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言情小說 匠心-866 不會死展示

匠心
小說推薦匠心匠心
“是这样。”许问坦然回视,答道。
接着他又是一笑,接着说道,“我以为,这也是陛下的期望。”
皇帝虽然瘦,但身高跟许问差不多,两人都站直的话,视线基本平齐。
但平日里,皇帝很少能看见这样平齐的视线——再高的人,也会忍不住在他面前躬身,目光回避,不敢直视。
但许问却不会,他神态自如,目光里带着自然而然的轻快愉悦,平平地回视皇帝,好像在跟朋友交流一样。他做得太自然了,对皇帝这个身份毫无畏惧,而且毫不刻意,好像天生就没有这样的概念一样。
“哦?”皇帝没有表情,不知喜怒,淡淡回道,“你在揣摩我的心意?”
“我在揣摩一个明君的心意。”许问从容答道,语气变得有些郑重,不是在拍马屁,而是在说自己的真心话,“陛下迎娶贵妃,建内物阁,开百工试,所有的这些举动足可见陛下之开明,目光已经看到了更远的前方。毕竟,内物阁所做的事情,百工试造成的影响,指向的全部都是国富民强,陛下之谋举,非朝夕可以达成,但若是真的能成,此世再并非常世。”
“真的能成,那难道还有不成的可能?”皇帝淡淡回问。
“陛下当比我更清楚。只一条,当初蒲侍郎寄回京城的那封信,迟迟没有回应,应当是陛下出手压下来了。”许问道。
当初蒲侍郎带着李昊一起来逢春,明摆着来意不善。说得轻一点,工部是想带着人过来摘果子,但再往深处想一想,工部未必想看见这事成功,中间使什么绊子都有可能。
毕竟,所有新势力的崛起,都势必代表着旧势力的利益被侵犯了。旧势力不挣扎反倒是奇怪的事。
蒲边丛寄信出去瞒不住许问,但京城的事情他就鞭长莫及了。
他当时就把这件事告知给了岳云罗,岳云罗只回了三个字:随他去。
回信的速度很快,岳云罗肯定不在京城,感觉在离逢春不远的地方。
她都不在京城,凭什么这么有底气呢?
当时许问就有了一些猜测,现在看到皇帝本人,发现当时的猜测果然没错。
潜杀
除了皇帝本人,还有谁能这么轻松地把工部的反抗给压下去?
天才高手
“嗯?”听见这话,皇帝转过头来,挑眉注视了许问一会儿,“这是你自己想到的?”
“是。”
“你这深谋远虑,倒真不合你的出身。”
许问笑了笑,没有说话。
在这个时代可能是,但在他的那个时代,这种思考方式再正常不过了。
皇帝也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他开始举步,顺着桥往前走。
后面的车厢里有轻微的骚动,许问看见车上下来了几个人,有远有近,仿佛是摆出了一个阵型,将皇帝护得密不透风。
皇帝浑然若无所觉,信步前行。许问的目光从那些身上移开,跟在他旁边。
石桥坚硬,踩着非常踏实,桥下水流奔涌。春天冰雪融化,饮马河水量增加。到这一段时,河道变得狭窄,水流格外湍急了一些。白色的浪花撞击在桥梁上,像珍珠一样碎裂,回到了水面上。
桥很宽,相当于是四车道,皇帝的车队占了中间两车道,左右还有路给行人来往。
如之前所看见的一样,来往的基本上都是普通平民,有附近村里进城买卖的,有串联各城的货郎。
现在的道路主要集中在这一带,交通便利之后,人流量确实大了很多,以各种形式拉动了经济与生产。
两人都没有说话,皇帝一边走,一边观察着行人小贩,目光专注而犀利,跟之前完全不同。
第一次日出
走到桥中央时,一阵强风刮了过来,吹动皇帝的衣服和头发,哗啦啦地响。
现在是三月初,春风已暖,但身后的刘总管却上前两步,递上一件大氅,关切地道:“陛下请添衣。”
“嗯。”皇帝也没拒绝,接过来披上,还拢了拢衣襟。
“陛下保重龙体。”许问道。他语出诚挚,犹有深意。
皇帝听出来了,安静半晌,忽而一笑:“放心,不会死的。”
“陛下!”刘总管一怔,沉声叫道。
“生死皆为人世常事,有什么说不得的。”皇帝摆了摆手,望向河面。河水反映日光,犹如跳动的碎金。光芒跃动,落在了他的眼中。
“我懂你的意思。”他对许问说,“你担心我死了,天就变了。”他面带微笑,态度非常从容。
刘总管紧张地看着许问,许问却只是看着皇帝,并没有反驳的意思。
这胆子……过分大了。他心想。
皇帝本人却一点也不介意的样子,他轻松地说:“不过你放心吧,我暂时不会有事,会给你们撑下去的。……不走了,上车吧。”
后面这句话是对刘总管说的,说完,他就朝马车走了过去。
许问盯着河面,若有所思,过了几秒才匆匆跟上。
刘总管看着两人,半响才吐出一口气,也跟了上去。
接下来的路上,皇帝一直没怎么说话,他倚在窗外,看着窗外的一切,带着审视的表情。
过了第一桥就是路,同样的四车道,宽阔平整,上面同样来往着平民路人。
西漠这一带比较平坦,四下没有遮挡,仿佛天地间就只有这条道路,一直向前延伸出去,带着整个世界一直向前延伸。
皇帝眯起了眼睛。
这次皇帝再没有下车,车队直接来到了逢春城。
伴随着潜龙行宫的落成,逢春新城也全部竣工——准确地说,早在一年半以前,逢春城已经开始陆续有人入住,半年前,城市已经完工,居民们搬了进去。
现在的逢春城,已经正儿八经是个城市的样子了,有着浓浓的生活气息。
潜龙行宫在天云山上,必须穿过城市才能到达。
于是城市正中央修了一条宽阔的大道,笔直通向山上。城市被这条道路分为了东西两个区域。
出于种种考虑,新逢春城还是修了城墙,在这个时代,这是城市必备的武装条件。
普通人进城需要验交路引,特使当然不用,车队直接进了城。
这项工程的主体是潜龙行宫,按理说皇帝的车队应该穿过大道直接上去,结果刚刚穿过城门,皇帝就叫了一句“等等”。
他声音不大,但整支车队几乎是应声而停,训练有素到了可怕的程度。
“好像有点意思,陪我下去走走吧。”皇帝看了一眼窗外,笑着对许问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