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yndb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銀鴉之主笔趣-第七百六十八章 古代城市鑒賞-52xqt

銀鴉之主
小說推薦銀鴉之主
无尽的迷雾浪潮逐渐稳定,视野也逐渐恢复了清晰。
亚休恩望着前方,却不由得陷入了沉默:
“这里,是什么地方?”
经过不知道多长时间的战斗,也不知道具体行进了多元,亚休恩在有些浑浑噩噩的状态中,终于抵达了这次的目的地。
他右手一摆,仿佛涂抹了银色唇彩的嘴唇微微张合,那些涌动的灵雾就像是受到了命令一般,纷纷退开,将更远处的景象展露在他的眼眸之中。
序列6,“同律机关”,也有“改装者”这个代号。
就像他晋升到序列6还没有多久时那位“议员”告诉他的一样,而他也能确实感觉到,自己很快就能够踏入序列5了。
自从…….
亚休恩的视线,落在了自己的手掌上。
自从吸收了大量的银之血后,他成长的速度越来越快,快到他自己都不安的地步。
尤其是吸收银之血时,由血脉冲动带来的迷醉感、快感。
自己很快就能够踏入下一个序列——
舒窈好逑 绾衿年
连同另一个途径一起。
但是,随着他的进程,随着他逐步掌控另一个途径,他赫然发现了一件事。
自己所得到的“蓝血”,在“倒影议会”那群人的帮助下得到的“血脉”,竟然能够帮助自己更快地踏入下一个序列。
为什么?
带着莫名的恐惧,亚休恩尽可能地理解这件事。
他不是不知道蓝血者有独特的能力,但是,蓝血能够让非凡者加快成长,这一点,无疑在说明着蓝血者和序列途径之间有着密切的联系。
神潭
“无论是什么,我都能够走到序列的尽头!”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亚休恩的视线重新变得坚定起来,连同另一只眼睛也一同机械化。
七杀 上官午夜
随后,他的视线定格在前方,在那无尽雾海变得稀疏而显露出的景象上定格。
借助能力散去遮挡视线的迷雾,亚休恩看到了一片片崩毁坍塌的建筑。
一座寂静的城市,一座无声的城市,通向连亚休恩都看不清,他的能力也无法倾听到的静默之所。
如果说这偌大的幻影界像是海洋,像是潮汐教会口中的“灵之海洋”,那么,这座寂静的城市,就是从海底一直升到海面的…..
无论是怎样的海流潮汐,又或者风暴,都无法摧毁这座寂静的城市。
亚休恩的心底,冒出了这样的感觉。
异世农场主 水中的倒影
绔少宠妻上瘾 蝶乱飞
这种感觉,并不是毫无来由的。
“预知”。
被他使用能力,装载到自己身上的,只有少数途径才拥有的能力,仿佛占卜一般能够预知到一些东西的能力,也能够被他使用。
而且,不是借助那单片眼镜做到的事情。
是他依靠自己能力做到的事情。
他经过了一些在那位“议员”的口中,被讥讽为“无用”和“只有无知和愚昧者才会相信的所谓可能性”的尝试后,成功了。
虽然事实让那位“议员”的讥讽成了错误,但是,亚休恩并不觉得他有错。
異世之惡魔獵手 明天來臨
他能够确确实实地体会到,那只单片眼镜对于自己的帮助。
他已经很清楚这眼镜的力量有多么强大。
一个个能力的强大和不可反抗,让亚休恩印象深刻。
虽然,在那位“议员”出现之后不久,亚休恩就逐渐尽可能地减少了使用。
不过,这一次,他得到这个占卜用的神秘物的来历….
“灰烬黎明”。
亚休恩还记得那位“议员”所提及的组织,那个在普通人眼里有些名声,却似乎被非凡者们不屑一顾,认为是一群普通人爱好者聚集形成的组织。
但同样,亚休恩依然还记得对方在离开之前的嘱托。
“最好不要在外面称呼或者试图寻找那个组织。”
为什么?因为反侦察的手段很强?
似乎想到了什么,亚休恩摇了摇头,继续缓步前行。
进入到那他也看不到尽头的、没有任何损坏,却寂静无声的城市,进入到那矗立在那片迷雾边缘废墟的正中央的诡异城市。
虽然破败,但是这些建筑之间的通路,那些街道上,却没有什么杂草之类的事物。
这里,到底经历了什么?
把自己冒出的想法甩去,亚休恩缓慢地迈步行进。
亚休恩四处走动,试图寻找一些能够辨认的特征用以调查。
并没有寻找到什么资料类的事物,只是在路边街角看到了一些刻着奇异图文的东西。
那些看似有序的线条叠合,描绘出的画面却有着死一般的沉闷感。
但因为长久的时间,画面有些晦暗。
不过,即使再灰暗,磨损得再模糊,也能够让人隐约感觉到其中的沉闷。
他并不能理解这些文字,这是整个城市给他的感觉。
然而,无论怎样,这座经历过漫长时光的城市,都将屹立。
在寂静无声中沉闷地屹立到时间的尽头。
忽地,亚休恩停步驻足。
“遗迹”……
因为之前与那位“议员”的交谈,他下意识地把这里当成了遗迹。
地下城之逆转干坤
但是,这里,真的是城市吗?
冒出这个想法之后,亚休恩加快脚步,在这个巨大的废墟中快步直线行走,倾听者的能力随着他的步伐扩散扫过这被迷雾笼罩的庞大废墟。
而最后,他得出了一个让他有些难以置信的结论。
这里,还有什么东西。
几乎是这个想法落下的时候,他忽然察觉到了什么,猛地扭头看去。
不知何时,一只只眼睛已经出现,沉默地注视着他。
……
渡灵师
天纹至尊 魂圣
另一边。
一只身形奇异的霜蓝血龙,正在咆哮着。
“我不会屈服的!”
近乎女性人声的咆哮响起。
“你屈服不屈服,并不重要。”
似曾相识的,与前一句话的声音完全相同,但语气有些不同的声音响起:
“我吸收掉你和你收回我,是一样的。”
巨吻开合,吐出声音:
“现在我很虚弱,但不代表会输给你”
“好了,接下来就把身体交给我好了。”
在脖颈处的在这句话后,张合的动作越来越微弱,反抗的动作也越来越小,最后,彻底陷入了平静。
涌动的银色,快速地在那霜色巨龙的身躯上蔓延,形成了第二颗头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