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wx1n寓意深刻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ptt-第208章 哪裏都有他推薦-dqip8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将军府内。
“大哥,你总算出宫了!”
倪月霜走到倪鸿博的面前,激动的双眼泛红,倪鸿博对倪月霜歉疚的说:“是做大哥的不好,没有保护好你们,让你被欺负了!”
“大哥,你可一定要为月霜做主啊!月霜还年轻,不想葬送在乡下!”
她开始抹着眼泪,不断的抽泣,像极了,受了极大的委屈。
倪鸿博安慰道:“我既然出宫了,自然会为你做主的!走,跟我回府!”
倪月霜迟疑的站在原地:“可是,大姐,还有爹那里。”
“放心吧,包在我身上!”倪鸿博说的信心十足,拉着倪月霜往外走去。
……
只是到了大门口,竟然瞧见倪月杉站在门口,倪月霜瞪了瞪眼睛,倪鸿博来了将军府,怎么还给相府的人也给带来了。
倪鸿博蹙着眉:“你跟踪我?”
倪月杉打着哈欠:“啧啧,大哥,二妹可是应当出现在乡下的啊!”
倪鸿博恼怒的看着倪月杉:“你欺负月霜柔弱善良,处处陷害她,想着赶她走,我倪鸿博今日一定要将她带回去!”
倪月杉轻笑一声,倪鸿博真是护短啊,因为是亲妹妹,就护着?
倪月杉看向青蝶,青蝶没犹豫,朝着铜锣敲了下去,原本寂静的大街,乍然热闹了起来。
百姓们的目光朝这边射来,被吸引了目光。
倪月霜的身子忍不住一抖,往倪鸿博的身后躲着,倪鸿博脸色瞬间铁青,看着倪月杉咬牙道:“你,你,敲锣打鼓想将事情闹大?你太无耻了!”
气恼的说着,拉着倪月霜赶紧往马车里面塞,倪月杉接过青蝶手中的响锣:“走过路过的过来瞧一瞧,看一看了,这辆高端大气的马车,是接相府二小姐回去的啊!”
“相府二小姐夜宿将军府,乐不思蜀!相府大少爷亲自出动,才勉强拉的回相府二小姐!”
倪月杉在外面说个不停,倪月霜脸色难堪至极,她摇晃倪鸿博的手臂:“大哥,快,快走!”
倪鸿博催促:“还不走?”
车夫为难的哆嗦着嘴唇:“走,走不了。”
倪鸿博气恼的掀开马车帘子,看见四周已经被百姓们给包围了,这是想看戏吧!
“撞,撞开,走!”倪鸿博恼怒的催促,夺过车夫手中的皮鞭,狠狠抽打在马匹上。
马儿吃痛,抬步奔起来,倪月杉不慌不忙的在马车旁边继续敲着锣:“大家对这位乐不思蜀,看上将军府的相府二小姐是不是很好奇呢?”
“大家请看!”
马儿照常行走,车轱辘却是咔嚓一声,朝着旁边歪去,再走,再走,就掉了!
“砰!”
车轱辘走着走着就掉了,马车瞬间朝一旁斜去,马车内的人,更是翻倒在一边,天旋地转。
“出来了,出来了!”倪月杉敲着铜锣,一脸忧色的继续说:“这位花见花开,车见车掉轴的大美人出来了!”
倪月霜从未被人围观过,她脸蛋火辣辣的,从马车内钻出。
她立即解释:“大家不要相信她,她在撒谎,是她容不下我,将我从相府赶出,若不是大哥还在京城,怕是,怕是我要被欺负的赶到尼姑庵,伴青灯礼佛了,呜呜……”
倪月霜装弱,说来就来,泪水跟着往下坠落,看上去,既可怜又无助。
相比较面容受损,气焰嚣张的倪月杉,她倪月霜就是一个弱者!
“撒谎的人,明明是你!”
一道声音在将军府门口内响起,众人转首看去,走来的人,是被捆绑了一天终于自由的倪莹莹。
倪月霜随着倪鸿博一走,她房间就出现了一个男人,将她给放了,还告诉她现在可当着众百姓的面,说出真相,给自己清白,让倪月霜自食恶果!
倪月霜哭泣一滞,脸色瞬间煞白,她看着走来的倪莹莹,赶紧开口:“三妹,你来了正好,大姐要扭曲事实,污蔑我呢,你要为我证明清白啊。”
她走上前,伸手去抓倪莹莹的胳膊,倪莹莹闪身躲开,一脸厌恶,嘲讽的看着倪月霜。
“你最好识相点,将军的意愿你想违抗?”倪月霜眯着眼睛看倪莹莹,语气里满是警告。
NBA之後衛無敵 人間魚
若是倪月霜没有坑害她,她定然会按照倪月霜所说,顺着邹阳曜的意思办事,可倪月霜陷害她被采花贼掳走了!
倪莹莹不屑的哼了一声,看着在场百姓们,委屈道:“诸位父老乡亲,这些天,二姐一直赖在将军府中不愿意走,房间里总是传出奇奇怪怪的打闹嬉笑声,原本以为是在和小厮闹着完呢。”
“可谁知,昨天,昨天采花贼光临将军府,将二姐掳走,二姐还嬉笑着打趣大喊刺激!”
倪莹莹羞愤的掩着脸:“她不知羞耻,辱没了相府不说,就连我的清誉也想败坏,一直赖在将军府不走!说是在将军府才畅快,想和多少男人嬉戏就和多少男人嬉戏!我这个做妹妹的,也不敢多说一句啊!”
真龙五绝 反王
她开始嘤嘤擦泪,倪月霜瞪大了眼睛,这个被她捏的死死的妹妹,竟然诬陷她!
倪月霜恼怒道:“你撒谎,你胡说八道!昨天明明是你和采花贼共度一夜春宵!”
倪鸿博惊讶的看着倪月霜和倪莹莹,这……
百姓们听到这么多豪门讯息,各个精神十足,炸开了锅。
倪月杉在一旁,再次将铜锣敲响:“八卦了,八卦了,相府千金入夜私会采花贼!”
王朝葉府 慕若沙
倪月霜怒瞪向倪月杉:“你闭嘴!”
練愛對象
倪月杉轻笑一声:“八卦了,八卦了,相府庶女怒吼嫡女千金了!”
刑警羅飛系列:死亡通知單 周浩暉
倪月霜:“……”
“父老乡亲,今日当着大家的面,我倪莹莹在此宣布,我与这位倪月霜断绝关系,再也不会是好姐妹,我没有这样放浪不羁的二姐!”
倪月霜脸色由红转青,由青转白,十分精彩,她想要怒骂倪莹莹吃里扒外,但她最终选择放声大哭。
“你这样诋毁我,不过是想掩盖你与采花贼私会的真相,你竟然这样歹毒,我只有一死以证清白了!”
宮心
她朝着将军府大门飞快跑去,想着一头撞死算了。
百姓们惊呼一声,倪鸿博赶紧拽住倪月霜,“二妹,别傻,别傻,大哥相信你!”
围观的百姓们越来越多,所有人指指点点着,倪鸿博最终恼怒的看向倪月杉,警告道:“你最好闭嘴,不然今天就让你永远闭嘴!”
“庶子要杀嫡女了!大家快来看啊!”倪月杉敲着手中铜锣,一脸委屈,朝着旁边躲了躲。
将军府大门口所闹的热闹,在京城迅速传开,二皇子府内,景玉宸在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颇为意外。
倪月杉这作案的风格突然一变啊?
这么张扬?这是想让倪月霜再无翻身机会?
韓娛之亞特領域
景玉宸嘴角上扬,饶有兴致的开口:“备马!”
*
将军府门外几乎被围的水泄不通,人墙加人墙。
倪月霜看着黑压压的一片人,感觉到脑袋发晕,眼前发黑,她哆嗦着张口:“大哥,让我去死,让我去死,大家才会相信是非黑白!”
倪鸿博拉着倪月霜不允许她就这么自寻短见,他在一旁提示道:“别做傻事!”
“可是,月霜没脸继续活在这个世上了!”她痛哭,她哀嚎,她一心求死。
奢侈品男人 桔子树
倪鸿博双眼逐渐猩红,转眸看向旁边的倪月杉,咬牙切齿:“倪月杉,今日必须要了你的命!”
他抽出腰间佩剑,朝着倪月杉快速接近,倪月杉赶紧后退,青蝶快速迎上,与倪鸿博纠缠在了一起。
百姓们惊呼一声,瓜,好大的瓜!
将军府内,下人们凑了过来,倪莹莹赶紧闭着眼放声大哭:“倪月霜让我替她掩盖采花贼入室偷情,可她却想反咬嫁祸于我,倪月霜是你先不仁,就休怪我不义了!”
“今日要将你做的所有丑事都给你抖露出来!”
倪月杉嘴角微扬,大型的撕逼现场!
“你七岁时,因为嫉恨大姐是嫡女,联合杨琬琰欺上瞒下,谎称为邹将军受伤的是杨琬琰!若不是你们俩那么小就合谋算计大姐,大姐应当与将军琴瑟和鸣,举案齐眉!”
“邹阳曜想与谁琴瑟和鸣?”一道阴冷的声音,在人群身后响起,倪莹莹抬眸看去,竟是赶来的景玉宸。
倪莹莹神色一变,赶紧朝地上跪下。
“见过二皇子!”
百姓们一听说话二皇子,也纷纷朝地上跪下。
景玉宸神色冰冷,扫了一眼,与青蝶打斗在一起的倪鸿博,他冷声道:“青蝶,你的武功是退步了么?”
对付一个倪鸿博竟是一个平手!
倪月杉怪异的看着景玉宸,怎么她办什么事情都有景玉宸的身影?
军统黑少,我娶了!
倪月杉看着他,也没有行礼,景玉宸翻身下马,朝着倪月杉一步步的接近。
倪月杉原本悠然自得,见他朝她走来,莫名有些紧张。
宋霸天下
“干,干什么?”
“听到有人说你要与邹阳曜琴瑟和鸣,你竟然也不反驳?嗯?”
他行至倪月杉的面前,也不管旁边是不是有人在,将她揽入怀中,狭长的狐狸眼定定的看着她,幽深莫测。