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正德崛起 txt-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你知道嗎?推薦

正德崛起
小說推薦正德崛起正德崛起
袁宗皋见到兴献王没有恼怒的意思。
松了一口气的同时,方才继续说了下去。
“王爷您就想想。
这般一个仅仅只是因为猜想和所谓的血统论。
就直接对弘治一家暗下毒手,如此歹毒疯狂的手段。
谁又能保证她在恼羞成怒之后,会不会做出一些更加癫狂的事情?
所以也正因为如此,微臣在回来的路上,才慢慢改变了之前在京师时的念头。
这般疯狂的人物吾等既然得罪不起,那干脆就慢慢维护着就是。
只不过如此一来,王爷您为了拜摆脱掉后续的嫌疑,联络的时候就要有轻重。
大事在她面前一句都不要提不说,书信更是隔三差五简短回复一封就得。
而且为了避免日后的追查,王爷您还得和永康公主再继续联络起来,到时候真若有什么问题的话,还可以拿永康公主的事情来当下挡箭牌。
这般一来的话,想必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仁和公主也就淡了和王爷联络的心思,继而也就不再和您联络了。
等到了这般时候,吾等方才也算是真正脱离了险境!”
袁宗皋话语说完,就拱手朝着面前的兴献王望去,一副等待着他最后决断的模样。
坐于椅上的兴献王,在听闻到袁宗皋的话语之后,眉宇之间露出一抹愕然的神情。
当他听闻到袁宗皋的后续话语后,更是忍不住露出了一抹苦笑。
要知道对方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大明公主而已,怎么到了这里,却让自己的心腹幕僚袁宗皋这般严阵以待,就仿若对方真是什么危险的人物一般。
不过纵使这般,兴献王还是全盘接受了袁宗皋的建议,慢慢点头的同时,开口说道:
“既然如此,本王按着袁爱卿所言去做就是!
袁爱卿,仁和的事情说完了,你也在地上跪了半天了,该起来了吧?”
袁宗皋听闻到兴献王的话语,神情为之一松的同时,在磕头谢恩之后,也没有在地上继续跪下去,慢慢的站起了身形,拱手奏报道:
“王爷贤明圣德听言纳谏,微臣能辅佐这般明君,心中欣喜不已。”
兴献王微微一笑,听到袁宗皋这般话语的他,原本凝重的神情终于稍稍松缓了许多,轻声说道:
“袁爱卿谬赞,若是没有像你这般的肱骨之臣辅佐,本王哪里还有这般雄心壮志,早就窝在后院之中,不断的开枝散叶,繁衍子嗣了!”
君臣两人在将仁和公主一事达成共识之后,就开始互相恭维打趣起来。
不过几句之后,兴献王突然眉头一皱,抬头望向面前站立的袁宗皋,出言问询道:
“袁爱卿,此次你去京师所定的诸般计划,已经全然被仁和公主一事破坏。
也就是说你此次进入京师,几乎算是无功而返,那京师的那些朝臣,吾等日后该如何结交?
难不成还要再去一次?”
袁宗皋听闻到兴献王的问询,轻轻的摇了摇后,开口奏报道:
“禀告王爷,当时微臣那般境况,若是之前没听到仁和公主所言的那些事情还好,微臣还敢去和诸位朝臣联络。
但是在听闻到她所干的那些事情后,微臣哪里还有胆子在她面前展露王爷的抱负。
本宫回来了 迷路的龙
数日的时间,微臣除了在永康公主府邸落脚之外,就是在京师之中随意走动,道听途说京师之中的种种变化。
之所以这般作为,无非就是想误导仁和公主,以免得日后真有他事之时,牵连到王爷。
而微臣在京师游荡的这些时间,也不算是毫无所获,微臣倒是还听闻到了一些事情。”
兴献王原本听到袁宗皋说没敢联络群臣,心中还有些惋惜。
不过当他在听闻到袁宗皋的后续解释之后,心中到也就开始释然起来。
毕竟已然想通了要远离仁和公主,所以此刻在听到袁宗皋这般言辞之后,倒是也没太纠结。
就当他以为袁宗皋此行一无所获的时候,却忽然听闻到了袁宗皋这转折的话语。
兴献王神情一滞的同时,眉宇之间也露出了好奇的神色,看着面前的袁宗皋,出言追问道: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袁爱卿,到底是有什么收获,不妨说出来让本王也听听。”
袁宗皋微微笑了一下,对着兴献王又拱手行了一礼的他,开口问询道:
“王爷你可知,在安陆州被视若珍宝的镜子是谁做出来的吗?”
兴献王听闻到袁宗皋这般问询,顿时微微一愣,一脸诧异的他,似乎是也没有料到,袁宗皋会在此时问出这么一个问题。
不过他在诧异几息之后,还是冥思苦想起来,接着缓缓开口说道:
“此事之前本王还真听王妃说过,据说这东西最先是从京师美品荟中买过来的。
因为这美品荟在大明只有一家的缘故,所以在咱们安陆州售卖的那些镜子,都是商人从京师买回,而后再转手卖出以赚取差价。
王妃还跟本王说过,像他们这样的商人,还有一个专门的称呼,好像是叫做代购。
你所选中的东西,他那里很少有现货,基本都是要先交定金,而后再从京师那边采购回来,周期太长。
当然,一些大的代购商家,还是可以有点囤货的,这就得看个人的实力了。”
袁宗皋原本只是问询一句而已,他也没想到王爷对这件事情居然还颇有了解,神情在微微惊讶过后,冲着兴献王问询道;
“王爷,您好像是误会微臣的意思了,微臣问的是,您知道这镜子是谁做出来的吗?”
“谁做出来的?”
兴献王听到袁宗皋的问询,一脸疑惑,直接反问道:
“肯定是工匠做出来的呗,这么简单的问题,袁爱卿还需要考校本王吗?”
袁宗皋一脸愕然,他也没有想到王爷居然会给出他这么一个答案。
关键是对于这么答复,袁宗皋还挑不出对方丝毫错误的地方。
在一阵哑然失笑之后,袁宗皋拍了拍自己脑门的同时,摇头苦笑不已的他,冲着面前的兴献王继续追问道:
“怪微臣没有将话语说清楚,王爷,微臣问询的是,您知道这镜子是谁发明出来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