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靈契之主笔趣-第八百三十八章 衝上九天太空相伴

靈契之主
小說推薦靈契之主灵契之主
这是夏萧和阿烛第一次肉体离开大荒,不禁有些期待,也难免紧张。特别是夏萧,他不像阿烛那样已熟悉在太空中使用自己的力量,甚至担心起自己是否能真正离开大荒,前往太空及破碎之月的所在地。
这是一场冒险的旅行,夏萧和阿烛都有危险,同时显得无比梦幻,夏萧暂时都反应不过来,还觉得自己是龙岗那个乳臭未干的无用小子。可当前的他,的的确确和以往不同,成了大荒的神!
因为语尚言的强大已超乎他们的认知,所以夏萧一直胆战心惊,起始大帝怎会不敌她?夏萧一直搞不懂,从雀旦的话语中看,存在时间更长的起始大帝,显然要比语尚言强。可阿烛之前说,她看到起始大帝了,已成漂泊太空的死物,再也回不到属于自己的蓝海。
网游之剑走偏锋
因为此战关键,夏萧即便有所担心,此时也专心致志起来。眨眼,他身形已向上,紧接再向上,没有停息,速度极快,乃倒流之星,于天际划过,令无数人抬头注视。他们都知道,那并非什么奇异景象,而是夏萧和阿烛,已成功拥有离开大荒,前往其外世界的能力。
这等力量,令他们无比垂涎,可敬佩之余,满是期待。
究竟会发生什么?
他们此行又是在做什么?
是否会影响到自己?
这些都是他们心头的问题,无人回答,可很快便会有答案。夏萧觉得,人活着不仅仅是为了活,不是为了一日三餐,而是为了达到自身的价值,是为了超越自我,是为了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
世人眼中,流星更高,于晴日苍穹中不再显眼。显然,是夏萧二人远去了。
世人们祈祷着,希望夏萧和阿烛归来之时,能带来好消息,能令这破碎不堪的世界变得更为整洁有序。荒兽们也希望自己的种族得到神灵的庇护,可在无数皆异的期待里,夏萧只有些凉意。
短暂的炎热过后,凉意越来越强烈,但不至于身形发颤,更不会受到太多影响。夏萧紧锁着眉,高度集中着自身的注意力,不断向上的身形不知会以何处为终点。但逐渐,他真的离开大荒,站于太空,以沉寂的绚烂星空为背景,就此而立。
夏萧和之前自身意识一样,站于大荒外,将其尽数收入眼中,笑意极浓。比起之前的到来,此时的亲临令夏萧注视大荒许久,举手投足间,都熟悉着这股奇异的感觉,他试着使用元气,以防之后出意外。
谨慎的夏萧很快适应,于太空中如履平地而行。他看向身边的阿烛,对视时有些笑意。
“我终于离你近了一步。”
突破大荒桎梏已是大荒世界最强的修行境界,其上虽说有更强者,他们也将把离开大荒的人称之为神。可夏萧知道,他并非真正的神,语尚言、起始大帝、雀旦也一样。但不知修行的境界也没关系,反正不及阿烛,但他总有一天,会和阿烛真正并肩,站在同一高度。
使用着神灵之力的阿烛一眼便看穿夏萧,捂着小嘴,嗤嗤的笑了起来。
“怎么了?”
“还想着和我一样强啊?”
“那当然,不比你强怎么保护你?别以为自己是主神神源就放松警惕,你又不是真正的主神,但说不定某一天,我会站在那个位置。”
夏萧狡黠一笑,捏住阿烛的后颈脖,使坏道:
“你要提前讨好我哦,不然我就欺负你。”
“哼~”
阿烛笑靥如花,如葱绿的大荒世界那般富有生机,他们看向彼此的目光满是宠溺,而后准备在大荒外寻找语尚言的身影。
瞥一眼太空中的幽暗,那是诸多光辉无法照亮之地,充满神秘,又带着一股无法言喻的深奥,似藏有未知的宝藏。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离开所在的星球都是一件令无数人畅想的事。
从启蒙的飞天神话,到之后的科学发展,虽说大荒本身就是一个神话般的世界。可这样的世界,同样对未知的宇宙充满好奇。无论是皇室王族,还是寻常百姓家,都曾仰望苍穹星空,可不知它们从哪来,又不知划过的流星到哪去。
这般景象太过璀璨,也太过绚烂,令人望一眼便久久挥之不去,也令夏萧的脚步停住。阿烛看向他时并不意外,因为她同样被吸引。当目光只停留在近处,看到的最多是这个世界,可望向远方,便是一番从未想象中的景色。
阿烛和夏萧看向同一处,那里星辰如沙,云彩梦幻,难以用人世所有的色彩描绘。更为震撼的,是这幽暗世界中不断发出特殊律动,且按照自己轨迹流动的无数星辰。那些闪光的存在不断闪烁,在自己的星轨上随银河而动。
那该是多少个世界?
存在着多少个和自己一样的人?
夏萧只是一个普通的观星青年,不知这偌大宇宙究竟有多大,也不知有多少人,正朝自己这边投来目光。那种未知可又好奇的情绪,令夏萧沉迷许久,和阿烛迟迟望着它们。自己所在的大荒,似乎也和它们一样一同转动,不知要前往何处。
作为一个曾困于生活的人,自己此时的成就和眼界,已令夏萧无比骄傲,他的心头有一种难得的释然和情愫,似终于摆脱原本的自己,到达另一个境界。虽说在夏萧此时面对的境界前,他依旧很渺小,可总有站到更高处的可能,不再盲目无法。
一看不知多久,可学院所在之地,已转到黑夜一面。夏萧苦笑一声,对阿烛说:
“我们不能耽搁了!”
他欲找到语尚言,终结其性命。可阿烛停在原地,令夏萧笑着将其拉住,轻声道:
“该走了。”
说罢,夏萧欲走,可被阿烛的小手拉住。后者立在原地,若不想走,夏萧根本拉不动。阿烛此时的反常夏萧当即注意到,可她看向的地方,有一点微弱的光亮,似某物正从远处而来,极为神秘。
“是有什么东西即将出现吗?”
阿烛极为专注,可还是皱着柳眉,郑重的回答夏萧:
“嗯,有东西要来了,比我强很多倍!”
阿烛本是神界主神的神源,比其还强的存在,究竟有着怎样的实力?又为何前来大荒?夏萧一瞬心悸,有些畏惧。他敢肯定,这绝对不是巧合,可那样的存在,究竟为何要来?比其宇宙的星辰,大荒显然不是最亮的那一颗,正因为如此,他才觉得奇怪。同时,大荒中满是异样。
荒兽大森林中,一婢女匆匆忙忙的走到天隆身前,以颤颤巍巍的声音说:
“王,圣泉沸腾了!”
“什么?”
虽说黑龙城堡后的圣泉一直没发挥什么作用,可在兽族的地位十分高,是很多东西无法比拟的。当即,脸色冰冷的天隆来到它一旁,见清冷幽静的圣泉此时既像沸水一样不断翻腾,不禁觉得有大事发生。那等不妙,令其第一时间想到在外的天命。
兽族之中有奇特的联系方式,以血脉链接,因此,他一瞬和天命取得联系。后者正觉得奇怪,天隆便鲜有的匆忙说:
“圣泉沸腾,恐有大事发生,注意安全!”
不等天命回应,天隆已号召起整个兽族,处于紧张的戒备状态。
这是天外有来敌?
夏萧和阿烛当前已天下无敌,所以便有天外来敌?
这等解释兴许没错,可来者究竟是谁?本已歇下的无数人皆走出门,站在夏日的夜空中,看头顶是否有动静。
一开始,夜空依旧是夜空,没有半点奇异。可逐渐的,他们头顶闪起一道光,那道光极为奇异,出现在每一片苍穹的正中心,就像于世人眼中闪起,宛如塞进眸子里的星辰。那灯光令天命等在外的荒兽觉得诧异,他们自问不弱,可比起袭来的那股气息,他们只不过是些可怜的畜生,而人,是更为低贱的生物。
杨柳依依清穿 我做书虫好多年
一股自卑之意猛地袭上心头,令天下百姓更为好奇。
蒸發 太平洋
很快,那道遥远的光影近了,甚至有一道模糊的人影出现在大荒外,令本黯淡无光的黑夜变得明亮许多。自从月亮消失后,大荒在夜晚鲜有这么明亮过。可那股奇异的光,令无数人觉得惊愕,不知究竟是何物。
“夏萧,阿烛……”
天命呢喃时,很多人也想起他们,是他们弄出的模糊人影吗?可目的是什么呢?他们皆不知,可期待着夏萧和阿烛能平安归来。
逍遙 山莊
面对未知之物,人都会有一股难以避免的心悸感,超出常理认知的现象,更会令人心里发毛。
命运多舛的大荒,会生出何等的灾祸?在支离破碎后,又会再度变成何等模样?
虽说世人并非皆是悲观主义者,可此时又像大难临头,甚至比正魔两道的战争带来的畏惧感还要大些。
正魔两道开战时,并未涉及所有人。可现在,头顶那道逐渐清晰的光亮,已令他们觉得自己寿命不长。
寂静的夜晚里,无人发狂,无人暴怒,大多只是带着惺忪的睡眼,默默等待着要发生的一切降临在自己头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