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异能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第五百三十二章 要跑,一定要跑!相伴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
小說推薦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怎么可能!
素来沉着冷静的阿益心中第一次涌起震惊之意,瞥向柳柒柒的眼神之中,充满了讶异和警惕之色。
他万万没有料到,一个天轮境界的少女,竟然能够挣脱自己的灵尊威压。
而更让阿益想不明白的是,自己竟然没能看清少女这一剑的轨迹。
对方似乎只是对着空气随意劈砍,却又仿佛锁定了因果,一剑斩出,自己的手掌,似乎就注定要离开手腕。
一剑定生死,一剑断乾坤!
这是真正的顶尖剑客方能掌握的绝世手段,在如今这个孱弱的修炼时代,拥有这般剑术境界的,据阿益所知,绝不超过三人。
超級 兵 王 在 都市
不可能!
她才多大年龄,绝不可能达到天枢的高度!
阿益努力镇定心神,从黑色长袍的下摆处撕下一条布片,缠绕在被斩断的右手腕处,勉强止住了流血,随即抬起头来,紧紧凝视着眼前明艳动人的红衣少女。
这是一双什么样的眼睛!
两人的目光交织在一起,阿益心头一震,感觉脊背隐隐发凉。
从少女的眼神中,他看不见情绪,喜、怒、哀、乐,但凡与人性沾边的,竟是一点也无,要说是冷酷,却又并非如此。
非要归类的话,那么这种感觉,应该叫做虚无。
阿益强忍着右手腕的疼痛,身躯一震,再次释放出浩瀚磅礴的灵尊气势,对着红衣少女当头罩去。
这一回,他的灵尊威压,再也没能对柳柒柒造成丝毫困扰。
一股更为强大的气息从少女身上爆发出来,夹杂着一丝丝难以名状的玄妙气息,瞬间将他的气势冲得支离破碎。
“入道灵尊!怎么可能?”
感受到柳柒柒身上的气势,阿益忍不住失声惊呼道。
不久前还只有天轮境界的少女,居然在一瞬间展现出入道灵尊级别的威势,饶是他见识广博,却还是不自觉地生出一股荒唐感。
这就好比一只柔弱无助的小鸡被个恶汉踹了两脚,忽然摇身一变,成了凶悍好斗的老母鸡,反过头来啄得恶汉抱头鼠窜,狼狈而逃。
他当然不会知道,柳柒柒在天轮境界就已感悟大道,如今一朝晋阶灵尊,便水到渠成地迈入入道灵尊之境。
原本将注意力放在南宫灵身上的开阳听见阿益呼喊,也忍不住朝着这边瞥了过来,感受到柳柒柒身上的恐怖气势,他不觉吃了一惊:“阿益,你在搞什么鬼?怎么把一个小娘们整成了大高手?”
什么叫把她整成了高手?
前有入道灵尊级别的强敌虎视,后有开阳不经大脑的骚话干扰,这一刻阿益简直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柳柒柒手中的长剑再次挥起,向前斩去。
两人相距极远,这一剑看上去又如此轻描淡写,阿益的心脏却是莫名一跳,一股来自灵魂深处的颤栗止不住地疯涌而起。
不可力敌!
他脑中闪过这四个字,双腿用力一蹬,身躯化作一道疾影,猛地向后弹射出去。
然而,他的速度快,柳柒柒的剑却更快。
“噗!”
后撤的过程中,阿益只觉左肩一痛,低头看去,登时惊得魂飞魄散。
原来他的左臂不知如何,竟然齐肩而断,切口光洁齐整,或许是断得太快,连血液都还未来得及喷洒出来。
被斩断的胳膊在惯性作用下高高飞起,转着爱的魔力圈圈,在空中画出一道完美的抛物线。
我分明已经躲开了,怎么会?
阿益此时的心情,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面对眼前的红衣少女,他平生第一次感受到了一种名为“恐惧”的情绪。
“躲开了么?”柳柒柒淡淡地说了一句,嗓音之中不带一丝情感。
少女的声音清脆悦耳,听入阿益耳中,却令他生出毛骨悚然之感。
好可怕的女人!
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怪物?
我绝不是她的对手。
不行,要跑,一定要跑!
否则……会死!
这一刻,阿益素来冷静的大脑之中,再也没有丝毫谋算的余力,如同老鼠遇见猫,兔子遇见灰狼,萦绕在心间的,唯有一个字,跑!
顾不得肩膀的伤势,他脚下用力,将身法发挥到了极致,试图脱离战场,至于自己的逃跑,会不会将开阳置于险境,则完全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心中的华尔兹
在生死面前,他的神经完全被恐惧支配,什么友谊,什么情义,统统被抛在了脑后。
柳柒柒第三次举起了手中的长剑,向前挥出一记横斩,招式平平无奇,没有任何炫目耀眼的灵光,浑不似出自灵尊之手。
“噗!”
伴随着一声轻响,本以为脱离了险境的阿益忽然感觉脖子一痛,紧接着离地而起,高高飞入空中。
坠落之际,他的目光忽然落在地上的一具无头身躯之上。
纤瘦的体型,黑色的长袍,以及胸口的红白两色阴阳太极图。
这不是我的身体么?
我的头呢?
这是阿益生命中的最后一个念头。
“砰!”
他的脑袋狠狠摔落在地,“骨碌碌”地滚出很远,白色面具脱落下来,露出了一张清秀文弱的脸庞。
不远处,阿益那失去了头颅的身躯也缓缓倒在地上,直挺挺地一动不动。
“阿益!”
开阳万万没有料到,自己的好友兼搭档居然会被一名看上去不过十六七岁的少女击毙,一时间满腔悲愤,睚眦目裂,双眼被怒火染得通红,口中暴喝道,“臭娘们,你居然敢杀阿益!”
他猛地一蹬双腿,缠绕在右手的巨龙脑袋瞬间暴涨了一倍有余,释放出山呼海啸一般的惊人气势,狠狠朝着柳柒柒捶了过去。
正在此时,一道无比璀璨的炽热光芒忽然在他面前闪耀开来,开阳只觉眼前白茫茫的一片,根本无法视物,连神识也仿佛被隔绝了一般,完全感知不到周围的人和事物。
这是……
飞行女医生:云巅之上
他心头大惊,还来不及作出反应,便觉胸口一通,仿佛被锐器扎中心脏一般,整个人被一股巨力狠狠推了出去,重重地撞在了身后的墙面之上。
强光渐渐散去,众人惊愕地发现,场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名身着橘色外衫的年轻女子。
清丽绝俗的容颜,略带些婴儿肥的柔嫩脸颊,温和恬静的气质,丰满绰约的身材曲线,左手的菜篮子,以及右手那一柄荧光闪闪的宝剑,不是刺客妹子冷无霜又是谁?
而适才还气势汹汹的开阳,竟然被这柄宝剑刺穿心口,牢牢钉在了墙上,双腿还在微微晃动着,如同挂在树枝上的风筝一般。
“冷师叔!”
南宫灵眼睛一亮,强忍着剧痛,朝着橘衣女子招呼道。
“我买菜归来途中收到传信,便过来看看。”冷无霜脸上带着温和而恬淡的笑容,柔声说道,“你不要紧么?”
原来为了确保飘花宫门人的安全,南宫灵专门制定了一种秘密传信方式,就在与开阳交战之际,她已经在敌人的眼皮子底下,神不知鬼不觉地将求助信号传了出去,也不知是如何做到的。
冷无霜一边与南宫灵说话,一边抽出宝剑,开阳的躯壳没了支撑,登时掉落下来,“扑通”一声跌倒在地。
“断了根骨头罢了,没什么大碍。”南宫灵摇了摇头,随即警醒道,“师叔小心,此人体质特殊,可以自行恢复伤势,轻易杀不死他。”
冷无霜心头一凛,还未来得及转身,便感觉一股劲风自背后袭来。
“去死!”
开阳心口还在冒血,拳头表面却已经浮现出一个狂暴凶猛的狮子脑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狠狠朝着冷无霜砸去,威猛似虎,气势如龙,丝毫不给刺客妹子反应的时间。
眼看他这一拳就要触碰到冷无霜后心,妹子的娇躯忽然光芒大作,整个人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几乎就在同时,她的橘色身影已然出现在开阳背后,行动之迅捷,堪比光速,手中长剑再次果断挥起。
“噗!”
开阳这一拳招式已经用老,无法做出闪避动作,被冷无霜一剑捅穿腹部,寒冰之气顺着剑刃涌入体内,直冻得他龇牙咧嘴,面目滑稽。
“噗!噗!噗!”
冷无霜一击得手,并不停顿,长剑疾刺,转瞬间在开阳的身体上捅了十七八个窟窿。
她的每一剑都蕴含着“太素玄阴功”的霸道寒气,在开阳的伤口处覆盖上一层薄薄的冰晶,使得恢复速度大受影响,直教他哀嚎不绝,痛苦不已。
莫看冷无霜性子柔顺,待人谦和,实则经过了“万金楼”多年的刺客训练,一旦与人动起手来,当真是将“快、狠、准”的三字要诀发挥到了极致,竟然将同为入道灵尊的开阳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扑通!”
脸上、身上和四肢也不知被捅了多少剑,开阳的躯体再次摔落在自己砸出来的地坑之中,浑身上下也不知被刺出多少个洞洞,密密麻麻犹如马蜂窝一般,皮肤表面为一层厚厚的冰晶所覆盖,将血液堵在了伤口,丁点都无法流出,状况之惨烈,简直难以用言语来描述。
“此人就算身首分离,也能重新长出一个脑袋。”南宫灵紧紧盯视着开阳的躯体,缓缓说道,“这些剑伤,恐怕还是杀不死他。”
“那该怎么办?”冷无霜闻言,俏脸上不禁露出一丝讶异之色。
“也不知道这种体质的命门在哪里。”南宫灵沉吟片刻道,“不如先以缚灵索将其制住,押回清风山慢慢研究,总能找到他的弱点。”
“咔、咔咔……”
二女言谈之间,开阳一动不动的躯壳忽然发出阵阵轻响,皮肤表面的冰晶浮现出一条条裂纹,随即轰然破碎,显露出他那千疮百孔的黑色长袍、精壮的肌肉,以及古铜色的肌肤。
“好狠的小娘们。”前一刻还布满血洞的开阳,竟然已经恢复如初,身上再也不见一丝伤痕,他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四肢,咧嘴笑道,“竟然要把我绑起来好生折磨,最毒妇人心,真是再对也没有了。”
被冷无霜这么“冷冻”了一回,他原本狂暴的情绪竟似缓解了不少,不再如先前那般躁怒。
竟然恢复得这样快!
冷无霜与南宫灵对视了一眼,皆是暗暗心惊,只觉生平从未遇见过这般恶心的敌人。
“瑶光的‘圣光体’,怎么会在你身上?”只听开阳接着说道,“罢了,你们这些女人,一个个邪门得紧,阿益又死了,再逗留下去,我怕是也要陷在这里,走了走了!”
“现在才想到要走。”南宫灵眸中闪耀着灵光,嫣然一笑道,“会不会太晚了?”
就在冷无霜蹂躏开阳之际,她已经趁机服下了钟文赠与的“回天丹”,面色恢复了些许红润,小腿处也不似先前那般剧痛难当。
依南宫灵的盘算,如今自己的伤势有所好转,柳柒柒又已晋阶入道灵尊,再加上实力强悍的冷无霜,开阳想要从三人手中逃跑,难度不亚于登天。
然而,眼神扫过珊瑚等人所在的位置,她却惊讶地发现,居然看不见柳柒柒的身影。
“小美人儿,你可知道我这体质除了扛揍,还有个什么好处?”开阳嘿嘿笑道。
南宫灵闻言一愣,脑筋急转,瞬间反应过来:“逃生秘法!”
“好个聪慧的美人儿!”开阳大笑道,“不错,别人施展秘法,会陷入到虚弱之中,我却是爱怎么用,就怎么用,想要将我留下,只怕没那么容易。”
话音未落,他的周身忽然被一团血色雾气所笼罩,随即整个人腾空而起,“轰”地一声撞破墙面,直蹿云霄,瞬间化作一个红点,朝着远处飞去,速度之快,几乎无法用肉眼捕捉。
“师叔,不用追了。”
冷无霜待要追击,却听南宫灵叹了口气道,“我右腿有伤,柒柒又不知跑去了哪里,您一个人追上去,难保不会中了敌人的埋伏。”
“好。”冷无霜温顺地点了点头,归剑入鞘,重新捡起了地上的菜篮子。
对于这位南宫师侄的智慧,冷无霜早就心悦诚服,平素也是言听计从,丝毫不疑。
“珊瑚师妹,柒柒呢?”南宫灵一边放开神识,一边柔声问道。
珊瑚面色苍白,额头冒汗,支支吾吾地答道:“柳、柳师姐她、她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