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n5k0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在東京教劍道-052 門外漢分享-xq6it

我在東京教劍道
小說推薦我在東京教劍道
桐生和马这话说得很酷,但是其实他正因为刚刚被南条打到手,不得不分出很多精力控制表情,不被疼痛影响。
从传来痛感的位置判断,南条这一下应该打在没有关键筋腱和神经的位置,而且是骨头比较坚硬的地方,所以应该没啥大问题,就是疼而已。
刚刚演武的时候,南条有一段是认真的,所以那一段的对打和之前练好的不一样,算即兴发挥。
和马躲掉和架开了绝大多数攻击,最后一瞬间判断这一下不会有什么太严重的伤害,就放弃躲闪硬吃了一下。
毕竟南条大概率是看他盯着新出现的妹子,有点吃醋了,让她打一下发泄一下没啥。
但是和马低估了这一下的疼痛。
真有你的啊,南条。
这时候,那妹子看了看附近,然后用娴熟得看不出来真假的演技表演道:“诶?你在和我说话吗?”
“不然呢?”
原来她刚刚不说话,是在等看有没有别的妹子出来“冒领”,现在实在没办法了,就出来演一波。
“就是你。”和马盘算着,要不要把她的流派也报出来,但那样有点太假了。
看出来有习武,可能是看姿态和习惯动作。
这个其实不难,武术家、运动员这些,一是身体健壮,二是吐息很规律。
武术家还有各种习惯动作,反正要认出来不难。
但人家没出招,就认出流派,这就不对味了。
“我不会剑道啊。”对方继续演。
和马:“没事,演武就是为了让不会剑道的人对剑道产生兴趣啊。”
“我也不想学剑道。”
“可我看你第一个进的教室。”和马继续出招。
女孩:“那是因为我离得近,我就在你们班门外买冰棍吃,正好就听到那个狮子吼,所以进来看看。刚刚吼的是哪位啊,应该练过声乐吧?”
委员长微笑道:“我吹过大号。”
和马在心里吐槽,原来吹大号可以练出狮吼功么,学会了。
不知道吹口琴能不能练出点什么。
“咦,我还以为你铁定受过女低音方向的声乐训练呢。”女孩的惊讶看起来货真价实,和马已经分不清这是演技还是真情实感了,“世界真奇妙,不看不知道啊。”
女孩可能就这么无心一说,却激发了和马童年回忆:这不是小时候最喜欢看的正大综艺的宣传语么。
正大综艺结束了会播放正大剧场,和马上辈子就是在正大剧场这个栏目里看完的霹雳游侠。
“总而言之,我就是来看看刚刚吼的人长什么样,现在看到了。我满足了。”
看起来妹子是打定主意不想跟和马产生联系了,她一边说一边起身往外走了。
和马咋舌,已经到了面前的BUFF姬怎么可能让她跑掉。
就算不用她唱歌来加BUFF,她这剑道等级,也可以拉回道场做“教练”啊,涨经验全靠她了。
和马看了眼也在场内的千代子——反正文化祭是在周六日,千代子作为初三学生已经从剑道部隐退,没有部活可以不去学校了,于是就来帮忙。
千代子疑惑的看着和马。
惨了,兄妹之间的心灵相通,没有实现!
没有能让千代子扔口琴给和马,自己过去拿的话,女孩就要走掉了。
和马干脆开口唱起来——之前他闲的无事,试着把歌词改了填进曲子里。
当然和马填的第一版非常的糟糕,毕竟他国文现在也不过是勉强到了能在北葛氏高排中游的水准,要他填歌词实在太为难他了。
然后鸡蛋子和南条凑在一起,把和马的词给改了一遍。
和马填的词就是把中国的国名给改成了妈妈,完全没有违和感。
这个时候和马直接唱出了妹子们填好的歌词。
他唱歌的水平其实一般,也就卡拉ok程度。
老实说,对方是专业歌手的话,估计会嗤之以鼻。
但对方应该就是来看写出了曲子的桐生和马的,那这个时候听到周刊方春吹嘘过的旋律,应该会有一些兴趣吧?
这时候和马听见委员长小声嘀咕:“周刊方春只是号称录下了你的歌,并没有随刊附赠啊,一般人还没听过那旋律才对。”
和马心想,也对哦。
然而下一刻,女孩回过头来。
显然她是听过的。
显然这姑娘有点来头。
和马就这样看着她,唱完了第一段。
因为这时候没有伴奏,全清唱,所以和马停下换气的时候给人的感觉就是已经唱完了,而不是“听间奏还有下一段”。
女孩直接开口了:“唱得真烂。”
“不客气。”和马牛头不对马嘴的回应。
然后女孩开口了。
是刚刚和马唱过的那段,她竟然一个字不差都记住了,而且不练习直接就唱,开口就在调上。
她开口的时候,脑袋顶上的词条开始闪耀光芒。
她这声音,果然是被祝福过的,宛如天籁。
南条凑近和马:“这孩子好厉害,把你刚刚唱错的地方都修正了。她应该第一次演唱版。”
和马点头赞同:“是啊,好厉害。”
一段唱完,女孩看着和马:“好歌。你真的没学过音乐?”
和马摇头:“我刚刚唱这段,像是学过音乐的人唱的吗?”
“确实。”女孩干脆的点头了,“那唱词,完全就是外门汉,去唱卡拉ok都会被人抢话筒那种。”
“这么惨吗?”
“对啊,拜托你以后别再开口了。”女孩毫不客气的说。
然后她看了眼教室外的记者们。
摄影记者就等着这一刻了,稀里哗啦的拼命拍照,闪光灯此起彼伏。
和马打趣道:“看来你要歌姬出道了。”
“你想多了,我也是门外汉程度,倒是你,不懂音乐能写出好歌,你才是明天娱乐新闻的主角。我甚至能猜到他们会叫你什么。”
“叫我什么?”和马是真想不到,疑惑的问。
“日本的雅尼啊,就是那个最近靠着一张专辑得到全世界音乐界关注的希腊人。才华这种东西,真是招人嫉妒啊,天才什么的,真讨厌。”女孩最后半句,声音压得很低。
和马感觉这里面有故事,他正要询问,就被女孩的动作打断了。
本来都已经到了门口的女孩直接折返回来,自顾自的从装竹刀的篮子里抽出一把,挥了挥。
“嗯,这把不错,你不是要教我剑道吗。来吧。”
说罢,女孩架起了剑。
“剑道门外汉
北川沙绪里
见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