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uuk好看的都市言情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第二百六十四章:夜半插曲相伴-x15ci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小說推薦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你要明白世界很大,可在你需要它这么的大,大到足以藏匿你的悲伤的时候,它又忽然变得很小,小得就像一块砧板,我们都是上面待宰的鱼。
时间是傍晚十点,青黄不接的时候,睡觉显得会太早了一些,出门又好像过晚了一点,天色依旧完全黑下来了,人声藏在辽远城区的红灯绿酒中,像是一颗又一颗气泡,不停地往上浮,直到投出水面到达另一个世界,才能听见喧嚣声。
独栋的别墅中没有开灯,屋子里黑黑的,苏晓樯躺在沙发上看电视。
可说是看电视,她的目光甚至没有聚焦到液晶大屏幕上,在在触手可得的桌面上摆着一部手机,屏幕是黑的,她的视线总是往上面瞟,耐心又虔诚,过了少许,又忽然像是水到达了沸点,急不可耐地掰起来沙发上踩着的光脚丫,脸上露出少许纠结。
终于做好决定要伸手拿手机的时候又畏缩了,手缩了回来,烦躁地看了一眼电视里正在播的琼瑶剧,大概是嫌台词引自己分神了,按动遥控器把电视换到了广告上才安心了下来。
她在想一个理由。
一个足够合适,合理,在这个时候叨扰一个男孩的理由。
苏晓樯不是一个喜欢找理由的人,换在学校里,很少有事情能让她百般苦恼地去思考借口,作业没做就是没做,上课玩手机了就是在玩手机,老师们总拿这个女孩没有办法,因为这个女孩从来都是直来直去,你说她做了什么就只是将她做的事情复述了一遍,完全没有起到苛责和教育的效果,女孩就站在那里抱着手看着你,让你怎么脾气不起来,只能挥手让她下次注意。
可没想到直到今天,她才得到了恶果,她真想自己现在是班上的同学路明非,如果是他的话理由和借口总是一个接着一个,没做作业是觉得:自己做错了,认为教错误的作业不如不交,于是全部撕掉了,所以才没有做作业。上课睡觉是因为觉得:今天精神不好不如先休息足够了再抱着饱满的精力好好学习新知识。
如果是他的话,现在需要的理由自然也是随口就来,但大概率是夜观天象你五行缺我这种白烂话作为开场,将对方拖到和他一个白烂水平,再借着丰富的白烂经验打败对方,气氛虽然算不上尴尬,但一定不是苏晓樯想要的那种氛围。
忽然苏晓樯就羡慕班上的文学社社长陈雯雯了起来,虽然她一贯跟对方不是太对头,但不得不佩服的是,如果是她的话应该能找到很好的理由,在夜半时分跟对面的男孩子聊上很多话题。
如果是她的话,她就可以先拉起一条白船,扯上帆,荡在夜色做湖星光做桨的水面上飘向远方。再不就是说起今天路上遇见的一只金丝雀。时候到了,她又会忽然说,“看呀,月亮出来了”。
她总有理由让人和自己一起伤春悲秋,两三句话语里,文艺得能让任何人舆榇自缚。
可这不是苏晓樯的风格,她想不出那些文艺的句子,如果说陈雯雯以后示爱的方式是在诺丁山上向身旁跟随着自己一起看过《诺丁山》那部电影的男孩表白的话,那么苏晓樯大概就会拿五层蛋糕,双倍糖霜刷得我爱你三个字推到男孩脸上,雇的群演们天女散花,在鼓掌和怂恿声中两人抱在一起喜结连理。
—————
她脾气很直,但太直的人往往不好与人勾在一起,她这种女孩更习惯快而准地去戳破男孩的心,让对方对自己死心塌地。可罕见遇见一个刀枪不入,铜皮铁骨的目标时,她又往往会无从下手起来,转悠在周围打着圈儿,干着急,急得眼泪都沁上眼眶了,又死倔得不让它掉下来,她打定主意要跟他死磕到底,不是鱼死就是网破。
花了十个广告时间鼓起勇气,苏晓樯拿过了手机摁亮屏幕,熟练地点进聊天软件,置顶高高挂着的聊天框依旧没有新信息,她点了进去快速地输入了在:干什么?三个字按下了发送。
两秒,三秒。
苏晓樯趴在沙发上把手机举到了最远处看着屏幕吞了口口水抿着嘴,心跳有些加速…距离感这种东西真的很奇怪,当你知道一个人在千里之外时,你能在互联网上跟他畅聊无碍,可当你知道他与你此时此刻共处同一个城市,简单的“在吗?”二字都会变得怯懦了许多,尽管你们之间的距离从未改变过,一直都是隔着手机的几寸屏幕。
霸道邪王堕落医妃
聊天软件的顶端,ID不知何时从“飞上蓝天”改成“年兽”的一旁显示出了:正在输入…
超級捉鬼小和尚 司馬浪
苏晓樯一下就把手机屏幕高高举起,自己则埋头进了沙发里,双脚忍不住踢踏了几下空气,当手里的手机传来特别关心的响声时,她才兀然抬起了头。
“休息。”
回答得很简单,简单得跟他的作风一样。
苏晓樯输入:这么晚了还不睡?
可输入到一半就一个字一个字的删了。
她又输入:明天有…
明天两个字打出来又被删了。
最后输出:怎么还不睡?今天你才下飞机吧?时差没问题吧?
誰把誰的青春埋葬了 白蕊
手机那边的男孩看着ID上正在输入的提示出现又消失,出现又消失,反复两三次后才终于收到了对方斟酌已久的询问,他扫了一眼也只是回了句:不困。
然后对面的正在输入提示又开始闪烁了,重复消失出现数次后,那句憋了很久的提问才终于发了出来。
“明天你有时间吗?”苏晓樯深深呼了口气点击发送。
数秒后,对方回复:明天没空,接下来几天有事,怎么了?
“我知道最近新开了家餐厅味道很好,想问你要不要一起去试一试?”苏晓樯回复,打字速度很快。
这次轮到对面陷入沉思了,大概是在考虑这种消费能不能找执行部报销,在思考良久后回复:再说吧,最近跟人有事没空,有空的话可以去。
“我等你有空,到时候我找你。”苏晓樯赶紧回复。
对面回复:1
长剑相思
深呼吸了几次,调节自己的心率,苏晓樯把手机盖在了沙发上忽然没来由地笑出了声,但似乎又觉得自己笑声有些蠢,止住了声音不轻不重砸了两下沙发上的抱枕,最后又一头倒在了沙发上拖过抱枕抱住准备闭上眼睛。
可这时,她的手机又震动了起来。
異界太極 白葉寒
以为是又有新回复的苏晓樯腾一下丢开了抱枕摸出了手机,结果却发现那是班级群的消息,她加的群不多所以没设置群消息不提醒,班级群里显然有人冒泡了起了什么新话题,消息一条接一条的往外冒。
“当真?”
“当真,那女孩真的挺漂亮的,老大说在我们班上绝对排前三。”
“这么顶?”
絕世妖神
“林年牛逼啊…什么叫真人不露相啊?”
“我们还不是只有羡慕呗,你敢这么玩?”
“我不敢,所以只能说林年厉害。”
她下意识点了进去,翻了翻群消息有些发怔,因为聊天话题是关于林年的,可莫名其妙的她有些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
班上一群人都在说林年的事情,又在说一个不认识的女孩,一边说女孩漂亮,一边又说林年厉害,只是吹捧的语气有些古怪,不是真心的在字眼里透着股怪味儿,闻着有些让人反胃。
她感觉有些不舒服,想打字,但又不知道说什么,于是往上翻记录,越翻心越沉,荒谬感和不可思议的错落感随着字里行间的信息透过屏幕涌了出来,直到她翻到了消息记录的源头。
“事情保真?”
“保真,我靠,老大跟我说的,在丽晶酒店外面逮到林年下了一部保时捷跟一个女的进去了,两人靠得贼近一直还有说笑的,那个女的都差点栽进林年怀里了。”
“别以讹传讹啊我去,真的假的啊?这才刚回来吃晚饭…玩这么开?”
“国外风气确实挺开放的,但不至于去半年就这么会玩了吧…”
“那女孩挺漂亮的…我听陈雯雯说的,她好像瞥见那女的了。”
“多少岁?”
“大学生吧好像。”
“这么找到的…”
“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呗。”
無良皇帝 傲無常
“算了,少说两句,影响不大好,群里不还有…”
“嗨…这种事情说了就说了…平时不做亏心事,夜半不怕…懂的都懂。”

她莫名想到了刚才聊天里,林年说跟人有事,但却没说那人是谁,她忽然有些害怕,但随后压过害怕的是否认现实的愤怒,于是她拿起手机准备发消息。
“你们这群王八蛋,在说什么呢?”苏晓樯把消息刷到最下方,看见他们还在讨论,就想把话发出去,但说话的人比她快一步让她停下了自己发出气势汹汹的发言。
“哦对了,之前我说不信,老大还发照片给我了…”
最新消息上手机上刷出了一张照片,从百分之零读取到百分之百,当照片显现出来的时候散发出了一种感觉,就像打开了桑拿房的门,扑面而来的满是氤氲的白雾,让人忽然就有些喘不过气了。
…倒也蛮悲伤的。
液晶大电视里还在放广告,只是沙发上已经没人坐着了,隔了老久别墅大门关上的声音才响起,门外的脚步声渐行渐远直到被电视声压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