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斬月 愛下-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自己蠢,別怪大道

斬月
小說推薦斬月斩月
乘胜追击,一口气连续使用了五次马鹿冲城,直接将印服进攻北岸的一部分主力就这么硬生生的碾压了,而就在五次马鹿冲城之后,噬魂效果终于也提升到了1000+层了,攻击力再次变得无往不胜起来,随随便便的一次普攻就足以秒杀一般的脆皮玩家了。
“继续啊,陆离!”
远方,带人冲杀中的乱世奉先远远大喊道:“我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你今天还有五次马鹿冲城的!”
我嘴角抽搐了一下:“不急,好日子哪有一口气就过完的,还有五次留给南岸的人!”
“可以的!”
于是,就这么提着双匕首,凭着1000+层的噬魂效果在印服人群中来去如风,加上等级、渡劫隐藏实力上的碾压,已经是完完全全的在虐菜了,而且专杀对方的最强序列候选人,只要看见有金色ID的人,不远万里都要冲过去把他秒了,不留余地!
……
江北大战一直持续了近三小时,直至接近晚上十点的时候,终于过江而来、嚷嚷着要把中国战区的人杀回司隶的印服玩家的这口气再也吊不住了,他们开始潮水般的撤回南岸,而与他们一起过江的大襄铁骑则被流火军团阵地战上的重炮、风叶战车给教训得服服帖帖,丢下了满地的尸体,就这么溃败逃回南岸了。
“该反攻了吧?”风沧海远远问道。
暖爱晚成 山潘
“嗯,但是不急。”
我看着远方的夜色,道:“先让所有人全部在稻花江北岸布防好了,我还需要一些小小的道具,才能正式下令过江。”
“嗯!”
风沧海率领风林火山的人布防去了,而我则转身看向张灵越,道:“沿江布防,随时准备夺取铁龙桥,此外,命令重炮营的所有重炮全部沿江布设,一旦得到我的命令,必须炮火齐鸣,第一时间击溃南岸大襄王朝的防线。”
“是,属下这就去安排!”
夜晚,大江之上浪花滔滔,就在大襄王朝的兵力全部泅水而过之后,这条稻花江再次不平静起来,而这一切毫无疑问都是那位江神娘娘在作祟,在这场战斗中,这位江水神祇对老主子可谓是坏事做尽了,而且绝不会觉得自己做错。
月光如水,洒落在每一个人的身上,一鹿阵地前方,林夕骑乘白鹿,手握大天使之剑,一双美目带着凝重,就这么看着南岸那些触手可及的印服玩家和大襄王朝的军队,这场仗打得多少有些憋屈,明明是在自家地盘上,我们的军队反倒是受到山水神祇的压制,这多少有些说不过去了。
不到十分钟,身后空中传来了拍打翅膀的声音,紧接着就有一名身负令旗的战鹰骑士从天而降,一身金甲,恭敬的捧着一个金色袋子走上前,道:“七月流火大人,这是风相命令我送您的东西,他让我告诉您,岭南行省的一应大事,你这个阵前统帅可以自决,不必太拘泥于各种规矩。”
“知道了,回去帮我多谢风相。”
“是!”
他转身而去,而我则收下了金色袋子,里面装着两张金色卷轴,都是有些年头的东西了,一张是当年敕封稻花江江神的皇帝诏书,一张则是稻花江的官方风水舆图,这两种东西都牵连着稻花江气运,冥冥中有莫大的因果关系,也是我这次手握的真正底牌。
“走吧,稻花江之战该结束了。”
我带着张灵越、柴鹭、秦战等人转身走向了稻花江,单手握着两张卷轴,就这么笔直的来到了江边,轻轻一跺地,金色涟漪在江水中起伏,下一刻江神娘娘周雨一身金光,就这么带着一群水神祠庙的一群低阶神祇从江水中浮现而出,嘴角轻扬,笑道:“哟,北凉侯怎么还有心思来找奴婢说话?”
“周雨,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我皱了皱眉,道:“立刻撤掉禁制,助我击败南岸的大襄王朝军队,如果你还不能将功抵过的话,那这个稻花江江神你也就不用再当了。”
“笑话!”
周雨一扬秀眉,道:“你当自己是皇帝老子?一位坐镇南疆的顶尖江神,是你说罢黜就罢黜了的?区区的一个北凉侯,口气倒不小。”
我微微一笑:“好了,既然你不识大体,那我也不用再客气什么了,从今以后世上再也没有稻花江江神周雨!”
说着,我猛然将左手中的两道卷轴一张,顿时金光灿烂照耀江面,并且有一缕缕的气运相连,仿佛整个稻花江都在对着这两张卷轴顶礼膜拜一般,而下一刻,一缕永生境的圣道之火“唰”的窜动起来,直接焚灭敕封诏书和江水舆图,一时间整个江面都变得扭曲起来。
“你!”
爆笑冤家:极品奸妃戏邪皇
周雨神色剧变,一改之前的雍容华贵,神色变得狰狞起来,厉喝道:“七月流火!你竟然焚毁诏书,你……你好大的胆子,这可是皇帝敕令,你……”
她一边大喊着,身上的金光却一点点的消散,失去了敕封诏书冥冥中的气数牵连,这位江神娘娘的香火气正在不断的消散,而我则抬起右手,沉声道:“重炮营,万炮齐发,给我直接打烂她的江水禁制!”
“是,大人!”
张灵越直接一挥令旗,顿时江水北岸的无数重炮纷纷吐出火舌,下一秒,无数火红炮弹不断迸溅、轰炸在江水中央的无形禁制壁垒之上,一次次的撼动,仅仅不到两轮攻击,这重之前几乎无坚可摧的江水禁制就出现了一道道的皲裂,伴随着第一枚炮弹洞穿而过落在了南岸的大襄王朝军队中,江神禁制就已经完全消失了,紧接着南岸变成了一片火海!
“舒服了!”
一群盟主级玩家都在岸边看着这场战斗,子熊剑眉一扬,笑道:“这下子,大襄王朝的军队就真的要一溃千里了。”
火星河提着法杖,笑道:“传令下去,准备泅水过河作战了!”
“嗯!”
都市之国术无双
云翦笑着点头。
……
炮击足足持续了近一刻钟,当南岸近处的大襄王朝军阵、营地已经完全被炮击撕碎之后,我这才一扬手,道:“张灵越,下令突破铁龙桥,过河作战了!”
“是,大人!”
张灵越一挥手,早就准备好的天骑营重骑兵纷纷发动冲锋,而对面守桥的一群大襄王朝甲士早就被轩辕帝国的重炮给吓破胆了,哪里还阻止得了,纷纷后退,流火军团转瞬夺下铁龙桥,大批精锐军队开始过江,而玩家则更加简单,在各大盟主级玩家的命令下,直接泅水而过。
不远处的江水之中,金身已经破碎的周雨浑身的金色长裙都开始一一瓦解,露出了下方玲珑的胴体,而此时敕封诏书焚毁,她已经失去了与江神祠的气数牵连,不再是江神,而是一个修为颇为深厚的“水鬼”罢了,再也无法翻江倒海,自然也就无法在稻花江上兴奋作风了,平静的江水,任何玩家都可以游过去,不成问题。
我更是踏着平静的水面缓缓而行,并不落入水中,目光淡漠的看着远方的周雨,她则一脸怨恨的看着我,冷笑道:“现在你满意了?”
“再多说一句,我就毫不犹豫的打杀了你。”我冷冷道。
周雨气结,浑身颤抖。
“滚!”
我重重低喝一声,已经动用了少许的山海之力,一缕缕金色纹路在水面上蔓延。
周雨如遭重击,俏脸上写满了悲伤,就这么仰面倒在了江水之中,满头青丝与江水融汇在一起,直至脸庞也没入江水中之后,才传来了一句话:“这便是大道无情?”
“自己蠢,别怪大道。”
我淡淡一笑,转身喊道:“林小夕,过江杀积分了!”
“来咯~~~”
漂亮女友骑乘白鹿掠至,白鹿四蹄落在水面上,就像是踩在明镜上一般,白神状态下,林夕原来也能做到跟我一样在水面上行走,而身后,清灯、卡妹、杀戮凡尘等人哗啦啦的下水,搅碎了江水上的一片宁静,就这么带着一鹿的6000+名精锐,直接杀过江!
……
稻花江南岸,流火军团的炮火太过于密集,已经让对方的防线后退了足足近两里地,而就在南岸的丛林开阔地上,成片的印服玩家已经布置好了防线,一个个士气高昂的模样,其中一名排名最强序列候选人第79名的剑士玩家骑乘着高头大马,在阵列前方疾驰而过,手中剑刃直指前方,低吼道:“兄弟们,中国战区的人已经杀过来了,就算是他们有再多BUG一样的玩家,但是我们印服玩家永远都是最团结的,他们永远无法击垮我们!”
“没错,决战的时刻到了!”
另一名身为最强序列候选人的神射手提着战弓立于阵前,神色凛然道:“将他们阻击在稻花江一带,给河东郡有布防的机会,我们还有许多同袍兄弟正在赶来的路上!”
一群印服玩家显得十分振奋与激动,纷纷扬起战刃,冲着国服这边怒吼。
……
“干啥呢?”清灯皱了皱眉。
我则哈哈一笑,将火神之刃朝着前方一指,大喝道:“一鹿,进攻!让三哥们知道这款游戏里真正的实力是什么样子的!”
“进攻!”
林夕也扬起长剑。
我的父亲是大富豪 喜鹊
一时间,国服这边的二十多万玩家宛若潮水般的发动了一场收复失地的进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