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53s9火熱小說 我老婆是女學霸 愛下-第三百十七章 女兒現在很傷心分享-cnodg

我老婆是女學霸
小說推薦我老婆是女學霸
某鉴定机构,
柳钟涛拿着自己的三个仿制瓷碗,正在让专家进行鉴定,而鉴定的结果还是比较满意的,老胡说之前有人想要十万一只买走,看来并不是随便吹吹牛而已。
如今这个价格已经涨到了二十万一只,三只碗算下来…自己还赚了十万。
死亡遊戲之穿越無限 吃豬的白菜
当然了,
钱不是什么问题,只要东西是真的就行。
之后,
柳钟涛带着三个碗驱车返回自己的家里,对于自己准备赖账的行为,根本没有任何的悔意,就像林帆之前所说的一样,铁三角就是背叛、出卖、反水的培训营,这里面的成员都是二五仔。
作为二五仔的头子,赖账那不是天经地义的嘛。
当然这也是精心揣摩后的决定,在做出这个赖债的决定前,柳钟涛认为自己的女婿不会告诉女儿的,因为小林不能让女儿知道,准备向她求婚的计划,所以只能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硬生生接受这个现实。
不过…
倒是苦了自己的女儿。
“…”
“苦吗?”
“住着大房子…有什么苦的。”柳钟涛对于自己损失了两千万的房子,一直耿耿于怀,那套房子从买来到现在,所住的天数加起来也就不到半个月的时间,而且虽然是精装房,但后续的装修也花费了快近百万。
这些钱都是靠着自己炒房炒出来的,辛辛苦苦那么久…转眼瞬息间灰飞烟灭,不留一片云彩。
“唉…”
柳钟涛叹了口气:“怎么就摊上这样的女儿和女婿?”
很快,
柳钟涛便到了自己的家里,当他打开门的那一刹间…便看到自己的小寿衣,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得柳钟涛差点把抱在怀中的小盒子给摔在了地上。
“小云?”
“你…你怎么在这里啊?”柳钟涛诧异地问道:“今天不忙吗?”
“嗯…”
“不怎么忙…”柳云儿回头看了一眼老爸,发现他怀里抱着一个小盒子,不由好奇地问道:“爸…怀里抱着什么?”
“啊?”
听到女儿的话,柳钟涛下意识抱紧了怀中的盒子,小心翼翼地说道:“没什么…就是一些小玩意而已,值不了几个钱的。”
“是吗?”
“如果我猜得没错…这应该就是我家林帆卖给你的瓷碗吧?”柳云儿淡然地说道:“而且这是胡老师为了犒劳我家林帆帮他解决问题,特意送给他的。”
听到这番话,
柳钟涛惊恐地看着自己的女儿,眼神中尽是不可思议的目光。
“爸…”
“其实我这次回家主要是追债的。”柳云儿看着自己的老爸,严肃地说道:“你欠我家林帆的钱,你打算什么时候还?”
一时间,
柳钟涛彻底迷茫了,这和自己所设想的怎么完全不一样?
女儿怎么什么都知道啊?
这时,
柳云儿发现自己老爸迷茫的表情,不由说道:“爸…你是不是觉得林帆不敢告诉我实情,所以才会这么大胆地赖债?其实我早就知道了林帆准备向我求婚的计划,只是他自己被蒙在鼓里,觉得我什么都不知道。”
什么?
女儿…女儿早就知道了?
柳钟涛内心那个懊悔,千算万算没有算到女儿提前知道了,自己这个傻女婿做事未免也太不谨慎了吧?
等等…
不对呀!
知道归知道,但这件事情又是怎么了解的那么清楚?
“爸?”
“看你这表情…是不是在好奇,为什么我连这件事情都知道?是不是林帆告诉我的?”柳云儿面无表情地说道:“他并没有告诉我,而是昨天晚上,他在和你打电话的时候,我在边上装睡。”
刹那间,
柳钟涛傻眼了…
天呐!
怎么会这样?
“爸!”
“你实在太过分了!”柳云儿满脸恼怒地说道:“你明明知道这钱是林帆给我买钻戒的,你竟然连这都要赖…你知道我家林帆当时多么的焦急吗?急得都要跳楼了!”
“而且…”
“你知道胡老师让林帆解决的那个问题,是多么多么的困难吗?”柳云儿气呼呼地说道:“昨天晚上他回家…根本就没有睡觉,坐在床头拿着写字板,思考了整整一个晚上,五点的时候又给我去熬粥,因为他觉得自己有愧于我。”
“爸!”
一梦时年
“林帆这么的辛苦,你心里不觉得愧疚吗?”柳云儿越说越气,一想到林帆那忧郁的样子,就无法淡定下来,继续说道:“而且当我出门的时候,他还是一副郁郁寡欢的样子。”
戀戀風塵 月華君
妳的名字在我心上
这时,
柳云儿看着自己的老爸,认真地问道:“爸…你是不是不想做外公了?”
落陌凡尘的爱 陌筱艾
“怎么可能!”
“爸比任何人都迫切想要当上外公。”柳钟涛急忙说道。
“是吗?”
柳云儿没好气地说道:“既然如此…你为什么阻止女儿获得幸福?如果女儿得不到幸福,你还怎么当外公?”
说到这里,
柳云儿拿出了自己的手机,冲自己老爸认真地说道:“我觉得这件事情…应该让老妈评评理!随便问一下老妈…她想不想做外婆,要是老妈想当外婆,或许要让她失望了,因为有人阻碍女儿获得幸福。”
“别别别!”
“千万不能被你老妈知道了。”柳钟涛吓坏了,急忙说道:“哎呦…爸一时糊涂,现在爸知道错了。”
“真的?”柳云儿看了一眼自己的老爸,微微皱起眉头问道。
“那当然!”
炼功 蓝桥尾生
柳钟涛尴尬地说道:“爸现在马上把尾款给结了,你看怎么样?”
“好吧!”
“我看着你打!”柳云儿严肃地说道。
“行行行…”
柳钟涛拿出了自己的手机,在手机端上给林帆的卡打去了剩余的尾款,随后对女儿说道:“那个…宝贝女儿呀,爸已经把剩余的五十万尾款给结了。”
玻璃鞋的海市蜃楼 悠然雨晴
话音刚落,
突然手机来了一通电话。
“你看…你男人肯定收到钱了,所以给我打了一个电话。”柳钟涛满脸苦涩地说道:“我要不要接一下?”
“嗯…”
“不过老爸你别告诉林帆,我在这里。”柳云儿说道:“对了…顺便开免提。”
“好。”
紧接着,
時與雨
柳钟涛便按下了免提键。
顿时,
林帆的声音传了出来。
“喂?”
“叔?”
“你不是准备要赖债的吗?”林帆好奇地问道:“怎么突然之间又给我打钱了?”
为什么?
因为小寿衣来了呀!
柳钟涛看着坐在沙发上,面无表情的女儿,苦涩地笑道:“那个…我仔细思考了一下,觉得不应该赖掉你的钱,毕竟这是给我唯一的贴心小棉袄买钻戒的钱,我不能做这样的事情。”
“是吗?”
“昨天晚上你可不是这么讲的。”林帆没好气地说道:“你说云儿是一件小寿衣…戴一枚两克拉的戒指就够了,什么三克拉的钻戒…想都别想,而且让她死了这条心吧。”
刹那间,
客厅里寂静一片。
“林帆!”
“你不要血口喷人啊!”柳钟涛顿时就急了,他没办法不急…小寿衣就坐在边上,脸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严肃地说道:“我什么时候讲过这种话?小心我告你诽谤!”
“行吧行吧…”
“我就当你没讲过,反正尾款也到账了。”林帆无奈地说道。
“什么叫做就当没讲过?”柳钟涛偷偷看了一眼自己的宝贝女儿,满脸恼怒地说道:“林帆…讲话是要有依据的,是要负起法律责任的!我现在问你一遍,究竟讲没讲?”
“…”
林帆叹了口气,默默地说道:“好吧…没讲过!”
话落,
林帆认真地说道:“叔…先挂了,我要去给我的云儿大宝贝订三克拉的钻戒了,对了…这件事情千万别告诉她,我想…给她一个终身难忘的求婚仪式。”
啪,
电话挂断了。
柳钟涛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女儿,小声地说道:“宝贝女儿…那个尾款林帆已经收到了,他准备给你去订戒指,然后给你一个终身难忘的求婚仪式。”
“爸!”
超级剑神
“你先别说话…我需要缓缓。”柳云儿黑着说道。
时间慢慢消逝着,而对柳钟涛来言…每一秒仿佛是一个世纪那么长。
这时,
柳云儿突然开口道:“爸…我觉得咱们父女之间需要好好的沟通一下了,什么叫做女儿只配拥有两克拉的钻戒?还让女儿死了戴三克拉钻戒的心?”
“怎么?”
“女儿在老爸你的心目中,就这么的…不值吗?”柳云儿看着老柳,严肃地问道:“爸…你现在回答一下,女儿究竟是你的小棉袄,还是你的小寿衣?”
“你当然是爸的小棉袄了。”柳钟涛急忙说道:“而且还是非常温暖的那种小棉袄。”
“是吗?”
“那你为什么跟林帆讲那些话?”柳云儿气呼呼地质问道:“说什么…两克拉的戒指就够了,三克拉的钻戒想都别想?”
柳钟涛尴尬地说道:“这个…他胡说的呀!”
“我觉得林帆不像是胡说的,你肯定是嫌弃我了…”柳云儿抿了抿嘴,略带一丝哀愁地说道:“爸…我现在特别特别的伤心和难过,我以为自己还是你的小公主,结果…我不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