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有請小師叔笔趣-第一百四十九章 不靠譜的老慢分享

有請小師叔
小說推薦有請小師叔有请小师叔
“原来,他早就知道这些……”
“轻而易举挡住了巨魔,我们却质疑他空有实力,没有责任心!”
“做了这么多事,什么都没说,甚至我们质疑,都不解释!这才是高人的品行,令人高山仰止……”
……
要说之前,不少宗门的宗主,还以为这位小师叔是沽名钓誉之辈,此刻,亲身经历才明白,这种想法到底有多肤浅。
如此实力,如此修为……需要沽名吗?
不需要!
真有不服,一巴掌就能全部镇压,可他偏偏没这么做,暗地里将事情解决,功劳却只字不提,平淡的如同不知情一般,这份淡然,让人钦佩。
和众人的佩服不同,苏隐表面镇定,内心却满是懵圈。
要是和你们说……玄夜堂主身上的东西,我是随便画的,我也不知道有这种威力,你们信吗?
他的初衷,只是想让对方不被蒸笼蒸死,做梦都想不到,成了抗击灵渊巨魔的关键!
之前还觉得巨魔挺厉害的,此刻怎么有种很菜鸡的错觉?
算了,还是别说了,与其说多错多,不如保持安静,不然,谁知道又会弄出什么一惊一乍的事?
说实话,他喜欢安静,只想找个世外桃源,种种菜、养养驴……被这么多人同时看着,如芒在背,如坐针毡。
低调,真就这么难吗?
“玄夜堂主,你身上的纹路,可有……消耗?”
震惊过后,费庭堂主问道。
正常的阵纹、封禁,一旦使用,都会有磨损,伴随时间推移,逐渐失去效果,阵纹堂、封禁堂,最大的作用,并非对抗巨魔,而是将这些消耗修复,尽量让封禁多存在一些时间。
如果玄夜堂主身上的这些毛笔纹路,不会消耗,真就逆天了。
“阵纹需要真元维持,至于封禁,可以自主吸收灵气补充,不过,吸收的速度并不快,激烈战斗的时候,同样需要真元供给,战斗同样会有磨损。”
玄夜堂主解释。
费庭堂主皱眉,向对方身上的纹路仔细看去,果然看到墨色已经有些发灰,没有之前那么清晰了。
“既然会消耗,不知……我能不能补充!”
想起什么,封禁堂的覃召堂主眼睛亮了,忍不住向前一步:“玄夜堂主,可否让我试试,补上几笔?”
“这……”看向小师叔,就见他毫不在意,玄夜堂主停顿了一下,道:“当然可以,如果你能补充,就不需要麻烦小师叔了!”
覃召堂主连忙点头。
这可是能让封禁虚影,直接崩塌的东西,他能补充,相当于临摹一遍,足可以让他对封禁的理解,进步到难以想象的地步。
满是激动,取出毛笔和墨汁,来到对方跟前,深吸一口气,对着已经有些暗淡的蜘蛛网画了过去。
嗡!
毛笔才一接触,封禁像是受到了亵渎般,一股强大到极点的压迫感,自天而降,浪潮一样的冲击而来。
“糟了……”
瞳孔一缩,覃召堂主还没反映过来,就被一股伟岸的力量,碾压的体内真元混乱,呼吸喘不过来。
咔嚓!
毛笔折断,覃召的手臂出现了骨折的声音,整个人宛如被巨锤击中,立刻倒飞了出去,人还在空中,鲜血狂喷。
笔尖只和封禁,接触一下,就受了重伤!
“是……是【亵道劫】!”
瞳孔收缩,众人全都瑟瑟发抖。
亵道劫,是大道对亵渎者的惩治,算是一种弱化的雷劫,通常会是对侮辱大道的修士进行,例如,一品封禁师,贸然勾勒五品封禁,就会受到惩戒。
覃召,大兖州最强大的封禁师,真正的七品巅峰,补充封禁,并非勾勒,哪怕达到九品级别,他也是有资格的,结果,直接被震飞……
这封禁,到底达到了何种级别?
九品巅峰?
还是……超过了九品?
“我试试阵纹……”见封禁这种威力,聂辽源堂主眼神凝重,同样取出一根毛笔来到跟前,蘸上墨汁,同样一点。
嘭!
他要临摹的毛驴像活了一般,同样碾压而至,巨大的力量,如山崩海啸,这位传承境四重的强者,还没反应过来,步了覃召的后尘,脊背重重撞在墙壁上,鲜血狂喷。
一瞬间,众人全都安静的说不出话来。
再次看向不远处一脸淡然的小师叔,满是骇然。
之前不知道玄夜堂主身上的纹路到底是什么级别,就算惊讶,还能承受,此刻,两位堂主,只是修复,就被大道判定亵渎,当场击成重伤,再傻也明白过来……
玄夜身上的这些,怕是已经达到了他们无法理解的地步!
“这么厉害的纹路,精细程度可想而知,小师叔绘画,一定花费了不少时间吧……”
牙齿打颤,费庭堂主忍不住道。
用毛笔画,虽比雕刻要节省不少时间,肯定不是短时间就能一蹴而就的,此时看来,这位小师叔,为了在玄夜堂主身上绘画成功,必然付出了无数心血。
“大概三分钟吧!大部分时间还是因为玄夜堂主有些地方毛发太多,用火烧了好大一会……”
回忆少年绘画时的场景,祁长老解释道。
“……”众人再次沉默。
三分钟,还空出时间蜕毛……说明画这些东西,闹着玩一样……
也就是说……
这并非小师叔的极限!
一瞬间,再次看向不远处的少年,同时生出一种无力感。
随手画的画,都这么厉害,真正修为又该多强大?
难怪镇仙宗,将他请出后,有恃无恐,有这么强大的小师叔做为后盾,谁也不害怕啊!
“既然封禁和阵纹,都有消耗,玄夜堂主,一个人如何能连续抗衡的无数巨魔的攻击?”
房间安静了一会,墨青城略带疑惑的声音响起。
就算画在他身上的两样东西,很厉害,很强大,可……只要消耗,体内的真元就不可能无穷无尽。
既然如此,面对巨魔持续不断的进攻,怎么可能独力抗衡?
玄夜堂主道:“我一面对巨魔,就直接去找它们的首领,只要将魔将之类的杀死,进攻的阵型自然就会溃散。”
擒贼先擒王,王一旦被杀,军心溃散,也就不足为惧了。
玄夜堂主继续道:“当然,最关键的是,这些巨魔,看到我身上的纹路后,天生有些畏惧,甚至有些连战斗都不敢战斗,转身就逃,所以,才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就解决八大封禁的危机!”
墨青城恍然。
“不管这些巨魔因为什么后退,持续战斗这么多年,它们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联盟和诸位休戚与共,一损俱损,一荣俱荣,所以……之前的话语,继续做数,诸位宗主,还请回去准备吧!”
费庭堂主神色凝重的道,灵渊巨魔是退走了,并不代表危机已经解除。
“还有,我想提醒一句,灵渊和巨魔的事,除了诸位,不希望泄露出去造成恐慌,一旦得知有人传播,这个宗门,别说灵脉,一道灵气,我联盟都不会让它们得到!不仅如此,还会成为联盟公敌,不死不休!”
“是!”众人全都神色一凝。
一旦成为联盟公敌,别说二、三流宗门,就算青云宗,失去了灵脉补给,用不了几年也会因此灭亡。
“好了,一流宗门的宗主留下,愿意冲击一流宗门的宗主,也留一下,商讨一流宗门事宜,其他的人,可以直接离开了,不过不要走远,随时等候通知,进行宗门评比!”
费庭堂主继续道。
很快,二流三流宗门的宗主,全都退了下去,房间只剩下十大一流宗门的宗主,以及……想要冲击一流宗门的几个门派。
一共三个,风雷宗、太游宗,以及湛江宗。
这三个,虽然都是二流宗门,但宗师境的长老却都有不少,宗主更是达到了宗师九重巅峰,若是拥有一流灵脉,或许早已突破,具备了一流宗门的资格。
“联盟的灵脉,只能维持十个一流宗门,想要成为其中之一,就必须将其他宗门的名额剥夺,你们三个,可有想要挑战的宗门?挑战成功,就等于进入了十个名额之一。”
见有人留下,费庭堂主并不意外。
“我……想挑战镇仙宗!”深吸一口气,风雷宗宗主秦问天,咬了咬牙道。
“我和秦宗主的意见一样,还请小师叔见谅……”太游宗的宗主江太游,同样抱拳。
“我也是……”湛江宗宗主同样满是尴尬的开口。
见三大宗门都挑战同一个宗门,费庭堂主皱了皱眉。
墨青城也明白他们的打算,面带不悦:“你们还真是好打算!”
“都想挑战镇仙宗?你们就确定,三场比试能胜两场?”苏隐皱眉。
请他出山,就是为了保住镇仙宗一流宗门的地位,自己都“展现”出实力了,这些人还排队过来……怎么,老虎不发猫,你当我挂了?
“我们也不确定,但……我们全都突破在即,没有一流灵脉,就只能蹉跎时光,无法寸进……”深吸一口气,秦问天道。
宗主评比,靠的是三场比试,此时的镇仙宗,小师叔虽然无敌,但吴元等人弱,弟子也很一般,至于其他宗门,还真不敢挑战!
“也对!”
知道他们的打算,苏隐点了点头:“宗主、大长老等人陨落,镇仙宗青黄不接,中层的确很弱,但……也不是没有办法!”
说到这,微微一笑,看向毒师堂众人:“我镇仙宗,现在招人,诸位可有愿意加入我宗门的,只要加入,我便给你们画玄夜堂主一样的纹路,也可以单独给你们画【擎天阵纹】!”
话音未落,祁长老就当先冲到前面:“我!”
“小师叔,我也行,我本来就没宗门,加入镇仙宗正好!”
“我不是贪图【擎天阵纹】,那不叫事,只是想好好研究一下,造福人类!”
“我也正有此意!”
又有几个长老满是兴奋的冲到跟前。
“……”
嘴角抽搐,秦问天三人嘴巴张开,想要说什么,却始终说不出来。
这几个,每一位都达到了传承二重,甚至更高,而且都是毒师,战力非凡,真要加入镇仙宗,本来排行十大宗门最末尾的,弄不好一举超越青云宗,成为第一!
“玄夜堂主,他们都是你毒师堂的人,现在却要加入镇仙宗,你难道就没什么想说的?”
妖倾城魔倾天下
江太游再也忍不住。
“这个……”
愣了一下,玄夜堂主点点头,环顾一周,眉头皱起:“你们要守护毒师堂,怎么可能随意加入别的宗门?”
偷星九月天之完美结局
说完,微微一笑,来到苏隐面前:“小师叔,都给我画这么多了,也不差一个【擎天阵纹】,要不也画上?而且,我现在已经算是镇仙宗弟子了吧?”
“胡闹!毒师堂是联盟最重要的堂口之一,因其特殊性,从建立伊始,就规定不能加入任何宗门,而且不能和任何势力亲近,只能听从联盟的吩咐,玄夜,你身为堂主,切莫坏了规矩!”
受伤的封禁堂堂主覃召,此时走了过来,满脸的义正言辞。
“呃……”玄夜堂主语塞。
对方说的是事实,毒师太过可怕,如果没有这种条约限制,十大宗门肯定早就乱了。
见这位开怼,秦问天眼中露出感激之色,还是封禁堂堂主好……不过,这个想法还没结束,就见这位义正言辞的堂主,一脸恭敬的来到苏隐面前。
“小师叔,我封禁堂没这个规矩,就算是堂主也可以兼任其他宗门的长老,你看……让我做长老如何?弟子也行!放心,谁敢找我们麻烦,抢夺我们镇仙宗一流宗门称号,我绝对打的他们生活不能自理……”
“小师叔,我阵纹堂也可以……”
聂辽源堂主也来到跟前。
“……”
秦问天等人,一个个面面相觑,快要疯了。
他们敢挑战镇仙宗,就是因为中层不够强,真要将这些堂主、长老都拉进去,还怎么比?
找虐啊!
“这时候从联盟拉人,属于犯规吧……如果我们也效仿,以后所谓的宗门评比,还有什么意义?”
江太游再忍不住。
“效仿?”
祁长老笑盈盈的看过来:“那你问我,要不要加入你们宗门?”
“……”
嘴角一抽,江太游道:“祁长老的意思是……”
“想屁吃呢?加入你宗门,没睡醒吧!”
祁长老脸色一沉:“信不信,老子现在就将你毒哑了?毒的你改名江大游,让你的七个道侣,全部独守空房!”
“……”江太游面容惨白。
你邀请联盟的人加入,别人也要能加入才行……这位小师叔,很明显有这样的号召力。
“好了,别捣乱,让小师叔自己做决定!”知道这几位的意思,费庭忍不住摇头。
直接从联盟拉人……的确是犯规的!
“既然犯规,那就算了!”
摇了摇头,苏隐不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而是右手猛地一拍:“这乌龟,是我养大,现在是我镇仙宗的长老,你们能胜过它,成为一流宗门就变得很容易,胜不过……就没办法了!”
“乌龟?”
秦问天、江太游等人眼睛一亮。
这乌龟看起来很是普通,体表也没什么妖元,应该很容易对付,或许可以轻松击败!
“真的可以试?”秦问天道。
“当然!”
苏隐淡然一笑。
“那好!”深吸一口气,秦问天向前一步,躬身抱拳:“那就请让我领教一下龟长老的高招!”
“只一个的话,恐怕还不够,要不你们三个一起上吧!”苏隐道。
“好!”
虽然看这头乌龟,不怎么样,但小师叔的宠物,应该不简单,江太游和湛江宗宗主同样走上大殿中间,一个个气势如虹。
三人都是宗师九重最巅峰的人物,实力惊人。
“醒一下!”
见这家伙,还在睡觉,苏隐皱了皱眉,一巴掌抽了过去。
“主人!”乌龟缓缓抬头,眼中有些迷茫,眼前的情况,还没弄清楚。
刚才喝的太多了,头有些晕……
“这几位宗主,要和你比试,你和他们战斗一场,提前告诉你,只许胜不许败,败了,以后喝酒和好吃的,都没你份!”
苏隐哼道。
“是……”乌龟缩了缩脖子,不给吃,不给喝,那怎么能行!
“开始吧!”
见这乌龟,到现在还有些迷糊,秦问天和剩下二人对了个眼色,一声大喝,当先飞了过来,剑气呼啸,化作一道道剑气。
剩下二人同样施展出全力,三人联合,传承二重,甚至三重强者,都不敢硬抗。
费庭堂主暗暗点头,正想提示小师叔不要轻敌,就见乌龟嘴巴突然张开。
嗡!
一道粗大的雷电,在它口中汇聚,越聚越大,眨眼功夫,给人一种雷霆密布,浩劫来临之感。
咔嚓!咔嚓!咔嚓!
飞过来的秦问天、江太游三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三道雷电击中,从空中同时跌落,头发炸起,浑身焦糊,趴在地上的大腿,不停抽搐。
“……”费庭愣住。
雷电?
这头乌龟竟然可以释放雷电之力?
还一下就将三位宗师九重巅峰的强者电的失去战斗力……这是什么修为?
正满是震惊,就见眼前同样有一道雷电劈了过来。
“???”
愣了一下,急忙向前看去,就见玄夜堂主、覃召、聂辽源以及在场的诸位长老,墨青城、白占青等人,全都满头焦黑,躺在地上抽搐。
体内力量运转,想要抗衡……啪嗒!
躺在地上,口吐白沫。
不断抽搐中,听到了小师叔满是不悦的呵斥:“老慢,你搞什么?我让你和那几人比试,你把满屋的人,电翻干什么?”
“主人,你没说清几个人,我看他们都在,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电着玩呗!别责罚我,这是……极乐教我的,他说……只要不听主人话的,使劲电,主人肯定会高兴!”
老龟满是委屈。
“高兴?”脸色铁青,苏隐捂着额头:“没想到到,你比毛驴还不靠谱……”
啥玩意嘛!
我只是让你,对付一下秦问天等人,给个厉害瞧瞧,让他们知道,镇仙宗不是随意可以欺负的……
谁让你连长老堂、封禁堂的堂主都电?
关键还有大兖皇帝、青云宗宗主……
之前还觉得,乌龟做事稳重,谁知……太特么不靠谱了!
算了,回去好好教训一下大魔王,都是这二货乱教!
至于老龟,还是很单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