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1qwe都市小说 戰錘神座討論-第一千一百七十章,馬卡多解經讀書-idvtg

戰錘神座
小說推薦戰錘神座
亚空间中,画风一转。
莱恩和苏莉亚在马卡多的引领之下来到了一个既神秘又古怪的地方,这里到处都是一片黑暗,只余下一盆盆火焰,昏暗的绿色照明光线,以及一个混沌八角星。
混沌八角星的中间,是一个圆,圆内又是一个五角星,五角星正中间是一个大号的铁砧,上面放着一把锤子,在混沌八角星的周围,是二十个圆柱。
圆柱的周围,所有光线都被其吞噬,无论莱恩如何试图看清楚圆柱,都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形状,还有黯淡的黑色烟雾,笼罩着一切。
人鬼疑云 倪匡
魔纹-马卡多的虚影走在最前面:“跟我来,孩子,还有苏莉亚,我们还需要几分钟。”
“这是什么地方?”莱恩刚刚复活,原体被苏莉亚搀扶着,他微微咳嗽。
莱恩无比庆幸自己在之前的预言中曾经模模糊糊地看到他和苏莉亚战斗的场景,尽管不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他果断地将自己的永生者力量和最高等级灵纹分给苏莉亚,否则苏莉亚绝对撑不到圣吉列斯的长途电话抵达。
即使如此,原体依然为自己的表现感到羞愧和愤怒,他刚刚复活,显得很虚弱,以致于需要苏莉亚的搀扶才能走路。
“莱恩,你没事么?”苏莉亚扶着自己的丈夫,女骑士可以感受到,来自十二位原体灌注的力量正在消退,其中原体们大部分的力量已经被用来对付腐化莱恩,但依然有相当一部分留在了苏莉亚的体内,等待着她的消化。
在最巅峰的时候,苏莉亚的实力一度达到了半神的水平,现在力量消退之后实力的下滑令她感到十分痛苦,然而亚空间之中,原体们的力量已经永久地改变了苏莉亚的本质,在感受过半神之力后,苏莉亚已经具备了进阶半神的可能。
当然,最强大的还是那把剑,天使联盟。
————
“我倒是很想有事,我真是巴不得自己死了算了。”莱恩吐槽道:“我丢人的样子让你看到了真是对不起,苏莉亚,你不如杀了我吧,以后你就是女原体了,如果我的经历是一本小说,我觉得轮到你当主角的时候了。”
“你在胡说些什么啊!”苏莉亚不高兴了,女骑士立即批评道:“我好不容易,大家好不容易把你救出来,你就这样?”
“…………”莱恩又回想起了自己丢人的样子,他向苏莉亚举手认错:“夫人,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我这次肯定顶不住了,是你救了我。”
“这不奇怪,孩子。”就在这个时候,走在前面的马卡多说话了,掌印者的话语中带着令人感到非常不舒服的嘲讽口气:“这路数,和当初对付荷鲁斯的时候一模一样。”
“…………”莱恩沉默。
“荷鲁斯,战帅?牧狼神?”苏莉亚感兴趣。
“是的,当初荷鲁斯的意志力和实力相比起莱恩来说要高好几个水平,他几乎达到了半神阶的最顶峰。”掌印者嗤笑道:“一模一样,混沌四神为了引诱荷鲁斯堕落,设下了这次一模一样的陷阱,然后将荷鲁斯骗到达文上,先将他打伤昏迷,然后奸奇亲自出手,扭转了他的思想,荷鲁斯不清楚混沌的危害么?不,他太清楚了,他比你还清楚,荷鲁斯没有抵抗么?可那是奸奇,荷鲁斯坚持的时间还没你的零头多,他明知道幻象是假的,明知道混沌四神在引诱他堕落,但他还是堕落了。”
“为什么?”莱恩问道。
“我说了,因为那是奸奇,奸奇能够轻易扭转凡人的意志,这种意志不以你是否接受堕落为转移。”马卡多转过身:“奸奇只需要一点点破绽就足够了,对于荷鲁斯来说,那是对帝皇和我魔纹马卡多分走权力的一点点不满,而对你来说,那是灵魂深层次中对自我意志的一点点傲慢和对自己定位的怀疑。”
“傲慢和怀疑?”莱恩苦笑着说道:“是的,你说的没错。”
“我更愿意你称我为‘父亲’。”马卡多露出了一个瘆人的微笑:“没有任何一个原体能扛得住奸奇的亲自出手,因此,我在创造了你之后,就已经预料到这种情况,你和荷鲁斯,都是有能力威胁到混沌四神的存在,祂们必定亲自出手。”
股市教父
“所以我预先准备好了后手,当面临这一刻的时候,我就会出现。”马卡多微笑着示意莱恩和苏莉亚进来:“我们到了。”
一扇门被打开,里面是一个非常非常简单的车站站台,所有的陈设只是一个最基本的站台休息室陈设,休息室里面挂满了一模一样的黑袍,只有堪称豪华的酒柜里面摆满了从人类有历史以来保存下来的所有美酒。
“欢迎来到九又四分之三站台。”马卡多示意莱恩和苏莉亚坐下,掌印者让苏莉亚坐在站台休息室里面,他熟练地取出一瓶香槟:“能见到我长大之后的孩子,我很高兴,真的很高兴。”
“父亲……你在跟我打什么哑谜呢。”莱恩和苏莉亚接过香槟,灰骑士原体此时还十分虚弱,他靠在靠背椅上,发现一切都变得很简单,一切似乎都是幻觉:“这里是什么地方?”
马卡多没有回答莱恩的问题,掌印者转而朝着苏莉亚说道:“我准备好了,如果能够拯救莱恩,我就会拯救他,如果他已经无法拯救,那么就由我来杀死他!”
“!”莱恩和苏莉亚瞳孔睁大。
“现在,这样的结局,很好了。”马卡多满足而且欣慰地一笑:“这是我最后的力量,能在最后了解到德文希尔的出生,能在最后嘱咐你一点事情,我很满足了,莱恩,苏莉亚……那么,要从哪里开始说起呢?”
“父亲……”莱恩闭上眼睛,他靠着椅背,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对不起。”
“你没有好跟我说对不起的,孩子。”马卡多摇头:“我说了,那可是奸奇,任何原体只要面对这种情况,没有任何一个原体有可能坚持下来的,你已经坚持足够久了。”
“但我不是灰骑士的原体么?”莱恩皱起了眉头,他似乎在逞强:“我不是不受腐化么?我不是能够转化混沌之力么?我不是……”
“谁告诉你,你天生能够免疫一切混沌腐化的?帝皇么?”马卡多鼻孔里面喷出了嗤笑的声音,掌印者满是皱褶的脸上嘲笑不止:“你算什么东西?帝皇算什么东西?也配跟混沌四神比?难道我的神秘学没有教过你,神秘会在更高等级的神秘之前失去效力么?更不用说,原体本身就是使用黑暗之力制造的。”
“什么?!”
“我带你们进来的时候,看到混沌八芒星和那二十个圆柱了么?”马卡多嘲笑完了之后,微微点头,他的脸上露出了慈爱的表情:“那就是原体们。”
“在帝皇尚未揭示自己的真面目之前,在人类还处于黄金时代的时期,我身为永生者,已经意识到了盛世之下的危机。”马卡多开始说起了原体的起源:“在那个时候,我就意识到,人类的文明将从极盛走向极衰,于是我组建了掌印者修会,也被称为西吉利特修会(sigillite,意思即为掌印者),这个修会致力于收纳人类最强大的科技、最伟大的造物,而我的魔纹印记,正是整个修会的象征。”
说完,马卡多伸出手,一个“I”型中部有着严谨和一条横杆的魔纹出现于掌印者的掌心。
莱恩同样伸出手,一个一模一样的魔纹也出现在原体的掌心。
没错,是亲生的。
宅門百花殺 飄雪又年年
“无数远古科技造物,包括日神矛、酒神矛,包括制造雷霆战士、星际战士、帝皇禁军的技术、包括无数辉煌时期的武器和科技,都保存在西吉利特修会之中。”马卡多接着说道:“随后,纷争时代到来,在帝皇揭示自己之前,整个西吉利特修会在我的统帅之下,唯一的目标就是保留文明的火种。”
“之后,帝皇出现了,他找到了我们,他告诉我们,人类必须团结,否则就会毁灭,他用他的蓝图,他的愿望,他的实力和智慧征服了我们,因此,我们整个修会开始为他的目标服务,随着帝皇的加入,修会动用了一万年以来积累的所有人力物力,开始制造原体,永生者们聚集起来,为帝皇服务。”
“但制造原体的过程并不成功,众人意识到,原体缺了一点东西,他们已经被生产出来位于襁褓之中,但永远只能位于襁褓之中。”
“他发现了问题所在,因此一场交易在所难免,在几位永生者的陪伴之下,他抵达了莫勒奇这颗星球——距离混沌领域最接近的地方,在莫勒奇的混沌深井之中,帝皇和混沌四神的意志会面了。”
“一场交易在漫长的谈判中达成,我们出技术和物质,混沌出源质和知识,帝皇换取了足够制造二十位原体的知识和混沌之力,承诺制造出来的一半原体——十位将作为报酬交给四神,靠着笔交易,原体终于被制造出来,然而,他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支付酬劳。”
苏莉亚明白了,女骑士失声说道:“您是说……人类之主欺骗和愚弄了混沌四神?”
“是的,也只有他有能力这样做。”马卡多微微点头,他的脸上依然满是嘲笑:“但最后帝皇还是为此付出了代价。”
休息室外,一群婴儿爬过,莱恩和苏莉亚忍不住朝外看去。
是二十一个原体婴儿,尽管其中两个面目不清。
“后面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马卡多接着说道:“为了掩盖这场交易和赖账,帝皇扭曲了莫勒奇的亚空间坐标,使得任何人都不可能进入真正的莫勒奇,同时抹去了地表的一切生物,可即使如此,混沌四神依然找到了原体们的所在,并通过一场亚空间风暴将所有原体全部卷走。”
“但远在那场风暴之前,就在泰拉统一战争从进行到结束的过程中,修会永生者们逐渐了解到了帝皇的想法、他的愿望、他的蓝图,人类之主对于全人类的安排和计划。”马卡多苦笑着摇头:“随着统一进程的越发深入,永生者们对帝皇也就感觉到越加失望,他们和帝皇争吵,质问帝皇之前他许诺的愿景不是这样的。”
“真相十分冷酷,他告诉永生者们,想要人类存续下去,必须如此,争吵没有结果,于是很多人离开了,一个接一个,比如佩特里夫,比如苏尔卡,一个接一个,永生者离开了帝皇,他们拒绝再为帝皇效力,拒绝再为他所谓人类银河帝国的构想埋单,最终,当统一战争临近结束的时候,只剩下了我,魔纹-马卡多还留在他的身边,除了我之外,所有永生者都走了。”
“大家为什么会选择离开,你为什么会留下来呢?义父大人?”苏莉亚好奇地问道。
“永生者们难以接受帝皇准备将一切都纳入秩序之下的方式,对于永生者来说,寿命无限和能够不断复活的生命本来就不应该受到束缚,他们需要自由。”马卡多微笑:“至于我,我并不追求自由,我自甘堕落成为帝皇的奴仆,我是个废物,是个垃圾,是个没胆鬼,我习惯了待在猪圈里面小心翼翼地谋划和掩藏着一切,我习惯了这种生活方式,我明白什么是必要之恶,我留了下来,成为了他官僚体系的支柱,我了解混沌的强大,我了解自己的渺小,我开始变成了犬儒主义者,并认为任何人都可以为人类的存续牺牲。”
莱恩听了之后皱眉不止。
什么是犬儒主义者?
答案很简单,马卡多尽管身为永生者,但他知道得太多,他知道那些亘古以来无数无上存在的力量有多么强大,他知道那些远古造物的水平有多么厉害,他知道相对于宇宙来说,他有多么渺小。
别的无知者都觉得自己是人,只有马卡多知道,他只是头狗,帝皇的狗,所有人都是狗,区别只是在于,有的人知道自己是狗,有的人还以为自己是人。
然而,马卡多是头聪明的狗,他很聪明,他知道得很多,在他的周围,尽是一些无知的人,这就让马卡多面对周围人的时候特别有心理优势,但是这依然是很痛苦的,掌印者又那么聪明,懂得、知道那么多,他知道自己和一般的狗不一样。
還珠格格第二部之浪跡天涯 瓊瑤
所以到头来,这种聪明,就给马卡多带来了无尽的痛苦。
是狗不痛苦,意识到自己是狗才痛苦。
病少梟寵紈絝軍妻 螢夏
孤煞
于是马卡多成了一个讽刺大师,阴阳话大师,毒鸡汤熬制者,他最大的快乐就是嘲讽、讥笑、散播负能量,熬制毒鸡汤,这是他唯一快乐的源泉,他这头聪明的狗嘲笑着别的愚蠢的狗,以获得优越感和快乐。
我是小司机
这就是掌印者,他的快乐,别人不懂。
“你的痛苦,我理解,孩子,每个原体都不会心甘情愿地向所有人表示自己愿意当帝皇的狗的,嗯哼,鲁斯除外。”马卡多笑呵呵:“也正因为如此,我最喜欢嘲讽原体们,但我对鲁斯从来不抱有偏见,因为他是唯一一个心甘情愿当狗,还愿意汪汪汪叫出来的。”
莱恩:“…………”
苏莉亚:“…………”
“犬儒主义让我变成了一个可悲的家伙,但也让我避免了混沌腐化,毕竟混沌四神对于一个已经公开声明心甘情愿成为别人附庸和狗的家伙,实在是不感兴趣。”马卡多接着笑道:“鲁斯也是,可你不同,莱恩。”
“抱歉,父亲。”莱恩低下头,原体终究无法像鲁斯一样自我矮化。
“这便是了。”马卡多呵呵呵直笑:“如果你是诺德土生土长的小贵族,亦或者是银河帝国忠嗣学院培养出来的精英,再或者是什么早早就拿来洗脑的灰骑士新兵或者帝皇禁军,你都不会面对这个问题。”
“然而关键在于,你不是,你的灵魂来自另一个时空,接受了标准的自由教育和尊严教育,说句有趣的话,你是个有尊严的人,有自尊的人,有自己骄傲的人,对么?尤其是你还是原体,拥有无尽的可能和强大的力量,但这样,你就越发不愿意自认为工具,为奴仆,为拴着链子的狗。”
“是。”莱恩痛苦地闭上了眼睛,这就他明知道混沌更垃圾,明知道奸奇是在恶心他,明知道这是话术,依然会出现自我精神分裂的根源。
“这不奇怪,永生者们也是因为这个原因,相继离开了。”马卡多微微点头:“我喜欢你跟我说实话,孩子。”
“那么,抓紧时间,我必须在我彻底消失之前,跟你讲清楚,有关于你所疑惑的一切。”
“准备好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