着面前的川俣斗鸡。
外观看上去就像是国内的蛋包饭一样,上面都是厚厚的一层黄色鸡蛋,还散落着成片的鸡肉。
最吸引人目光的是正中央的一枚生鸡蛋,估计是做好了之后直接磕上去的。
很圆润、很漂亮,但是苏盛晨有点犹豫,国内直接生吃鸡蛋的地方很少,至少山省和魔都都没有。
苏盛晨接触过最生的也就是冲鸡蛋水,就那样还觉得腥,喝了一口就没有再喝了。
“よく混ぜてから食べてください。(请搅拌均匀之后再享用)”
服务员小姐姐并不知道苏盛晨的明星身份,在她的眼中,这就是一个长的又帅说话又有趣的华夏帅哥,让人有一种亲近的欲望。
苏盛晨笑着点点头,用筷子将碗中的食物搅拌均匀,看上去的样子······并不怎么好看,黄黄的糊状,让苏盛晨不由得想起那一天。
那一天,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苏盛晨行走在阿三街头,他接过了一个阿三摊主递上来的黄褐色小吃······
呕。
蒼天 有 淚
苏盛晨下意识的做出了一个呕吐的动作,所幸动作轻微,没有被服务员小姐姐发现,要不还得费力解释一波。
对面的袁谷已经吃到了第四条鱼,看到苏盛晨还没有动筷子,不由得疑惑道:“苏总,您不是饿了吗?怎么不吃呢?”
“我这就吃。”
苏盛晨把自己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抛掉,要是一直想这种东西,那以后黄褐色的东西都不要吃了。
吃进嘴里,味道有些出乎意料的好。
斗鸡在以前是专门用于观赏和比赛的,人们将其改进培育,使得它们成为了肉食鸡,吃起来爽口味浓不说,还不失鸡本来的香气。
要不是生鸡蛋的问题,苏盛晨一定会吃的很上瘾。
“苏总,等一会儿我们就去拍摄基地好不好?”袁谷说道:“拍摄基地都允许进入的,只要交钱就可以。”
“好。”
这样最好,苏盛晨在霓虹还真没有什么人脉,能花钱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
吃完一份,明显没有吃饱的袁谷又要了一份,嘿嘿笑着跟苏盛晨说什么“尚能饭否”。
尚能饭是尚能饭,那顷刻三遗矢怎么解释?
不想跟他争论这个问题,爱吃就吃吧,苏盛晨耐心的等着他一条一条的把另一份吃光之后,才结账走人。
“連絡先を残しましょうか?(要不要留一个联系方式?)”
圆脸的服务员小姐姐追了上来,牵住苏盛晨的一只衣袖小声要求道。
武御九天
苏盛晨一脸正气凛然,自己不是那种播种全世界的种马,对于这种要求自然是毫不留情的拒绝。
所以他说道:“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不在服务区。”
······
三年赶鬼阴阳路 二十八楼果子狸
“苏总,刚才你说的是中文。”走了好远,袁谷终于忍不住说道。
“我知道啊。”
“人家听不懂的。”
“正是因为不懂才美。”苏盛晨认真的说道:“有时候未知会给我们带来无与伦比的美感,就比如刚才我说的话,可能会成为她人生的一个美好印记。”
袁谷撇嘴。
“你不信?”
苏盛晨笑道:“那我给你举一个例子,就说霓虹吧,要是有人叫樱子、小樱的,你感觉怎么样?”
“很美啊。”袁谷理所当然的回答道:“樱花树的茫茫花海,用这个形容女孩子再贴切不过了。”
“没错!”苏盛晨打了一个响指:“用花来形容女孩子我们华夏也有,而且更多,比如说杜鹃、翠花、红梅、牡丹、冬梅······咳咳,最后一个不算。”
此时,遥远的魔都。
“阿嚏!”
董梅打了一个喷嚏,旁边苏洪林关切的问道:“感冒了?”
“可能吧,最近天有点冷。”董梅吸了吸鼻子。
寒 武 記
“多喝热水就好了。”苏洪林用下巴指了指桌子底下的暖壶,一副贴心暖男的派头。
霓虹。
袁谷有些无言以对,苏盛晨说的话都没错,果然,用这些熟悉的花名来起名,总有种形容不上来的感觉。
“也只是个例罢了······”袁谷强笑。
“还有啊,西方神话里的阿波罗、宙斯之类的,是不是听着特别的高大上?”苏盛晨说道。
袁谷呆呆的点了点头。
“其实在西方人自己看来,起这种名字,大概就相当于我们华夏的孙悟空和玉皇大帝。”
能从给小姐姐留的言一直扯到玉皇大帝,苏盛晨越来越佩服自己思维发散的能力了,一般来说,有这种才能的人大多数都去写小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