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vwxf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笔趣-第一百一十四章 永安侯到熱推-cw939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
小說推薦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
穆习容收到这封信时第一反应便是叫人去查这信纸的来源。
但沉思了一会儿后放弃了。
这种信纸并不常见,别说寻常百姓,就是一些有品有衔的官宦人家都是舍不得用的。
一夜回到改开前 丰本
由此可见,送信之人非富即贵。
而柳霞眠的生辰本也就不远了,这人既然邀她看戏,想来柳霞眠生辰上必会发生一些大事。
究竟是什么事让这人还特意送这样一封信来呢?
穆习容第一时间想到的是穆显阳,可后来仔细一想,就否决了。
穆显阳虽然品行不如何,但却欺软怕硬得厉害,如何也不会有那个胆子做出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来。
那么……便是这寿辰的主人公柳霞眠了。
柳霞眠……
穆习容正沉思着,手里忽然一空,那封信竟骤然间被人抽走了。
“谁!?”穆习容立刻反应,抬掌便要打下去,谁料对方轻易制住了她,她在看清对方人脸后才大松了一口气。
“王爷,你怎么走路也不出声?你是想吓死我吗?”穆习容没好气道。
宁嵇玉笑了,“王妃胆子倒是越来越大了,都敢直接对着本王发起性子来了。”
“这东西……”宁嵇玉晃了晃手中信纸,问说:“本王看了王妃不生气?”

“左右这信也没个名字,谁知道是送给谁的,没准是我看了有人送给王爷的信呢?”穆习容倒是不在意这信上内容被谁给看了,反正柳霞眠寿辰已近在明日,若是真有什么事发生,到时候在场的那个不是看客?
就看这事是个什么性质的了。
“王爷可有什么想法?”穆习容见宁嵇玉看了信上内容后久久没有言语,便出声问道。
可以宁嵇玉只是将信放下,摇了摇头:“这信无头无尾,本王亦看不出什么,若是王妃想知道这东西是谁送来的,本王倒是可以派人去查。”
“这倒不必,”穆习容看着那信别有深意道:“明日不就都知道了吗?”
哪怕柳霞眠不喜穆习容,但她身边有个宁王,面上便不好表现出一丝不悦来,她高高兴兴地将人迎了进来,引到上桌,一副母慈子孝的和睦模样。
两人堪堪坐下,外头又是一声通报。
“和国永安侯到——!”
此名一出,满座皆是喧嚷起来,一时间议论纷纷。
異域之痕
女警穿越成孕婦:王爺本紅妝 夏夜無邊
“这和国永安侯怎么会来楚国臣下家眷的寿辰宴?”
有人猜测道:“前几日皇上不是刚给穆家长子和哪位和国公主赐婚了吗?恐怕这永安侯是来打探一番穆家内宅是个什么模样,日后和国公主嫁过来,也好有个底吧。”
“…………”
穆习容与宁嵇玉也无不诧异,照理说若是永安侯有心要来,应该先与穆家打一声招呼。
如今却是突然上门,到底叫人不禁想入非非。
韩忱丝毫没有一点引起了众人骚动的自觉,施施然走到柳霞眠与穆显阳面前,举止动作得礼地挑不出丝毫的毛病。
他含笑道:“穆大人,穆夫人,今日本侯途经穆府,却见此地如此热闹,问了才知道今日竟是穆夫人的寿辰。
本侯便想着,我们公主要嫁之人正是穆府的少将军,穆夫人寿辰我们没有表示怕是失了礼数,所以便回去备了些薄礼上门,还请二位不要见怪。”
都市鉴宝师
韩忱这番话说得看似合情合理,细究之下却叫人觉得过于巧合和怪异。
但穆显阳到底是人鬼都见惯了的,韩忱既然来了,他自然没有将人赶出去的道理,当下乐呵呵地收下了礼,派人将他引去宴席。
许是因为韩忱的到来,宴上一下静了许多。
虽然和国只是邦国,但韩忱的大名他们都是听过的。名号说是永安,其实是阎王一个。
手段毒辣且从不留情,比起宁王来是不遑多让。
但宁王至少是摆在明面上,而与这位永安侯来往,他指不定什么时候会在背后捅你一刀子。
还是刀刀致命的那种。
完美守護:勿惹惡魔mm 夜語凡
韩忱之后,人很快便到齐了。
大臣家中设的宴席比起皇家的少了许多讲究,气氛也比皇家的要热闹上许多。
宴席开始还未多久,方才上到第三道小菜,韩忱微抿了一口手中的酒,唇角带笑看向穆显阳,“说起来,本侯倒是有些佩服穆大将军。”
“哦?”穆显阳放下手中玉箸,撑膝问道:“敢问永安侯此言何解?”
他面上不显,心里却有着雀跃,能被一代王侯亲口说佩服,自然足够叫他心生愉悦。
“穆大将军为了柳夫人一人,肯舍弃世间红粉佳人无数,自然叫本侯佩服。”韩忱缓缓道。
众人皆知,和国人喜欢纳妾室,并以此彰显自己的魅力、权势与地位。
穆显阳僵了一下,很快恢复笑容道:“永安侯说笑了,穆某专心朝政,自然无心寻花问柳,况且,家中有一贤妻足矣。”
穆显阳能得体应对,柳霞眠却有些撑不住了。
这永安侯是什么意思?难道要在她的生辰劝她的丈夫多纳几房妾室不成?
哥就是一个传说
柳霞眠暗暗咬牙,盯着韩忱的眼神不可抑制地带上了些不善。
韩忱笑的不冷不淡,“穆大将军说得极是。况且……”韩忱将目光转向柳霞眠,顿了一下,意味不明地继续说道:“柳夫人能生下穆少将军这样的英才,也委实担得上贤妻之名。”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韩忱刻意咬重了“生下”两个字的音。
旁人听起来倒没什么异样,但落在柳霞眠耳中却是有了一层别的意思。
柳霞眠手抖了一下,面上闪过一丝慌张。
这永安侯究竟知道些什么?难道……不,这不可能……
就算那个疯女人跑出去了又怎样,她连人都认不到,能说出什么?
總裁兇猛:霸道老公餵不飽 檸小萌
虽然柳霞眠心里这样想着,却还是抑制不住地慌张起来……
万一,万一……
“柳夫人,你怎么了?”韩忱面容和善,语气温和。
然而落在柳霞眠眼里,却如同洪水猛兽一般。
她勉力撑起一个笑,道:“没、没什么,只是这几日操办府中食物有些劳累了,让永安侯见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