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0auc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帶着軍需來大明 浪子邊城-第九百七十三章 丁大膽-d3woc

帶着軍需來大明
小說推薦帶着軍需來大明
杨二与杨四在一旁只是点头不语。在他们眼中,但就是少爷做出的决定那都是正确的,他们要做的只是服从便是。虎芒却没有马上点头,而是在思考了一番之后猛然抬头,用着吃惊的表情说着,“少爷是要打算和平的收复南北大明吗?”
“想要完全的和平是不可能的。仗还是要打,边打边谈才是最好的方法。当然,现在说这些都有太早了,大明的底蕴还在,远非是短时间内就可以解决的。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我们还有着太多的工作需要去做呀。”抬着头,看向着天空,杨晨东感叹般的说着。
“嘿嘿,少爷不用那么惆怅的,只要您想做的事情就没有做不成的。再说了,我们五星军给汉民百姓的条件那么好,那么优厚,总有一天,他们都会向心我们,那个时候或许大明就真的可以不打自败了。”杨二眼看着少爷的心情似乎有些沉重,便连忙插科打诨的说着。
这也终于引来了杨晨东的一笑,“不错,杨二越来越会说话了呀。”
“嘿嘿,都是少爷教导的好,教导的好。”杨二挠着头,露出了一幅憨憨的表情。
“好了,不要在这里拍马屁了,去准备吧。”杨晨东笑着摆了摆手。
虎芒、杨二和杨四都转身离去。而离走时的虎芒心中即有些激动,又有些担心,回到军营之后就直接去了副军长舍别的办公室,一进得屋里便把少爷要给三不剌川城里的北明大军送粮草的事情说了出来。
“六少爷这是要动手了吗?”舍别听闻于此,双眼中露出了稍带震惊般的神色。
“等等,只是运送粮草而已,并没有说要开打吧。”虎芒听闻,面露凝重之意。
舍别却是摇了摇头说道:“这都打算给三不剌川城送粮了,瓦剌部岂会同意,到时候一个要送一个不许,你说要不要打?”
“这个…可是少爷没有说呀。”虎芒摇了摇头,有些不确定的说着。
“六少爷没有说,应该是还有他的想法,只是还不成熟,所以没必要和我们说而已。但我们做为新一军的领导,是要提前做好准备的,这样吧,我们马上把那些参谋叫过来开会,看看一旦开打的话,我们要做何种的准备。”舍别同样摇了摇头,事实已经证明,杨晨东的想法不是他们可以揣测的,可是有些工作提前做到头里总是不会有错。
杨晨东的确没有最终确定要打。如果只是送粮草而不与瓦剌部动手的话,当然是最好的选择,他也愿意为这个选择付出一些的努力。毕竟瓦剌部陈兵十几万骑兵在前,并不是那么好打的,更不要说亦力把里王国的大军正在向三不剌川城方向移动着,同样是不可忽视的存在。
本着不打的原则,杨晨东亲自写了一封信着侦察团团长丁山送向到瓦剌大营之中。
三不剌川城城下,瓦剌大营中,穿着一身军绿军装,配带着上校军衔的丁山单人单骑来到了瓦剌大营之外,报出了自己的名号,表示他要面见瓦剌首领也先。
五星军派了代表而来,这原本就在也先的预料之中,自己的势力触角已经距离始城不远了,要说杨晨东还是一点动静和反应都没有,他反倒开始担心起来。现看着对方终于派人前来,当下便命令自己的手下大将腾术出营亲自接人接回到了营中。
主帐之中,精神抖擞的丁山见到了座在一张虎皮上,不怒自威带着一股上位者气息的也先。
“五星军侦察团团长丁山见过也先首领。”丁山的目光先是巡视了一圈主帐,发现在这里有十几名身着异服的草原莽汉,个个身材高大,目露凶光,但他是一丁点都没有害怕的意思,反是一脸淡然之色的向也先行礼。
“哦,你是一位团长,据我所知,以你的地位在五星军中也算是一号人物了吧。”也先目光有如洞察人心般的看向着丁山。对方很年轻,也很有气度,这让他看之不爽。在他想来,进了自己的大帐应该双腿发软,全身颤抖才是。
“算不得什么人物,不过就是胆量大一些而已。”丁山自践身份的说着。
“是,你的胆子是不小,敢独自来本首领的军营,难道你就不怕死吗?对了,你不要和你说什么双方交战,不斩来使的说法,不久之前,你们还把亦力把里的使者鼻子给挖了去,这件事情是有的吧。”越看丁山无惧的样子,也先也气不打一处来,他有心想要吓唬一下对方,也让他们明白,在自己面前嚣张是没有什么好果子吃的。
“不错。”丁山没有避而不谈的模样,相反还很认真的点了点头,主动承认道:“是有这么回事,那位使者名叫和恪根,他因为出言不逊被挖去了鼻子。可是我没有对也先首领出言不逊不是吗?”
“是不是出言不逊,不是你说了算,现在是本首领说了算,来人,将他拖下去,挖去鼻子。”也先大手一挥,一幅我就是不讲理,我就是蛮横你能如何的模样。
命令一下,一旁的腾术将军便站了起来,大步向丁山靠近着。
“都不要乱动。”丁山大喝的同时右手伸出,虎口处做了一个掐状面向自己的脖颈之地,“如果你们谁敢靠近,我便死给你们看。”
“不要动。”也先被这突发的一幕震到,尔后身子向椅背上缓缓的靠去,似乎是在调整自己的情绪,片刻之后他问道:“你真的不怕死吗?”
“是人都怕死,但我宁自杀也不会落在你们的手中。”丁山声音朗朗,丝毫没有因为自己处于弱势而有一点的低头之意。“五星军的战士不能任人侮辱。”
高亢的声音在主帐上空徘徊着,久久不散。座在首位上的也先脸色变得难看了许多。他刚才不过就是想要吓唬一下丁山,想要掌控主动权而已。说实话,为了一个小小的他第一次听说的团长去得罪军神,并非是他想要看到的结果。
不管别人怎么说杨晨东,什么战神也好,忠胆公也罢,甚至还有天可汗的名号,可在也先的眼中,杨晨东还是当初那个阻挡自己入北明京师的军神。他永远不会忘记,对方与自己遥遥相望,然后火炮轰鸣的场景,这就是一个魔鬼般的存在。
当初也先害怕了,退了回去。这么多年过去了,原本想着如此年轻的杨晨东便闪耀着光彩,在大明的体制之下,很可能会泯然众人矣。毕竟太年轻,太强盛不符合汉人的中庸之道。
只是一切的发展都太过出乎人们的意料,六年不见,对方已经成长为可以与自己面对面硬撼之人,甚至其掌握的势力非旦不比自己弱,还要更强一些。
好吧,即然他拿当初的军神没有办法,欺负一下他下面的人总能找一些胜利的感觉吧。哪里想过,来的一个团长也是硬骨头,竟然以死相逼自己,这一会他有搬石头砸自己的脚,进退两难之势。
目光落在丁山的脸上,很是仔细的端详了一番,确定对方并没有和自己开玩笑的意思,也先便板着脸向一旁的腾术摆了摆手,让其退回原先的位置上。做好这一切之后和看向丁山很是认真的说道:“说吧,军神让你过来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情。”
丁山的右手没有从脖颈之处离开,而是左手入怀,从中拿出了一封书信,手腕一抖那信件便飞向到也先面前的书桌上,“这是我们六少爷给你的信,看了便知。”
伸手拿过书信,展开慢慢的详读着,也先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等他放下信件的那一刻在看向丁山的时候,口含怒气而出,“军神要给被我围困的北明大军送粮草?”
“是的。”丁山重重点头而道:“六少爷不想与瓦剌为敌,所以提前的通知你们一声,至于是战是和那就任由你们自己选择了。如今信已送到,如果也先首领不反对的话,本团长回去向六少爷复命。”
“不能放他离开,这根本就是对我们的挑衅。”主帐之中另两位将军站了出来,一脸的怒气与杀气。他们就是也先很依仗的四将之一的合雷和木托尔。
这些年的发展之下,瓦剌部在也先的率领之下逐步变强,涌现了不少表现出色的将军。其中尤其以伯木尔、腾术、合雷和木托尔四人表现最好,他们也被外人称之为也先手下的四大将。
这一次在主帐之中的就有三位,除了伯木尔带兵在河套地区的乱井城驻守外。现在的三人都站了出来,直指不能放着丁山离开。此人根本就是来下战书的,如果让他就此离开了,瓦剌部的颜面何在。
面对着三位将军的喊叫,丁山面不改色心不跳。这一次拿到任务的时候他就抱了必死的决心。一个连死都准备好的人,还会怕别人在他面前出言恐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