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mmz9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我只會拍爛片啊》-第二十二章 三國大戰?(第三更!)熱推-ob21n

我只會拍爛片啊
小說推薦我只會拍爛片啊
“沈浪先生,好久不见!”
“啊,契科儿先生,好久不见……”
“有什么吃的吗?”
“早就准备好了,来吧。”
“秦小姐也在啊……”
“契科儿先生你好。”
“哈哈,你好你好……”
契科儿来了。
风尘仆仆地来了……
在跟沈浪狠狠地一个拥抱以后,随后,最后跟着秦瑶打了一声招呼,紧接着几人又走上了二楼。
………………………………
或许是这个世界变化变得太快,又或许是自己在做梦。
吴彬呆呆地看着眼前这个露着笑容的青年跟契科儿两人肩并肩地往上走……
看起来关系非常好的样子。
契科儿……
世界很有名的交响乐大师,同时也是一位作曲家、钢琴师……
特别是这两年,他作的曲子《小夜曲》和《微风吹拂的夏天》,在国际上甚至有极高的评价。
音乐圈内所有人都把契科儿称为一个正在进步的大师,甚至,很多人都觉得契科儿在未来会成为世界顶尖的音乐泰斗级大师之一。
这样的人就算吴彬的老师,卡内基都要仰望。
然后……
这样的人,竟然,跟眼前这个……
吴彬下意识地看了一眼秦瑶和周晓溪。
两人似乎习以为常了一般,找了个位置面对面坐着。
本来要离开的两人,似乎这个时候又没有那种要离开的样子了。
秦母则坐在的秦瑶身边,继续看着手机上关于沈浪的资料。
她又刷到了另外一个条关于沈浪的消息。
“沈浪与契科儿的友谊……”
“一元人民币的君子授权,君子之交淡于水……”
“契科儿:沈浪是我的朋友,在我看来,他的电影成功是必然的事情,他是一个富有才华,而且非常有深度的年轻人,跟他聊天,你甚至会忘记年龄的差距……”
“……”
她很长时间没有回华夏了,但是,她根本就想不到华夏竟然出现了这么一号人物。
很多关于沈浪的评价让她越看越心惊,越看越不可思议。
随后,又出现了许许多多关于沈浪做慈善的事情……
网络上,几乎把沈浪吹得都不像是一个正常人了。
这一刻……
都市鉴宝师
她终于明白为什么秦瑶会说吴彬替沈浪提鞋都不配了。
毕竟,在吴彬正在吹嘘自己在巴黎的那场成功演奏会,说自己得到了多少国际友人的赞誉的时候,沈浪已经在跟契科儿谈笑风生了……
这种差距,是真的……
很可怕!
秦母下意识地抬头看了一眼秦瑶对面的周晓溪。
此时此刻,她非常后悔刚才自己说什么沈浪是人周晓溪的男朋友?
这不是……
把白菜往外拱吗?
……………………………………
“沈浪,你知道吗?我在巴黎演出时候……那个时候,我想的就是一样东西,那就是大师之路……”
“……”
“我反思过自己的过往,我越来越为曾经的我而感觉到浮躁……这些日子,我平静了很多……”
“……”
“有空的话,挺希望带你去维也纳的,我的下一个目标,就是登上维也纳的金色大厅,之前我接受过邀请,不过,我觉得那里太神圣了……”
契科儿和沈浪,真的有那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之前的沈浪,让契科儿感觉到睿智与才华横溢,而现在的沈浪给契科儿的感觉是沉稳与深邃。
特别是在看了沈浪的《小七加油!》以后,契科儿从沈浪身上感觉到了另外一种让人敬佩的的艺术品格。
他觉得沈浪把电影当成是一种艺术,一种让人情感波动,感染人心的艺术来对待。
他甚至觉得沈浪非常真诚。
于是……
他和沈浪开始聊起了电影……
聊着聊着,又聊起了艺术!
契科儿本来很少在吃饭的时候和人聊天的。
但是,在遇到沈浪以后,不知怎的就沾上了这个坏习惯。
契科儿的华语越说越6了,很多时候一句话竟没有任何磕碰……
事实上……
当你到达一定程度以后,你多多少少都会感觉到一种寂寞的。
鲜花和掌声都在脚下,尖叫声此起彼伏,但是,时间长了,你突然觉得这个世界孤零零的。
这就是很多大师在晚年都患上抑郁症,甚至结束自己生命的原因……
因为他们想说点东西,但是,随着他们的境界和地位越来越高,说的东西很多人都听不明白,然后,数不清都是虚伪的奉承话和应付话,看似你地位尊崇,每一句话都如同华夏古代的圣旨一样被重视,但是……
他们根本就不懂你。
契科儿大概也是这样的一个人……
至于沈浪……
沈浪实际上有些地方也听不懂契科儿在说什么,不过,他至始至终都在恰到好处的地方回应契科儿,如同一个老朋友一样,之前是不卑不亢,而现在依然是不卑不亢……
这一顿饭吃了很久。
夺命追香 静夜听星
契科儿特别开心。
长久以来积压在内心深处的阴郁,终于得到了抒发,他觉得浑身非常轻松。
而沈浪……
沈浪也是露着笑容,觉得契科儿说的很多内容挺有趣,譬如,音乐界的一些奇葩事情,譬如,维也纳演奏的神圣感,譬如……
大概在午夜时候,契科儿这才开心地聊完了内心深处的话。
“沈浪!”
“嗯……”
“你的新电影打算拍什么?”
“拍一种新型的科幻题材……对了,契科儿,有没有兴趣帮我的电影配点音乐?”
“好啊!这个可以……不过,我要看了电影……”
“哈哈,好!”
“沈浪,要不,我在里面演个角色?”
“好啊,契科儿,这是我的荣幸啊!”沈浪听到这的时候顿时一阵惊喜,这还有意外之喜?
“哈哈哈……”
……………………………………
穿越之悍蟒 鬼醜
攀天
张升看了看时间,然后又看了看大厅边上的几个客人。
今天的打烊确实要晚很长时间,甚至,可能要晚到凌晨了。
他摇摇头,打了一个哈欠,嘱咐店员好好看着店,他去隔壁睡觉了。
大厅的气氛略微有些说不出来的感觉。
秦瑶和周晓溪仍旧没有走……
依旧这么呆着。
而秦母则换了一个座位坐在了另一边插着充电器看着沈浪的“故事”。
是的!
一一年到一三年……
沈浪在网上的故事就像一本非常长的电子书以后,甚至有人专门为沈浪的成功做了一次解析。
譬如,沈浪早期吃了很多苦,怎么怎么内心崩溃,怎么怎么劫后重生……
怎么把梦想放弃,然后又把梦想重新捡回来……
很多故事写得非常感人,特别是沈浪因为找不到发行商,一次次被拒绝,然后在街边喝着矿泉水满头大汗的照片,真的让秦母感觉到鼻子酸酸的。
沈浪的创业,真的很不容易……
随后,当看到自己女儿参演了沈浪的第一部电影,并且这部电影上映以后,秦母竟有一种想要喝彩的感觉!
这一路走来,这孩子真的很不容易……
秦母都有些心疼沈浪了。
至于另外一边,秦瑶和周晓溪则静静地坐着。
“我觉得,这场对手戏我们肯定能演得很好,你觉得呢?不管剧本怎么样……”
“嗯,不过,你是反派,沈浪电影里的反派,肯定和其他反派不一样。”
“那女主角呢?沈浪电影里的女主角有存在感吗?我甚至觉得,他的女主角就是一个噱头……”
“也许吧……不过,沈浪这次第一个找的是我,嗯,事实上我本来想过拒绝的,但是,他一直邀请……今天还跟我聊了一些其他事情……”周晓溪摇摇头…
“哦,不过很可惜你现在还没获得什么重量级奖项吧?”秦瑶淡笑.
“呵呵,只是暂时……”
“那希望你早点摆脱这个暂时……”
恶搞异世界 日瘦三竿
“嗯…”周晓溪点点头~
“呵呵,今天你开什么车?”秦瑶又问道…
“……”
“……”
秦瑶和周晓溪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在媒体前,她们两人是好姐妹,不过在背地里,两人看对方都觉得不太顺眼。
本来早就应该结束的晚饭,硬生生被拖到了现在……
所有人都这么呆着。
而吴彬……
现在是离开也不是,继续等下去越等越绝望。
整个地方,似乎没有人理他了。
他就像空气一样。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秦瑶走了过来看着吴彬。
“吴彬……”
“啊,小瑶……”
吴彬听到秦瑶的声音以后,顿时感觉自己听到天使的声音一样。
“你带我妈先回去……”
“啊?你不是和……”
“行,那我让司机过来接。”
“别……”
“……”
吴彬看着秦瑶的表情以后,大脑继续一阵空白。
憋得难受。
最终还是点点头……
就在这个时候……
在吧台眯了一会的钢琴师又仿佛来了兴致一般,弹了一首“《舔狗之歌》”。
吴彬听着声音,只觉得窒息,恨不得砸了这架钢琴。
但是……
最终还是走向秦母这边。
没想到……
“啊,小吴,你还没走?”
“……”
“你赶紧回去,年轻人休息最重要,我记得明天你很忙吧,不麻烦你送我了……你先走吧,别耽误正事……”
“……”
吴彬笑容尴尬。
几个小时前,他还是一个香饽饽。
几个小时后,他现在好像啥都不是了……
他最终还是没有走,就算秦母没有上他的车,他也不走。
他至少……
要陪着他们到最后吧?
又过了十多分钟以后,楼上传来了“哈哈大笑”的声音。
契科儿和沈浪走了下来……
“嗯?怎么你们都没走?”沈浪看着众人,顿时愣住……
“沈浪,你打车过来的?”
“是啊……”
“正好,我车上有个空位,跟你顺路,捎一下你吧……这么晚了不好打车……”周晓溪先站了起来……
“沈浪,还没坐过我的新车吧?刚买不久,带你溜溜?”秦瑶随后也走了过来。
沈浪看了一眼秦瑶,然后又看了一眼周晓溪。
“你们,该不会是……为了这个而等到现在吧?”
“……”
“我其实……有人过来接我了……我本来以为你们都走了……然后,刚好也接到了一个朋友的电话,于是就……嗯,说人人就到,嗯,电话来了”
“谁?”秦瑶周晓溪都是一愣。
“……”
“嘎吱”
就在这个时候……
咖啡厅门开了。
戴着墨镜,帽子的徐颖风尘仆仆地走了进来。
“喂?沈浪……好了吗?契科儿先生的助手已经在询问了,明天还有演出呢,你们别聊太晚啊!”
“好了……”
秦瑶,周晓溪……
所有人都想不到,契科儿的这次华夏音乐会徐颖是赞助方……
…………………………
钢琴声……
突然停下来了。
角落里的钢琴师突然觉得这“《舔狗之歌》”似乎……
弹得有些尴尬……
这场面,突然觉得有够尴尬的。
然后……
秦母看着徐颖……
顿时目瞪口呆。
而吴彬则是窒息到怀疑人生……
至于周晓溪的耳畔则回荡着沈浪的话。
紅色高跟鞋
“我从来都不装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