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小说 撿到一隻始皇帝 ptt-第四百二十三章 關於騎兵的構想讀書

撿到一隻始皇帝
小說推薦撿到一隻始皇帝捡到一只始皇帝
历史上,这套新文字的教材,就是李斯所完成的,可并非是他独自完成,李斯完成了一套《苍颉篇》,共七章,中车府令赵高作《爰历篇》,共六章,太史令胡毋敬作《博学篇》,共七章,三人所作共计三篇二十章…在西汉被整理为完整的苍颉篇,可惜,这东西早已失传。
而在如今,李斯尚且还在,其余两位却没有踪影,赵括想要让李斯单独的完成,难度还是比较大的,不过,李斯失去两位帮手,又得到了一位更加强大的帮手,赵括愿意协助他来一同完成,李斯自然不敢拒绝,连忙称应该是自己来协助赵括来完成这启蒙教材。
赵括只记得一些三字经和千字文的内容,他不能完整的背诵出来,可还是有些印象,三字经还好,只是所宣传的道德观念不够完善,与赵括所想的还是有些差别,而千字文,嗯…千字文的内容复杂,对比三字经来说,他包含的内容要更多一些,从天地开辟来讲述,而作为启蒙教材,他与赵括所想要预期可能还是要差一些。
若是以这样的读物来进行启蒙,很可能的结果就是:知道开天辟地的大概,那当然是很好的,然而我一字也不懂。“天地玄黄”就是“天地玄黄”,读下去,记住它,“天地玄黄”呵!“宇宙洪荒。”呵!……
赵括想要编写的启蒙教材,首先要简单,其次要教导为人处事的道理,想到这里,赵括又忍不住的说起了南阳郡的事情,也就是辛梧在南阳郡所进行的道德教化。李斯是个坚定不移的法家教徒,他绝对不认可用道德来教化百姓,可李斯同时又是荀子的门徒,故而他知道如何给法律套上道德的大衣。
最初赵括谈论对百姓的道德教化的时候,李斯还以为他是要施行儒家那一套,搞什么以道德来选举人才,以所谓的道德教化取代律法,可是李斯很快就平静了下来。自己的老师倒是有这样的想法,可赵括很长一段时日都在钻研法家的思想,他大概是不会沉迷儒家的治国学说里的。
果然,赵括后来的言语也证明了这一点,赵括并非是取缔如今的律法,而是要推广一种道德观念,这将与大一统观念一样,渐渐被百姓们所接受…因此完成思想上的大一统…占据主导地位的学说当然就是赵括的大一统学说,辅佐大一统学说的是赵括所准备提出来的道德观念。
百变校花叶星尔
发律至高无上,同时国家还要提倡道德…赵括这样的人或许看到的是树立民族精神,快点形成华夏民族观念,道德观念,而李斯这样的人,看到的则是便于统治…只要将忠君这样的思想作为主流道德观念…不同的人,总是能看到不同的东西,赵括并不觉得自己的影响可以让天下人都变成道德君子,变成圣人。
可是,他想要影响如今的观念,例如燕国的百姓,不要再将自己的妻拿去服侍客人,赵国的百姓,不要觉得完不成事情就得自杀,齐国的百姓,别推崇那些好勇斗狠的游侠,楚国的百姓,别那么迷信鬼神,秦国的百姓,你们的毛病可就多了…你没有办法限制天下人按着你的观念去生活。
可是你要让他们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可以被鼓励的,什么是要被禁止的。
汉朝将道德教化做到了极致,冠冕堂皇的做事,大概就是这个时代所养起来的风气,他鼓励百姓们孝顺,友善,谦让,皇帝以身作则,大臣们效仿,并且设立孝廉,来举荐这些有道德的人来学习,做官…这样做有什么用呢?就是改变了民间的观念,让百姓们知道,自己该去做什么,什么做法才值得尊敬。
秦人不孝顺吗?不,在秦国,若是孩子殴打父亲,父亲可以让官府直接杀死自己的儿子,在赵国,辱骂自己父亲的人要被割掉舌头,瞪父亲的人要被挖掉眼睛,而动手…啧啧,就是从官府手里跑出来了,各地游侠听闻您的壮举,也一定来杀掉你,汉朝不过是官方性的推动了这种风气。
秦王和他的官吏们严肃的告诉百姓:没有道德的人要死,不孝顺父亲的要被杀,路上遇到盗贼不帮忙的杀!跟兄弟打架的剃胡子!偷邻居东西去修长城!
而汉天子和他的官吏们则是笑着,他们对百姓说:人必须要孝顺,要有道德,你看天子多孝顺啊,你看我们多谦让啊,有道德的人可以得到尊重,可以当官,大家都要尊重有道德的人啊。
这两种做法,所带来的影响当然是不同的,汉朝的道德教化使得中国正儿八经的成为了礼仪之邦,注重道德,同时,这也造成了后来的乱象,人们刻意作秀,追求道德的名声…可是汉朝并不在意这个,他推广这些不是为了得到真正的道德君子,只是为了让百姓们注重道德而已,只要他们达到目的就好,作秀算什么呢?
那这样的孝廉会不会造成无能的人来担任官吏呢?想多了朋友,孝廉只是让你有进学的资格,除非你本身就是道德和才学俱佳的名士,否则还是要认真学习,得到认可后才能当官..古人并非是傻子,他们也知道光有道德没有才能是什么下场…而秦国如今的军功制度,在大一统的环境下,将失去很大的作用,因为没有战争。
汉朝就通过这样的办法来培养人才,将有道德的人培养成有才学的人,一举两得。
赵括所想的,当然也不是全盘复刻汉朝的教化,他要将这种道德主义与如今的秦国凝聚在一起,例如说,地方有道德俱佳的君子,那他就可以得到进入学室的机会,可以得到奖赏,就如孝廉那样,而同时,律法精神也不能丢弃,不能像西汉初那样的太过宽松,不过完成一王天下后,的确要松一松的。
最少需要五十年的时间,让百姓们彻底的成为秦人,然后就可以聚集国家的力量来办成更多的事情。
道德教化是必不可少的,可是道德却不能只是孝顺和谦让这些东西,敬业这些行为都值得奖赏…赵括满脑子都是在想着律法与道德结合的治国理论,而李斯满脑子都是披着道德外衣的律法,可两人却还是能聊下去,因为李斯不会将自己的真实想法说出来,也并不会像韩非那样的执着。
萌妃拒宠:九皇叔,不要! 朱颜难再
赵括觉得,若是自己跟韩非说这些事情,他能编出一套道德法,强行要求百姓执行,可道德教化却不能是律法规定,只能是一种鼓励,鼓励你这么做,这么做是对的,可不能说你不这么做就砍死你。
赵括跟李斯几乎是探讨了一整天,直到次日,李斯恭恭敬敬的送别了赵括,并且将启蒙教材的事情揽了下来。
赵括的心情还是非常不错的,走在街道上,看着沿路的百姓们,心里在想着如何完成割据到统一的过渡…当他走到了自家门口的时候,却惊讶的发现,一个身材消瘦的半大孩子,正在跟善聊着天…两人就站在家门口不远的地方,善口若悬河的说着什么,小男孩只是听着,时不时的傻笑着。
那一刻,赵括仿佛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他家的白菜….遇到了一头小猪。
强忍着捏死小猪的冲动,赵括转过身去,继续乱逛了起来,走在咸阳的街头,赵括的思绪异常的混乱,这或许是每一个有女儿的父亲都会经历的事情,想着那小男孩与善在一起的模样,思绪纷纷,想着善终有一天将离开自己的身边,心情就更加的低落,伴随着一种莫名的愤怒。
赵括明明知道这是正常的事情,可心里还是无法忍受,这样的情绪下,他不知不觉又转弯来到了赵康的家里。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婚不受色:老公爱的好凶勐 南风回暖
赵康正在哄着孩子,看到走进家里的父亲,笑着走上前来,两人坐了下来,赵康很快注意到赵括那复杂的面色,他惊讶的问道:“父亲?出了什么事情?”
“没什么…没什么…对了,你怎么没有和李牧一起庆功?”
“哎,李牧将军这几天都在王翦将军的府邸上,两人言谈甚欢,相见恨晚…”,赵康摇着头,说道:“甚至,他们说要合力拟定一部兵法…”
赵括呆愣了片刻,又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他说道:“我方才看到善和一个小子和在拐角处聊天…”,赵康一愣,飞速起身,他直接将怀里的赵修递给了赵括,从一旁拿起了木棍,便冲出了府邸,赵括看着他,却没有劝阻…嗯,这不关我的事…与我无关,赵括想着,又逗起了怀里的小孙子。
很快,咸阳的百姓惊讶的发现,武成侯家的混世魔王又开始打人了,只见他拿着一木棍,追着一个男孩,在咸阳乱跑,当地官吏当然是很快制止了马服君的违法行为,保住了那个男孩的性命…赵康被官吏们堵着,看着远处的家伙,愤怒的骂道:“别再让我看到你!不然腿给你打断!”
…..
蒙恬正在府邸里联系射术,忽然看到气喘吁吁的胞弟冲进了院落,又急忙关上了门,这才背靠着大门,气喘吁吁…看着胞弟的模样,蒙恬放下了手里的弓箭,好奇的问道:“怎么?又被狗追了?”,蒙毅看着兄长,却急忙摇了摇头,又低下头来,不敢说话。
蒙骜一家子都是五大三粗的身材,蒙武是这样,蒙恬也是这样,虎背熊腰的将军体格,唯独蒙毅,瘦弱,清秀..随了母亲,这也是蒙恬坚定的认为胞弟不适合战场的缘故,他太瘦弱了…看到胞弟似乎被欺负,向来喜欢欺负他的蒙恬却有些生气,他来到了蒙毅的面前,严肃的问道:“怎么回事?”
“没..没什么…”
“什么叫没什么,谁在追你?”,蒙恬皱着眉头,一把将他推开,打开了门,看了看街道,却也没有什么人,面对兄长的咄咄逼人,蒙毅涨红了脸,无奈的说道:“是赵…马服君…”
“赵康??他那么大的人,怎么会追你??”,蒙恬一脸茫然。
“那..我要是告诉你,你不告诉别人?”
“好…”
“你发誓?”
“我发誓不告诉别人。”
网游之角色扮演 风扇老爷
“我喜欢武成侯的女儿善…她很有趣…很漂亮…”,蒙毅紧张不安的说着,浑身都在颤抖,他看到兄长瞪大了双眼,蒙恬明白赵康为什么要揍他了,蒙恬点着头,看向了内室,他大叫道:“父亲!!!”
那一天,年少的蒙毅知道了两个道理,第一个道理是不要早恋,不然就会人人喊打,父亲将他打得几乎起不了身,而第二个道理是,哥哥给弟弟发的誓都是放屁,这不能信。
……
坐在家里,赵康皱着眉头,善站在不远处,低着头,擦拭着眼泪,而赵康则是气呼呼的,咬着牙,骂道:“要不是那小子跑得快,我就把他给打死了!”,艺还在劝说着康,让他不要生气,可是赵康越说越是激动,艺无奈的看向了赵括,赵括这才训斥道:“多大的人了,还如此冲动!”
面对父亲,赵康还是无奈的低下了头,可他还是很生气。
“不要再这样了…你妹妹也长大了,你这样打下去,她将来怎么办?”,赵括说了片刻,忽然又沉默了下来,艺将善拉走了,这里只剩下父子两人,赵康摇着头,说道:“父亲..您说的我都明白,只是,看到那小子,我心里就气,我就想揍他,唉,您说,善怎么就长大了呢…怎么就这么快呢。”
赵括眯着双眼,问道:“你知道那是谁家的孩子吗?”
“没认出来,善肯定是知道的…不如您问出来,我们再过去…”
“胡闹!”
“别再管这件事了…你说的那个骑兵的问题,我有点想法了,过几天,我带你去见墨家的人,让他们来帮你想办法,我只是有个想法,不知道具体怎么做,他们或许可以帮到你…若是能顺利完成,接下来的天下,就是骑兵的天下了…”,赵括强行将自己的想法转移到了军事上。
“父亲,那也别过几天了,现在就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