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异能 大唐孽子 線上看-第870章 挫骨揚灰分享

大唐孽子
小說推薦大唐孽子大唐孽子
人是社会的人,不可能完全活在自己的世界之中。
哪怕是杨本满这种人也不例外。
贺勤劳跟他说了那些话之后,杨本满表面上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实际上当晚却是失眠了,搞得他的小妾还担心是不是出了什么大事。
“司马兄,你说人活在世界上,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杨本满的朋友不多,贺勤劳算是半个,司马强也算是半个。
不过,作为起居郎的司马强为了避嫌,平时跟朝中的所有大臣都很少来往。
也就是杨本满当初跟司马强是同年的秀才和进士,再加上两个人以前做事都比较刚烈,性格比较接近,所以还能成为朋友。
杨本满心中有烦恼,自然而然的就想到了约司马刚出来坐一坐。
“杨兄,你这话问的,让我怎么回答呢?人这一生,无非就是追求那么点东西。权、财、名、色,但凡是男人,就不可能有例外。哪怕是寺庙里的和尚,也一样有追求的。你可能不知道,就连魏征这样的人,也一样有自己在乎的东西呢,要不然当年也不会把他劝谏陛下的所有奏折都编写城册,还专门给我看。”
司马强不是很清楚杨本满为何会有这个感慨。
在他看来,杨本满这几年可谓是时来运转,完全从“妖言惑众杨本满号”的影像之中走了出来,应该意气风发才对啊。
“我如今对于前程已经没有太多追求,只想在御史台把监察御史的位置好好的坐下去,但是就是这一个简单的要求,也没有那么容易啊。御史台里的同僚,看我不顺眼的大有人在,我要是最近不搞出点动静出来,指不定我就成为别人的弹劾对象了。”
一直以来,都是只有杨本满弹劾别人的份。
如今听贺勤劳说居然有其他御史想要弹劾自己,杨本满有点坐不住了。
这事情要是发生了,绝对是打脸啊。
御史台这么多年,还没有发生类似的情况呢。
这种破纪录的事情,杨本满不想要。
“哦?还有这等事情?”
大 夢
司马强立马就明白了杨本满为何会烦恼了。
“不过话说回来,杨兄你这几年在朝堂上却是没有太多的作为啊。如果要想坐稳监察御史的位置,那还是要搞点成绩出来。朝中那么多大臣,不可能每个人都奉公守法;勋贵家的子弟,肯定也或多或少有一些欺男霸女的行径,你找一个名气大的弹劾一把,让大家知道你杨本满还是那个刚烈无双的监察御史,这才是改变你现在局面的最好办法。”
司马强把杨本满当朋友,所以说话也就说的比较透彻。
“找个名气大的弹劾一把?”
杨本满琢磨了一下司马强的话,觉得还挺有道理的。
“对啊,名气越大的人,越能让大家意识到你这个监察御史不畏强权,到时候还有谁敢说你不务正业?”
菜鸟闯江湖 卧龙生
“司马兄,你刚才说郑国公曾经找过你,把他劝谏陛下的所有奏折编写成册子之后给你看?”
“对啊,当时他还专门叮嘱我把那册子收藏好,不要遗留在外呢。等下……”
司马强刚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杨本满想要干什么,不过话说了一半的时候,立马察觉到了杨本满的目的。
“你……你不会是想要对魏征下手吧?人家都已经过世好几个月了。”
“司马兄,魏征的名气够大吧?并且还是我们大唐的名臣,以直言敢劝谏名闻天下。我要是连他都敢弹劾,不正是显示出我的刚正不阿吗?再说了,魏征生前没有几个好友,我也不用担心到时候会遭人报复!再说了,我要弹劾的内容,并不是要污蔑他,而是实事求是的说一些东西。”
杨本满跟魏征没有什么交情,如今为了自己的利益考虑,自然不会手下留情。
“可是,魏征深受陛下看中,你弹劾他的话,肯定弹劾不动啊。之前太子谋反的时候,也有人弹劾魏征举荐的侯君集和杜正伦都参与到了谋反案,有着荐人不贤的过错。但是陛下并没有太多表示。如今你拿出来炒冷饭,也没有什么意思啊。”
司马强不是很理解杨本满为什么会拿魏征来开刀。
在他看来,杨本满随便找个活着的亲王国公去弹劾,都比弹劾魏征要有效果啊。
“司马兄,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弹劾魏征举荐侯君集和杜正伦的事情了?”
杨本满脸上露出了一个神秘的笑容,显然是心中已经有了主意。
“不弹劾这个,那你还有什么好弹劾的?”
“你不是说魏征曾经把自己劝谏陛下的所有奏折都整理成了册子,专门给你看吗?”
“对啊,是有这回事,那册子都还在我家中收藏的好好的呢。”
“那就是了!陛下是很爱惜羽毛的帝王,特别重视自己身后的名声。魏征这么做,显然是为了让自己青史留名,但是却是有可能让陛下背负恶名。起居注是非常紧要的东西,魏征把册子给你看,无非就是想要你在起居注中反应这些信息。换句话说,魏征的劝谏,其实不见得就是那么的刚正不阿。”
杨本满如今也算是历练丰富的人,看问题的角度也比较刁钻。
“说魏征不是那么的刚正不阿,杨兄,你这个说法,我倒是你一次听说!”
“你仔细的想一想,就会发现魏征对陛下的劝谏,其实都是劝谏的一些并不敏感的东西;说来说去,无非就是说‘陛下,你不能骄奢淫逸哦,你要勤俭节约;你不能任人唯亲,要唯才是举哦;你不能……’之类的东西。
这些劝谏之语,看起来像是在斥责陛下,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东西,自然而然的,陛下对这些劝谏都欣然接受。毕竟,陛下也希望给众人留下一个自己是虚怀若谷的美名。
但是,到了紧要关头,魏征就不说话,不当陛下的‘镜子’了。比如在储君之事上面,大家都知道陛下太过亲近魏王不是好事,但是魏征却是没有把这事说破,难道他是看不清楚吗?显然不是的!
后面陛下安排他去教授太子,结果他立马就装病不上朝了,有他这样的忠臣吗?他这是典型的明哲保身,不想掺和储君争夺啊。毕竟这种事情不像是劝谏,一旦站错了队伍,那是要万劫不复的。”
杨本满这话说完,司马强也陷入了沉思。
他掌握的信息,不会比杨本满少多少。
毕竟,他已经担任了十多年的起居郎。
“你这么一说,我倒是响起了一件事情。当初魏征被逼无奈之下,成为了太子的老师,但是他跟陛下提出了一个请求。”
“什么请求?”
“他说,他希望陛下让他做一个良臣,而不是忠臣!”
“良臣?”
“对!良臣就意味着他想魏家世世代代享受荣华富贵,也成全了陛下跟他君臣之间的美名;但是忠臣的话就不同了,虽然他魏征可以留下美名,但是往往忠臣最后都会被杀,给天子留下恶名。
魏征这话的言外之意其实就是让陛下今后不要杀他,不要当一个有着恶名的昏君。陛下多么聪明的人啊,一下就明白了他的意思,自然也就答应了。但是,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魏征这也算是在威胁陛下,陛下心中肯定是有点不舒服的。”
“还有这等事?”
“愿陛下使臣为良臣,勿使臣为忠臣。这话可是我亲耳所闻!”
司马强作为起居郎,对于李世民身边发生的事情是非常清楚。
当然,如果李世民要做一些隐秘的事情,他自然是不可能知道的。
“司马兄,你把那本册子保管好,指不定到时候陛下会派人过来找你取!”
这么一番交流下来,杨本满心中已经有了主意。
……
几日之后,宣政殿中,李世民看完一本奏折,脸上的表情阴晴变化。
“爱卿你执掌记录起居注,都记录了朕什么事?朕可以大概看一下吗?”
放下奏折之后,李世民把起居郎司马强叫到了面前。
大多数时候,司马强都是默默的坐在宣政殿的一个角落处,没有什么太多的存在感。
今天发现李世民叫自己,再联想到几天前跟杨本满的对话,司马强有了一些猜测。
“陛下,今之起居注,古之左右史,书人君、言事,且记善恶,以为检戒,庶乎人主不为非法。不闻帝王躬自观史。”
作为司马家族的后人,司马强自然不可能答应李世民的要求。
历朝历代,能够被选为起居郎这种官的人,骨头都是很硬的。
为了自己的名声,也没有几个帝王愿意对这样的官员动手,实在是太伤名声。
“朕有不善,卿必记之耶?”
“守道不如守官,臣职当载笔,君举必记!”
司马强黑着脸,直接给了李世民一个不爽的回答。
好在李世民真的非常在意自己的名声,虽然对这个答案不满意,但是却是不愿意破坏历朝历代帝王对史官的优待。
不过,在李世民心中,对刚刚的那份奏折,却是又多了几分顾虑。
思索再三之后,他问出了一句话,“爱卿,朕听闻当年郑国公将劝谏的奏折全部整理成了册子,然后还专门给你看了,有这么一回事吗?”
虽然起居郎是记录帝王身边的各种事情,但是并不意味着他们有权限阅读奏折。
司马强听了李世民的这话,立马就明白杨本满肯定是给李世民递上了弹劾魏征的奏折。
虽然他不清楚杨本满为什么不在朝会上当着众位大臣的面去弹劾魏征,但是不管怎么样,杨本满已经迈出了重要的一步。
他弹劾魏征的消息,除非李世民无动于衷,否者肯定是会泄露出去的。
那个时候,御史台就再没有御史敢说他不务正业了。
“陛下为何问这个问题?”
司马强这话,让李世民有了不好的预感。
要是没有这么一件事情的话,以李世民对司马强的了解,他肯定就直接回答没有了。
现在会反问自己,很显然这事就不一样了。
“怎么?朕这个问题也是不能问吗?”
“自然不是!”
司马强虽然很刚,但是显然不是那种无脑的人,不分场合,不分事情,什么都跟李世民作对。
他又不是真的想要逼着李世民对自己下手。
“那是否有其事?”
“确有其事!册子还在微臣家中!”
司马强觉得魏征这个人,一生追随过许多人,并不是真的那么无欲无求的谏臣,对他并无好感,两人之间也没有什么交情。
所以这个时候,他很直接的站在了杨本满这边。
因为,只要自己把册子交出来,魏征绝对没有好下场。
哪怕是他已经死了,李世民也不可能什么都不做。
“李忠,安排人去起居郎家中走一趟,把那册子给朕取回来!”
这个时候,李世民的脸色已经非常难看。
他强忍着心中的怒火,想要最终确认是不是真的有这事。
自己非常信任的人,结果却是在背后阴自己。
那种感觉,不管是谁都不会喜欢。
一直以来,李世民觉得自己跟魏征的故事,是可以成为千古美谈的。
要不然他又不是欠骂,每次魏征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劝谏,自己都接受了。
真以为自己内心不想随心所欲的做点事情吗?
李忠没有多说话,跟司马强确认了一番之后,立马就安排人火速出宫。
“啪!”
一个小时以后,李世民翻看着手中的册子,心中的怒火再也忍不住了。
李世民可不是傻子,这个时候他很清楚魏征为了保持他后世的名声,不惜坑了李世民一把。
再想到前段时间有人弹劾魏征举荐的杜正伦和侯君集都涉及到了青雀谋反的事情,而魏征自己本身也是青雀的老师。
李世民觉得自己心中的小火球是越来越大了。
“李忠,立马派人去把魏征的碑文给我磨灭了,把碑石给推到了!”
哪怕是魏征已经去世,李世民也觉得自己没法做到人死仇灭。
有句话叫做爱有多深,恨就有多恨啊。
想到了自己当年对魏征的各种忍耐,在魏征病重的时候的各种优待,李世民恨不得把魏征从地里面给挖出来,挫骨扬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