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7v1q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攻心女孩不好惹 起點-第八十三章 最毒婦人心閲讀-tpidl

攻心女孩不好惹
小說推薦攻心女孩不好惹
沈雅韵和葛丰厚走了百余米,在他们跟前停下了一辆军绿色Jeep车,葛丰厚看到是他的老友龙标。
他们是一个战獒里出来的,混过黑,行过义,打拼过,同样也洗白了,在面前的兄弟现已是白发苍苍的模样。
小孩媽咪 淺藍深藍
他的手上牵引着一条德国牧羊犬,体型高大,两耳适中,直立挺拔,脖子上还是一条多尼斯的牵引绳,价值不菲,整体就看出来是一只不平凡的犬。
龙标见到葛丰厚那一刻,肃然起敬,脸上满是敬意。
葛丰厚付之一笑,来了个久违的拥抱。
“好久不见,阿标,老当益壮呢。”葛丰厚慈笑着说。
龙标频频点头,欣喜若狂地说道:“丰哥,还是老样子,一点都没有变,让我很是挂念。”
沈雅韵见他们上来就寒暄,乖乖杵在那里盯着那条犬,心想,嗯,是条好犬。
龙标想起来这里的目的,让牧羊犬站立起来,单手摆动打了个招呼,介绍道:“他叫九九,他所有任务都百分之九十九命中。”
“不错,九九,看他虽然退役了,但是还是十分灵气。事不宜迟,先大范围找一下。”葛丰厚说着。
郊外,一向都是荒无人烟,加上天寒地冻的,更无人出入,到处只有着大大小小废弃的工厂,无人看管。
这些小单间不计其数,找起来真是一件体力活,仅凭他们几个人一条狗搜寻,都会有些吃力,沈雅韵也不管那么多,凭着直觉搜寻着。
最后一滴情殇留给我 谭小瘦
———
另一头,沈家栋被缠绕在吊杆上,沈家栋无力地喘息着,面如土色,瘦骨嶙峋,已经老态龙钟的模样。
他微睁的眼睛看着一道强光照射着他泛浑浊的眼睛,沈家栋忍不住紧闭双眼,皱纹都跟着抗议,双唇上清晰可见干枯的死皮。
虚弱地说着:“水…水…”
万古剑尊 江离
鬼帝宠妻
龚娜捧腹大笑,落井下石地说:“哈哈哈哈…沈家栋,你想喝水?我偏不让你喝!”
龚娜身穿红色旗袍,头上扎着发髻,已是徐娘半老的模样,却要装作十七八岁的小姑娘。
沈家栋听到那尖锐的笑声,由衷地厌恶,这是他一生中最大的耻辱,他咬牙质问她:“我…已经…跟…你…离婚了…你为什么…还是不肯…放过我…”
龚娜显露出病态般的狰狞,恶狠狠地说:“放过你?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说完,龚娜丢了几张照片在他跟前,照片狠狠地从他脸上拍打而落下。
我的精分女神
她手上余留一张,脸色凶残,语气暴戾,质问道:“你居然奋不顾身救她,你跟我离婚也是因为她吧,你是嫌我老了残了吗?还想找上年轻貌美的小姑娘了?”
沈家栋看见是沈雅韵的照片,他不敢说出沈雅韵就是他女儿的事情,生怕龚娜气急败坏,矛头指向她,对付起来沈雅韵。
他一言不发,任由她发泄情绪,他已是将死之人,就让他这样离去也好,再也不用被龚娜欺压,看她脸色了。
直到龚娜发狠地抽他耳光,沈家栋生疼的脸上满是巴掌印,他一鼓作气,皮笑肉不笑地说:“你自己什么样子你自己心知肚明,蛇蝎妇人。”
龚娜被他简短的一句话刺激了,心里狂躁。
看到一旁的水管渗着水,她找到一个杯子装起来,水里都是支架掉落的铁锈,杯中还有青苔蔓延,凑近一闻,还有种腐烂的味道。
她端着水来到沈家栋面前,阴笑地说:“你不是想喝水吗?来我喂你喝!”
沈家栋一眼望穿杯中水,一身鸡皮疙瘩,密密麻麻的杂质都看得到,他紧闭嘴唇,咬起牙关,转过头拒绝喝水。
龚娜怒目圆睁,咬牙切齿地说:“怎么?刚刚说我是蛇蝎妇人,我不就来喂你喝水,你怎么就不喝了呢?来…张嘴…”
龚娜一手钳住沈家栋的下巴,沈家栋仅剩些许的力气挣扎着,他不要喝,原来这一刻,他的求生意识很强!
龚娜见撬不开他的嘴,硬是用指力压住脸颊,唇齿被迫分开,龚娜得意的笑起来,威胁着:“喝啊!我让你喝进去!给我喝!”
龚娜强行将脏水灌了进去,沈家栋脸颊上嘴角边都是布满铁锈青苔,不禁肺里疼痛难忍,咳嗽着:“咳咳咳~咳咳~”
霎时间,整摊整摊的鲜血往外吐,龚娜后退两步,有些惊慌失措,却很快恢复神色,她就是要狠狠折磨他,看着他痛苦。
她将自己最好的年华都给了他,给了他财富,生了女儿,最后轻巧地说离婚,打官司,丝毫不留情面,还背叛她。
这口气她始终无法吞咽,她是被捧在手心里长大的掌上明珠,她堂堂矿山大王的女儿,凭什么被他那么糟蹋。
她笑得癫狂,变着法子折磨他,从包里取出纸巾替他擦拭着。
轻声细语地说:“来,亲爱的,你看你的脸都花了,以前你都很喜欢让我给你擦的。”
華夏特種兵
沈家栋毛骨悚然,他苦口婆心地劝说:“龚娜,你我夫妻一场,我已是将死之人,你下半生还可以继续找个人好好爱你。”
“爱我?你看看这里,你还记得吗?
这里是你打拼出来的,跟我求婚的地方,看看,已经被我弄垮了,剩的这些破铜烂铁,想想都太痛快了,哈哈哈哈哈…”
龚娜捧腹大笑地说。
沈家栋嗤之以鼻,他看到的龚娜已经是精神出现问题,报复心和仇恨值结合,让她变成现在这样不管不顾,为所欲为地,只为了心理上的那点安慰。
他闭上眼,任由她打骂,希望这一切都结束得快一点。
———
这时,九九听到声响,仔细地嗅了嗅,朝着一个方向吠了三声,龙标喊道:“快过来这边,这边有动静。”
沈雅韵闻声而去,看着牧羊犬对着一面泛黄渗水的墙一直吠个不停,沈雅韵问道:“九九是说在这里面吗?”
龙标笃定地回答:“肯定是,但是这里面不知道是不是我们要找的人了。”
他能肯定的是这里头绝对有问题。
沈雅韵摸了摸墙壁,冰凉得刺骨,这是个死角,怎么藏人?
小手轻敲了两下,空心的墙,思索了下,喃喃自语地说:“不对,这不是墙,是门!是一间密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