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im6u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線上看-第一百八十二章 我罩着你分享-lw1sw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小說推薦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今天的孟远穿着一身深绿色军装常服,头戴常服军帽,肩章上明晃晃的两杠两星在初升的阳光下闪着熠熠光辉。比起以往见到的冷漠严肃模样,今天明明还是一样的轮廓分明的国字脸盘,却不知道是眼前的气氛还是环境原因下,看起来却是端正锐利了很多。
仿佛中觉得,这才是真正的他。
蒋正今天也是同样的穿着一丝不苟的军装,古铜色的脸板正起来,比那日办公室初见也是冷肃不少。而另许多多额外的注意的是,蒋正明明看起来是有二十多岁的样子,居然级别只比孟远低了一级,可见这个人肯定也是非常优秀的,不然不会如此年轻就能参与此次的任务。
其实细看之下,蒋正五官轮廓还是不错的,浓黑的眉,长方形脸,五官单独拎出来虽不算精致,但汇合到一起就是一张特别欲的硬汉脸。再加上他身高腿长,十分健壮,看起来倒是也是视觉冲击力十足。
是很多小姐姐都会喜欢的类型,光靠脸和身材就完全可以吃饭的那种。
只是那天他的表现,实在是让许多多没有太多好感。
此时台上八个人却是站的整整齐齐,好似是等着什么人一般,只站着就没有人再动了。
也正如许多多所想,几分钟后,一位看着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走了上去,站在八人中间。后面那八人就跟八大金刚似得一左一右各四个拱卫着中间男人。
留神看去,赫然是一位少|将级军官,四五十岁上下年纪,看起来保养的还算不错,面上只有浅浅的沟壑,面白无须,表情慈和,可以看出年轻时定也是非常俊秀的小伙。
开口声音低沉悦耳,“各位能来到这里,我相信你们已经明白是过来干什么的,这里我也不再多说。而我要强调的是,从你们到达这里的一刻,大家就都是一个起跑线。在这儿没有什么军衔,也没有什么身份,我们只看实力……”,基本说起话来,却还是一样的老套,直让许多多想起学校的教导主任、校长讲话的时候,一开口没一两个小时都停不下来。
“我们华国需要这柄尖刀,且已经刻不容缓……同志们,祖国的未来,在你们身上……”
要不是声音确实好听,许多多觉得自己都能被哄睡着了。真的是太能说了,这个少|将一定是做参谋之类的文职吧!张口就来,还真的足足讲了一个小时,还有些意犹未尽,直讲到最后,他自己倒是激动的脸都有些发红。
在台下一直听着,许多多就在暗暗思考,这要是换她上去讲话,估计最多能憋出来十分钟也就不错了。这么一想,她是不是还挺不适合当领导的啊!
只怕此时的许多多难以想到的是,未来的某一天,她自己也会走上教育别人这条路,啰嗦起来也并没有比其他人有什么区别,只不知道台下的学生们或者新兵们又会如何评价她。
终于领导台上,少|将大人终于讲完退场了。
“全体都有,立正”,空气中倏然炸裂出一道气势如虹的声音喊道。
而台下大多数人还沉浸在刚刚被上面领导春风般柔和的话语说的暖心又舒心,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也是惊的很多人都直接打了个激灵,清醒起来。
许多多也是跟着众人一起仰头看上去台上,没成想竟还是个认识的,刚才台上的八个人台上也就剩下蒋正一个了,直直的戳在中间,蒋正面色极为不好的看向台下这二百多人,“你们都是陆陆续续选拔了两年,才选过来的精英,所以你们觉得自己都已经很厉害了吗?”。
看样子蒋正几个已经是忍的不少时间了,一爆发起来,机关|枪一样突突突就冲着台下众人发射起来,“刚刚领导站在台上,你们下面什么样子,我都躁的脸疼。还有这边,一个个军衔也不低了,你们觉得你们就做的很好吗?”。
茅山道士闯花都
心之城 雨幽蔭
蔣正指指两边队伍这中间的一条通道,赫然是之前许多多等人之前来时,穿军装和没有穿军装的中间空出来的一米宽的位置,“这中间是有猛虎还是有天堑,这道是留着给我走的么?队伍都不会站吗?”,只是说最后这句的时候,更多目光是看着军装的一队。
接下来的话则更是不好听起来,“既然你们都到了这儿,就再也没有什么身份之别,我管你之前是小混混还是大军官。在这儿,以实力为尊,谁要是仗着自己有什么后台或者能力,耍横,那你可以趁早滚蛋,这儿不少你一个不少,多你一个不多”。
“还有哪些暗暗有什么打算的,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们,这里不是什么好去处,既不能让你们升官发财,也不能让你们仕途顺遂,就算最后真的入了队,那也是把脑袋都别再裤腰带上的差事,好话丑话我都说在前头,有想走的,现在就可以走,没有人拦着”。
斗罗大陆之创世神位 龙罗天涯
预料中的一顿臭骂,最后自然是没有一个人离开,所有人都是低着头挨骂,骂完后又被罚负重三十公斤跑到后山,再跑回来。
真的是换汤不换菜的惩罚啊!许多多都有点想笑,不过一想军队里不就那些,罚体能、饿肚子、写检查、关小黑屋,基本也翻不出什么花样来。
俗话说,打蛇打七寸,对于这些人来说,管用就行。
最起码许多多和金焕对于这个惩罚是一点感觉也没有的,基地后面那座山远远看起来并没有很高,介于土丘和大山之间的程度,仅仅是负重跑来回,对常年高强度训练的他们来说,也就是日常而已。
三人中间的谭鹏鹏却被这个通知吓到,一脸的这个消息肯定不是真的,肯定是骗我的吧!
但是最终还是屈从于现实,只一双桃花眼看着同来的两位校友,欲哭无泪,“我觉得我可能今天就要被扫地回家了,这三十公斤还要在后山跑个来回,这就是要我小命啊!”,看过来许多多和金焕的眼神,特别像是个求保护的幼崽。
再加上他本身就长得秀气可爱,一双桃花眸竟真的像是有泪光浮动。模样看起来真的怪可怜的,让许多多有点想起小时候白白软软的唐元,每每也是这样站在她身后的样子。虽然唐元是从来不会主动这样,更不会眨着雾蒙蒙的眼睛看他,但是也不影响在许多多眼里其实就是个需要呵护的小可爱。
从小自诩要当侠女的许多多,一向是最见不得别人这个模样了,于是就像以往很多次一样,许多多小手一挥,看着谭鹏鹏就道,“没事,到时候我会罩着你的”,语气十分豪气。
只是配合着她俏丽可爱的短发和过于纤瘦的体型,实在是让人很难觉得可信。
谭鹏鹏也是被许多多这言论有些震惊,他上上下下打量许多多几眼,再看着其漂亮的小脸蛋,最终只忍不住开口道“许多多,你要不还是和我一起退出算了”,实在是许多多现在这幅瘦瘦的纤细模样,怎么看都不像个能罩住他的。
而谭鹏鹏作为一个今天早上刚刚相识的人,能这么开口说实话,也已经是非常难得了。
虽然他也不忍打击许多多,但是还是想让她认清楚一个事实,常年关在室内做研究的苍白手手指指向穿着军装的那一队伍,一个个站立笔直,体格强装的男人,“就算是在我们学校你体能算不错,但是你能和那些人比么?”,后面一句没说的是,反正肯定通不过,还不如趁早撤退来的好呢?
许多多直接被噎住,只觉得第一次有人在她面前说,许多多你肯定不如别人,还是在她最为优势的体能上面。还没等许多多找到话替自己反驳,旁边就传来噗嗤一声笑声。
直接将许多多和谭鹏鹏的目光就吸引了过去,只不过许多多看着金焕的眼神,就更像是在质问,你是不是也觉得我不行,在笑话我。
被两人齐齐目光看过来,看的都有些尴尬的金焕,无奈的摸摸鼻子。刚刚真的就是没控制住啊!这么解释的话,他们会不会信?
也是金焕近些年隐藏的实在太好,没有人知道,其实金焕从小就是个笑点非常低的人,别人随便说个有意思的话题,都能将他逗笑。
小时候倒也罢了,长辈们都说这娃娃真讨喜,喜欢笑,多喜庆,他也就一直觉得是好的。
只是渐渐年纪上涨,也因此确实惹了不少误会,得罪了不少朋友。那时他才知道,笑点低也是有弊端的,有时候不合时宜的笑在别人看来,就是对他们的嘲笑。
尽管他也解释过很多次,但是还是有些人不相信,说他就是故意笑话她,并一度无人理他。后来的几年,他努力地的想要改变却改变不了,他的笑点低好像就是天生的,看再多的笑话,他还是会被别人或许只是仅仅一句话,或者一个动作给逗笑。
再后来他学会了克制,也学着远离人群,很少再和别人讲话,果然此后虽然笑的少了,但是再也没有人说他嘲笑他们了,他觉得这就很好。
丫鬟是个乌龟精 叶离三零三
但是没想到,今天刚认识的两个新校友,第一天他就在两人面前破功了,只是笑点低这个问题,他自己也控制不了。
这会儿只能忙收敛了笑容,然后回复之前的一本正经严肃模样,“我不是笑你们,你们继续说吧!”,但是说这个话的时候他耳尖却是滚烫,在刚刚认识的两个朋友面前肯定给他们留下了不好的印象,
其实金焕今天没有说的是,他其实也不止一次见过,更确定说是关注过许多多的,当时大一军训时,他同宿舍的室友妹妹就是许多多班上的,那时候全宿舍人一起跟这位妹妹吃饭。
第一次从室友妹妹嘴中听到了许多多这个名字,半个小时的吃饭时间,一大半时间都在说那个特殊的女孩。说她军姿站的好,她抢法最好,她跑步最快,她的军体拳打出来教官都比不上,那时候他就记住了这个名字,心中就好奇,这个女孩真的这么厉害么?有机会真想见识见识。
但是那时候,也就是个淡淡的影子,之后他也就差不多给忘了这件事。
然而军训没过去多久的一节选修课上,他正坐在位置上认真的重新做自己的训练计划,之前的强度已经不适合他了,再这样下去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他都很难再进步下去,所以他需要重新根据自己现在的身体情况,做新的规划。
就是这时,台上正在点名的老师点到”许多多“,初时他只觉得名字耳熟,所以只抬头下意识的看过去一眼,然后顺着应答的声音,就看到一位身着白色运动衣,扎着高马尾坐在他斜前方不远的女孩。
庶女桃夭
长得确实很漂亮,第一眼看过去并不是非常惊艳的类型,只觉得五官大气明艳,皮肤不甚白皙,不是时下喜欢打扮的从头到脚白皙精致的美人。
但是细看下来,又发现女孩的五官轮廓却无一不是恰到好处的长相,且一双眸子尤其好看,大大的杏眼似闪着光,对着旁边女孩笑起来的样子,似是能感染人一般。
金焕自己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就已经跟着勾起了嘴角,露出了很久没露出的笑容。
不过再后来他一直很忙,将自己的时间安排的很满,那一次之后他也就是偶尔听到有人提起这个名字会下意识的停下脚步多听两句,或者看到那个女孩的时候,多看两眼,却一直没有过真正的交集。
而许多多说的早上的操场训练遇到他,他其实记得更清楚。
他本来之前晨练是在另外一个训练场的,那期间有几天,他训练的场地改建修缮,所以他就去了大校场训练,也就有了许多多之前所说的在操场偶遇过他的事情。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也就是从在大校场上看到她的那一次开始,之后半年,原来的场地早在一个月后就改建好了,但他还是会选择去大校场晨练,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就是想再看她一眼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