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第一千九百一十四章 命懸一線熱推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小說推薦女總裁的上門女婿女总裁的上门女婿
宋红颜警告完陈园园的第三天下午,一家大小就登上专机去海岛市。
当湾流飞机像是一只大鸟一样从龙都起飞时,南宫幽幽就止不住哇哇直叫起来。
她一边拍着舷窗看白云,一边大口啃着牛肉干,眼里很是惊奇。
显然第一次坐飞机。
叶凡出于安全考虑暂时没收了她的锤子,免得她一时兴奋把舷窗敲破了。
随后他又在父母和唐忘凡他们中转了一圈,确认大家没什么不适才坐回宋红颜身边。
叶凡端起一杯红茶喝了一口,随望着窗外若有所思。
“怎么心不在焉?”
宋红颜似乎看出了叶凡心里所想,笑着放下了手里的平板电脑:
“是不是想着唐门的乱局?”
“别担心,唐若雪不会有事的。”
絕世 天 君
她宽慰一声:“除了她身边加强双倍人手外,还有我们的人暗中盯着呢。”
“我不是担心唐若雪安全。”
叶凡苦笑一声遮掩着自己:“我只是寻思唐门内讧什么时候结束。”
他也得到唐若雪加强防护的情报,也正是这消息让他自嘲不已。
他的苦口婆心并没有让唐若雪上心,反倒是借助徐巅峰发出去的叶彦祖邮件,让唐若雪感激不尽。
他怎么都没想到,付出这么多的自己,不及只是一面之缘的叶彦祖。
叶凡感觉荒唐之余也感到好笑。
“照双方这种白热化程度,估计三个月内可以洗牌完毕。”
宋红颜伸手一握叶凡的掌心:
“这两天,陈园园拿出十个亿身家安葬死者和奖励唐可馨。”
“她还雇佣了杀手在境外伏击唐黄埔六名亲信。”
“五死一伤。”
“她彻底凝聚了十二支和十三支人心。”
制衡天下
“原本忌惮唐黄埔和想坐山观虎斗的两支骨干,全都宣告唯陈园园马首是瞻。”
“再加上唐若雪声援,陈园园的一成胜算变成了三成。”
“而且她手里还有唐北玄这个筹码。”
“虽然她对外宣称是不想儿子回来冒险,但我总感觉这是她暗中打磨的另一把刀。”
“想一想,陈园园和唐黄埔僵持不下的时候,被人误认为妈宝男废物的唐北玄雷霆杀出。”
“该是何等出奇制胜,该是何等让人震惊。”
“虽然我不喜欢陈园园这个女人,但不得不承认她手段还是很过人的。”
宋红颜笑着作出自己的推测,也表明她始终没有忘掉那个同父异母的哥哥。
叶凡一笑:“唐北玄,这确实是一把还没见锋芒的刀。”
宋红颜好奇开口:“怎么,你对他深入研究了?”
“没有,但我寻思,唐平凡都老谋深算,他的后代应该也不会差。”
叶凡轻轻摇头:“而且唐平凡这种老狐狸也不会允许自己儿子平庸无能。”
“我也是唐平凡的女儿。”
宋红颜娇笑一声:“是不是暗示我也心机深啊?”
叶凡笑着搂过女人:“不,你是胸深。”
“讨厌!”
宋红颜娇羞着捏了叶凡一把:“爸妈在前面也乱说话。”
“你说,我爹还可能不可能活着?”
“他若活着,看到唐门这样混乱,会不会气得脑溢血?”
宋红颜突然话锋一转:“会不会觉得还不如死去?”
她跟唐平凡感情不算深,但对方终究是她父亲,想到他至今尸骨无存,心里多少难受。
“别想太多,冥冥之中,全是老天注定。”
叶凡抱住了女人:“只是无论他死或不死,你都不会孤单,有茜茜,还有我。”
宋红颜往叶凡怀里蹭了蹭:“叶凡,你对我真好。”
“你对我更好,不仅一路替我开疆辟土,还为了照顾我情绪放弃唐门之争。”
叶凡贴着女人的脸:“诺大的利益你都放弃,我再不对你好点,还是人来的吗?”
宋红颜抱紧了叶凡,还把手滑入了叶凡怀里。
只是看到沈碧琴扭头望来,她又马上缩回了手。
随后,她想起一事笑道:
“对了,唐黄埔他们被唐若雪捅了资金链刀子,一时半会又干不掉陈园园他们,处境也有些艰难。”

“唐黄埔他们好几个国际大项目的资金都受到压力。”
“他们想要从其它银行和势力手里融资,结果都遭受到了拒绝或狮子开大口。”
“这让唐黄埔他们焦头烂额甚至起了争执。”
“唐黄埔动用了人脉,抵押自己唐门股权,联手海岛市陶家融资三千亿。”
“这资金链问题如被唐黄埔解决,陈园园的三分胜算就变成半成了。”
她把唐门另一个情报告诉叶凡。
“陶家?”
叶凡大吃一惊:“三千亿?这么有钱?堪比你外公了。”
“三千亿不仅仅是陶家,是陶家为首的海岛宗亲会。”
宋红颜笑了笑:“不过陶家确实有钱,老祖宗可是三散家财的陶朱公。”
“有点意思。”
叶凡轻轻一笑,随后低头一吻女人:
“不过管他陶朱公还是陶渊明,这一个星期,我只对我家女人有兴趣。”
“不,还有我们的婚事。”
他憧憬着两人的美好未来。
宋红颜依偎在男人怀里,一脸幸福。
三个小时后,海岛市,蔚蓝机场。
海岛市位于神州南端,占地三万平方公里,三千万人口,是神州第二大岛。
这里不仅空气清新,环境幽美,还是购物免税天堂。
所以这里常年都很多国内国外的游客。
几片沙滩海域也是常年派对不断。
它算不上人间仙境,但绝对是一片欢乐净土。
“好蔚蓝的大海,好洁白的沙滩,好大好大的椰子树。”
十五分钟后,飞机停好,舱门打开,南宫幽幽第一个冲出来。
茜茜也高兴地挤了上来:
“海岛还好多泳池,好多自助餐呢,我们可以边吃边泡水。”
两女的情绪也让叶无九和沈碧琴他们高兴起来,一个个笑着走出来环视新的环境。
“幽幽,茜茜,下来吧。”
“时间足够,钱足够,你们可以放开玩。”
“爸妈,大姐,我们带忘凡先去海边别墅歇息,我爷爷他们要明天才飞过来。”
宋红颜招呼着众人下来,随后带着他们走贵宾通道出去。
叶凡搜寻专机一番确认没东西落下后,也跟着众人缓缓前行。
很快,一行人穿过大厅,正要向三号出口去坐保姆车,叶凡却停下了脚步。
他的目光落在一个贵宾休息室的唐装老妇身上。
老妇七十岁样子,一身月白色唐装,穿金戴银。
一个瓜子脸的精致女孩正半蹲在她身边,手里捧着一杯水。
周围还站着十几个华衣男女,一个个神情紧张。
落花残留指尖的暗香
而老妇的侧边,还有一个医生模样的人在认真检查。
一看这阵势,叶凡就能判断唐装老妇是非富即贵。
只是老妇脸色不太好,有些发白,呼吸也急促,正慢慢抿着水。
“陶老夫人,陶小姐,我已经检查完毕。”
很快,医生就收起了听诊器开口:
“老夫人情况良好,没有什么大碍。”
“之所以差点晕迷,是因为手术没几天就坐飞机,虚弱身体有些不适应。”
“回去好好休息几天,尽量吃一些清淡的东西,千万不要喝酒和吃辣椒。”
“按照我的吩咐去做,最多一个星期,老夫人困乏、无力、疲惫的后遗症就全部消失。”
中年医生毕恭毕敬叮嘱唐装老妇和瓜子脸女人。
唐装老妇和瓜子脸女人齐齐点头,露出一丝笑容:“辛苦陈医生。”
“嗯?”
叶凡原本只是职业本能张望几眼,听到中年医生的诊断就心里咯噔一声。
他停下脚步,又多看了唐装老妇几眼,接着又靠过去,再度打量一番。
随后,他呼吸微微一滞。
这个病人的情况不妙啊。
该不该说呢?
那个陈医生只看到了皮毛没看到了本质啊。
只是这样站出去,很容易得罪同行啊。
不过叶凡也就犹豫一秒,救死扶伤还是让他喊出一声:
“夫人,你在血漏,命悬一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