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言情小說 網遊之骷髏也瘋狂-第一千八百零六章 形勢不妙(二合一)推薦

網遊之骷髏也瘋狂
小說推薦網遊之骷髏也瘋狂网游之骷髅也疯狂
“覆水难收!”
等雕龙这群人来到坑洞旁边后,看到了站在那里的黑袍面具玩家,不是覆水难收又会是谁!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特别是那些飞行兵,更是气的咬牙切齿,被这该死的家伙骗的团团转,要不是恶魔提醒他们,还真就将这家伙当成好人了!
“我认识你们?”
苏然故作一愣,“你们是?”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少给我装疯卖傻!骗我们有女鬼的是你,这么快就不记得了?你特么的还要不要脸?”
之前和苏然有过交涉的玩家,气的蛋疼,不等雕龙开口说话的,便忍不住怼了起来。
“噢,原来是你们,奇怪,之前打扮的还人模人样的,怎么现在这么邋遢?我都差点认不出来了!”
苏然恍然大悟,摇头叹道,“玩游戏能玩到你们这种水准的,还真少见!”
“覆水难收,还不是因为你!你要是早死了,我们还用得着这么狼狈?”
这玩家被苏然激起了怒火,恨声道,“雕龙会长,我实在是忍不了了,把他杀了吧,看着他心烦!”
“覆水难收,得罪了!”
雕龙有着他自己的打算,这恶魔明显有着任务要交代,杀掉这覆水难收,不仅能为手下报仇,还能减少一个竞争者,就算得罪了覆水难收也无所谓,他一个人,还能对付得了咫尺天涯公会不成?衡量了一番得失后,雕龙冷声喝道,“动手!”
“哈哈哈,覆水难收,今天就是你的死期,纳命来!”
“听说杀了他,还能有十万金币的悬赏金,兄弟们,不能让他逃了!”
“覆水难收,要怪就怪你自己,谁让你这么值钱呢?给我去死!”
玩家们兴冲冲的朝着苏然杀了过去,在他们眼里,杀掉苏然已经是手拿把攥的事情,四百人杀一个,简直不要太轻松!
最主要的是,覆水难收那赖以成名的宠物,一只都没来得及召唤,现在正是动手的好时机!
“住手!”
就在这关键时刻,恶魔巴东蒙大喝出声,这两个字就像是晴天霹雳一样,在人群中炸响,把这些人全都震懵了。
“我看谁敢?!”
巴东蒙冷眼环视全场,“不想活尽管动手!”
“大人,这是我们之间的私人恩怨,您掺和的话,未免有些说不过去了吧?”
雕龙有些不甘心,这么好的机会摆在面前,却被这该死的铜像阻止,他怎能咽得下这口气,就算得罪这NPC,也要杀掉这覆水难收!
“闭嘴!”
巴东蒙烦躁的说道,“我让你们过来,是想让你们帮我做一件事,而不是让你们自相残杀!等进入隐藏空间后,你们爱怎么杀怎么杀,只要别让我看见就行!”
“隐藏空间?特殊任务?”
雕龙双眼一亮,对着苏然说道,“覆水难收,看在大人的面子上,暂且饶你一条性命!”
“大人,快说什么任务,奖励是什么?”
其他的玩家也都是激动的看着巴东蒙,等着它发布任务。
整个过程,苏然都没有反驳,任由这群人说些难听的话,完全没放在心上,有恶魔巴东蒙罩着,就没什么好担心的,真要是到了隐藏空间,谁杀谁还不一定呢!
苏然已经动了杀念,既然他们不识好歹,杀了也就杀了,反正他的仇敌多不胜数,不差这一个咫尺天涯!
“告诉你们也无所谓,奖励是一枚珍贵的天机丹,只要帮我完成任务,这枚天机丹就属于你了。”
巴东蒙并没有隐瞒的意思,将天机丹说了出来,这样一来,能增加他们做任务的积极性,还有对任务的重视,这是好现象,就没必要藏着掖着了。
只是,巴东蒙没意识到的是,这天机丹并没有在玩家中普及,这也就导致这些人并没有表现出有多惊讶。
“天机丹?这是什么玩意?”
“这任务看来也不咋地,就奖励一枚丹药,也不够咱们分啊?”
“大人,我们是一个团体,一起完成任务后,这所谓的天机丹,是人手奖励一枚不?”
雕龙也没有接触过天机丹,搞不懂这丹药是干什么用的。
“人手一枚?人类,你好贪的胃口!”
巴东蒙被这言论给惊着了,他活了这么大半辈子,都没见到五指之数的天机丹,这人类还想人手一枚?
扯犊子呢?
就连巴东蒙身后的苏然,都忍不住笑出了声,这说明了一个问题,这群人一点见识都没有,连天机丹是什么都不知道,真是孤陋寡闻!
“大人,您倒是说明白,这天机丹究竟是做什么用的啊?”
“天机不可泄露。等你们得到了这枚丹药,自然知晓丹药的属性了。”
巴东蒙没有多说废话,双手结印,周围的空气出现了层层褶皱,很快,三个传送光阵出现在了他的四周。
“我去,连传送阵都能制造,这NPC也太牛/逼了吧?”
純 陽 武神
“这可能是在憋大招,用来召唤小弟,这么牛掰的BOSS,手下没有小弟怎么能行!”
玩家们小声嘀咕道,都猜不透这NPC到底是玩的哪一出。
就连苏然也搞不懂,这些传送阵出现的意义是什么,真要是传送通道,一个传送阵足以,这么多传送阵的出现,理应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
出乎在场所有人的意料,从传送阵中出现的,竟然是玩家队伍,领头的苏然都认识,猛虎为尊公会的枯鱼,义薄云天的智圆行方,雷霆楼阁的石熊。
枯鱼和智圆行方都是会长,与苏然打过多次交道,这石熊与他只有过一面之缘,在擂台上遇到过一次,实力不俗,是个强劲的对手。
这三人的出现,让苏然感到有些亚历山大,本来这咫尺天涯的雕龙,就足够他头疼的了,现在倒好,又来了三个公会的对手,差不多能有两千余人,真要是联合起来对付他自己的话,他还真就危险了。
还好,他有隐身技能傍身,只要地形别太小,他就能有活命的机会,这次的任务,必须要做好长期奋战的准备才行了。
“这里是……咦?覆水难收?”
“覆水难收,你怎么在这里?”
“覆水难收,咱们终于又见面了,这次,我看你怎么逃!”
石熊、智圆行方和枯鱼在进入这陵墓七层空间后,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不远处的苏然身上,至于一旁的雕龙,则被他们下意识的忽略了。
见这三伙势力没有一个人和他搭话,雕龙的脸色有些发黑,眼神阴郁,怒从心中来。他身为咫尺天涯公会的会长,从未受到过这种待遇,谁见了不尊称一声雕会长,没想到,今天反倒被晾到了一边,这种巨大的反差下,不郁闷才怪。
“三位,好久不见,没想到今天会以这种方式见面,真是想不到。”
苏然算是做出了回应,他扭头朝着巴东蒙看去,“前辈,您怎么有能力把他们召唤过来的?”
在苏然看来,这恶魔就算召唤出玉皇大帝、如来佛祖他都不稀奇,毕竟这是游戏数据,一切皆有可能,可要是能够召唤玩家,那就有点扯淡了,这才忍不住有此一问。
“因果。”
巴东蒙轻咦了一声,自语道“不应该啊,出六道传送法阵才对,怎么才召唤出一半?”
“什么因果?前辈您倒是说的明白点啊?”
不仅苏然如此,就连其他的玩家也都想要得到答案,稀里糊涂的被传送过来,总要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吧?
“诅咒鬼尸,烈火铜炉,降灵符,裹尸布,魔灵瓶,断灵木,这六件宝物,我只能感应到四件,在你们四支队伍之中,也就是说,你们都是被选中的有缘人。”
巴东蒙将关键的信息说了出来,用凝重的语气继续说道,“这诅咒鬼尸与烈火铜炉我没有感应到,真是奇怪。”
“原来这裹尸布是任务触发道具,差点被我扔了!”
雕龙暗道一声侥幸,当初樵夫给他这裹尸布的时候,那刺鼻的酸臭味,让他感到非常恶心,要不是顾及樵夫的面子,早就扔了。
“你们手里谁拥有这样的宝物,交出来!”
智圆行方手里没有这任务道具,连忙向身后的玩家讨要,其中一人极不情愿的将一张符箓交了出去,这跟断人机缘没啥两样,他怎么能接受得了。
好在,智圆行方不是那种看不开事的人,象征性的给了几百金币作为补偿,这手下的脸色才变得好看了一点。
如此一来,每一个领头人都拥有了一件特殊的任务道具,做好准备后,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铜像的身上,等着它继续说下去。
“只有拥有了这六件宝物,才能有足够的把握,杀掉那里面的魔头,帮我带回通天灵液,有灵液相助,我便能恢复真正的恶魔之身。”
巴东蒙的神情多少有些激动,“等我恢复之后,这天机丹立马奉上!”
“恶魔?大人您是恶魔?”
“恶魔是什么种族?魔族还是鬼族?”
“我也不知道,游戏官网上也没有什么介绍,这NPC的身份应该比神族都要强悍!”
“娘咧,本以为这铜像的实力就够强了,没想到还没恢复到最强的恶魔身,可怕!”
所有人看向铜像的眼神都变了,既敬畏又惧怕,再也升不起与之为敌的念头了。
“恶魔大人,若我们只有四件任务道具,能有几成胜算?”
这个问题是石熊问出来的,他没功夫理会恶魔的身份,直接将问题问到了重点,若是胜算不大,还是老老实实的收集齐了任务道具,再去做任务吧……
“最多六成。魔头的实力不可小觑,只有将它的实力压制住,才能有机会将它干掉。”
巴东蒙懒得废话,双手再度结印,三个传送法阵合为一体,成为了一个深紫色的通道。
“这便是我所说的任务空间,你们在进入这处空间之前,要做好心理准备,进去容易,想出来,可就难了。”
等这空间通道彻底成了型,巴东蒙这才耐心的解释道,可它话音刚落,一道黑色的影子闪现而出,直接钻进了空间通道中,失去了踪迹。
“卧槽,覆水难收进去了!”
“想逃?哪有这么容易,兄弟们,走,杀了他!”
“在这里不能动他,到了这隐藏空间,可就由不得他了,这样正合我意!”
由于苏然的率先进入,本来还在犹豫不定的玩家们,顿时炸了锅,不用雕龙指挥,自发组织起来,涌进了空间通道。
这一幕看愣了其他三方势力,他们不想把这奖励拱手让人,也跟着冲了进去,没过多久,这七层空间里面,只剩下了巴东蒙一人,显得非常冷清。
“奇怪,这诅咒鬼尸与烈火铜炉,为什么感应不到呢?不应该啊?”
巴东蒙一直在纠结这个问题,以它的因果感应能力,这六件道具逃不出它的感应,没想到还真有例外出现了,不过,现在不是它所能关心的事情,传送通道关闭,就算感应到也没用了,已经失去了进入这处特殊空间的资格,被必要再去期待。
现在没人打扰,它也乐的清闲,也就不再多想,盘坐在地上,开始恢复所损失的魔法值。
“前、前辈……”
还没等巴东蒙彻底进入状态的,耳边传来了一道清冷的女声。
“是你?”
巴东蒙朝着右前方一看,这才确认了来者的身份,正是得到星芒石的女法师,奶油小生。
“前辈,不好意思打扰到您休息,我只是想问一下,您有没有见到我的朋友?”
奶油小生鼓起勇气,朝着这个铜像询问关于苏然的下落,苏然说过,让她等一个小时再上线,没过多久,她就已经忍不住了,悄悄的上了线,想要在暗中帮助小然,没想到的是,这短短的半个小时,就已经沧海桑田,时过境迁,连一个人都见不到了。
不仅如此,她给苏然发讯息,都无法收到,这让她更加奇怪了。
好不容易见到了这个盘坐在地上的铜像,她鼓起勇气,壮着胆子走到铜像那里,希望这NPC能给自己想要的答案。
“哪里来,回哪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