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8dvn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定河山》-第四百三十二章 兩隻老狐狸看書-7z7xm

定河山
小說推薦定河山
这个时代猪肉,还是普通百姓吃的贱物,是上不得高档宴席的。别看黄琼做锅包肉的时候,皇帝也没有少吃。可在御宴这种高档场合,那玩意是上不得桌的。所以,在这些菜色之中档次最低的也是鸭肉,羊肉和鹿肉更是占了大多数。
如果不是今儿的这场御宴,黄琼压根就想不出来。在这个交通不发达的年代,在远离海边的京师,还能吃到活的海虾,而且还是地道的渤海对虾。那一只大虾,足足有黄琼的一巴掌长。黄琼本身就是一个吃货,又那里吃不出来这虾,在制成佳肴之前根本就是活的。
现在是冬季,在这距离海边千里之遥的京师,吃到冰冻的海货并不让人意外。可要说吃到活的海虾,那这虾恐怕要价值千金。在加上其他同样珍惜的食材,还有内侍省、鸿胪寺方方面面,负责御宴的人上下其手,恐怕这一桌酒宴,没有万贯是下不来的。
俠世界
小佛爺
想起几百年后某个朝代,一个只有几文钱的鸡蛋,送到皇帝桌子上就敢报价二三十两白银,身价翻了几百倍都不止。在想想眼下胆子大到,连官仓粮食都敢盗卖一空的那些官员。想必这一桌御宴若是放在酒楼,需要费一万贯的话,内侍省那些家伙就敢上报五万贯。
若是平常年景倒也罢了,可眼下却正值大旱之年,西北无数灾民嗷嗷待哺。京城内外无数流民,一次大雪便要断粮数日。阖家上下,连一件御寒的冬衣、棉被都没有。所谓的太平盛世不过如此,只存在于官修史书上。真正的面目,甚至就连一场大雪的考验都经受不起。
宫中一次御宴,便要靡费十万贯。若是传出去,别人该怎么看待天家?当真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想到这里黄琼也只能苦笑摇头。面对着频频举杯的皇帝,还有那位满脸堆着假笑的桂林郡王,也只能打点起精神来应对。面子工程,还是需要做做的。
大家都是惜福之人,在美味的菜肴也是浅尝即止。而御宴虽说对那些下级官员,或是寻常百姓来说,不仅天大的荣耀,更是会吃到平日里想都不敢想的东西。可对于这几位来说,御宴只不过就是一个名。不说皇帝了,便是那位富甲海内外的桂林郡王,又是什么没有吃过?
甚至人家吃的东西,皇帝都未必有可能吃过。比如说南海盛产的龙虾、帝王蟹一类的珍贵海鲜,地处内陆的估计别说吃,恐怕听都未必听过。毕竟这个时代,鲜活海鲜因为运输和保存困难,在大部分地区并不流行。鱼虾蟹,包括贝类还是河鲜为主。
权贵人家,除了寻常的羊肉和鸡鸭之外,珍品更多是山货。毕竟这个时候,还没有像几百年之后,野生动物除了老鼠之外,凡是会飞、会跑的都快被打绝种了,可以说有山就有兽。前次黄琼去少林寺,在途经嵩山的时候,便亲眼看到过一大群梅花鹿,就在官道边上晃悠。
所以这个时代,山珍才是美味,海鲜还差的远。人家桂林郡王,就守在南海边上,什么美味的海鲜吃不到?要知道,桂林距离海边,可比京兆要近的多。更何况,因为气候的原因,南边有的野味,北方未必还真的有,诸如果子狸、穿山甲、眼镜蛇一类的。
黄琼敢打赌,自己这位从即位开始,便未出北方一步的皇帝老子,肯定没有吃过。只是不知道,这位桂林郡王吃不吃两广一带,很是流行的比如说三叫鼠、龙虱一类的东西。看着那位桂林郡王,对满桌的美味佳肴兴趣缺缺的样子,黄琼不由有些恶毒的想到。
既然都不差这点吃的,所以满桌子的御宴,除了满腹心思的黄琼没有动几口之外,其余的人也不过偶尔动动筷子。甚至除了少数的菜色,大部分的菜肴就连动都没有动。尽管也知道,这些菜肴最后都会被赏赐给太监、宫女,实际上也算不得浪费。
我的佳丽女房东 人间已百年
但看着满桌子大部分动都未动的高档菜肴,就这么白白的浪费掉,黄琼依旧很是有些无语。不过今儿皇帝,却至少看起来很高兴。菜虽说没有吃几口,但是这酒却是罕见的喝了不少。很是有些兴奋的,絮絮叨叨的与桂林郡王说了不少的话。
宴会过半的时候,有些兴奋的皇帝居然不顾自己天子体尊,举着酒杯来到桂林郡王的面前道:“怎么样,朕的这个儿子爱卿若是满意。过了年,朕就吩咐钦天监选一黄道吉日,给他们举行纳聘之礼。争取开春,便将他们的事情给办了。这样,爱卿也可以放心的回去了。”
对于皇帝的提议,那位同样精明的桂林郡王,自然不会反驳:“既然皇上认为小女蒲柳之姿,还配得上英王殿下,外臣自然恭敬不从命。只不过,明年春天便要给他们办婚事,是不是有些操切了?外臣知道,皇子一般大婚可都在二十岁。”
对于桂林郡王的这番话,皇帝却是淡淡一笑道:“怎么配不上?这天底下,若是你桂林郡王府的郡主,还不配做我大齐朝皇后,还有谁家的女儿有这个资格。至于操切与否,朕看没有什么的。阿九过了年便十九了,你那位郡主过了年也十八了,提前一年不是什么事。”
想必这还是皇帝,第一次当着桂林郡王的面,提起立他的女儿为下一任皇后的事情。在听完皇帝的话后,不仅是那位世子与司徒唤霜的脸色,都微微有了一些变化。便是那位恐怕也是老奸巨猾的桂林郡王,也不由得大吃一惊。
别有深意的看了看陪着皇帝来敬酒,此时听完皇帝的这番,甚至可以说石破天惊的话,脸上却是平淡无波的黄琼,却是哈哈一笑道:“皇上对小女如此厚爱,当真让外臣不知道说什么好。外臣没有想到,小女居然有如此的福气,会被皇上挑选为新太子妃。”
重生之玩转国际米兰
对于桂林郡王这番有些恭维的话,皇帝却是看着他,哈哈一笑道:“当然,有些东西现在还不能说出去。朕今儿高兴,这酒饮得多少有些多,这一张嘴便将心里话给说了出来。希望爱卿,还要替朕保密才是。等两个孩子完婚之后 ,朕自然会有所动作。”
看着明显有些喝多的皇帝,微微沉吟了一下后,桂林郡王自然带着世子与郡主,连忙跪下谢恩。而在皇帝身后,同样看着这位多少显得有些虚情假意的桂林郡王,黄琼表面虽说没有说什么,可在心中却是微微撇嘴,多少有些嘲笑这二位演技有些假。
虽说一直不知道,自己这位皇帝老子酒量究竟有多高。但以黄琼对自己这位皇帝老子的了解,别说当着桂林郡王这样一个外臣饮酒过度。便是当着自己这些做儿子的,也绝对不会喝多的。什么酒饮得有些多,明显就是有意为之,想要将自己的想法表达出来。
至于已经成了自己老丈人的桂林郡王,恐怕也满心的不情愿。霜儿不是说过吗,自己这位未来岳父,相对于自己来说,看上的是更容易把握的沈王与宋王,自己并非是他首要的人选。即便是给一个皇后的位置,但对于桂林郡王来说,一个不能由自己掌控的女婿并非好事。
自己这位未来岳父,在听到老爷子那番话后,脸上的表情虽说掩饰良好,但微微皱起的眉头,却足以说明他心中的真实想法,至少不如他说的那般好。恐怕眼下他心中更多的是,在琢磨今后怎么样对付自己这个未来女婿吧。如果说司徒唤霜,真的是他女儿的话。
江湖情長
黄琼很清楚的知道,别看眼下自己这位皇帝老子,与那位桂林郡王一副亲家和谐的样子。其实心中指不定惦记着,都怎么算计对方呢。桂林郡王已经进京这么长时间,黄琼就不信皇帝没有与其谈过海外通商之权的事情。
别说一个还是泡影的虚位,就是现在立马让他成为皇帝的老丈人。但若是让他就为了这么一个名分,便交出桂林郡王府独占了上百年的通商之权,恐怕他绝对不会甘心的。只不过,这是一只老狐狸。有什么想法,只会暗中做手脚,绝对不会表现在脸上来。
想到这里,黄琼又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今儿一直都很兴奋的皇帝,心中暗自摇了摇头。自己这位皇帝老子虽说演技差了一些,可这心机却也一样并不差。哪怕心中在恨不得明儿,便将海外通商之权收回来,这表面上该做的表面功夫一样都不缺,到底是为君多年。
面前这两只老狐狸,一个占据着无上的权利,手中却缺乏相应的人才。一个几乎掌握着所有的天时、地利,甚至包括人和在内,但是却没有权利。二者相争,估计很是要有一番龙争虎斗。也不知道,这番争斗这两只老狐狸,究竟谁能笑到最后。
只是不管皇帝也好,桂林郡王也罢。无论是明争也好,还是暗斗也罢。此事今后究竟会走到何种境地,却已经不是黄琼能左右的了。他只是希望,这二位私下里面无论怎么斗都好,可千万拿着天下黎民当做赌注,搞得真正刀兵相见、天下大乱来。
这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本来今儿的这次御宴,就是为了黄琼的亲事。眼下既然亲事已经定了下来,那么也就代表着御宴已经到了尾声。不管皇帝与桂林郡王,这二位心中的真实想法是什么。但至少表面上,还是做到了宾主尽欢。
不管是真的就这点酒量,还是表面上装的饮酒过多也好。待送走明显已经有些坐不下去,很是有些归心似箭的桂林郡王一家人后,今日破例饮了不少酒的老爷子,脸上明显呈现出一番疲态。原本在桂林郡王面前,一直挺直的腰,也多少有些佝偻了下来。
见到老爷子疲态很明显,刚刚代表老爷子将桂林郡王一家人,送到了皇宫正门外返回的黄琼,急忙紧走几步一把将他搀住。而看着过来将自己搀扶住的黄琼,犹豫了一下后,原本要推拒的手却是慢慢的放了下来。点点头道:“朕今儿真有些乏了,你陪朕去御花园走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