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仙草供應商討論-第一千八百六十三章 天魔尋仙盤

仙草供應商
小說推薦仙草供應商仙草供应商
石樾的情报网太庞大了,短时间内,魔族在天蛮星域现世的消息不胫而走,据他们安插在各大势力内部的探子回报,五大仙族已经派人过来了,他们必须要尽快撤离天蛮星域。
“他施展空间神通,躲了起来,我没办法找到他,你用天魔寻仙盘,应该能找到他。”南宫凤催促道,语气急促。
帝后凶勐:陛下请下榻!
石樾不但抢走弑仙刀,还把魔族在天蛮星域的消息扩散出去,这对他们不利。
灭魂天尊点头,翻手取出一面乌光闪闪的法盘,法盘上面遍布米粒大小的血色符文,若隐若现,还有刻度,灵光闪烁不停。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南宫凤两指一弹,一颗龙眼大的血色圆珠飞出,飞落在乌光闪闪的法盘上空。
“噗嗤”的一声闷响,血色圆珠骤然破碎,化为一滩精血。
灭魂天尊往天魔寻仙盘打入数道法诀,天魔寻仙盘顿时爆发出刺目的血光,精血化为一支尺许长的血色箭矢,在天魔寻仙盘上空快速旋转起来。
一盏茶的时间后,天魔寻仙盘的灵光暗淡下来,血色箭矢停止转动。
“啪”的一声,血色箭矢骤然爆裂开来,化为一团血雾消失不见了。
“怎么可能!天魔寻仙盘可是通灵法宝,居然也无法寻找到石樾?”灭魂天尊惊呼道,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南宫凤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石樾之前用异宝阻挡咒术,现在还能隔绝天魔寻仙盘的追踪,难道石樾是大乘期的老怪物?夺舍重修?
若石樾不是大乘期的老怪物,哪来这么多异宝?
一阵凄厉的鬼泣声响起,南宫凤连忙取出一面乌光闪闪的镜子,镜子反面刻着一只栩栩如生的狰狞鬼首,让人看了不寒而栗。
她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苦笑道:“糟糕了,老祖宗,看来弑仙刀被抢的消息传到他老人家耳边了。”
“你还是快点接吧!惹怒的了老祖宗,对你没好处。”灭魂天尊提到老祖宗三个字的时候,目中露出一抹恐惧之色。
他口中的老祖宗,自然是魔云子,魔族的首脑,别看他们都是大乘修士,若是论神通,魔云子稳压他们一头。
南宫凤一阵苦笑,往黑色镜子打入一道法诀,镜面一个模糊,一名面容白净、身材魁梧的黑袍青年出现在镜面上。
黑袍青年的脸色阴沉,正是魔族首脑魔云子。
“凤儿,怎么回事?弑仙刀被抢了?”魔云子阴沉着脸问道,满脸杀气。
南宫凤一阵苦笑,老实的说了一遍事情的经过。
“天魔寻仙盘也没有反应,石樾恐怕不是合体期,而是大乘期,只是修炼的功法特殊,暂时只能发挥出合体期的实力,算了,马上撤离天蛮星域,那里不能呆了,五大仙族的人已经在路上了。”魔云子冷着脸吩咐道。
南宫凤连声答应下来,不敢顶嘴。
“哼,让你看着弑仙刀,你居然让石樾在眼皮子底下抢走弑仙刀,咱们耗费上千年,才炼制出弑仙刀,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这笔账先记下,日后再惩治你,另外,吩咐下去,袭击仙草宫各处分店,敢跟我们魔族作对,绝对不能放过仙草宫。”魔云子冷冷的说道。
“老祖宗,如此一来,咱们岂不是直接站在五大仙族的对立面了么?咱们现在就要重新现世?”南宫凤小心翼翼的说道。
魔族忍辱负重,好不容易才恢复一些元气,这个时候现世,并不明智。
“老夫另有安排,你们照做就是,把动静搞的越大越好,没有弑仙刀,还有另外两件宝物,足以应付大多数大乘修士。”魔云子冷冷的说道,目中满是寒光。
“是,老祖宗,孙儿明白。”
南宫凤收起传影镜,长松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这一次算石樾运气好,要不是五大仙族的人在路上,我绝对不会放过他。”
“石樾能做的事情,我们也能做,他不是有豆兵么?还有仙器残片和弑仙刀,那就宣扬出去,人族最容易内讧,就让他们内讧去吧!”灭魂天尊冷冷的说道。
两人对视了一眼,相视一笑,化为两道遁光朝着高空飞去,消失在天际。
数日后,一则消息快速在修仙界流传开来,石樾有大乘期豆兵、仙器残片、伪仙器,这些东西都是从金蛮星魔族手上抢走的,据说这些宝物来自天虚真君的道场。
魔族给石樾抹黑,说他拥有大量的奇珍异宝,好引起人族内讧。
掌天空间,练功室。
石樾盘坐在一张绿色蒲团上,身体罩着一大片五色灵光,双目微闭,脸色红润。
他并不知道外界的事情,一直在运功疗伤。
过了一会儿,石樾睁开了双眼,眼中射出一抹精光。
他长吐了一口浊气,感觉精神抖擞。
九阳金鹿丹的疗伤效果不错,加上他强悍的肉身,他已经痊愈了。
若是换了其他合体修士,没有十年八年的时间,无法痊愈。
这一次金蛮星之行,石樾差点没命了,逍遥子也身受重伤。
他起身站了起来,走了出去。
来到大殿,石樾看到了逍遥子。
逍遥子的脸色红润,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他的躯体身具吞天鼠血脉,恢复能力也不弱,不过跟石樾的肉身比起来,逍遥子还是差了一截。
逍遥子站在弑仙刀附近,好奇的打量着弑仙刀。
他之前伤势过重,没兴趣查看弑仙刀,现在恢复的差不多了,便观察起弑仙刀来。
“你这么快就出关了?不多调养一段时间?”逍遥子惊讶道。
石樾微然一笑,道:“我已经痊愈了,倒是你,伤势还没痊愈,就出关了。”
“痊愈的差不多了,就出来了,没想到你抢了一件伪仙器,弑仙刀,这把刀有点邪性。”逍遥子皱眉说道。
以他的见识,自然看得出来,弑仙刀不是普通的法宝。
“魔族派了一位大乘修士看守,这件弑仙刀肯定有不凡之处,可惜那把骨剑被她抢走了。”石樾用一种惋惜的语气说道。
逍遥子轻笑了一下,打趣道:“能从大乘修士手上全身而退,咱们运气很好了,多亏咱们碰到的是普通大乘修士,要是一劫二劫的大乘修士,绝无生还的可能。”
炼虚、合体、大乘这三个大境界,每过三千年,就会引来一次大天劫,要么飞升仙界,要么被天劫劈死,大天劫一次比一次厉害,正是因为大天劫的存在,天虚真君才冒险飞升仙界,外界并不知道天虚真君的去向。
度过一次大天劫的大乘修士,称为一劫大乘修士,同样是大天劫,大乘修士的大天劫的威力远高于合体修士的大天劫,很多高阶修士不是死在敌人手上,而是死在大天劫手上。
石樾也知道这一次的凶险,若是碰到比较厉害的大乘修士,他们绝对没命。
这一次能脱困,豆兵阵功不可没。
石樾打算炼制一批合体期的豆兵,用合体期豆兵布阵,有豆兵阵在手,再碰到大乘修士,石樾也有一战之力。
邪 王 真 眼
在此之前,他想要炼化弑仙刀,不知道弑仙刀和仙器残片,哪一个威力更大。
石樾心念一动,罩住弑仙刀的金色光幕散去,弑仙刀的刀身骤然大亮,绽放出刺目的血光,锁住弑仙刀的金色铁链尽数断裂,弑仙刀脱困而出,化作一道血色长虹,直奔石樾而来。
事发突然,逍遥子都来不及反应,脸色大变。
石樾早有防备,翻手取出仙器残片,磅礴的法力注入仙器残片之中,仙器残片顿时大亮,涌现出丈许长的赤色刀芒,劈向弑仙刀。
“铿!”
一声金铁交击的闷响,弑仙刀倒飞出去,仙器残片完好无损。
弑仙刀发出“呜呜”的鬼泣声,刀身上浮现一只只狰狞的鬼脸,鬼脸的五官扭曲变形,发出凄厉的鬼泣声,让人听了心神不宁,逍遥子头晕目眩,站都站不稳,目光呆滞。
石樾有些轻微的不适,运转裂神诀,他就恢复正常了。
“嗖”的一声闷响,弑仙刀化为一道血色长虹激射而来,目标正是逍遥子。
石樾的反应很快,体表青光大放,一个千丈大的青色光圈凭空浮现,罩住方圆千丈,青色光圈正是伪灵域。
剑吟声大响,无数的飞剑虚影凭空浮现,密集的飞剑虚影骤然合为一体,化为一道擎天巨剑,迎向血色长虹。
轰隆隆!
一声巨响,擎天巨剑犹如纸糊一样,血色长虹轻轻松松就将擎天巨剑斩成两半,爆发出一股强大的气浪。
趁此机会,逍遥子已经反应过来,化为一道黄色遁光,避开了血色长虹。
无数道飞剑虚影迅速实化,化为一把把锋利无比的飞剑,劈向血色长虹。
叮叮的闷响不断,血色长虹在伪灵域里横冲直撞,所过之处,一把把飞剑断裂,化为点点灵光,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
石樾轻哼了一声,剑诀一变,身上冲出一股惊人的剑意,伪灵域内的飞剑顿时灵光大亮,无数把飞剑将血色长虹团团围住,并放出密集的剑气,劈向血色长虹。
这些攻击并未能伤到血色长虹,也无法阻止血色长虹的速度,血色长虹如入无人之境,一把把飞剑被血色长虹斩的粉碎,轰鸣声不断,气浪滚滚。
石樾并不着急,弑仙刀已经有了邪性,想要降服这把邪器,没那么容易,不过他很有耐心,弑仙刀被他用伪灵域困住,无法脱困,被他降服只是时间问题。
血色长虹横冲直撞,没有飞剑能拦住它,不过它也没有办法破掉伪灵域,被困在伪灵域之中。
随着时间的流逝,弑仙刀的速度越来越慢,灵光暗淡。
石樾并不着急,继续催动伪灵域,操控一道道犀利的剑气,攻击弑仙刀。
半个时辰后,弑仙刀落在地面上,刀身上的鬼首消失不见了,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
“石小子,好机会,快趁机炼化此宝。”逍遥子提醒道,神色激动。
弑仙刀无人操控,自动攻击他们,仅凭这一点,就称得上是伪仙器。
石樾点头,一张口,一股赤金色火焰席卷而出,包裹着弑仙刀,正是石焱。
石焱是七阶灵火,至阳至刚,正好克制弑仙刀这种血道法宝。
弑仙刀发出一阵响亮的刀鸣声,涌现出一大片血光,血光跟赤金色火焰交炽到一起,不分上下。
过了一会儿,血光逐渐散去,赤金色火焰包裹着整把弑仙刀,弑仙刀发出一阵阵响亮的刀鸣声,横冲直撞,似乎在抗拒赤金色火焰的攻击。
半刻钟后,刀鸣声消失不见了。
石樾感觉差不多了,张口喷出一大口精血,精血在半空中滴溜溜一转,没入了赤金色火焰之中不见了。
弑仙刀似乎察觉到什么,刀身上涌现出一大片血色丝线,包裹着弑仙刀,将石樾的精血隔挡在外。
石樾轻哼了一声,赤金色火焰骤然大涨,血色丝线尽数断裂,精血没入弑仙刀不见了。
他法诀一变,赤金色火焰脱离弑仙刀,弑仙刀的刀身上浮现出一个个狰狞的鬼首图案。
没过多久,鬼首图案尽数散去,刀柄上多了一个宫殿印记,正是仙草宫的标记。
弑仙刀骤然漂浮在半空中,一动不动。
石樾心念一动,收起伪灵域,弑仙刀骤然爆发出刺目的血光,化为一道血色长虹,直奔石樾而来。
血色长虹尚未近身,一股让人闻之欲呕的血腥味就飘入石樾鼻间,他感到一阵轻微的眩晕,弑仙刀果然邪性,种下禁制还是无法降服此宝。
他面色一冷,体表青光大放,一枚枚青色龙鳞出现在全身,将他全身包裹起来,右拳在青光的包裹下,砸向血色长虹。
拳刀相撞,“铿”的金铁交击声,血色长虹击在石樾的右拳,包裹着石樾手掌的青色鳞片出现一道深深的砍痕,似乎随时要断裂。
血色长虹倒飞出去,不过很快,血色长虹再次折回,斩向石樾。
石樾轻哼了一声,身上传出一阵震耳欲聋的龙吟声,双拳闪烁着刺目的青光,击向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