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dmkj好看的都市小说 大明最後一個狠人 起點-第928章 大明錚臣?讀書-n1oqo

大明最後一個狠人
小說推薦大明最後一個狠人
张同敞被抽的浑身一颤,疼的冷汗直冒,他咬着牙一声不吭,脸上却充满着不服。
朱慈烺见他满脸倔强,上去又是几鞭子,边抽边骂道:“拷打官宦,目无君父,你还敢不服?”
张同敞不敢躲避,暗暗缩着双臂抗打,等几鞭子抽完,他这才喘了口气粗气,大声道:“禀陛下,两名太监公然以皇差的身份横行乡里,是在给陛下脸上抹黑,给皇室招骂,臣所作所为,皆为君父考虑,心无欺君之意!”
朱慈烺冷冷的看着他,道:“你承认就好!宦官乃皇家奴仆,犯了错也是内廷处罚,岂容你肆意辱打,又是棍子又是掌嘴的!”
直到现在,张同敞才发现自己似乎低估了这位年轻皇帝护犊子的本性。
不过他很要强,很倔强,发挥出了一代铮臣的本色,昂着头道:“阉人打马冲街,践踏百姓,辱骂命官,陛下不仅纵容家奴,还鞭责臣子,臣不服!”
“放肆!”
俗话说皇帝不急太监急,不等朱慈烺说话,他身边的太监沈毛却率先厉声呵斥道。
张同敞的话,犹如一把刀深深的扎进了沈毛等御前太监的心中,他深深的感受到了这句话满满的恶意。
巡抚衙门的几个属官都被吓得脸色焦黄,一个个浑身发颤,大气不敢出。
张同敞面不改色,越挫越勇,他振振有词道:“既食君禄,便有臣职,进言是为臣的天职,今冒死为陛下言之!”
他暗暗长呼了一口气,愤然道:“陛下设百官同仇寇,授权柄于宦官,以家奴治天下,阉人为害黎民,以至围观百姓怒目侧视,敢怒而不敢言!”
此言一出,全场大惊。
只听张同敞继续道:“臣职在地方,为一省巡抚,行孔孟之道,执朝廷王法,又何罪之有?今陛下不容臣奏辩,即以非刑鞭打臣子,此圣君乎?”
闻言,朱慈烺如遭电击,气的当场站立而起,恶狠狠的盯着张同敞道:“好你个张同敞,你是继承了你曾祖张居正的跋扈吗?胆敢肆意批判君父!”
张同敞内心一颤,他的曾祖张居正是眼前这位皇帝的曾祖万历皇帝的老师,因主少国疑,威柄之操,几于震主,卒致祸发身后。
天武帝这么说,无疑是极度憎恨跋扈的权臣,甚至包括了自己的曾祖张居正……
不等张同敞反驳,只听朱慈烺怒极而笑:“朕八岁统兵,九岁参政,外扫鞑掳,内除权奸,平流寇,复神京,奴满定蒙,灭西域,收南洋,天武新政,再造盛世,四海归心,八方来朝!”
朱慈烺指着他,傲然道:“朕德兼三皇,功盖五帝,唐宗宋祖也不过如此,你却将朕说成是是以家奴治天下的平庸之君?你是有多么瞧不起朕?”
此时的朱慈烺,形象一下子高大了起来,如同一座山岳般,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张同敞微微张嘴,杵在那愣愣无言,想想也是,人家的皇图霸业如此炫彩,都是实打实的政绩,说他是一个平庸之君,只怕全天下也没人信吧?
不过,既然开腔死谏了,就要有铮臣的气魄,一谏到底!
张同敞像是豁出去了,直言道:“陛下英明天断,天下皆知,然陛下偏信宦官,贱视朝臣,此乃不争事实,官场上贪下诈,如此种种,岂是盛世所有?”
朱慈烺已然暴怒,他一拍桌案喝道:“天下之大,哪来的一碗清平!朕以最大努力每每事必躬亲,尔等却将所有祸责归咎于朕,此天下莫不是尔等与朕在治理?万事赖朕,要你们何用!”
今天只因太监一事,朱慈烺原打算教训呵斥一番张同敞就算了,不料这厮还学起了海瑞,说出这般长篇大乱!
妈的,朱慈烺险些没压制住暴脾气,亲手鞭死这老家伙!
随驾的徐盛等人皆是暗暗担心,怕天武帝在盛怒之下,要将犯颜直谏的张巡抚给血办了!
最终,张同敞有些认怂了,他跪伏于地,道:“皇恩浩荡,臣只不过是正君道,明臣职,求万世治安事……”
朱慈烺喝道:“你正个屁!”
张同敞灼热的目光含着一汪泪水,悲愤道:“陛下,臣今天犯了大不敬之罪,敬请陛下降旨,杀臣以明正典刑!”
朱慈烺黑沉着脸坐回太师椅上,摩挲着手中的马鞭,双目死死盯着张同敞,在考虑杀不杀这老家伙。
正在这时,门房的管事匆匆赶来,他不知里面发生了什么,更不知皇帝亲临,因此在门外高呼道:“大人,西京镇守太监马公公带人闯进巡抚衙门了!”
张同敞依旧跪伏于地,当他听到这道消息时,悲愤的脸上闪过一丝庆幸。
这家伙终于来找场子了!
……
今天,也是马吉翔回到西安的日子,那两个策马冲街的太监正是急着去拜见干爹的。
豪华气派的马府中,奔波了数日的马吉翔足足睡了三个时辰。
睡醒之后,他懒洋洋地起来,便信步走到外面廊下,给圈养的金丝雀喂食。
“干爹!干爹!”
“干爹,您要替我们做主呐!”
两个在巡抚衙门挨打的太监踉踉跄跄的跑进马府,个个嘴上青肿,屁股上浸着血渍,一路哀嚎。
满院的太监和侍女全都看愣了,睡眼惺忪的马吉翔不禁眉头大皱:“是谁在嚎嗓呐?”
不等旁边的太监去查探,只见两个挨打的太监已经上气不接下气的进来伏在地下,不断的磕头哭诉。
“干爹啊,您得替我们做主啊!”
马吉翔一看他们的狼狈样子,知道肯定出事了,他阴恻恻地问道:“谁打的?如实说来!”
两个太监不敢再矫情,立时指天划地的讲起了遭遇,他是如何被巡抚衙门的人又是棍子又是巴掌的,不时的添油加醋。
不得不说,太监是个天生的演员,很多太监为了生存和升职,已经将演戏当成了自己的副业。
只见胖太监一边诉说,一边鼻涕横飞,哭得气咽声嘶,差点晕死当场,着实让人心疼。
听完干儿子们的讲述,马吉翔的脸上一阵白一阵青,气的血气上涌,五脏六腑都发烫,他握着拳头尖喝一声:“张同敞,咱家跟你没完!”
接着,马公公言行如一,说找场子就找场子,立马就带着一大票手下的太监,打着镇守太监的豪华仪仗,浩浩荡荡的开赴巡抚衙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