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sri7超棒的言情小說 聯盟竊取大師-第484章 交匯情報展示-g3cah

聯盟竊取大師
小說推薦聯盟竊取大師
作为纳内马纳这种大部落的首席,巫漠有着超然的天赋,也对神灵更加虔诚。
他清理出来一小块地方之后邀请两人坐下,接着又掏出一个小罐子笑道:“这是我的老师自己栽种的茶叶,味道很不错,给您品尝一下。”
娜缇娅挖苦道:“平时不是很宝贝这几片茶叶吗?就连其他部落的战母来了也舍不得拿出来。”
巫漠呵呵笑了两声,娜缇娅是他看着长大的孩子,每年去圣殿取回来的茶不少都是被她抢了。
柴安平看了眼,所谓的茶叶跟前世和德玛西亚的品种都相差巨大——茶叶是舒展的白色,看起来就像是形状独特的雪花。
“这是什么茶?”饶是以柴安平的见识,竟然都没见过这样的叶片。
名門孽婚:首席的暖床小妻
“老师说没有名字,茶树是很早以前他在雪原上跋涉苦行时在一处山巅上发现的。”巫漠说道:“后来他每年都会亲自去一次。”
好家伙,巫漠已经够老了,他的老师还能做这种事呢?
龟仙人吗?
柴安平暗自咂舌。
巫漠手脚麻利,很快就捻出了几片茶叶放进茶壶里,被加热铭文煮沸的水倒入瞬间清新的香气便从壶嘴里跑了出来。
白色的叶片变成了半透明状,脉络分明。
柴安平闻着清香精神一振,十分肯定这一定是顶好的茶水。
重生八零有點甜
巫漠脸上也浮现了一抹笑容,倒好三杯颜色清浅的茶水后,他也坐了下来。
“把我叫来这种地方有什么事情?”
柴安平舒服的喝了口茶水,感觉全身四肢一股凉气穿过,顿时看向巫漠的眼神都和善了几分。
“这个……”
巫漠语气里带着一丝讨好:“我是想请问您是不是已经见过初生的艾尼维亚?”
“哦?”
柴安平奇道:“为什么会这么说?”
“因为您身上的神眷有浓郁了几分。”巫漠说道:“还有昨夜里艾尼维亚突然传达了神谕,恐怕这次有许多的巫祝获得了启示,这样大规模的启示代表了神明的意志,在我们心中有着非常重要的地位。”
“启示了什么内容?”柴安平问道。
“祂预言了您将在未来的战争中发挥举住轻重的作用,同时……也是祂的友人。”
“蛤?友人?”
巫漠挠了挠头上稀疏的白发,纳闷道:“将您请过来就是想确认这份神谕是否被我感知谬误……”
北辰星緣 煜爍
他活这么久还从来没听说过这种说法,难道这人是什么神明转世?
柴安平展现出来冰山一角的力量就让他们如临深渊,现在又有艾尼维亚这样暧昧的传信,纳内马纳部落根本就不敢有任何的不敬。
柴安平吹散面前热茶飘荡的白气,咧嘴一笑:“既然祂都这么说了,那我倒是没什么意见。”
“嘶——”
巫漠的眼中浮现一抹狂热:“您也是……”
柴安平扬了扬手:“不要想太多,只是艾尼维亚因为某些事不方便而已,我只是个工具人。”
娜缇娅脸色绯红,她想起了昨晚自己唐突的请求。
柴安平将两人的神情尽收眼底,凤凰说的没错,祂能给自己提供相当给力的助力,尤其是在阿瓦罗萨这个部族中。
“闲话就说道这里吧。”
他说道:“祂委托我消除战争,我希望你们可以将所有内幕毫无保留的告知我。”
“这是自然!”
巫漠平息了内心的激动,和战母娜缇娅相视一眼后确认了某种共识。
娜缇娅将他们知道的内幕娓娓道来。
这次透露的消息便不止晚宴时候的程度了,虽然纳内马纳的地盘在大后方,但对于战争的爆发似乎早有预兆,或者说并不意外这种人祸的发生。
青蓮劍
TFBOYS之初戀微調
当时因为寒冬凛冽,族人耐受不住低温,阿瓦罗萨在拉克斯塔克周边举行了盛大的祭祀仪式,希望得到神灵的庇佑。
巫漠因为身体虚弱没有参加这场祭祀,于是只是待在部族中,为族人祈福。
但他对于整个仪式的流程非常清楚,但是似乎是在某个环节出现了意外,在一个寒冷的夜晚,他忽然隐约感受到了一股威严暴虐的神谕,那次的启示模糊但却充满了愤怒。
【阿瓦罗萨‘占有’了不属于他的东西。】
那并非是艾尼维亚,而是某位弗雷尔卓德人图腾上的古神。
巫漠甚至还感受到了其他气息的干扰,似乎这份愤怒还不止来自一位。
整个雪地获得这份启示的巫祝有不少,过后不久战争就立刻爆发了,在这种连狩猎都困难的寒冬里,凛冬之爪悍然发起了不顾一切的战争。
这是两大部族之间的绝密!
神秘之物……
柴安平拧着眉,他在想石匠会知道了这个秘密没有。
如果是能够牵动两大部族战争的圣物,那很有可能背后就有他们的身影。
从“黑鸦”的灵魂中拷问出了石匠会的计划,她也坦白这次战争中有他们在推波助澜——怎么推的波?
雪原人相当排外,更别说诺克萨斯还在跟凛冬之爪常年战争抢夺铁矿,想要掀起这样的形势是很难的。
他们可没有柴安平这种开局一只鸟的待遇。
除此之外,其实纳内马纳对于战争的情况也并没有想象中的闭塞。
他们有前几天战场上传来的消息——
“阿瓦罗萨联军在拉克斯塔克湖南岸迎击凛冬之爪,瑟庄妮现身亲自统帅部落主力,协同着来自洛克法的狂战士和阿瓦罗萨在冰原上展开了一场正面的接触战。
双方战力势均力敌,打得极为惨烈,就连征战的战母血盟泰达米尔都被一把斧头剖开肚子,受了重伤。
但同时,瑟庄妮也损失了三个血盟。”
在他们的预想中,凛冬之爪是不可能这么快打到雅尔拓裂谷这边来的,因为联军有着各族派出的强大战士,还有着阿瓦罗萨最出色的统帅。
“昨夜驻地附近发生了许多起小规模的战斗,有不少狩猎人员被埋伏,很有可能是凛冬之爪的人分化攻势绕过了主战场,想要打后方一个措手不及,而非整片区域沦陷。”娜缇娅说道:“凌晨我便派出了大量的斥候,搜找凛冬之爪的踪迹。不知道……您有什么看法?”
柴安平闻言沉吟起来。
艾尼维亚说过,凡人的战争实质是有古神的窥视,那么那件从拉克斯塔克周边获得的神秘之物就是最关键的东西。
凡人就算脑浆打出来也是白搭。
但那些古神到现在都没有亲自下场同样也印证着艾尼维亚的说法。
——凡人有着存在的意义,就连神灵也不能轻易掠夺他们的生命。
“于是祂们挑起了战争,在蛰伏等待着机会?”
他心里暗自嘀咕,现在两大部族实力相当,最有可能打得失去理智最后两败俱伤。
“继续收集情报吧。”他说道:“先确认战况,不论前方的战况如何,纳内马纳要先守好雅尔拓裂谷。”
饭要一口一口吃,虽然那件神秘之物肯定是事件的核心,但他想要插手其中必然要慢慢梳理,否则他一个外来人真不见得限制会比那些藏起来的本地土著少多少。
当务之急是艾尼维亚所说的“终结战争”,他感觉自己有点抓住凤凰的脉络了。
器灵之王
花弦月 当木当泽
他打消了直奔阿瓦罗萨而去的想法,在这里说不定更能起到出奇制胜的作用!
“你们猜的没错,这次的战争盘根错节水很深。”
他放下茶杯,笑道:“不论对于阿瓦罗萨还是凛冬之爪都是有可能降下的灭顶之灾,你们知道那件‘物品’是什么吗?或者知道艾希战母为什么没有选择将其放弃。”
“这……”
巫漠闻言有些心惊肉跳,受到柴安平的启发,他惊人的灵觉似乎又隐隐约约感觉到了什么。
娜缇娅压低了声音,说道:“我在战争刚爆发时有听到其他的战母提起过,那似乎是某位古神陨落后的遗物,甚至还有人说那东西就是在阿瓦罗萨神殿附近找到的,是阿瓦罗萨逝去的心脏。”
孤有話說
“哟?”
柴安平听到什么大新闻一样,踢了一下桌腿,差点没把桌子都给掀了。
“那件东西呢?”他急道。
“早就被护送回阿瓦罗萨的本部去了。”娜缇娅叹了口气:“那东西被发现之后就立刻被封锁了所有消息,并在泰达米尔的监督下被封进了玄铁馆里彻底钉死,除了核心人员根本没人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传出来的都是猜测和流言。”
“那你们部族的艾希战母有什么表示?”柴安平笑道:“如果是阿瓦罗萨的心脏岂不就是她前世的一部分?”
年轻的战母摇了摇头,表示这已经超出了自己的了解范围。
“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柴安平眼神明亮,后背依靠在一堆书里,笑得十分开心。
地堡外的寒风还在呼啸,没有温度的阳光洒下来,冰雪之城里人来人往,双颊通红。
战争就要来临了,没人害怕。
铁匠铺里的炉火终日不息,为那些战意昂扬的年轻人们输送着武器。
远处的雪地上雪狼载着斥候迎着太阳奔行远去,只一晃眼,全身雪白的两者就彻底消失在了雪地中。
纳内马纳开始收缩人员了,在之前他们一直在抓紧时间储备粮食、物资还有战争道具,相信很快就能用得上!
现在的他们有十足的信心可以将试图绕过雅尔拓裂谷的敌人们铩羽而返!
作为一个大部落,他们在向联军支援两千的精壮兵卒之后还有着近万的精英战力,其中还有着数量可观的冰霜法师和冰裔,这些东西,娜缇娅和巫漠都毫无保留告知了柴安平。
于是柴安平在寒风城学到的统帅知识就有了用武之地!
“我的身份先不要大范围曝光,除了你们两个部族之外,还有人在窥视。”他提醒道。
这场仗他暂时没有插手的打算,否则他倒是飞到天上来个神罗天征对面还不得直接GG?
但不直接出手不代表他不能指挥,弗雷尔卓德人的军事素养大多还不如原来的他,在经过沃尔什的教导之后,差距更是一个天一个地。
德玛西亚人的身体素质比起苦寒之地的弗雷尔卓德人是差了许多的,但是凭借战略战术和精锐的装备,王国的边疆根本就没有过大的危机,除了偶尔天时变化导致的难民潮。
三人在地堡中商议着对敌策略,凛冬之爪中同样也有冰霜法师,多兵种作战让柴安平忽然有种玩红警的感觉。
茶水被泡了好几泡,不过余味仍在,柴安平眼睛几次瞄着巫漠那罐宝贝的茶叶,老头人精得很,很快就笑呵呵的表示柴安平走的时候直接把茶叶带上,反正他明年会再去找师傅取。
柴安平自然也就毫不推辞笑纳了。
前世的时候他就挺喜欢喝茶的了,在宿舍的时候还自己准备了一副茶具,喝起来时相当有格调。
不过那时候他根本喝不到多好的茶,就连西湖龙井也只能网购一罐几百的,很多好茶都喝不起,让他引以为憾。
来到这个世界之后,他发现主旋律是红茶,而且往往还会往里面添各种调料,味道差别极大。
坐在温暖的房间里,三人说起战略和辛秘一时忘了时间,直到有人敲响房门才停了下来。
一品战神
“什么事?”娜缇娅道。
“雪莱先生的未婚妻醒了,想见他。”通知的人声音有点怪异,似乎不仅仅只是想见而已。
柴安平当即起身:“该说的也说得差不多了,不急在这一时,我便先离开了。”
“好。”
纳内马纳的两位首脑起身相送,柴安平随手一招,茶罐便落入了他的手里。
“谢谢啊!”
巫漠闻言有些哭笑不得,他这个岁数难道还会看重这些外物吗?
没等守卫带领,柴安平一阵风一样冲回了帐篷。
他布置下的禁制并没有被触发,说明纳内马纳的人并没有进去冒犯到拉克丝。
不过赶回来的时候,他看着眼前的一幕嘴角微抽——
一个巨大的白光罩子将整个帐篷全部都囊括其中,光幕上流溢着奇异的光,看起来比太阳还要明亮。
“啊这……”
难怪那个过去汇报的守卫会声音那么奇怪!这周围都有人开始跪拜了!
他捂住脸,上前一手直接拍碎了这个坚固的蛋壳子。
不过……
怎么说呢,该说是自己的训练有成效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