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魔君你又失憶了討論-第兩百五十一章 變成狐狸分享

魔君你又失憶了
小說推薦魔君你又失憶了魔君你又失忆了
墨君羽一抬脚,就摔了个跟头,摔在地上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他现在是狐狸了,不能再像人那样用两只脚走路,得用四肢走。
四肢啊…墨君羽无语望天,狐狸眼里无奈极了。
他爬起来,蹲在那里,又给自己做了好半天的思想建设,才勉强伸出爪子,开始以一个狐狸的方式走出第一步。
但是吧,做人做久了,偶尔做一只狐狸,就好像一切都要从零开始。
他现在就好像一个初学者,一个刚开始咿呀学步的婴儿,第一次学走路。走几步就要摔一跤。
好在,他聪颖,学什么都快。经过一番摸索,又经历磕磕绊绊的实践,终于走的顺畅了,完全看不出是个初次当狐狸的人。
只是吧,他都变成狐狸了,那出口都还没出现。难道要将他以狐狸的样子困在这里一辈子?
这是什么人间疾苦,变成狐狸,他已经够可怜的了,还不能出去抱着久儿求安慰,他的狐狸人生不完美。
墨君羽垂头丧气,毫无目的的在桃花林里穿梭。
按理来说,他进来这妙音婵境也有些时日了,却丝毫没有感觉到饥饿。时间仿佛静止了般,他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就如同他感觉不到饥饿一样。
妖妃天下之宠妻无毒 沈灵筱
微小说集锦
他的生理需求仿佛丢失了,如果不是能感觉到疼痛,他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灵魂出窍了。
又不知呆了多久,他只知道将这个桃花林到处都跑了个遍,依然没有一点头绪。
他心中百转千回,甚至都开始怀疑是不是被星儿给诓骗了。
此时,幻音婵境外。
凰久儿斜卧在合翼树上,美目微阖,一串合翼花垂在她耳畔,轻浮过她白皙的脸颊,修长白指轻捻一片花瓣,轻轻一撕,再挥手一扔,粉色花瓣飘飘扬扬随风而落。
卷卷蹲在树下,飘下的花瓣刚好落在了他头上。他头轻轻一抖,花瓣又落在了地上。
树上的人眸光微动,眼神随之迷离,似是沉入回忆之中,唇畔竟不自觉的浮现一丝甜蜜的笑。下一秒,眼神微变,竟是又惆怅起来。
“卷卷,今日是第几天了?”
“公主,今日第三天了。”
“才第三天啊。”凰久儿眸光一暗,纤纤玉手不由的将粉色垂条如玲珑珍珠的合翼花转在自己素手上,更衬的那手白瓷如玉,霎是好看,“我怎么感觉过了很久了。”
卷卷:…公主,你这是一日不见心上人就如同隔三秋啊。
第七日,凰久儿依然卧在树上,风轻轻拂过,粉色花海随风逐浪,吹落的粉色花瓣随风摇曳舞动,纷纷扬扬,如雨瀑洒落。
“卷卷啊,今日第几日了啊。”她懒懒的捻起自己胸前的一缕发丝,嗓音里透着无聊。
“呀!”卷卷突然一声大叫。“公主今日好像是第七日了。”
他的话音还未落,树上的人就已轻快速的跃了下来。
带起的风将一地的粉红繁花纷纷扬起,欢快的在她脚边飞舞。
“第七日了,那墨君羽不是可以出来了。”凰久儿兴奋的往前跑了几步,想起自己在这里等了七日那形象一定不怎么好。
顿了一秒,又跑回来,忐忑的喃喃自语,“我要不要先去沐个浴,换身衣服?”摇头继续自言自语,“不行,要是我走了,他又刚好出来,那不是错过了第一时间见他的机会。”
卷卷的胖身子一个抽搐,“公主啊,你每天都给自己掐好几个清洁术,身上香气飘飘的哪里就形象不好了。”
大虎抬起头,附和,“公主你现在就算邋遢的像个乞丐,墨公子也不会嫌弃你的。”
凰久儿微囧,有种心里的小心思被人发现的感觉。但是她死鸭子嘴硬拒不承认,“谁说我是为了他,我是自己想沐浴了,在这里呆了七日,浑身难受的要命。”
卷卷跟大虎也不拆穿她,“是,是,是公主不是为了墨公子,公主是为了自己。”
凰久儿在外面眼巴巴的等着墨君羽,而墨君羽此刻还被困在桃花林里。两人都心急难耐,一个急着出来,一个急着等某个人出来。
等待是件难熬的事,凰久儿这回算是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了。
“时辰到了没有?”她抬眼扫着前方,眸子里有颗小火苗在隐隐燃烧,语气自然也是好不到哪里去。
其实她知道时辰早就过了,只不过掩耳盗铃的想要听一听别人给她不一样的答案。
但是卷卷似乎没有意会到,老实的回答,“公主时辰过了呢?”
“那为什么他还没出来?一定是你弄错了,时辰还没到。”凰久儿烦躁的指着前方,就是这个地方,墨君羽就是从这里进去的,只是那道门还没出现。
突然,她似乎想到了什么,转身开始寻找起来,扫了一圈,也没找到想找的,眸子蓦地定到卷卷身上,“星儿死哪儿去了?”
卷卷身子一僵,眼神闪躲,不敢与她对视,唯唯诺诺半天,才在凰久儿想要杀人的眼光中,低低的开口,“公主我也不知道星儿去哪里了,他只说,第七日的时候他会回来的。”
当时星儿走的时候,还是他给打的掩护,公主会不会秋后找他算账啊?
凰久儿气的抓狂,“会回来?那他现在人呢?赶紧去给我将他找回来。要是墨君羽有什么事情,给我仔细他的皮。”
卷卷不敢多留,跳上大虎的背,两只赶紧的去寻人了。
这一寻就寻了两日,直到第三日,三只才风尘仆仆的赶来。
星儿也知道这次事情大发了,不敢多说一个字,顶着凰久儿冰的掉渣的眼刀子,打开了那道虚幻之门。
而,另一边,还被困在里面的墨君羽,他在桃花林一直找一直找,一刻也不敢停歇。
似乎唯有这样才能忽视他心中的一丝慌乱,他不是怕自己被困在这里不能出去,而是怕以后都不能见到久儿。
他感觉四肢都麻木了,仍是没有要停下的打算。
不过好在,这样的寻找很快就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