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g0zw優秀都市异能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999、無垠隕,麒麟生展示-ij2y9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小說推薦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你终于肯出来了!”
郑拓对于白无垠的出现并不意外。
他已经察觉到是这个家伙搞的鬼。
“你不意外吗?”
白无垠见郑拓竟然没有任何表情,着实显得有些惊讶。
“为什么要意外?就因为被困于此吗?”
郑拓看看四周。
“说真的,这种经历我也有过许多次,早已见怪不怪,说吧,你的目的是什么,斩杀我,抢夺法宝,还是什么……”
郑拓的回应很平静,甚至很朴素。
看在白无垠眼中,反而有些不知该从何处下手。
“你与他们都不一样。”
白无垠慢条斯理,开口道:“他们被我困住,要不惊讶,要不直接出手,要不求饶,要不冷静,而你的冷静,让我很在意,小王境的你有如此实力,我是万万没有想到的。”
白无垠明显有些失算。
他没有想到,眼前这位名叫卧世朱的小王境强者的实力会如此强横。
自己手中三尊轮回生灵,竟然无法与其匹敌,被其轻易斩杀。
这种实力,在大王境中都是相当强横的存在。
现在其实力竟然只有小王境,他显然没有预料到。
“既然如此,那便放我离开,我无意与你争斗,当然,你若非要与我争斗,我可以陪你玩玩,至于后果,你恐怕不会想要接受。”
郑拓低语,这般说道。
如此威胁言语,赤果果摆在白无垠面前。
白无垠面色平静,笑眯眯望着郑拓。
“卧世朱道友,既然我遇到了你,便是有缘,不如咱们切磋切磋如何,让我看看道友实力如何。”
白无垠心有战意。
如此小王境高手,交手一番属实不错。
打得过,便将对方镇压。
打不过,自己想要逃走,其也拦不住。
打过打不过,自己都不吃亏,那为何不战上一战。
“白道友,我无心与你在这里切磋,让我离开,你对我都好,如若不然,后顾自负。”
郑拓十分强势。
自己还有要事处理,哪里有时间在这与你切磋比斗。
“别别别,咱遇到就是缘分,切磋切磋,无伤大雅。”
白无垠笑眯眯,当即出手,打出一道白光,杀向郑拓。
白光玄妙,细细看去,其中竟密布有轮回纹。
轮回纹强大非凡,杀向郑拓。
郑拓见此,不敢硬结,翻身躲过。
刷……
轮回纹攻击没有想象中的爆炸效果出现。
其击中虚空,顿时虚空扭曲,化为看上去竟有几分消化模样。
郑拓见此,眉头微皱。
这轮回纹的手段超乎想象的强大。
自己玩玩不能让其触碰到自己肉身,不然恐怕会出大事。
“卧世朱道友,来来来,别害羞,与我对决,咱们战个痛快。”
白无垠挥出手中折扇。
那折扇明显是某种法宝,挥动之下,三道轮回古光杀来。
三道轮回古光,将郑拓所有位置封死,逼迫郑拓正面迎接。
郑拓二话不说,抬手打出三道天道印记,正面对抗轮回古光。
嗡……
两种力量瞬间接触。
没有爆炸声出现。
在那悄无声息间,两种力量互相抗衡。
最后。
郑拓的天道印记竟然被那轮回古光消磨,彻底消失。
好强!
郑拓心中一动。
这轮回之力的品级竟然不弱自己的天道印记,好家伙,难道这轮回之力也是自创灵纹不成。
若很如此,那还说得通。
不然。
这轮回之力恐怕太过不凡。
他的天道印记就是修仙界天道的雏形,未来或许能够成长为真正的天道。
而这轮回之力,竟然能够完美将他的天道印记消磨,他前所未见。
在这之前。
魔小七的神魔之力,鲲鹏祖师的鲲鹏之力。
这两种力量都给他一种能够与天道印记不相上下之感。
但这两种力量终究无法匹敌自己的天道印记。
如今。
这白无垠的轮回之力,竟然能够与自己的天道印记打平。
不简单,这个家伙果然不简单。
郑拓吃惊,白无垠更加吃惊。
“你那是什么力量,竟然挡住了我的轮回之力攻杀!”
白无垠直接开口询问郑拓的力量属性。
下一秒他知道自己失态,对方怎么可能告诉自己刚刚的力量属性。
但他仍旧感觉到震惊,内心深处的震惊。
别人不知道,但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的轮回之力有多麽强大。
轮回之力属于自创力量,传承自上古的自创力量,这种力量因为无法被修仙界天道认可,所以独自形成了这轮回之海,躲避天道镇压。
这种被天道所镇压的力量,竟然遇到了对手。
这个卧世朱所掌握的力量,竟然能与轮回之力匹敌。
这个家伙是谁,绝对不是无名之辈。
“你是谁,告诉我你的真实姓名,让我知道,是谁在与我战斗。”
白无垠收起玩笑。
他感觉到了压力,来自对方的压力。
这种感觉让他兴奋,也让他认真。
他认真起来之后,便不会在有笑容。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不应该选择与我交恶。”
郑拓的回应算是十分委婉。
他真的不想与这白无垠战斗。
他完全能够感受到白无垠身上那轮回之力的强大。
与这样的家伙战斗,怕是会有巨大消耗,同时会引起巨大动静。
这两方面,他是都不想看到的。
问题是,这个白无垠有点一根筋。
看到自己跟看到美女一样,直接扑了上来。
其手中折扇不断有轮回之力打出。
那轮回之力化为各种生灵,冲杀而来,看上去声势浩大。
“卧世朱道友,告诉我我想知道的一切,不然,你今日休想离开。”
白无垠要知道对的力量是什么,如果可以,他想要获得这种力量。
轮回之力加上对方的力量,两种力量若能融合,他将成为无敌的存在。
他的想法很好,也没有任何问题。
强者都会希望自己变得更强,运用各种方法,各种手段。
郑拓见白无垠杀来,心中颇为无奈。
总是能够遇到这种战斗狂人,遇到一个,打一个,遇到一个,打一个。
算了。
既然你想死,我便成全你。
郑拓做出决定后,当即全力出手,轰出一拳。
拳风呼啸,携带诸天之力,化为狂风暴雨,瞬间将白无垠的攻杀全部碾碎。
同时那狂风暴雨威势不减,继续冲杀向白无垠。
白无垠见此,手中折扇变化,竟化为赤炎之色。
“去!”
他猛然扇动手中折扇。
霎时间,风卷残云之势,正面将郑拓的攻击抵挡下来。
第一次攻击,谁都没有占到便宜。
二者并未停手,各自催动力量,隔空对轰。
“哈哈哈……能与我白无垠正面厮杀的同辈人物,你是第一个,这种感觉我很喜欢,来来来,不要停,咱们大战八百回合。”
白无垠打的痛快。
拥有轮回之力的他稍有敌手。
每次都是碾压的战斗会让人失去斗志。
而这种失去的斗志被储存起来,如今一股脑的全部涌出,化为战力,杀向郑拓。
不得不说,郑拓很倒霉,同时,郑拓也很幸运。
他遇到的是小王境的白无垠,如果是大王境的白无垠,他会被当场镇压,难有翻身之地。
双方对决,大术通天,杀的昏天黑地,日月无光。
反观郑拓对于这种战斗也非常喜欢。
嘴上说着不要打了不要打了,实际身体却很诚实。
轮回之力与天道印记一样属于自创力量。
这种力量的对决,能够给他启发,让他对天道印记的修行更进一步。
且二者不像是与杜淳香的战斗,互相不敢玩命搏杀,始终留着下线。
二者对决,完全能够放开手脚,以真正的生死战来厮杀。
不及如此。
郑拓在这种激烈的争斗中,还分出了一缕神魂,对仙鼎之内的小金雕进行分解。
仙鼎之中。
小金雕被天道锁链五花大绑。
天道锁链之上,天道印记散发着强大的威能。
郑拓在以天道印记侵蚀着小金雕身上的轮回纹。
天道印记能够吞噬任何形式的力量。
起码迄今为止,他还没有遇到不能吞噬的力量。
就是魔小七的神魔之力,杜淳香的玄灵纹,都能被他破解,然后吞噬。
这轮回之力也是属于力量,只不过品级较高,威力较大。
但这对天道印记来说并不算什么。
给他时间,他一样能够将其分析透彻,然后进行分解,吞噬,收为己用,加持己身。
嗡……
嗡……
嗡……
轮回之力化为各种生灵。
大蛇,猛虎,恶狼……
各种强大生物被幻化而出,呼啸着杀向郑拓。
郑拓则是不断催动弑仙矛。
弑仙矛掷出,杀伤力无可匹敌,每一次都能准确无误将轮回生灵斩杀。
双方隔空对轰,短时间内恐怕难以分出胜负。
“卧世朱道友,你的力量,恐怕很快就会消耗殆尽吧。”
白无垠看上去信心十足。
“你终究只有小王境,终究只是一名普通修仙者,你的力量终究有限,而我则不同,这里是轮回之海,这里是我的主场,属于我的海洋,我在这里的力量是无穷无尽的,无穷无尽,你可明白此话的含义。”
白无垠在度露出笑容。
“认输吧,认输是你唯一的选择,相信我,只要你认输,告诉我我想知道的一切,我便会放你离开。”
白无垠这般话语,听在耳中,着实有些令人无语。
“白无垠,这种骗小孩子的话语我劝你少说,你好歹也是王级强者,你觉得,我会答应你吗?”
郑拓的回应十分干脆。
说完之后,便不再理会白无垠。
继续一边战斗,一片破解轮回之力。
“好好好,你的回答我很满意,身为强者,就应该有强者的气节,既然如此,来吧,让我们将战斗提升到另一个层次,让我看看,你究竟有多少灵气可以消耗。”
白逍遥高举双手,催动大神通。
“轮回降世!”
嗡!
霎时间,虚空之上,浮现出一枚枚巨大无比的空洞。
那空洞如同魔盘般转动,散发着摄人的力量。
嗡!
强大的轮回之力不加任何修饰,一股脑冲向郑拓。
郑拓见此当即催动鲲鹏法,欲要闪躲离去。
“想走,不存在的。”
白无垠在度出手。
他催动轮回领域,将这片空间锁死,不然郑拓轻易离去。
郑拓顿时如陷泥泽。
好家伙。
平日里都是他用如此手段困人,如今自己竟然被困。
这种感觉很差。
怪不得被困者都会气急败坏与自己玩命。
原来被人当成玩偶一般戏耍的感觉竟然是这样。
郑拓心里想着,当即促动十方世界。
十方世界原本就在他皮肤之上,此刻被激活,顿时让他脱离轮回领域的镇压。
身形一动,闪躲那轮回降临的攻杀。
刷……
刷……
刷……
天空下起了轮回雨。
但这所有的雨滴,仿佛安装了追踪器般,全部冲杀向郑拓。
“有点意思!”
郑拓心念一动,当即伸手一根手指。
“天道一指!”
手指化为黄金之色,凝聚他精华,对上所有杀来雨滴。
嗡!
双方所在虚空顿时疯狂颤动。
但这片虚空显然没轮回之力加持,并不容易损坏。
双方两种力量对决,当即呈现僵持之势。
轮回降临大战天道一指。
“哈哈哈……卧世朱道友,何必如此,凭借你的力量,终究是无法与我抗衡的存在。”
白无垠的笑容依旧,看上去十分开心。
他对自己颇有信心。
在自己地盘,在拥有无穷无尽轮回之力的主场。
他怎么可能会输。
白无垠自在非常,已认定郑拓必输无疑。
反观郑拓。
他懒得与白无垠多言。
催动天道一指,对抗轮回降临。
同时继续针对小金雕进行轮回之力的分析与吞噬。
只要能够吞噬掉小金雕身上的轮回之力,他就能吃掉白无垠身上的轮回之力。
到时候。
这围困他的牢笼,便会不攻自破。
甚至此地还会成为他的大餐,帮助自己提升实力,向大王境迈进。
郑拓并不着急。
这里的确是白无垠的主场,但他也不是吃素的。
要知道。
他可是刚刚吃掉二十三位王级强者的道身。
如今他体内的道湖已堪比汪洋大海一般辽阔。
比拼耐力而已,谁怕谁啊。
郑拓并不着急,与白无垠正面对决,丝毫不慌。
白无垠刚开始自信满满,认为自己在这里是无敌的存在。
任谁都会这样认为。
他拥有无穷无尽的轮回之力加持己身,有无穷无尽的力量加持,他便是无敌的存在。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白无垠感觉不对劲。
这个卧世朱为何如此沉稳。
双方对决,可以说火力全开。
在这种恐怖输出下,其竟然无恙,看上去仍在稳稳坚持,没有任何落败迹象。
这个家伙体内的力量究竟有多少?
白无垠不由提出疑问。
就算其体内力量比正常修仙者高出许多,肯定也是数量有限。
既然有限,便会消耗殆尽。
稳住,不要着急,慢慢来。
白无垠稳住道心,继续催动轮回降临,镇压郑拓。
郑拓见此,也乐得轻松。
这种比拼耐力的情况下,他对小金雕的分析速度,明显快上学多倍。
这种对决不用分心太多。
对决仍旧在继续。
谁也不肯放松,谁也不敢放松。
一个时辰……
两个时辰……
四个时辰……
转眼已过一天。
双方比拼耐力,竟然已过一天时间。
高手对决,分秒间决定胜负的战斗不在少数。
特别是王级强者,双方战斗,分分钟分出胜负的太多太多。
反而是这种比拼耐力,谁也无法奈何谁的战斗,少之又少。
除非二者实力相近到几乎忽略不计,不然根本我不可能打一天还没有分出胜负。
怎么回事?
白无垠心中不解,感觉事情有些不对劲。
按理说,双方实力差距的确不大。
但自己的力量无穷无尽,用掉一分,回复一分。
但这个卧世朱什么意思。
为什么这个家伙的力量能够持续一整天不断。
这种灵气储备是不是也太夸张了!
白无垠望着与自己仍旧拼比耐力的郑拓,整个人傻眼。
觅佳缘 冰舞飞影
仙鸿路 快餐店
他修行也有些年月,但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家伙。
什么鬼?
全力出手下,竟然持续了整整一天时间,这开什么玩笑。
这个卧世朱体内难道有一个小世界吗?
白无垠不相信。
就算有一个小世界的力量储备,我也要让你给我跪下。
战斗到这种地步,已经不是技战术的对决,而是脸面的对决。
白无垠性子倔强,他不想无敌的自己会在耐力的对决中败下阵来。
他不相信是他不相信,不相信也得相信。
因为这种比拼耐力的对决,他还没有获胜,对方选手仍旧坚挺,没有倒下。
白校友是有些焦急的,这焦急多数为不爽。
反观郑拓并不着急。
他慢条斯理的调整着状态。
与白无垠对决同时,继续分析这轮回之力,寻找着将其吞噬的方法。
不得不说。
这轮回之力当真有些难搞。
品级上不弱他的天道印记,分析起来,明显比玄灵纹还要吃力许多。
但好消息是,轮回印记并非不可分析不可吞噬。
帝王盛寵,妃不可逃 小蘋果12
这种力量终究在品级上与天道印记有着差距。
只不过轮回之力比较成熟,已是成品。
他的天道印记还需要修行,提升量级。
不着急慢慢来。
既然已经被困于此,那百年既来之则安之,不要着急,不着苦恼。
先将眼前之事做好,后面的事,自有计划安全牌。
如此对决,仍在持续中。
两日……
四日……
六日……
十日……
当第十日来临,白无垠整个人都傻了。
整整时日的疯狂输出,这个卧世朱,竟然还如此坚挺。
开什么玩笑。
这个家伙究竟是什么来头,为何拥有如此多的力量消耗。
这家伙难道也拥有无穷无尽的力量不成。
其力量从何而来,为何我没有任何感觉。
这不可能!
这怎么可能发生!
白无垠难以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他如见鬼了一样,望着郑拓,感觉一阵眩晕的不真实。
反观郑拓。
经过十日的研究与分析,终于将小金雕吞噬。
吃掉小金雕,就代表着郑拓初步完成率对轮回之力的融合。
这种感觉很特别,也很饱满。
小金雕身上的轮回之力明显比白无垠差的多的多。
纵然如此,郑拓仍旧能够感觉到天道印记的明显提升。
好东西,效果果然不一样。
郑拓舔了舔嘴唇,抬眼,看向白无垠。
苦恼中的白无垠看到郑拓如此笑容,当即高级脊背力量,似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即将发生。
咕噜……
他本能的吞咽口水,看上去有些害怕的样子。
他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如此失态,就是感觉要出大事。
他的感觉没有错。
郑拓吃掉小金雕后,开始针对白无垠下手。
为了让白无垠感受到压力,同时分散其注意力,郑拓开始反击。
天道一指全力促动,同时另一只手同样使出天道一指,攻杀白无垠。
白无垠见此,竟然傻呵呵的露出笑容。
“哈哈哈……卧世朱道友,看来你已经达到极限,你是打算用尽自己最后的力量反击是不是,我明白你此时此刻的心情,能够坚持十日,你的确令我刮目相看,在我的修仙生涯之中,你是第一位让我如此惊艳之人,可惜,可惜,可惜你即将败在我的手中,不得不说,这种成就感,我很喜欢。”
女总裁的特种兵王
白无垠刚刚的憋屈一扫而空,整个人又活了过来。
他刚刚对自己的怀疑,全部化为力量,杀向郑拓。
双方展开激战,且是近身战。
郑拓催动鲲鹏法,白无垠想远程攻击也不行。
他被破与郑拓厮杀。
白无垠对近身战没有任何抱怨,甚至十分喜欢。
这种战斗更能让自己的实力提升。
且王级强者的近身战,更具难以想象的杀伤力。
嘭……
双拳碰撞,劲爆冲击波肆虐,席卷这片天地。
法则丛生,天地尽毁。
王级强者对决,毁天灭地。
这方世界在颤抖,因为无法承受二者的力量,看上去有崩坏之意。
“哈哈哈……痛快!”
稳重的白无垠大笑出声,那张狂的模样,像是获得心爱玩具的孩子。
这个家伙的性格如此多变,还真是符合天才妖孽的性格。
但是很可惜。
你遇到的是我,我别的不行,我专制妖孽。
郑拓出手,催动不死不灭神功,大战白无垠。
轰……
在不死不灭神功的催动下,郑拓当真有威震九霄之姿。
他呼出一拳,天地震动,万物齐鸣。
此为道韵,独属于郑拓的力量。
白无垠只感觉一股自己难以承受的力量袭来,他瞬间被轰飞,难以自持。
“什么!”
白无垠傻眼。
但立刻明白,这是对方的困兽之斗。
双方对战十日之多,其已经达到极限。
这其最后的力量,只要自己能够挺过去,对方便是砧板上的鱼肉,任由自己宰割。
白无垠想到此处,顿时兴奋起来。
他此刻尽量防守,选择避开郑拓锋芒。
这种战斗方式很聪明,但他万万没想到,郑拓可不是什么强弩之末。
郑拓此刻正值巅峰。
他强力出手,挥出不死不灭神拳。
拳法刚猛无比,可撼天动地,拥有无穷威力。
“杀!”
郑拓没有留手,全力以赴。
若能一口气干掉白无垠,他完全不会留手。
郑拓猛攻,白无垠坚持,双方看上去又要进入僵持阶段。
郑拓的攻击可是比白无垠的攻击狂暴无数倍。
有一只猫叫许诺 晨雾猫
天道之力被郑拓完全催动,他如天神降世,竭尽所能,使用出自己所有手段。
狮子搏兔仍需全力,何况王级强者搏杀。
全力以赴是对对手最好的尊敬,也是对自己修行至今最好的尊敬。
“杀!”
郑拓狂暴,沐浴黄金神光之中。
他像是太阳的化身,散发着无尽耀眼的光芒,降临在这片天地之间。
白无垠感受到了什么是恐惧。
面对火力全开的郑拓,他竟毫无招架之力。
轰……
白无垠被轰飞。
他大口咳血,半边身子凹陷,被郑拓打的身受重伤,近乎身死。
“不可能,你已经是强弩之末,怎么可能还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你是怎么做到的。”
白无垠不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这种事怎么可能。
与自己比拼力量十天十夜,到头来,竟然还有如此恐怖的力量。
“白无垠,我曾给你过你急,但你不懂得珍惜,如今说什么都已经晚了。”
郑拓继续出手。
他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反派死于话多。
在确认要将对方干掉的时候,他绝对不糊轻易留手。
全力以赴出手,化身神阳,杀向白无垠。
白无垠见此,转身就跑。
他已经乱了道心,彻底废掉,无法在继续战斗下去。
郑拓见此,当即暗道一声,看来,这个白无垠应该刚刚获得轮回之力不久。
且这个家伙在获得轮回之力前,应该不是什么厉害人物。
其若是厉害人物,道心不可能如此不稳。
被自己打伤而已,道心当即被破,无力再战。
这种家伙,简直就像是轮回之力的傀儡一样。
如此想来,郑拓心中莫名。
自己也吸收掉了轮回之力,不会有问题吧。
此时暂且记载心中,就算有,现在也不是解决的时候。
首先干掉白无垠在说。
郑拓催动鲲鹏法,杀向白无垠。
鲲鹏法乃天下急速,瞬间杀到白无垠面前,抬手便是一拳轰出。
超幻幫
轰……
白无垠避无可避,只能选择正面硬刚。
轰……
此刻的他,已经完全不是郑拓对手。
不仅仅是因为他道心被破,更是因为轮回之力在刚刚的对决中,又被郑拓破解许多。
“白无垠,你就只有这点本事吗?”
郑拓这般说话,试图逼迫白无垠使出更强的力量,让自己修行。
“卧世朱道友,我劝你不要在动手,我可以放你离开,只要你不动手,一切都好说。”
白无垠选择妥协,不敢在与郑拓争斗。
他的自信被碾碎,恢复到曾经的模样。
曾经的他本就不是什么天赋异禀之辈,他只是偶然来到这轮回之海碰碰运气。
然后还真被他碰到,学习了轮回之力。
自从懂得运用轮回之力后,他的实力,便呈现质的提升。
如此也导致他的自信膨胀。
今日。
他那膨胀的自信被彻底打碎,他便是恢复到了自己曾经的模样。
“现在才懂得求饶,你已经晚了。”
郑拓没有留手,继续对白无垠进行攻杀。
轰……
白无垠遭受冲撞,半截身子被轰飞,战斗力锐减。
“怪物,真是一个怪物啊!”
白无垠感叹自己遇到了怪物。
轮回之力这种力量堪称同代无敌。
他凭借如此力量,干掉了许多同代之人,其中不乏成名的高手。
但是在今天,他遇到了另一位同代无敌之人。
很显然。
这个家伙才是真正的无敌存在,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冒牌货,傀儡罢了。
“卧世朱道友,我最后劝你一句,不要在将我逼迫,不然,你会后悔的。”
白无垠已经如此境地,却还在威胁郑拓,试图寻找转机。
郑拓回答十分干脆。
杀!
轰……
杀拳涌动,轰向白无垠。
“好,你既然如此选择,我便成全你。”
白无垠手心一动,出现一枚古玉,直接将古玉碾碎。
黑暗皇國的蟲族領主
顿时。
翻滚的轮回之力涌动。
同时其中伸出一条不满鳞片的爪子。
那手臂向郑拓抓来。
郑拓见此,杀拳不停,嘭的一声,与那爪子碰撞。
双方一碰既分。
王妃有喜:帶著萌寶來種田 秋秋.
郑拓警惕,看向那浓郁的轮回之力所在。
“这是什么力量,竟然能与老夫的力量所抗衡。”
轮回之力散去,场中出现一尊上古生物。
这生物状若马匹,浑身长满白色鳞片,头生双角,面带胡须。
从模样看,竟然是一尊麒麟。
白麒麟,小王境,上古神兽。
“很特殊的力量,很不错的鼎炉。”
白麒麟望着郑拓,竟显露出几分贪婪之色。
“白麒麟?神魂体?轮回生灵?”
郑拓第一时间发现这白麒麟很特别。
其为有自主灵智的轮回生灵,同时还是神魂体。
这样的存在,恐怕在上古时期,绝对是恐怖的巨头存在。
但白麒麟的状态明显很差。
从刚刚交战就能感受到,其状态估计已不足巅峰时期的百分之一。
“你是谁?”
郑拓并未着急出手,询问出声。
“我乃麒麟王,麒麟一族中的王者。”
白麒麟这般说道。
“麒麟王?”
郑拓言语中满是不解。
“你当时我三岁小孩,麒麟王本是身居七,有祥瑞之气,你这浑身轮回之力的气息,怎么可能是麒麟王。”
郑拓有认真研读过修仙界历史。
麒麟这种生物是与凤凰龙族媲美的存在。
况且。
他在仙之墓中,也曾见过麒麟存在。
所以他并不稀奇,同时对麒麟一族的历史多有了解。
这麒麟一族的王历代都是身居七色。
七种颜色,代表其中品质。
正直,勇敢,坚毅,聪慧……
麒麟为祥瑞。
麒麟出,圣人将。
麒麟王自不是恶兽。
但眼前这浑身雪白的白麒麟,看上去很漂亮,也像祥瑞之兽。
可给人的感觉,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混蛋,我才是麒麟王,那个家伙夺走了我的王位,将我镇压在这里,我才是麒麟一族唯一的王。”
白麒麟脾气十分暴虐,提到麒麟王,看上去有暴走的冲动。
“原来是这样啊!”
郑拓没有就这个问题与白麒麟继续纠缠下去。
这个白麒麟属于轮回生灵中极为特殊的存在,小心应对,方位上策。
“小子,将你的肉身给我,我感觉到你身上有一股熟悉的力量,似乎与那个死猴子同源。”
白麒麟这般说道,当即探出麒麟抓,杀向郑拓。
郑拓见此,立刻给予还击。
嘭嘭嘭……
二者对决片刻,竟不分胜负,谁也无法将对方奈何。
“不死不灭神功,果然你与那个死猴子同源。”
白麒麟当即认出了郑拓的不死不灭神功。
且其口中的死猴子,应该是大闹灵海的不死不灭生灵。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如此功法是在一个悬崖下面捡到的。”
郑拓这般回应。
“哈哈哈……小子,撒谎也要有一个限度,当年我与那死猴子有过数百年的争锋,对于这不死不灭神功,我比你还要了解,而且,我从你的身上,感受到了另一种力量,那种力量竟然比轮回之力还要强大,真是不可思议,这个世界上,竟然有比轮回之力还要强大的力量。”
白麒麟明显比白无垠更加聪明,知道的也更多。
其话不多说,当即出手,杀向郑拓。
郑拓见此,翻身便是与白麒麟搏杀在一起。
这个白麒麟的实力极强,但这也是刚刚开始。
随着战斗的继续,白麒麟明显有体力不支的情况出现。
其本身就存在这种问题,不然也不会借助白无垠的肉身寄存自己。
轰……
白麒麟被轰飞,连滚带爬,跌落地面,好不狼狈。
“好小子,这手段,比当年那猴子强多了。”
白麒麟被暴打,受伤不轻。
“可惜,若是曾经的我,或许无法与你匹敌,但是如今的我,已经是无敌之姿,你以为那白无垠成为我的傀儡是因为我自身问题,错,我只不过是我掩人耳目的手段罢了,看招。”
白麒麟看上去十分活跃,当即出手,杀向郑拓。
其运用轮回之力的力量,明显比白无垠更加强大。
嘭……
正面厮杀,郑拓心中一动感觉莫名。
轮回之力竟然附着在他肉身之上,下一秒,他感觉有莫名的力量降临在他身上。
谨记着,他的肉身竟在不断苍老。
这种感觉很可怕,肉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苍老。
岁月的力量经过他的肉身,让人感觉汗毛炸立,惊恐万分。
“哈哈哈……小子,你很强,但还不够强,你的力量很特殊,可惜没有被你完全开发,你本有战胜我的希望,但你的经验太差,导致了你的落败,乖乖接受轮回的审判吧。”
白麒麟大笑,模样与白无垠如出一辙。
郑拓见此,当即催动不死不灭神功。
在不死不灭神功的催动下,他血气翻涌,竟然硬生生抗住了轮回审判的侵袭。
他的肉身在度饱满充满光泽,他的气息重归巅峰。
“的确可惜,我的力量没有开发完全,而你的力量,同样没有开发完全。”
郑拓回应白麒麟的方式便是全力出手。
轰……
轰……
轰……
白麒麟最后的手段也已经无用,被郑拓打的连滚带爬,终究失了方寸。
“臭小子,你给我等着,我还回来的。”
白麒麟眼见打不过,转身跑路。
“想走,我同意了吗?”
哗啦啦!
天道锁链飞出,他要活捉白麒麟。
这个家伙肯定知道许多关于轮回之海的秘密,抓回来,刑讯逼供,定然会有所收获。
“滚开!”
白麒麟撤掉周围力量围困,转身就跑。
回归外界,郑拓的感受并没有什么不同。
他身形一动,杀向白麒麟。
白麒麟本身遭受冲击,实力已经大减。
其就是嘴硬,气势充足,实际上早已是强弩之末,中看不中用。
如今郑拓催动鲲鹏法,瞬间追上白麒麟,二话不说,以天道锁链将其捆绑。
“放开我,你我小子放开我,我可是麒麟王,你敢抓我,麒麟一族不会放过你的……”
白麒麟继续叫嚣。
“是吗?”
郑拓取出仙鼎,开始将白麒麟收入其中。
“白麒麟,我怎么觉得,如果我将你交给麒麟一族,麒麟一族会感谢我八辈祖宗呢。”
郑拓催动仙鼎,拉扯着,不断将白麒麟收入其中。
“小子,放过我,我告诉你一个天大的秘密,是关于仙之尽头的秘密。”
白麒麟试图诱惑郑拓,让其放过自己。
如此黔驴技穷的手段,郑拓没有任何犹豫,抬手便将其收入仙鼎之中。
仙鼎之中。
白麒麟被天道锁链镇压结结实实。
郑拓抬手收回仙鼎,转身离去。
不多时。
唰唰唰……
数道身形降临。
来着皆是王级,他们将自己隐藏在迷雾之中,看不出年纪,读不出性别。
他们驻足片刻后,全部离去。
另一面。
抓到白麒麟的郑拓,已经寻到一处安全屋。
仙鼎之中,郑拓看着被捆绑结结实实的白麒麟,开始思考着该如何从白麒麟口中撬出话来。
思考片刻,他便是有了注意。
嘿嘿嘿……
郑拓露出诡异的笑容,靠近白麒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